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319】对得起良心

【2319】对得起良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蝴蝶的眼泪也流出来了,孙彬和周辉两个人一言不发,这么长时间,他们两个还是再这里保护着马叶全家人的安全的,刘牧站在原地,表情也挺尴尬的,眼球一直也在晃动,不知道再思索着什么,但是他却很少的,显得十分的谨慎,因为显然,王赢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而且马叶全的事情,再他出来自己游山玩水的这半个月,就已经清楚了,而且,他清楚的,还绝对不仅仅是马叶全的这点事情,一定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夜幕发生的那个事情,从头到脚,王赢没有问过自己一个字,那说明他肯定是已经知道很多事情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这让刘牧也是很好奇的,而且,王赢这次回来,整个人显得是更加的稳了,从他的身上,看不出来任何的,一点点的情绪波动,他总觉得王赢又变了不少,但是具体的,他也不好说,王赢自己一个人上了楼,他轻轻的推开了小马哥的房间,再房间内部,小马哥就安静的躺在床上,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这是他第二次陷入这种昏迷状态了,完完全全的都靠着药物来维持他的身体运转,上一次的事情,他能保住一条命,已经真的是运气不错的,但是失血过多产生的休克性质的昏迷,确实是持续了太久太久了,或许这也和他之前已经这样昏迷过,是有很大的原因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是活下来了,这就挺好的。

    王赢坐在小马哥的边上,盯着小马哥,从边上一声不吭,很快,边上一个声音传出“他一直联系你,然后一直也联系不上,那天突然之间就找周辉孙彬两个人,回到了W市,他要去找大点,大点已经出事了,我让周辉和顺便两个人控制着他,让他别去找大点,然后带着他去了夜幕,然后再夜幕的时候,他遇袭了,有人策划了很久,我们还没有找到凶手,就像是和刘鸥的事情一样,一点点的眉目都没有。”

    刘牧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知道了多少事情,但是我现在可以把我所有的我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你自己中和一下吧,至于别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权限之内,方便之中,我一定都会帮你,但是夜幕的人不能借给你,到时候我可以推荐给你一些已经退役的夜幕的人,你去雇佣他们。”

    “我对夜幕的人没什么好感,还是算了。”王赢直截了当的噎了刘牧一句,随即自己起身就走,一边走,他一边开口“我们还要做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回去,这一路你可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之后就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不管如何,谢谢你对我兄弟的照顾,另外,我还想要知道史子明再哪儿,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想见见他……”

    第三天的夜里,刘牧和王赢两个人下了飞机,王赢打着哈欠,看了眼刘牧“给我点钱”

    “你的钱呢?”刘牧从边上问了一句,问完之后,王赢简单明了“之前以为自己活不了了,所以所有的钱财,所有的财产,都给身边的人分了,结果我还没死,现在活下来了,奢侈习惯了,过太普通的生活我也不适应,给我点钱,算我借你的。”

    }P首√发

    刘牧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王赢,王赢看着这张银行卡,看着那么的熟悉,这是自己曾经给刘牧的银行卡,他无奈的笑了笑,顺手就把银行卡给收起来了,至少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肯定也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刘牧瞅着王赢“你想怎么做?”

    “你这么长时间,查刘鸥的事情,难道就查出来这么点消息线索吗?你这么大的官儿,这么多的权利,都用到哪儿去了?”王赢盯着刘牧,显然对于刘牧这么长时间获得的这么多的信息情报,有些不满,刘牧瞅着王赢,随即也有些愤怒。

    “我是当兵的,当兵的能轻易的和当官的关系那么好吗?”刘牧简单明了“我做人做事是有原则的,我弟弟的事情我肯定要查到底的,但是我不是神仙,包括马叶全的事情,我也查到现在了,依旧是一点眉目都没有,我眼皮子低下的事情我都差不清楚呢,刘鸥那边的事情你以为我不想查吗?我是神仙吗,想要查什么,就能知道什么!”

    王赢点了点头“哦,那既然这些是你查不清楚的事情,那我问你一句你明白的事情。”

    说到这,王赢盯着刘牧,刘牧也盯着王赢,片刻之后,王赢缓缓的开口“我当初被人灌下了毒药之后,为什么没死,我是怎么活过来的,谁主持的我葬礼,焚烧炉里面焚烧的那个王赢又是谁,是谁瞒天过海,把我关在龙城监狱,关了我三十个月?”

