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043】这孩子

【2043】这孩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帆看着宋剑的眼神,这个时候从边上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冲着巴蛇把自己的手伸出来了“我叫张帆。”他这是一个很友好的动作,巴蛇也伸手,连着边上的凡骁,还有马小七,也都伸手,与张帆握手了,看着他们握手之后,宋剑继续说道。

    “张帆是我的把兄弟,他是卡虎吉犸家族的人,但是现在已经和卡虎吉犸家族没有关系了,他对于卡虎吉犸家族很是了解,他刚刚给我们的建议是,乐鹤银子!”

    ◇看nx正版章节@上k#n‘

    “乐鹤是什么意思?”巴蛇从边上随即问了一句“可以救助王赢吗?乐鹤是什么意思?”

    巴蛇从边上明显的情绪有些激动,一提到可以救王赢的事情,他就有些着急,但是张帆和宋剑并没有说话,巴蛇连续问了好几句,就在这个时候,张帆开口了。

    “乐鹤是卡虎吉犸家族的用语,用你们世俗世界的话来说,应该,就叫做安乐死!”

    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巴蛇当即就火了,整个人一下就站了起来,冲着张帆直接开口“放你妈了个屁,老子要是安乐也得先安乐死你,狗日的!你给我闭上你嘴!”随着巴蛇的一声叫吼,还没有吼完呢,张帆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匕首,匕首顶住了巴蛇的脖颈,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愤怒,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同一时间,马小七也把枪口顶住了张帆的脑袋,巴蛇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瞪着大眼,表情都有些疯狂“狗日的,来,动手,不动手你就是我儿子!”巴蛇吼完之后,抬手就要抓这个匕首,就在这个时候,张帆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这是绝对要动手的样子了,他才什么都不会管,当初怨哀他也是说干掉了就干掉了,而且是全家,现在还管得了别的?宋剑也是了解自己的兄弟,看着张帆急眼了,他从边上直接就吼了起来“张帆!”随着宋剑的这一声大吼,张帆楞了一下,边上的凡骁也是用力往后一拉巴蛇。

    凡骁把巴蛇拉到了身后,张帆看了眼巴蛇,还是把匕首收了起来,一边的马小七犹豫了一下,也把匕首给放下来了,宋剑这个时候继续开口“他从小是从卡虎吉犸家族长大的,我也在卡虎吉犸家族呆了这么多年,对于卡虎吉犸家族来说,我们两个人是这里面所有人当中最了解的,现在王赢身上所中的这个蛊毒,叫亡血,他代表了整个卡虎吉犸家族蛊术最高明的怨蛊的最强悍的蛊毒,他自己都未必有办法解开,更别提别人了,亡血这种蛊毒不是一般人能下成的,但是王赢中蛊,肯定是怨刺的人干的,怨蛊的人研制蛊毒,下蛊的事情,一般一些不好对付的人物,都得靠着怨刺的人干,当初李卓霖他们那些人中蛊,还有包括最早以前的乐逍遥他们的人中蛊,都是这些刺刀暗中下蛊的,所以说,对于蛊毒这个事情,张帆还是很有发言权的,他说的话可能是你们不能接受,但是希望你们对待他要尊敬,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们两个这么多年一直在一起,可以说没有他的帮忙,我就活不到今天了,这种事情今天是第一次发生,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发生,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这样的事情了。”

    “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一个集合一条船上的,希望互相尊重对方,乐鹤王赢,确实是现在来说是最好的方式,你看着这王赢生不如死的样子的,你们不觉得他难受吗?”

    边上的人又都不说话了,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一会儿的功夫,房间大门被推开了,萨木撒哈一脸疲惫的也进来了,他的表情有些萎靡,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也不怎么样,或许是刚刚的争吵,他都听见了,他进了房间之后,看着房间里面的人。

    “我已经把所有能试过的方式都试过了,现在就是说,想要解除蛊毒,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了,这种蛊毒太高深复杂,我自己研究蛊术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蛊毒,如果说真的谁能解除蛊毒的话,那估计就只有下蛊之人了,也就是怨蛊。”

    “再有一点就是把王赢送走,送到的密西乌塔家族那里,我召开长老会议,让密西乌塔家族的所有长老,聚集在一起,或许也有一些办法,但是王赢这个身体状态,如果敢进入亡魂山的困神局,他肯定就活着出不去了,所以他只能在这里!”

