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423】刘牧的疑问

【2423】刘牧的疑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从边上叫吼了一声,这一下一群狱警都冲了上去,冲上去之后,手上拿着电棍,三下五除二的都招呼到了占雄杰的身上,占雄杰明显的已经愤怒到了极限,开始的几下都没有任何的作用,后面这点狱警持续不停的招呼,这才把占雄杰电倒到了地上,这大的体型,倒地的时候,周围至少躺着五六个狱警了,起都起不来了,刘牧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从边上起来了。

    边上几个人赶忙过来控制住占雄杰,拉着占雄杰离开,周围这一下也是混乱了,刘牧起身之后,盯着对面牢房里面的这个男子,这个时候,对面的男子笑呵呵的开口“屠杀你夜幕战士的命令,是我下的,张超是组织的,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不信,现在看见他,你相信了吧?你觉得张超再虎豹穴能做多大的主,其实我比他的分量重,只不过我一直都是再暗中而已,我是张超师哥,他是我的师弟,他得听我的。”

    男子笑呵呵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脸示威的表情,看着对面的刘牧“等着他醒了,你再问问他,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你能奈我何?再给我机会,我还杀!”刘牧这一下也控制不住了,他本来一直以为这个人是想着替张超抗事呢,但是刚刚占雄杰的表情,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了,本来这么长时间刘牧一直都在招呼张超的,张超也都承认了,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段时间,还是没有什么人理会他的,闹了半天,弄错了。

    面前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元凶,才是真正杀害他夜幕十几个战士的凶手,现在这个男子,表情居然还是如此的猖狂,刘牧从边上示意了一下,边上的一个狱警上去就要打开牢房大门,就在这个时候,王赢出现在了刘牧的边上,他一把就拉住了刘牧。

    “松开我!”刘牧愤怒的叫骂了一声,明显的,这是想要进去爆锤这个男子一顿,王赢从边上简单明了“他身上有武器,他想趁你不注意,要你的命,拉你垫背。”

    听见王赢这么一说,对面的男子脸上从头到脚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笑呵呵的看着刘牧,王赢随即伸手示意“不信你先把他弄晕,然后搜搜他的身看看,我用脑袋保证。”

    王赢这话一说,刚刚有些冲动的刘牧,一下就冷静了下来,他示意了一下,很快,边上两个人拿出来了两把加长的电棍,伸进牢房冲着对面的这个身影身上就顶上去了,加大了掂电量,这可是真的不省着啊,男子被电中的那一刻。

    整个人脸上的表情变得疯狂的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满脸的狰狞“狗日的王赢,老子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你毁了老子的一切!你会后悔的!”

    他愤怒的情绪说话的语调都不一样了,很快,这个男子就被强大的电流,电倒再了地上,随即边上的铁门被打开,一行人都把武器拿出来了,对准了地上这个被电的口吐白沫的男子,生怕他身上有什么武器一样,刘牧也过来了,剩下两个人过来就从这个男子的身上开始搜查,都给脱光了,就差给肛门都掏开看看了,依旧是什么都没有,刘牧转头盯着王赢,这个时候,王赢过来了,手上不知道从哪儿借来了一把电棍,照着地上的这个男子一边电,一边冲着刘牧笑呵呵的开口“小心驶得万年船,多疑点好,命就一条啊!”他一边说,一边还在电,刘牧也是无奈,王赢开始说的时候,他还真信了,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说王赢什么了,王赢也是够缺德的,但是说实话,他突然之间觉得,王赢整个孩子,身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优点,值得他去学习了,讲真,别看他自己现在比王赢大了不少,但是说实话,遇见事情,还真的不如王赢冷静。

    @

    遇事如果不能冷静的话,那什么事情都处理不好,情绪化太严重,修心,这挺重要。

    张超的师哥都已经口吐白沫了,王赢还笑呵呵的招呼呢,刘牧从边上眯着眼,也没有了怒气“你行了,再电就电死了。”王赢“嘿嘿”一笑,从边上起身,把电棍拿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抬腿踢了地上的男子一脚“来,你再给爷呲个牙,让爷看看。”

    周围这个时候,也是渐渐的恢复了平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边的王赢,眼神当中大多充满了鄙视,王赢却和一个没事人一样,自己起身,哼唧着小曲儿,随即离开。

    他一边走,一边双手插兜,盯着这一个一个的警员的编号,说实话,他虽然现在脸上看起来很正常的,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装的,包括刚刚在电张超师哥的时候,王赢心里面也一直再琢磨,再权衡利弊,权衡看看宁孩的事情到底是该帮,还是不该帮,他心里面其实也是挺纠结的,这要是换成别人的话,那是绝对不敢干的。