    刘牧听见王赢这么说,微微一笑,简简单单的开口“是谁难道你心里面没数吗?”说完之后,刘牧没有在和王赢说话,或许也是很不喜欢王赢的这个行为,随即他自己转身就离开了,看着刘牧离开,王赢站在原地,眯着眼,很快,他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愤怒,愤怒之中,还带着一丝疯狂的狰狞,他摸了摸兜里面的银行卡,起身离开。

    次日中午的时候,王赢出现在了奡城,这是一座美丽的海边小城,风景秀美,天气宜人,距离三亚不远,也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王赢下了飞机,顺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缓缓的行驶,行驶到海边的一处农村内,这处农村发展的挺好的,家家户户啊都盖起来了小楼,大院儿,因为靠近海边,村子里面也还有不少人,一直出海捕鱼。

    这里的海边是原始的海边沙滩,沙子还是有些扎脚的,王赢光着脚,站在一边,吹着海风,感受着这原生态的一切,远处肉眼可见的很多很多的渔船,另外一个方向,不远处最新开发的旅游景点“黄金海岸”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估计用不了多久,这边也会被开发起来的,王赢就在边上站着,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渔船开始返航了。

    他站在这里不知道再思考着什么,但是却思考了很久很久,眼看着太阳快落山了,王赢看着很多渔民都已经回来了,他这才起身离开,他自己一个人进了村子,看着每一户人家的门牌号,很快,他走到了一户人家门口,这一户人家再村子里面显得就有点“小气”了,房子虽然还是砖瓦房,但是却没有盖楼,外面也只有一个小院子,好在这里的天气还是比较暖和的,王赢轻轻一推院子的大门,发现大门居然没锁,直接就被打开了,王赢进了院子,发现院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正前方是民房。

    王赢走到民房门口,民房的大门也是没有关上的,但是民房的灯是亮着的,王赢推开大门的时候,迎面扑来一阵酒气,满屋子都是酒气,然后,他往前走了一步,一脚就踩到了地上的酒瓶子,整个房间里面狼狈不堪,几乎都没有地方下脚了,说实话,王赢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乱的房间,再房间角落的位置,还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一些的花生米之类的零食,一个男子靠在角落的位置,手上拿着一瓶啤酒,还在喝酒。

    他整个人胡子拉碴的,头发不知道几天没有洗过了,油光锃亮的,眼神扑朔迷离,整个人一点点的精气神都没有,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张大嘴,他靠在角落的位置,一边喝酒,一边盯着王赢,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他妈的死不了!”

    看起来他还是有意识的,王赢踢开了边上的酒瓶子,进房间,走到了大嘴的边上,他看着边上还摆放着一箱子一箱子的啤酒,他顺手自己拧开了一罐儿,拿起来了边上一个已经凉透了的烧饼,自己一边吃着,一边就喝了起来,大嘴看着王赢,刚想说话的呢,突然之间,内心一阵翻涌,随即他猛的一个转身,趴到了边上的一个桶里面。

    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房间里面的味道更难闻了,王赢脸上依旧是一点点的表情也没有,就这么盯着大嘴,很快,他吐完了,从边上拿起来了啤酒,又在喝。

    王赢从边上自己这一会儿,也没少喝,王赢喝王赢的,大嘴喝大嘴的,两个人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却从来都不说话,王赢自己也是几瓶啤酒下肚了,他也有些怀念这酒的味道,他自己都记不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喝过酒了。

    他从边上起身,看着再地上,几乎已经烂醉如泥的大嘴,随即开口“左腿右腿。”

    大嘴看见王赢这么说,从边上微微一笑,一脸的无所谓,就这么盯着王赢,王赢看着大嘴不说话,自己从边上就把自己身后的凳子给举了起来,大嘴现在喝的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更别提抵抗了,王赢一只手拿着凳子,另一只手,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给自己点着了,他使劲的抽了两口“看你这点心理承受能力,这一辈子是太顺了,没遇见过什么挫折吧,所以出来点挫折,就把你打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你爬起来了也干不了什么好事,史子明,我从十八岁就认识你,你是我王赢的舍友,也是我王赢最早的兄弟,这么多年,这么多事,一眨眼,你我三十多了”

    “这么多年,吵吵嚷嚷,经历了这么多事,咱俩之间,一直也没有一个了断,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来和你做个了断的,你记着我王赢的话,我王赢是个禽兽,是个畜生,不管做了多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对我身边的所有人,我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