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059】顾忌什么

【2059】顾忌什么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快,他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个遥控器,他手上把玩着这个遥控器,冲着林仕永开口“那这一次算不算给你救命啊?你看看这附近的地形,我们选择伏击的地点,只要稍微的射击一下,你们是不是就只能藏到那个位置呢?我是故意把你们的人都赶到那个位置去躲着的。”说到这的时候,蔡汉龙的嘴角漏出来了凶残的笑容,林仕永当即就绝对不对劲儿了“蔡汉龙!你他妈的敢!”

    话音刚落,蔡汉龙已经按动了自己手上的遥控器,伴随着这一下遥控器的按动“咣,咣,咣!”的爆炸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那个凹陷的位置,这一瞬间就被夷为平地,几乎把周围所有的人群都给覆盖在了一起,林仕永从边上当即就急眼了“狗日的,蔡汉龙,老子和你拼了!”他一下就火了,蔡汉龙早有准备,没有等他动手呢,上去一抱他的脖颈,抬膝盖就照着他的小腹上“咣,咣!”的就是两下,这两下结结实实的,直接就把林仕永给磕倒再了地上,林仕永一脸痛苦疯狂的表情。

    蔡汉龙根本不理会他,随着爆炸声音之后,再四周围,二十多个身影都出现了,手上全都端着武器,冲着那边一边走,一边照着那一处开始射击,不停的枪响声音传出,,一下接着一下的,他们这是再清理现场,蔡汉龙手上的这些残骸,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所有生口,一个不留,只要看见的,全部都消灭掉,除非被爆炸炸的四分五裂的了,否则所有的人,几乎都要补上一枪,蔡汉龙叼着烟,然后看着躺在地上痛苦翻滚身体的林仕永,随即又抬头看了看边上的人,片刻孩子后,一个残骸过来了。

    他走到了蔡汉龙的边上“龙济,刚刚得到的消息,纳楚狂约你见面,现在外面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消息,蔡殇再他们手上,而且还有照片,我仔细的核对了一下现在的照片,毕竟小时候都是看着蔡殇长大的,我觉得应该是一个人,应该是真的。”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蔡汉龙眉头一皱,突然之间冷笑了一声“控制林仕永,我需要他做什么,你告诉他,然后想办法让他配合,然后,迅速的清理战场……”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就再缅甸的曼德勒,曼德勒城市内部,有一家中华大剧院,这个中华大剧院,主要的都是中国传统文化表演,比如马戏,京剧之类的表演。

    现在这整个大剧院内部,已经被人包场了,前来表演的都是当地人从中国请来了戏班子,台上面正在唱戏,再台下面,只有一个观众,这个观众翘着二郎腿,看着上面的人唱戏,所有的人,都在给他一个人表演,他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自己还鼓掌叫好,几分钟以后,一个下属走到了他的边上“将军,蔡汉龙来了。”

    “哦?这么快?”纳楚狂笑了起来“我就说吧,这小子再缅甸境内的线人多的可怕,而且后手准备的也是充分的可怕,否则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的,你们说我说的对吧?”纳楚狂笑呵呵的伸手示意“行了,把小蔡同学叫进来,我们聊聊。”

    几分钟以后,蔡汉龙从外面也进来了,大剧院里面十分的空旷,纳楚狂坐在座位上面,翘着二郎腿,眯着眼,跟着京剧的节奏,非常的投入,以至于蔡汉龙已经到了他的边上,他都没有多看蔡汉龙一眼,蔡汉龙坐下之后,整个人也没有一丝的慌乱,看着纳楚狂面前摆放着的烟,自己顺手拿起来了一支,他给自己就给点着了。

    他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周围,看着十分投入的纳楚狂,自己也听了起来,整个人显得很是放松,一点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很快,这一段戏唱完了,蔡汉龙睁开眼,看着边上的纳楚狂“想不到你也懂京剧,怎么着,你是怀念家乡的味道吗?”

    “我从小跟着我妈妈长大的,小时候家里面条件不好,也不是不好吧,只是家庭变故了,那会和妈妈两个人住在一间很小的小旅店内,妈妈喜欢听京剧,所以晚上的时候,没事干,就会自己放京剧给我听,一边放京剧,一边还唱给我,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这一口子味道,一直到现在,也改不了了,或许也是习惯了。”

    “想家了吧?”蔡汉龙笑呵呵的开口“如果真的想家了,那就回家去呗,反正你现在堂堂一个缅甸的大将军,除了政府军,谁敢和你呲牙,就算是政府军,也得让你三分,你还怕你回去以后,被就地正法啊?以前的那个你已经被枪决了,不是吗?”

