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335】吃里扒外

【2335】吃里扒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是朋友,也是一个团体的,如果我需要钱的时候,我肯定会和你要,现在你要我做事情,我哪儿还能和你要钱的,我的狼图腾离不开你的密西乌塔,反过来,也是一样的,我还是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存粹点,王赢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老五这话,说的萨木撒哈还是挺感动的,他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老五和萨木撒哈对视了一眼,很快,萨木撒哈从边上起身了,他自己转身就躲到了里面的那个房间,随即老五点了点头,公羊把大门打开,一个俄罗斯男子出现在了老五的面前,他说话的声音也不标准“我们老大不行了,要见你”老五听见这句话,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对面的男子。

    “什么?不行了?怎么说不行了,就不行了,是不是扯淡呢!”老五开始还没当真。

    “是真的不行了,得了重病。”说完之后,这个俄罗斯男子从边上就把手机拿出来了,他打开手机的视频,老五看了眼视频里面的乌兰列夫,躺在病床上面,脸色很难看,就冲着这个视频,老五这么一看,就知道,这乌兰列夫是真的出事了。

    “真扯淡!”老五叫骂了一声,从边上直接就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快点带我去看看!”随即他转身和公羊招呼了一声,一脸焦急的就冲出了房间。

    他们出了城主府,直接上了车,甚至于老五连一个随从都没有带,坐在车上,老五连忙问道“怎么好好的这样了?是怎么回事?”边上的那个俄罗斯的男子,叹了口气从边上开口“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乌兰列夫先生总是觉得自己呼吸不太顺畅,吃了一些药也没有好转,找到大夫看了看,说是肺部有问题了,说要详细的检查。”

    “结果他们从头到脚给老大做了详细的检查之后,只能确定他是肺部出问题了,但是却没有办法医治,也就是说,乌兰列夫感染了很奇怪的肺病,我们开始的时候还不信,他们也在尝试,尤其是各种国内各种各样的先进的医疗手段都用过了,一直都不见好不说,而且这几天乌兰列夫的病情还急转直下了,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估计老大就活不了多久了,我们聘请了很多大夫,没有一个人能治好的,甚至都说不出来原因,就是知道肺有问题,他现在,完完全全都是靠呼吸机来呼吸的……”

    再乌兰列夫的老巢,这是俄罗斯的冰天雪地,这个季节,已经冻得几乎让人没有办法出门了,零下好几十度的温度,也不是闹着玩的,乌兰列夫躺在房间里面,再房间里面,还站着一干心腹,乌兰列夫的脸色很难看,全靠边上的呼吸机再呼吸氧气。

    很快,房间外面的大门被推开了,老五出现在了乌兰列夫的身边,他看着乌兰列夫“老夫子!!”老五从边上叫吼了一声,他看着憔悴的乌兰列夫,还在打着吊瓶,整他的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憔悴,看见老五进来了,他伸手抓住了老五的手,想开口说话,却也说不出来,老五随即抬头看着周围的人“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就这样了,前后不足五天的时间,病情已经恶化到无法控制的局面了,我们昨天聘请过来了德国这一方面的专家,也给他检查了,没有办法,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过了,甚至于连一点点缓解的节奏都没有,越来越严重了,没办法了,所以今天乌兰列夫先生把我们都集合再了一起,然后也让人把您叫来了,毕竟您是他再中国唯一的朋友,也是他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他很相信您。”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为什么不和我说,我去找找中国的大夫!”老五说完,看着乌兰列夫“我给你找人,一定可以的,放心吧!等着我”老五说完,自己转身就要走。

    D、看…J正版XC章节%上Li

    他这刚要走的时候,乌兰列夫的手突然之间动了,他抓住了老五的胳膊,冲着老五摇了摇头,随即他看向了边上的一个自己的下属,这个下属,这个时候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支注射器,这是海洛因,老五是认识的,他拿着注射器,就到了乌兰列夫的身边。

    就在他走到乌兰列夫身边的时候,老五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再做什么?这种东西是可以随随便便就注射的吗!”老五显然着急了。