    但是王赢不一样,其实他现在更关心的,那就是宁孩为什么会出现在夜幕的大牢内部,这夜幕的大牢,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大牢,宁孩这底细到底是什么,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王赢觉得宁孩是降龙伏虎的人,但是现在这么一看,又不像了,这要是一般人,肯定也不会被关到夜幕里面来啊,更何况,宁孩居然还认识这里面的人。

    这宁孩消失了这么多年,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变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现在是帮他传话,还是不帮他传话呢?王赢突然之间撇了撇嘴,净扯淡,去哪儿去找那个工号的狱警去,话音刚落,王赢“咣!”的一下就撞到了对面一个人的身上,王赢抬头看了眼这个狱警,连忙道歉。

    随即下意识的把目光放在了他制服的警员编号上面,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巧,王赢看着这个编号,本来还想当没看见呢,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很迷信的人,或许这就是天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纠结了片刻,随即还是压低了声音。

    “宁孩让我告诉你一组数字,一一零六五九二二四零,或许是个微信号,或许只个QQ号,或许是某个密码~”王赢说完,刻意的看了眼这个狱警,这个狱警就跟没听见一样,从头到脚,没有任何的反应,王赢就看着他这个状态,心里面断然之间肯定了一件事情,这狱警,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狱警,王赢随即靠在了一边,也不再说话……

    三天之后,再马城,那家精神疾病康复中心门口的位置,狼一开车,狼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王赢和占雄杰两个人坐在后面,占雄杰本来就不会笑,这一下更不会笑了,当初再夜幕的大牢的时候,占雄杰的那个样子,至少让他恢复了不少。

    但是想要完全康复的话,那肯定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了,而且还得有人开导,主要是不能再开导他自杀了,占雄杰不想从夜幕呆着了,毕竟他那一个大队的人,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这夜幕对于他来说,就是要一个伤心地,他短时期以内也不可能把一切都看开了,刘牧也是理解占雄杰,所以干脆就给占雄杰放假,让他好好修养一段时间,那占雄杰这个年龄了,还没有结婚,这个样子连对象都没有,那也没有地方去,总不能一直再精神病院呆着啊,所以王赢干脆就给占雄杰带走了,占雄杰也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王赢这脸皮就当他默认了,所以就拉着占雄杰走了。

    刘牧也没有说什么,他也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很擅长于表达的人,但是他知道,王赢古灵精怪的,主意贼多,让占雄杰跟着王赢在一起,也未必是坏事,毕竟他和占雄杰的战友感情还是挺深的,也是希望他尽快的恢复过来吧。

    王赢他们的车子刚前行了没有十分钟,一辆奥迪轿车就停在了他们的车子前面,刘牧从车上面就下来了,王赢从边上摇下来车窗,瞅着过来的刘牧,自己瞪着大眼,显得一脸的迷茫“牧哥,都说过了,不用送,不用送的,你咋还这么客气呢?”

    “你去了我的天牢一次。”刘牧简单明了“我就丢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犯人,恰好,我查到了你和这个犯人,之前还认识,而且,我调监控的时候还发现,有人抹掉了我监控一分钟的内容,甚至于连备份都抹掉了,但是我仔细想想,当初我们从监控室奔向牢房那边的时候,你到的比我们确实要晚一些,我问你,你再干嘛?”

    “啥玩意啊,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啥,你把谁丢了啊?怎么回事?”王赢随口一问。

    王赢这一句话,说的刘牧就不想再和王赢交流了,他盯着王赢,好一会儿的功夫,再次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使劲的点了点头“行,行,小兔崽子,你最好别让我查出来你和这个事情有关系,如果有的话,相信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占队,你盯着点他,如果我那边找到什么证据的话,你记着把他给我带回来,没问题吧?”刘牧显然也是着急了,占雄杰没有说话,只是冲着刘牧伸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这一下王赢不乐意了“你们是在开玩笑吗?我操,占雄杰,老子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对我儿子都没有这么耐心过,趴在床边上给他讲了好几天的故事,你现在这么对我?”王赢瞪大了眼睛,边上的占雄杰瞪大了眼,脸上闪过了一丝怒气。

    王赢没有吭声“随便你们吧,反正我身邪不怕影子正。”在场的人都没有听出来这句话有哪儿不对,王赢随即拉开车门就下车了,他下车看着刘牧“牧哥,好歹你都来了,那我们拥抱一下吧还是。”刘牧看见王赢从边上张开双臂,一脸的戒备。

    “我操,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拥抱一下还不行吗?”王赢一脸的笑容,刘牧犹豫了一下,还是与王赢拥抱再了一起,拥抱的时候,刘牧突然之间开口了,只不过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见“我问你,是不是当初你出卖的占雄杰他们,告诉的怨神他们占雄杰带着张超藏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