    “那想办法和你们家族的人联系也行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安排人,大家进行视频会议就可以了!”巴蛇从边上连忙开口,显然对于萨木撒哈他还是满尊重的。

    萨木撒哈看了眼巴蛇,继续开口“我现在也已经找人在询问他们了,把王赢这边的所有症状都和他们说了,他们已经再开会了,之后会给我一个执行方式,我刚刚还有和他们联系过,按照他们的说法,这种蛊毒实在是不好解除,这种蛊虫,甚至于我们都没有见过,应该是和亡魂山的怨畜一样,是他们自己饲养的。”

    “而且是极难饲养的一种,或许怨蛊自己手上都没有几只!”张帆从边上继续说道“没有用的,就算是商谈,也不会产生什么改变的,没有人可以破解怨蛊的亡血!”

    萨木撒哈从边上不吭声了,他知道张帆不是再危言耸听,片刻之后,萨木撒哈从边上开口“总之,这种蛊虫会在人体内产生十分恐怖的效应,你们看王赢现在的状态,一会儿楞一会儿热,到了现在还没有疯掉,已经完完全全都靠着他强大的抑制力了,这小子不想死,现在谁帮他都没用,如果他自己扛不住了,那就完蛋了,如果他自己抗住了,或许还能坚持到我们密西乌塔家族的长老们商量出来对策,他毕竟也是我们密西乌塔家族的恩人,是我们密西乌塔家族的守卫将,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他的,但是有一句话,还是要说明白的,如果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的话。”

    说到这的时候,萨木撒哈从边上开口“我还是建议,乐鹤王赢,这是最好的方式,不管是对于他来说,还是对于我们来说,蛊毒这种东西,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普通的蛊毒,只要你们任何人沾上,都会承受不了的,更别提这种蛊毒了,这是让人活受罪,我觉得这应该算是他们卡虎吉犸家族,惩戒仇人,最严厉的手段了。”

    “是的,比怨戒的手段还要残忍,生不如死。”张帆从边上眯着眼,上下还在打量着王赢,说实话,他对于这个白发男子还是很好奇的,因为他知道,这个白发男子是这里所有人的精神支柱,也正是这个白发男子,带着他们把路走到了这一步,把圣山打下来,把卡虎吉犸家族,逼到了卡虎吉犸山脉!说实话,他已经有些敬佩与王赢的抑制力了,都这种时候了,要是他,他肯定也是早都崩溃了。

    “乐鹤。”凡骁从边上自己默默的念了一句,说实话,看着王赢这个样子,他也是真心的不舒服,自己的兄弟,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片刻之后,巴蛇从边上起身了,他看着周围的人,伸手指着萨木撒哈,又指着张帆,最后指向了宋剑,他平静的开口“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谁敢乐鹤我兄弟,我就杀谁全家,我不是和你们闹着玩的。”巴蛇现在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严肃“萨木撒哈你就救你的人,想尽一切办法救人就好,不管行不行,可靠不可靠的方式,都往上用,不能放弃任何一点点的希望。”

    巴蛇身上霸气十足“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就完了,我也会尽一切力量想办法救人的,但是我巴蛇在这里,提前把丑话说好了,任何人,都不要再从我面前,提这两个字了,我就算看着他死,我也不会安乐死我哥哥的,都听懂了吧?废话我不想再说第二次了,都别逼我,我巴蛇是倾家荡产过来的,现在谁逼我,我和谁怼命!”

    说完之后,巴蛇自己转身就离开了,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这一刻,就连边上的萨木撒哈,都有些不适应了,好像这一瞬间,巴蛇成熟了不少,也伟岸了不少,片刻之后,萨木撒哈长出了一口气,自己转身坐在了边上,给王赢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随即开口“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以毒攻毒了。”萨木撒哈皱着眉头,表情复杂。

    “以毒攻毒?什么意思?”凡骁从边上连忙再问了一句,萨木撒哈继续开口“或者让他吃毒药,毒药进入体内,把他体内的蛊虫给毒死,蛊虫再人的体内是会不断繁殖的,数量越多,那人离着死亡就越接近,亡魂山的那些亡主,每年从亡魂山领取的那些解药,其实就是毒药,那些毒药负责毒死他们体内很多的蛊虫,然后毒药的毒性和体内蛊虫的蛊毒中和,就不在产生致命的危害了,但是那种蛊毒是经过严密实践得出来的一套成熟的理论,现在对于这个叫亡血的蛊虫,我们一无所知,不知道要用什么毒药,用对了,那很好,用错了,那就完蛋了,这是真正的九死一生,而且,再或者,就是再往他的体内,下另一种蛊毒,这种蛊虫可以吞噬掉他体内的亡血,然后我们在用我们知道的方式,把另一种蛊毒解除,这也是一种办法,问题就是亡血这种蛊虫,我们一点都不懂,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后的办法,估计也是我们密西乌塔家族最后的办法,我们不是神仙,我们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好。”说到这的时候,萨木撒哈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周围又安静了不少,宋剑看着躺着的王赢,探口气“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