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941】通行令

【1941】通行令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卓霖这个时候盯着王赢“时间太紧了,如果再给我点时间,我相信我可以说服很多人的,但是现在,我一个都不敢说了,就是马上就要动手的事情,他们就算是想,也不敢了,就剩下咱们了,再你的身份暴漏之前,咱们还得赶紧动手。”

    王赢点了点头“放心吧,咱们一定会胜利的。”王赢知道李卓霖自己都不相信,但是王赢这个时候必须要给他打气,而且还得是使劲打气,王赢拍了拍他的肩膀“走,我们先去亡魂山的大门,一切都按照计划来,提前下手,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李卓霖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还是点了点头,他盯着王赢,无奈的笑了起来“其实说实话,我现在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还不如踏实的给他们办事了,至少可以活下去,是不是?”说到这的时候,李卓霖自我嘲讽的笑了笑“不过现在这样也算是一条路,至少不用在活的那么的窝囊了,至少也是一种解脱,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挺喜欢亡魂山的生活的,当然了,前提是没有那些土鳖来捣乱……”

    依旧是吉犸大殿,之前给怨息的心腹下属查资料的那个办事员,坐在房间里面,还在盯着电脑,嘴角挂着笑容,电脑上面,显示着宋大彪的头像资料,他看着这个男子的头像,又看着自己手机上面的这张照片,片刻之后,他把电话关机,从边上缓缓的起身,他出了房间大门的时候,还熟悉客套的和门口的两个守卫打着招呼,说说笑笑的,看得出来,他们彼此之间很是熟悉,男子从边上哼唧着小曲儿,很快就回到了吉犸大殿自己的房间内,他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本来还哼唧着小曲儿呢,这一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他眯着眼,一脸的戒备的表情,然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周围,跟着他推开了房间大门,房间里面的窗帘是拉着的,一片漆黑,窗帘还是那种专业的遮阳帘,男子进了房间之后,关好门,再原地没动,却把自己的耳朵贴到了门外面,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生怕是隔墙有耳一样,片刻之后,也是感觉到了外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了,这个办事员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你是不是疯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敢来这里,你要是不想活了,你就自己死去,死远点,别带着我一起死,知道吗?”

    办事员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听得出来当中的愤怒,房间里面实在是太黑了,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但是片刻之后,就在角落的一张沙发处,一个黑影起身了,黑影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他起身之后,慢慢的走到了这个办事员的身边,他围着办事员前后转了两个圈,接着“桀桀桀”的笑了起来,一边笑,随即一边开口“就算是我不来你这里,你觉得你还能活多久啊?长命百岁?还是和那些卡虎吉犸人一样呢?”

    “活多久只能看命了,我当初了来到这里的时候,其实就没有打算自己能活着出去,这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没有死,其实已经算是赚到了,你说是不是?但是我不想死的这么憋屈窝囊,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怨哀的事情之后,你不要再露面了!”

    “我不露面可能吗,不露面的嫌疑不是更大吗,我越露面,他们越怀疑不到我的身上,我越露面,他们越查的越远,你懂什么,老子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倒是你,如果这么胆小的话,那赶紧找个机会离开这里吧,我送你逃得远远的,你看可好?”

    “我要走的话还用你送,你快拉倒吧,行了你,你就踏实的说,你跑到这里来干嘛吧”

    “你说干嘛,王赢和宋大彪的事情,还能扛多久,你心里面有数吗?”黑影问完之后,这个办事员从边上摇了摇头“运气好了,很久很久,直到王赢想发难的那一天,运气不好了,或者一会儿,或者一天,或者三五天,那得看他们了,这种事情你问我,你以为我是神算子啊,什么都算得清。”两个人几乎说话就是再斗嘴,互不相让。

    。M!

