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124】绝对内伤

【2124】绝对内伤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用他的话来说,等着他自己好了,那就是好了,他不会就这样沉沦下去的,因为他还有太多的牵挂,太多的羁绊,他太了解银子了,果然,还是和他预想的一样。

    王赢再消沉了一个多月之后,精神萎靡了一个多月之后,现在的精气神,一天比一天变的好了,凡骁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有好转总是好的,但是和之前还是不一样,毕竟心里面装着那么多的事情,还有就是身体状态,身体素质,和以前比起来,差的太多了,不过也正常,按照他这个方式折腾,没有被折腾死,已经是奇迹了。一眨眼的功夫,王赢他们已经在这座边境小镇生活了一个多月了,这天夜里,王赢自己坐在房间里面正在看电视,他正在看新闻,一边看新闻,一边带上了一副眼镜,他手上还拿着一个手机,手机也在不停的翻着新闻,翻着网上的帖子,王赢最近很喜欢这些,总是自己一个人一看就看到深夜,李七七也在房间陪着他,说实话,这种安逸的生活,李七七还是很喜欢的,至于凡骁和猫猫,两个人照例出去遛弯去了。

    凡骁和王赢带来的那些鬼魂,凡骁也都让他们分散开了,也都藏在这个小城镇里面,而且大家居住的位置,都很讲究,必要的时刻,如果发生什么紧急情况,大家绝对都可以相互照应,这样一来其实也方便,毕竟王赢他们还是要隐藏自己身份的。

    这么多人都住在一起肯定目标太大了,再被降龙伏虎他们找上来就麻烦了,但是如果是王赢和李七七装成一对儿情侣,凡骁和猫猫的话,那就不会太扎眼了,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要隐藏自己了,平时说话基本上都说自己的家乡话,带着一些家乡口音,打扮的也是普普通通,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饰品,饰物,低低调调安稳生活。

    李七七从边上看着坐在轮椅上面的王赢,面前的电视播放着新闻,他自己的手上翻着手机网页,但是李七七能感觉到王赢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他空洞的目光,不知道再思考什么,李七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这样看着王赢,看着这个一头白发若有所思的男人,他知道,这个男人前一段时间是在自暴自弃,这一段时间,他又在慢慢的变回那个大家都熟识的王赢了。

    ,:;☆

    李七七还在这看着王赢沉思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李七七转头看了眼门口“又不带钥匙!”她自言自语了一句,自己转身就奔着门口过去了,她还以为是凡骁和猫猫回来了,到了门口的时候,她顺手打开房间大门,大门刚一打开,她却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身影,男子和王赢的身高差不多,年龄比王赢大不少,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衬衣,还打着领带,整个人看起来挺有成熟男人味道的,大概也就是四十岁左右的年龄,看见李七七的时候,男子微微一笑“七七是吧,我是来找银子的,我们约好了。”

    王赢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和身边的人说的,这点和蔡汉龙一样,铺开了那么大的一个棋盘,到了最后,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要不是最后的疯狂愤怒,何辉都不会知道那么多,所以七七也是习惯了,而且这个男人毕竟是彬彬有礼,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她就把门口让开了“银子,你朋友来找你了。”

    王赢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转头,他看见了门口一个陌生的男子,男子看见王赢之后,冲着王赢微微一笑,伸手“银子,我来了。”男子的眼神很毒,冲着王赢打招呼,也很有礼貌,王赢是一个聪明人,他的眼神,与门口男子的眼神对视。

    片刻之后,王赢微微一笑“你怎么这么晚才过来,七七,帮我出去买条烟回来。”王赢说完,七七从边上点了点头,还从边上把家里面的水果什么都拿出来了,放在了桌子上面,和这个进来的男子,很是客套了几句之后这才离开。

    看着李七七离开了,男子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吧房间大门关上,站在门口的位置,与王赢对视,王赢转身推着轮椅,到了桌子的边上,看着桌子上面七七摆放出来的水果,王赢伸手一示意,自己拿起来了一个香蕉,也吃了起来,自从王赢看见这个男子之后,整个人就显得精神了不少,状态和之前,也不一样了。

    男子也没有和王赢客气,坐下来之后,翘起来二郎腿,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苹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上下打量着王赢,打量王赢打量了好一会儿,他笑了起来“喝了投胎酒的人,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啊,不应该啊。”他使劲摇头。

    王赢知道这个人说的所谓的投胎酒,就是他之前再纳楚狂那里喝的那个酒,男子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我见过不少喝投胎酒的人,只要入口了,一分钟暴毙,没有任何的可以,可能救治的方式存在,洗个胃怎么就能活下来了呢,真是奇怪了。”

