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894】邓玉龙兄弟

【1894】邓玉龙兄弟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离着孙建林他们不远的位置,也就是山脚下另外一边的公路处,这个时候,有两伙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伙人穿着一身军装,边上的开着两辆军用吉普车,还有一辆军卡,总共得有几十口子人,荷枪实弹的,带头的是一个军官模样的打扮的人。

    再另外一边,怨息站在那里,再怨息的身后,还有四五个人高马大的满脸涂满血迹的男子,这些人都光着膀子,然后再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个手上和脚上都带着手铐与脚镣的人,其中带头的,就是邓玉龙,邓玉奇就在邓玉龙的身边,兄弟两个人也是长的真像,但是邓玉奇的脸色很难看,整个人冷的有些吓人,邓玉龙也是感觉到了,从边上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的弟弟,这也是在提醒邓玉奇了,邓玉奇一脸的愤怒,再自己的哥哥碰着自己的胳膊的时候,他用力的甩了一下,把邓玉龙的手给甩开了,然后还反过来狠狠的看了眼边上的邓玉龙,兄弟两人怒目相对。

    \|正t版、@首C6发Z`

    他们这边正是在举行交付过程,当初吞掉持查那个巡逻部队的人,带头的就是邓玉龙邓玉奇兄弟,然后剩下的几个人都是邓玉龙的下属,他们这一个小队的驯兽师,其实邓玉龙当初也没有想到事情能惹到这么大,其实当初就是事赶事,全都赶在一起了,然后他们本来也是猖狂习惯了,所以就没有想太多,做出来了不可挽回的事情,但是最开始惹事的,真的是邓玉奇,而且如果不是邓玉奇嚣张跋扈的从边上扇风引火,其实邓玉龙未必也会真的就把事情做得这么的不可挽回。

    他们也没有想到,怨息他们交付他们这些人的态度这么明确,因为亡魂山的驯兽师其实是很缺乏的,都是怨息他们一点一点培养的,所以他们一直再亡魂山,几乎都是最顶尖一层人的存在,那些亡主都不敢如何他们的,但是这一次也是赶上了,因为纳楚狂的事情,让怨息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了和纳楚狂他们的差距太大,一来是给纳楚狂交代,二来也是要给大家打个样,以后少惹事,显然,邓玉龙他们这伙人,是根本没有听过他们之前的交代的,无法无天的,这一次碰见麻烦事情了。

    怨息盯着对面的交接军官,随即说道“所有与当初巡逻队事件有关的人,我们都交出来了,剩下的人都与巡逻队时间没有任何关系,希望回去以后您可以禀告将军,让将军明察!”说完之后怨息从边上说道“我们绝对不会纵容自己的任何下属!”

    “放心吧,到底有谁没谁,是不是包庇了谁,我们心里面都有数。”这个军官从边上冷笑了一声,显然,对于亡魂山的事情,就算是别人不知道,那纳楚狂一定是非常清楚的,里面不定有多少他安插的眼线呢,这点事情,他们双方也都清楚,而且就算是内部的一些亡主,其实也有是偷偷投靠纳楚狂的,给纳楚狂当眼,只不过不说而已。

    “还有两个人,再因为将军的袭击当中,被炸死了,这个事情也希望理解一下,那些人我们肯定是找不到了。”怨息对待这个军官的态度,也是很小心谨慎的。

    这个军官看着对面的怨息,自然也是话里有话“不过你放心吧,到底是是炸死了,还是藏起来了,我们迟早也都会知道的,不过我觉得,既然我们达成协议了,还是希望您不要把我当傻子就好。”这个军官一直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边上的怨息脸上闪过了一丝愤怒,但是还是控制的很好,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们一早就早都说过了,绝对不会姑息任何的凶手的,放心吧,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所以,还是麻烦您回去和将军好好说说。”说完之后,怨息往前走一步,不动声色的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轻轻的塞到了这个军官的兜里。

    “这次的事情,还是麻烦诸位了。”他双手抱拳,还是一副很客套的样子,边上的这个军官一看怨息这一下,明显的对待怨息的态度也变了,笑容很是开心。

    “放心吧,我是绝对相信亡魂山的诚意的,回去以后我也一定都会如实禀告将军的。”