    “真是废物。”这个黑影从边上叫骂了一句,随即就起身了,他这一起身,边上的办事员也不乐意了“你他妈才是废物呢,你在骂我一句!”办事员急眼了。

    “骂你又能如何?你打的过我吗?还是说你骂得过我?”黑影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边上的办事员不吭声了,冷笑了一声,坐在了边上,就在这个时候,黑影走到了办事员的边上,也不再和他斗嘴了“我还得在做一件事,做完之后,我就想办法远离这里”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要做什么?”办事员内心闪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上下打量着这个黑影,片刻之后,黑影笑了起来“你说我还想要做什么,当然是把怨哀的事情处理清楚了,要么我当初干掉怨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你说是不是?我这个人做事情,向来是有始有终的。”黑影嘴角漏出来了一丝癫狂的笑容。

    这个办事员从边上眯着眼,一言不发,周围陷入了沉默,漆黑的房间内,死一样的安静,片刻之后,这个办事员从边上点了点头“看来你也是得到了命令了……”

    卡虎吉犸家族居住的地方,和密西乌塔家族居住的地方类似,都是数不清的群山,再群山之中的某一座大山处,家族成员无忧无虑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都很有规律,九怨的九个部落,分别生活再这群山之中的九处十分适合居住的地方,而且九个居住地点距离的也不是很远,再这九个居住地点外面,是数不清的困神局。

    他们居住的地方,确实也是花鸟鱼香,温度宜人,和密西乌塔家族内部还是一样,所以说,本来就是一个家族出来的,这些居民居住的地方,肯定不会是有什么变化的,怨哀的部落,这一段时间实在是不消停,因为怨哀的事情,整个部落的民众都是心情低落,所有人都在叨念怨哀,叨念他们的族长,毕竟族内还有众多的事务,总得有个人去打理,除了怨哀之外,部落内部,真正能扛起来事情的人,还是真的少,怨哀是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的,儿子平庸无能,女儿毕竟是个女人,所以新的部落族长的事情,这么长时间了,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所有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而且很多人不愿意当这个族长,这个族长,这个官儿不是那么好当的,也不是外面的社会,没有什么权利,也没有什么油水,然后族内的所有的事情,也都必须第一时间处理,给族内的所有人谋福利,所以自告奋勇的人确实也是少,偶尔几个自告奋勇的,也是得不到大家的认可,大家也是越来越怀念怨哀了,夜幕渐渐降临了,今天晚上又是每月一次的篝火晚会,几乎整个部落的人都过来了,大家围聚在一起,喝酒吃肉,欢声笑语,不管再多的烦恼,在这一夜,全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就在这个部落的边缘地带,有一条很狭窄的道路,道路两侧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闲人免进!”道路的两侧,都是巍峨高山,这条路,更像是一道峡谷一样,现在就在道路的入口处,两个男子守卫着这里,这两个怨哀部落的男子,站在原地,还在抬头看着不远处,那夜幕之中,十分显眼的篝火,两个人十分的无奈。

    “怎么今天晚上就赶上咱们值班了呢,真是好想去喝一顿,今天晚上刘婆肯定又把自己酿出来的酒拿出来了,马婶婶肯定还有那腌肉,还有腊肉,肯定还有烧烤!”

    “你快别说了,我已经很饿了,越说我越想去,真是,唉,你说怨哀长老的事情刚过去没有多久,他们居然还这样庆祝,怎么也得在过一段时间再庆祝啊。”

    “是啊,庆祝的时候刚好赶上咱们哥俩不值班的时候。”另一个看守的人说出来了心声,两个人随即都无奈的笑了起来,笑归笑,但是提到怨哀的时候,两个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无奈的,就在这两个人低头沉默不语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黑影,从侧面一下就蹿了出来,本来就是很疏于防守了,两个人这一下还走神了,所以更是没有太多的反应了,这个黑影蹿出来之后,一手一把匕首,就看见漆黑的夜色之中,再月光的照射下,两道寒光闪现,随即这两个男子脖颈处的鲜血喷溅,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顺手就捂住了自己的脖颈,随即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这个黑影站在原地。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的身影,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片刻之后,他抬头看了眼这一条峡谷,自己转身就进去了,峡谷挺长的,前后得有两公里,这一条路上,而且空无一人,但是偶尔的会有一些乌鸦飞过,还会有一些毒蛇出入,前后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样子,这个黑影已经拿到了峡谷的尽头,再尽头出口的位置,还有一扇大铁门,再铁门的门口,这里有两个站岗的人,他们守在这里,看见这个过来的身影,直接从边上伸手“来者何人!这里为部落禁地!请马上出示通行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