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284】还要查下去(恶魔果实加更)

【2284】还要查下去(恶魔果实加更)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军魂也跟着开口了“这个女人倔着呢,咋说都没用的,关键是吴艳丹那边,如果董事再处理不好和浦煜的事情的话,吴艳丹那边也不愿意等了,那边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也是跟了董事长这么多年的人了。”

    大点听到这的时候,也有些烦乱了,连忙伸手示意了一下,那就是让他们不要说了,随即他看着边上的猎犬“孙琪展他们的消息下落有了吗?还有吕晓凡的?”

    “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和失踪了一样,那个叶冲宵的也没有,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按照罗震的说法,吕晓凡和孙琪展两个人应该在一起,应该获救了,因为前些日子,那些亡魂山的人还去那里找孙琪展了,而且还在附近搜索,他也盯着呢。”

    大点听到这的时候,脸上更是一脸的郁闷了,他揉着自己的脑袋“这孙琪展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如果他出事的话,那银子那边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交代了,对了对了,王赢呢,现在有没有王赢的下落了,我好久没有联系上他了!跟失踪了一样。”

    “他失踪了不是正常的吗,能找到他才不正常呢。”猎犬从边上说了一句,听到这的时候,大点无奈的笑了起来“不管如何,先找到孙琪展,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至于银子那边,也找人给我打听着,他可别出点什么事情,还有,我之前安排的那些后手,也都给我准备起来,运作起来,浦煜这个疯女人,我也快受不了她了!”

    猎犬点了点头,自己起身也离开了,看着猎犬也离开了,大厅里面就剩下了大点和边上的军魂,军魂瞅着大点这一脸发愁的表情,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你们两个这些事情啊,真是没法说。”军魂靠在边上,点着了一支烟……

    再封城,反贪局,刘鸥和一个自己的同事从里面出来了,两个人出来之后,刘鸥长出了一口气,抬头呼吸了呼吸新鲜空气,从边上微微一笑“这群人现在害人的伎俩实在是越来越低端了,这种低级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还想害我。”刘鸥拍了拍自己同事的肩膀“别的我就不说了,这次的事情谢谢了啊,多亏你啊,否则的话,他们要是这么拖着,关我个十天半拉月的,我自己也闹腾啊,手上还有这么多事情没有做呢。”

    R首发

    刘鸥说到这的时候,冲着他开口“那个什么,对了,我之前和你提的借我点钱的事情”

    刘鸥这个同事点了点头,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两万块,递给了他“这可是我孩子明年的学费,生活费,你省着点用。”这和刘鸥也是真的关系够好的,刘鸥赶忙笑了笑,把钱收了起来,随即递给了这个同事一支烟,给他点着了,太多的话也不用说。

    刘鸥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转身就要走,才走了没有两步,刘鸥的这个老同事就开口了“刘队!”他顿了一下,一脸纠结的表情“其实这次我来帮你这个事情,局长都已经和我不乐意了,小陈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现在到你这里了,要么,要么。”这个人犹豫了好一会儿,随即开口“要么,要么,咱们别查了吧!”

    刘鸥听见这句话的时候,随即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这个同事的肩膀“你懂我的。”刘鸥没有再说别的,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同事从边上也是一脸的无奈……

    王赢一个星期换了三所监狱医院的事情,也是引发了内部不少的轰动,毕竟这么多年了,没有哪个犯人能一个星期天南海北的换三所医院,这一次王赢被转移走,更是小心谨慎了,大嘴几乎都没有动用任何外人,是自己亲自押送的。

    王赢的身体素质依旧是极差,已经到了近乎无法翻身的地步了,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似乎就是等死了,上一次监狱内部出现的那个要刺杀王赢的刺客,身份信息一片空白,提取了他的DNA也没有任何的作用,那个案子就像是一滩死水一样。

    没有别的办法,大嘴唯一能做的,那就是自己也要加把劲儿,守在这里,等着审问王赢,说实话,他们的动作够谨慎的了,可是当大嘴守在兔城监狱医院内,王赢的病房门口的时候,刘鸥居然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刘鸥出现的时候,与大嘴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沟通,也没有任何的交流,自己随即也坐在了一边。