    “多谢多谢!”怨息尽管内心已经十分的愤怒了,但是他表面上依旧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双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怨息伸手一抬,这个时候,对面的几个士兵也过来了,重新给邓玉龙这几个驯兽师全都又带上了一副手铐,要把他们带走。

    但是这几个人,却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这个军官看着这些人不动,冷笑了一声,然后瞅着对面的怨息“怨息,我们已经很客气了,但是你看他们,好像还是有些不配合吧?”这个军官说完,怨息当即就怒了“孽畜!还不受罚?还想如何?”显然,怨息从边上对于邓玉龙他们这群人的行为还是很愤怒的,他们这些行为也是直接导致了亡魂山这一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给怨息他们这些人造成的损失,也是极大的,而且,还大大的削弱了亡魂山的士气,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一直嚣张跋扈的亡魂山,这一次也是吃了大憋,多少人都在看着他们的热闹呢,最主要的,之前还是怨息给了他们指使了,告诉他们不要随便去找人那些军阀,也是持查他们之前一直低调的策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策略,再加上张超他们的示好,也是真的让他们行事高调了不少。

    听着怨息愤怒的声音,边上的几个带着头套的驯兽师都不吭声了,但是站在这几个人群中间的邓玉龙,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跪在了地上,他跪在怨息的面前,声音很大“启禀怨主,属下做错了事,属下认!但是属下有最后一事相求,希望怨主看在属下这么多年,再亡魂山,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原谅兄弟们吧,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得,让我自己去赎罪就好了!”

    “你真的把我们当成傻子了?你自己一个能做出来这么多的事情吗?你这个惹是生非的弟弟能少了关系?”怨息伸手一指边上的邓玉奇,然后冲着邓玉龙继续说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和你说,知道吗?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谁都不想,但是也没有办法,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得自己去承担后果!”怨息的态度也是很是明确“别想着一个人顶罪!”

    邓玉龙也是感觉到了怨息坚决的态度,从边上眉头微微一皱,邓玉龙也是直接“怨主说的我们都认,既然这样,那也行,我们要为我们自己做过的事情承担后果,可是怨主我们曾经都发过誓,生是亡魂山的人呢,死是亡魂山的魂,我们做错了事情,辜负了怨主的信任,我们现在愿意付出代价,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但是恳求,恳请怨主,让我们死在亡魂山,我们不想去别处。”

    邓玉龙这话一说完,周围的四个驯兽师,全都同一时间下跪了,跪在了怨息的面前,也把自己的头套给拿下来了“恳请怨主,看在我们兄弟,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为亡魂山付出,为亡魂山奉献的份儿上,恳请怨主让我们死在亡魂山,恳请怨主!”

    所有的人的情绪都有些激动了,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都在求死,这些人发自内心的,也是都要死在亡魂山的,他们从小的生活,就在亡魂山,怨息面无表情,甚至于有些冷酷,看着这些人,片刻之后,他从边上开口“你们已经被我从亡魂山除名,与我亡魂山再无任何瓜葛,你们没有资格葬在亡魂山。”说完之后,怨息转身就走。

    “怨主!”邓玉龙从边上疯狂的大吼了一声,随着邓玉龙的大吼,边上的人也都跟着吼起来“怨主!怨主!!”这些人叫吼着,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边上的那个军官冷笑了一声,从边上伸手一招呼,毕竟都是一个部队的人,被这几个驯兽师,吞掉了整个一只巡逻队,这些士兵也早都恨不得把这些驯兽师,千刀万剐了,现在一看人已经交接过来了,而且自己长官这个手势,他们一个一个的也都是心知肚明,随即几个人上来抄着家伙,照着邓玉龙一行人就招呼了上来“定了桄榔!”的下手是真的够狠的。

    就在邓玉龙最边上的一个驯兽师“怨主!”还在大吼着,恳求着想要怨息他们把他留在亡魂山死亡的时候,侧面一个的士兵冲过来,一抬自己的枪托儿,照着这个驯兽师的下颚“咣!”的就是一下,这一下是真的结实,也是赶得巧,这个驯兽师的舌头,被这一下子,直接就让自己的牙齿给咬掉了,上颚碰下颚,一瞬间,这个驯兽师满嘴的鲜血,边上的这些士兵才不管那些,从边上就开始不停的招呼,一顿暴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