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907】酒葫芦里面的酒

【1907】酒葫芦里面的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韫说到这的时候,微微一笑,然后摇了摇头“这里面具体还有什么事情啊,怕是也只有孙建林那几个人清楚了,我不能离开那里太久,亡魂山这个事情,你们还是要注意一些,银子这边差不多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了,还好,还好,没有被瘴气侵入五脏六腑,我要离开了,不过你们要是越过那边那些怨畜的那道坎儿的话,其实还是很容易的,看他身上这些葫芦就行了,我亲眼见过那些驯兽师,喝了葫芦里面的东西,然后另外一边再把葫芦里面的东西抹到自己的脸上,然后那些鬣狗,毒蛇,就不会攻击他们了但是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我不知道,估计只有那些驯兽师知道了。”

    李韫从边上也起身了,他转头又看了看周围的人“不管如何时间不多,雨已经停了,到底是前是后,一定要快点,亡魂山远比你们看见的要复杂的多的多的多,哪怕是我现在再亡魂山已经呆了这么多年了,呆了这么久了,说实话,我现在对于亡魂山的了解也是少之又少,这亡魂山就像是一个巨大旋涡一样,无论如何,都看不到旋涡的地步,这里面具体还有什么事情,多么的复杂,你们自己品吧,总之,亡魂山,处处危急,不要相信孙建林他们这些人,也不要相信亡魂山的任何一个亡主,他们再经过之前那次统一的和当地的土著对峙之后,一个一个的都比收拾了,现在都乖着呢,这里面人心险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选择这里,但是总之,还是小心为上。”

    李韫连忙起身了,和凡骁他们打了一个招呼,自己有些着急的就离开了,显然了,李韫所说的这些,是他来到这里这么久,打探出来的所有消息了,虽然有些乱,但是大家也都听懂了,而且现在摆再所有人面前的事情也就很尴尬了,到底是进不进。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凡骁的时候,尤其是看着凡骁脖颈处的那几个酒葫芦,全都是一脸的诧异,凡骁看着他们的眼神,从边上无奈的两手一摊“这个酒葫芦,是我意外的救了几个驯兽师的时候,他们硬塞给我的,我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什么呢,他们也没有说,但是幸亏是李韫,要不是碰见了李韫的话,那我肯定就把这个葫芦都扔了。”

    “但是李韫说的这个万一有点啥问题怎么办?”说完之后,大象从边上顺手就拿起来了一个酒葫芦,他打开酒葫芦的时候,瞬间一股子血腥的味道传来,大象差点没拿住,把整个酒葫芦直接给甩了出去,随即他从边上直接就叫骂了一句“这是什么几把玩意”

    凡骁之前也没有打开过这个酒葫芦,说实话王赢也真是命大,李韫离开山洞之后,想方设法的偷了这颗续命丸,偷了这颗续命丸之后,他跑到了山洞附近,本来是想再山洞附近看看哪儿有王赢他们的下落的,结果刚好碰见了给凡骁他们留线索的密西乌塔家族的战士,凡骁是认识李韫的,两人刚好一见面,然后二话不说,凡骁就带着李韫,让密西乌塔家族的那个战士带路,他们一路找过来的,也是李韫看见凡骁的时候一眼就认出来了凡骁脖颈处挂着的这几个酒葫芦,要知道一般驯兽师的酒葫芦都是他们驯兽师的命根子,这是绝对不会轻易的让人看见的,邓玉龙他们也是为了感激凡骁的救命之恩,二来他们也是都是抱着回到亡魂山必死的决心,留着也没用了,也是知道凡骁他们要进山,所以送给凡骁的,这李韫看见这酒葫芦,也是这么多年,机缘巧合不小心看见过一次,至于酒葫芦的事情,也是听着花爷给说的,所以说实话,凡骁之前没有把这些酒葫芦扔掉的唯一想法就是想看见王赢他们之后,哪天晚上没事喝一顿大酒,毕竟山里面是没有酒的,他们准备吃的喝的肯定不会准备酒,要么他没准早就把这酒葫芦给扔了,他开始还以为是邓玉龙他们独特酿制的美酒啥的,压根就没有往别的上面想,这也是幸亏没扔,要么一准就完蛋了,李韫认出来了这个葫芦,也算是救了巴蛇王赢他们一条命,但是这个葫芦里面的味道确实不好闻。

    大象赶忙就把这葫芦给盖上了,边上的人这一刻也都犯了难,谁都不值得这个事情到底该怎么办了,显然,喝这个玩意,这么难闻的东西,喝完了还得抹到自己的脸上,全都完事了,还得进去看看那些鬣狗会不会上来撕咬,要是没事自然更好了,这要是出事的话,那第一个就得喂了那些畜生,场景一瞬间十分的尴尬。