    老五这边着急,乌兰列夫却从边上点了点头,这下属,还是推开了老五,自己拿着注射器,就把海洛因注射进了乌兰列夫的身体,乌兰列夫闭着眼,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时间,乌兰列夫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不少,他开始缓缓的活动自己的身体,他还是很胖的,他是自己感觉着差不多了,随即乌兰列夫,这才把自己嘴上的氧气罩给扒开了,随着氧气罩扒开,乌兰列夫缓缓的开口“老五!”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老五连忙抓住了乌兰列夫的手腕“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样了。”

    乌兰列夫摇了摇头,冲着老五笑了起来,没有说话,看着他没有说话,老五跟着开口“我和你说,你这样是不行的,如果这样靠着毒品维持生命的话,你活不了多久的,听我的,我给你找找我们国内的大夫,这是多大的病,怎么这么会发作的这么快。”

    就在老五还想说话的时候,乌兰列夫突然之间从边上开口了,他的声音很是虚弱,整个人看起来“老五啊,我怕是不行了,我要是不用这海洛因的话,我估计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如果真的说不出来的话,那我是不是死都死不明白了,再说了,如果我要是死了,那不是正好就合了你的心意了吗?”乌兰列夫这句话说的就有点狠了。

    老五听见乌兰列夫这么一说,听着乌兰列夫的语调,老五就已经听出来了一些不对劲儿了,他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乌兰列夫“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什么乱七八糟的。”

    乌兰列夫这个时候继续开口“一个月以前,你从国内给我带了一瓶好酒过来,你说和我要好好分享一下,那酒是真好喝啊,说实话,我这辈子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酒,我喜欢酒,喜欢伏尔加,也喜欢中国的白酒,够烈,够爽。”

    “那瓶酒里面有蛊毒,蛊毒只有你们国内才有,而且还是属于那种失传了很久的蛊术,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再你的身后,应该还有一个神秘的古老民族吧,就在山城,就在狼图腾的深山里面,你们的交情还不错。”

    “乌兰列夫,你再说什么,我和你说,你可别上了别人的当,别被挑拨离间了。”

    “你觉得我乌兰列夫像是一个傻子吗?”他笑了起来,一咬牙,然后从边上缓缓的起身,边上的两个心腹下属,扶着乌兰列夫,就把乌兰列夫给扶起来了,随即乌兰列夫开口“我可以用自己的脑袋打赌,我现在体内是蛊毒,是你们国内的蛊毒。”

    “我想活下去,别的医疗手段是没有用,只有要下蛊的人,才有办法解除我身上的蛊毒,那下蛊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让我喝下带有蛊毒酒的人,是你。”

    乌兰列夫虽然脸色很难看,但是这个时候,显得确实平静了不少“我们请了无数的大夫,唯一得到的结论,那就是海洛因可以刺激我体内的神经,可以让我说话,所以没办法,为了见你,为了和您,我最最好的国内友人,要蛊毒的解药,所以我还是注射了一支,你看,你也知道我的身体不能总是靠着毒药来维持,所以您也行行好,毕竟咱们两个这么多年的兄弟,把蛊毒的解药给我,你看可好?”

    老五听着乌兰列夫这么开口了,从边上摇了摇头“你被人骗了,乌兰列夫,被人挑唆了,不要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老五是什么人,你心里面比谁不清楚,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呢?我不知道什么蛊毒,也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乌兰列夫身后一个男子,手上拿出来了一把枪,枪口对准了老五的后脑勺,整个房间里面的气氛这一瞬间都尴尬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老五的身上,老五不再说话了,乌兰列夫从边上随即开口“我再问你一句,给不给我解药?”说到这的时候,乌兰列夫的脸上已经闪过了一丝杀意,这乌兰列夫也是一个狠角色。

    而且现在老五给他下蛊毒,想要他命的事情,显然也是已经落实了,大家心里面都和明镜一样,所以乌兰列夫也不想和老五废话“我再给你最后一句话的机会,否则的话,我认了,我乌兰列夫豁出去了,反正就算是死的,也有你陪着我,你是好不了了。”

    乌兰列夫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看着老五“你觉得呢?”

    老五不说话,乌兰列夫从边上伸出来了三个手指,显然,他也不想和老五废话“三,二,一。”乌兰列夫微微一笑“那好吧,老五,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找的,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连老子都算计,老子真是瞎了眼,才会和你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