    王赢还在房间里面昏睡,大嘴从边上眯着眼,琢磨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这刘鸥跟着自己居然跟着的这么的严实,这么的准确,那肯定是有人再给刘鸥报信儿了,知道大嘴把王赢转移到兔城这边来的人,也只有他的顶头上司,想到自己的上司,又看了看刘鸥,看着刘鸥那平静的面容,大嘴也没有在吭声,或许是有些累了。

    他看见刘鸥来了,自己起身就离开了这里,刘鸥就在边上守着,看着大嘴离开的背影,刘鸥也是陷入了沉默,他来之前就听说,大嘴自从把王赢转移到这里以来,王赢再房间里面昏迷,大嘴从外面就没有离开过,他之前也不是这样的,显然也是因为上一次的刺杀事件,大嘴也不是很放心,所以自己还是亲自的守在这里,这一守,也守了有几天了,说实话,刘鸥现在对于他们兄弟几个人的感情,也是真的挺无奈了。

    他一直挺痛恨大嘴的,但是当王赢真的可能会遇见生命危险的时候,这个大嘴却一直不离不弃的守在这里,是害怕王赢丢掉性命呢,还是害怕自己的案件结束了呢,或许都有吧,或许也是因为刘鸥来了,大嘴才能真正的放心一点,就像是刘鸥放心大嘴一样,他觉得大嘴的正义感是不用说的,但是处理事情的方式,是真的不能认同很快,几个穿着白大褂大夫过来了,这也算是专家会诊了,王赢的病例厚厚的一堆,几个人站在王赢的房间门口,开始再不停的讨论着,有些激烈,刘鸥就从边上听着的,前前后后的都是一些他听不懂的专业术语,这些大夫讨论了好一会儿,随即人群缓缓的散开,那个主治医师,站在病房门口,摸着自己的下巴,也在沉思。

    刘鸥这个时候起身,走到了这个主治医师的身边,他冲着这个主治医师笑了笑“整不明白吧?整不明白就对了,之前再我们封城的时候,我们把所有能请的大夫,所有能动用的关系也都动用上来,对于他的病情,全都是无药可治,他现在怎么样?”

    这个大夫看着刘鸥,思索了一下,随即说道“确实是极为罕见的病例,我从医四十多年了,都没有碰见过这样的病例!”这个大夫从边上摇了摇头,显得有些失落。

    “别太失落,这话我听得的多了,还有从业五十年都没有见过的,这不是丢人的事情”

    大夫听见刘鸥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笑了笑,摇了摇头,随即开口说道“现在我们把所有能尝试的药物,都在他身上试过了,他的体内都是再排斥,而且用药越多,他体内排斥的越厉害,说实话,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这么用药的话,不如不用,但是不用药的话,就只能继续看着他体内的毒素侵入他的五脏六腑,其实现在就已经很严重了,他现在已经有些时候会出现一些呼吸衰竭的状况了,如果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的话,不用多少时间,他也就扛不住了。”大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自己转身就离开了,把刘鸥自己留在了原地,刘鸥站在房间外面,看着房间里面的王赢。

    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刘鸥发现王赢睁开了眼睛,随即刘鸥轻轻的推开了房间大门,进入了病房,王赢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又换了一个地方了,睁开眼睛看见刘鸥的时候,他冲着刘鸥笑了笑,声音很小“你的事情,处理完了。”王赢显然问的反贪局的事。

    “处理完了,放心吧,我刘鸥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一件亏心事。”他笑呵呵的拍了拍王赢的肩膀“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

    “吃什么啊,我一点胃口都没有。”王赢看着还在给自己输的营养液,这么多天了,自己也没有怎么吃过东西,全都是靠着这些营养液来维持自己的身体,王赢瞅着刘鸥,直截了当“我还有多少日子?”刘鸥知道,这种事情也瞒不了王赢的,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肯定是最清楚了,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看你自己了。”

    王赢听完之后,笑了笑,瞅着刘鸥“还要继续查下去吗?”王赢问了刘鸥一句。

    “当然要查,如果不查下去的话,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那我之前的所有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乌云后面一定是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