    听见蔡汉龙这么一说,纳楚狂突然之间转头笑了起来,他反应速度很快“我被你骗了”

    看着纳楚狂笑,蔡汉龙从边上也笑了起来,两个人一边笑,纳楚狂一边开口“那你说,我现在还有没有机会,挽回这一场败事呢?”两个人说话都是模棱两可的,他这一说,蔡汉龙从边上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没有胜利者,所有的胜利都是暂时的。”

    “不过就按照目前这个局面来看,我觉得将军您是聪明人,您应该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吧,我蔡汉龙烂命一条,不光是我烂命一条我的孩子也是烂命一条,都是烂命,我们和你不一样,我现在自己都已经没路走了,那就是等于比烂命还烂命了,你可不是”

    “别用这一套来唬我了,大家都是从烂命过来的。”纳楚狂笑呵呵的开口,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知道不知道得罪了我,天南海北,你都好不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了,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将军轰天动地的事情也曾经做过不少,也是白手起家,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的,所以才会牵绊多了的,不是么?”

    “也不是有牵绊吧,是我不甘心。”纳楚狂笑了起来“是不是老虎打盹儿久了,就是病猫了?”纳楚狂转头问了蔡汉龙一句“不管什么虾兵蟹将,都敢往上招呼了?”

    hQ@U

    “事情不一样,站位不一样,身为一个将军,您白手起家,然后把纳楚狂这个名字做到这个知名度,超越了缅甸最老牌的大牌老太君,成为了除了政府军之外的缅甸第一军阀,我觉得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出来第二个纳楚狂了,而且,您绝对是睿智的,我蔡汉龙不会轻易夸人的,否则的话,不会因为我几句话,你就看到了事情的最里面。”

    “大家都不是傻子,你对我的底细摸得这么的透彻,知道的这么多,然后还这么和我对着干,那肯定是有目的的啊,那还用说吗,老子上了你的当了。”

    “上当是正常的,谁没有上过谁的当,江湖上面,风风雨雨太正常了,是你现在已经很少和我们这样的人打交道了,真正打交道的都是一些军阀,一些大人物了,所以你小时候那些赖以生存的江湖道行,太久不用,偶尔生疏一些还是正常的。”

    “你到挺会给我早台阶下的。”纳楚狂从边上冷笑了一声,随即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瞬间,眼神显得有些无奈“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你说的还是有道理的。”纳楚狂笑呵呵的拍了拍蔡汉龙的肩膀,像是老朋友一样“不过你真的很牛逼,或许是我太狂了”

    “我以前的时候是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就是这么多年,被人捧得有些膨胀了,不过这也是好事,被人捧得膨胀了然后被你打一个巴掌,以后就别这么膨胀了,就好了,你也是真的牛逼,蔡汉龙,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这么打我主意,把我套进坑里面的人,算你小子狠啊,不过你最后的下场肯定是好不了的,不是么?”

    “我现在的全部身家,除了我以外,就是我手上的残骸了,我知道我的下场好不了,但是也得让我把我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以后,再让我的下场好不了。”

    “你为什么不杀了灵鹫?只是把他废了?他只要不死,还是会对付你的,你那招声东击西做的很好,是真的打了灵鹫一个措手不及,其实灵鹫也是傻,我当初很早的时候就提醒过他,让他小心点,如果你没有路走了,那是很可怕的事情,这么多年的积攒,但是他不听啊,他觉得他没问题,你看,最后还是让我说准了吧。”

    “你别说你不杀不灵鹫,是为了所谓的兄弟义气,你们确实是当过兄弟,但是他已经把你们出卖了,你不杀灵鹫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我敢打赌,肯定不会是简简单单的这么点原因,你的用意何在呢?你还想让灵鹫,接着对付你吗?”

    “我都这个情况了,还有什么怕对付的?”蔡汉龙笑呵呵的开口“好歹兄弟一场,让我真的杀了他,我是真的做不出来,我没有那么多想法,我现在做事情,也就是单纯的随心所欲,走一步看一步了,别的也没有想太多的。”

    “你想的还不多啊,这一步一步的,一环扣一环的,把我整个人都扣再里面了,最后达成你的目的,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这才是你最终的目的呢吧,蔡汉龙!”

    “没错,我努力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确实都是为了把这件事情做好,而且,这个事情的起初,真的是一件很大的误会,我不是上来就想着去你那里杀你的人的,对于你这边的事情,那会根本不在我的计划内,但是后来碰巧,干掉了你的人,那没有办法了,只能将计就计了,所以才把你套在里面的,而且如果不是您的话,估计我也没有这么容易达到这个目的,真的,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是您的人。”

    “不可能的,我纳楚狂的人,所有人都是有身份信息的,当初再高浪那个金屋藏娇的地方,我那里过去的那一只特种部队,身上都是有身份信息的。”

    “那我们下楼,他们上楼,他妈的面对面了,我还有心思看他们穿的衣服,有心思问他们的身份,那就是谁先开枪就是是谁了,这要是换成之前的话,我家大业大的时候和我还有顾及,现在这样我还有啥顾及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