    王赢听着男子这么说,思索了一下,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坏事,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好事,任何好事都会带来坏事,任何坏事也都会带来好事,你想不开,想不明白,想不通,只是因为暂时还没有看到罢了。”

    男子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周围王赢他们居住的这个简陋的房间“就这种环境,你也能住得下,够简陋的,真是委屈了你了,这么高的身价,有钱不敢花!”男子说到这之后,并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只是坐直了身体,冲着王赢伸手“你好,银子,久仰大名,初次见面,幸会幸会,我叫李松,他们都叫我阿松,你随便怎么叫都好。”

    王赢看着李松冲着自己伸手,王赢笑了起来“我只和自己的朋友握手,还会剁我仇人的手,你把手伸出来,是给我握的,还是给我剁的?”王赢自然清楚,来者不善,因为这个叫做李松的,王赢从来没有见过,更没有这样一个朋友,他就这样找到这里来了,而且对于王赢的事情了如指掌,那肯定不会是普通的角色的。

    “不要对我这么充满敌意,至少目前来看,我们还算是朋友,是不是?但是如果你不想和我做朋友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可是我确实是很有诚意的,否则的话,我们就不会是这个见面过程了,你觉得对不对?”李松言语之中已经带着一丝威胁了。

    “那没准那个时候,你就已经被剁了手了,哈哈哈哈”王赢大笑了起来,随着王赢笑,李松从边上也笑了,他靠在边上,从兜里面拿出来一支烟,伸手一指王赢,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是不是不能好好聊天了呢,如果不能,我就走了。”

    王赢也是知道适可而止,而且他从头到脚,一直都在思索,嘴上说着不耽误,心里面还是想着,他随即“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从边上拿出来打火机,就给李松把烟给点着了,李松抽着烟,上下打量着王赢,其实他也是再试探,这叫王赢的男子,看着他这个深邃的眼神,这一头白发,实在是让他看不到底,关于王赢的事情,他也听过太多太多了,他知道,眼前这个白发的年轻人,绝对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

    “怎么就你一个人了?别人呢?凡骁和猫猫又出去遛弯去了吧?”李松从边上说了一句,这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他们已经发现了王赢他们很久了,而且了如指掌。

    “是啊,我们每天的生活作息,想必您也是很清楚了,既然来了都来了,咱们也就都少绕弯子吧,说吧,来找我做什么?代表的是谁,不会还是代表纳楚狂吧。”

    “肯定不会是代表纳楚狂了啊,你和纳楚狂将军的事情不是都已经两清了,我也代表不了他,不过说实话,银子,你是真的挺难找的,找你可是真的费了劲了。”

    “不,只要最后能找到,那就没有什么费劲之说。”王赢靠在边上“你是代表灵鹫身后的人来的吧?”王赢这个时候其实都已经把事情想明白了,进来他说的那些,是王赢再纳楚狂军营的事情,他知道这么多,那肯定是和纳楚狂认识的,和纳楚狂一个利益团体的话,还来找自己的话,那肯定就是灵鹫身后的人派来的了,而且现在来找自己的,除了灵鹫身后的人,就是降龙伏虎了,这降龙伏虎应该不会这个方式出场吧。

    李松并没有直接回答王赢的问题,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长出了一口气“说正经的,让我休息会先,一会儿再回答你的问题,你要知道,找你很难的,像你们这种人,反侦查意识这么强,活了三十年恨不得得有一半儿的时间在跑在躲再藏的,这要是真的让你们卯足劲儿就是藏着的话,还真是没有办法找你们了,找你之前,我还是真的怕你们躲在哪座大山里面,待上一年半载的,那我可就真的遭罪了。”

    “还好还好,你没有躲在那些大山里面。”李松笑呵呵的看着王赢,双手抱拳,还是一副答谢王赢的样子,随即他继续开口“不过说实话,也是幸亏我聪明,他们开始的时候都说你肯定会躲在大山里面的,就我一个人持反对意见,我说你再纳楚狂那里受伤了,那么严重的伤,肯定需要调养,需要恢复的,躲在大山里面的话,肯定是各种医疗条件有限不说,而且生活条件也是太差劲了,对于你的伤的恢复肯定是非常不好的,你应该会躲在一处小城镇,隐居起来,先把自己的伤养好,毕竟是喝了投胎酒的人,就算是没有去投胎的话,那一定也会留下不清的后遗症的,而且绝对是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