    而且说实话,就大象刚才打开酒葫芦闻着里面那股子血腥味道的时候,整个人就都觉得难受了,更别提还得把这个酒葫芦里面的东西给喝下去了,想想就恶心。

    大家也都有些犯嘀咕了,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巴蛇往前走了一步他上去就抓住了凡骁脖颈处挂着的一个酒葫芦,随即他上去就打开了这个酒葫芦,里面的味道确实难闻,整的巴蛇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他举着酒葫芦,上去“咕咚,咕咚”的就是两口,这两口喝完,他心里面一惊,差点就吐出去,火辣辣的感觉,他开始以为最坏的感觉是鲜血呢,可是当他喝进去的时候,才感觉到,这他妈的是真的是酒,是酒。

    jW

    边上的人都盯着巴蛇,巴蛇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周围,随即缓了好一会儿“这几把玩意真是酒,是酒!”他重复了一句,随即从边上大口大口的又喝了起来,他自己一口气喝了好多随后,他倒出来了一点酒,擦在了自己的脸上,这个酒倒出来的时候就是暗红色的,看起来和鲜血还真的没什么两样,第一下喝下去的时候确实是难受,但是咬着牙多喝两下,也就没有什么难受的了,甚至于到了后面,就有些习惯了。

    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巴蛇虽然没有醉,但是脑袋也有些迷瞪瞪的,毕竟也是酒,度数再低,那喝多了,头晕也是正常的啊,而且这个酒气散发的特别的快,很快,巴蛇整个人的脸上都是血红色了,就跟真的是拿了很多鲜血涂抹在自己的脸上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别人都看着巴蛇,巴蛇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他看着身后的人“都听好了,如果我过去了没事,大家就都按照我刚才的行为来,那肯定就没事了,如果我过去了有事,那就散,马上撤退,借着困神局还没有完全的浮现。”说完之后,马小七从后面一拉巴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巴蛇用力一挣脱马小七,自己整个人往前冲了几步,直接就越过了那边的亡魂草,整个人就已经走到了鬣狗的面前了,这说白了,巴蛇的脑袋也是有点迷糊,不能说完全没有意识,但是绝对也是有酒精督促的作用。

    也难怪这些驯兽师嚣张跋扈了,这要是喝的少了还好,还能控制自己的言行,这要是喝的多了,那就是百分之一百的舍我其谁的气势了,爱谁谁啊,别说持海那些人了,就算是真的纳楚狂来了,这喝懵逼的人,也是爱谁谁了啊。

    不过也好,这样一来,酒精的作用也能让人害怕的情绪减少不少,巴蛇站在那些鬣狗的边上,浑身上下散发着血腥的酒气,那些鬣狗都围在了巴蛇的身边,而且越围越多,越围越多,巴蛇额头的汗水也缓缓的流出了,甚至于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但是这些胸残的鬣狗依旧没有扑向巴蛇,甚至于巴蛇都感受到了这些鬣狗的身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巴蛇那里,都看着巴蛇,渐渐的,巴蛇也是适应了这样的节奏。他一咬牙,自己转身就往里面走,他往前走,后面的鬣狗就会自动的给他让开一条路,直接到巴蛇往前走了几十米,随即巴蛇又走回来,鬣狗一直都是给他让开位置的,根本的不会去碰巴蛇,更别提攻击巴蛇了,来回走了几分钟,巴蛇这一下也是心里面有底了,他额头的汗水还在往下流,他嘴角挂着亡命徒似的笑容,冲着那边的人伸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边上的人一看这个,随即凡骁就把自己手上的葫芦全都分给了周围的人,这一瞬间,周围所有的人都再“咕咚,咕咚,咕咚”的喝酒,一边喝酒,一边倒出来一点酒把自己脸上的也全都吐沫掉了,边上的大象“咕咚,咕咚”强忍着喝了两口之后,这么大块头,脸上立刻也红了,就连王赢,都被灌了不少酒,脸上也被抹红了,最尴尬的就是苏苏了,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不说,现在还得喝酒,还得把自己的脸上抹红,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结果这姑娘喝了两口之后,再原地站了一会儿,往前走了没有两步,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幸亏边上是土地,要么真够她受的。

    这点人一看这样,也都没辙,把苏苏也扔到了担架上面,这一下,是等于抬着苏苏和王赢两个人了,凡骁也没少喝,正好他还有点渴了,这个酒上头也是上的挺快的,凡骁使劲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真是够扯淡的,他这一下也明白了为啥那些驯兽师都那么的猖狂嚣张了,这天天酒精洗脑的方式,能不牛逼都新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