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890】夏雨(恶魔果实加更)

【1890】夏雨(恶魔果实加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也不敢如何,毕竟公司的所有运营,都是李沙漠他们在做的,公司的所有核心岗位的人选,也都是李沙漠他们很信任的人,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咱们会更加的失去对公司的控制的,他们的理由还是都准备的挺好的,说一切都是为了公司啥的,要么让咱们的人去顶上,咱们的人要是说打打杀杀行,要是真的去顶上公司的那些职位,还真的顶不上,可是如果真的这样一直下去的话,所有公司的控制权,就真的都在他们手上了,现在咱们唯一能控制的那就是财务了,这种事情其实还是挺危险的。”

    “没事,放开他们,让他们可着劲儿的使劲的折腾,反正只要公司的运转是好的,是正规的,可以盈利,别的就都无所谓,给他们充分的权利还有自由,他们又能如何。”

    ‘3M

    “这倒是真的,现在公司的大体第一步改革基本上也都处理完了,但是想要正经的形成规模,时间还长着呢,他们把狼腾大厦的总部基地,还是设立在八角胡同,之前的狼腾大厦的,那个地方可是戒备森严,但是对于咱们并不设防,我不知道王赢这小子想干嘛,但是现在李沙漠和马叶全两个人呢,也是真实忙的废寝忘食的给工作,来来回回的跑项目,谈工程,谈合作的,你让我们特别关注的大点集团,动作也不小。”

    “现在公司的很多工程,都是和大点集团挂钩的,利益合作和大点集团也是一样的,也不知道这大点集团怎么就那么厉害,有那么多备用的人才储备吗?总是能送来人。”

    “这应该是大点很早以前就与王赢两个人沟通过了,他公司这么多年了,名气很大,待遇也好,要是他招人的话,还是很好招的,但是我觉得王赢这小子没憋着好屁。”

    “他肯定不会憋着好屁的,而且这小子现在暗中的势力,咱们必须要全都调查清楚,我可害怕这头狼反过来带着他的狼群,咬咱们一口,他做事情和你有些时候很像,铺垫周期很长,但是等他用的时候,想要挽回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脸叔也开口了。

    “对,你这句话没错。”灰血从边上说道“你像猎手,顺子,阿叻他们那群人,现在也都在暗处,都是有自己的势力,凡骁他们也在暗处,大点和雪橇三傻他们也在暗处,现在还有马叶全,有李沙漠,有史子明,他现在留在外面的人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势力,这小子一口一个金盆洗手,这个那个的,另外一边,他的这些兄弟,都在外面自己开花散叶的,而且这些人没有一个是软骨头,各有擅长,对于他来说都是十分的忠诚,如果哪天他要真的做点什么的话,这点狼都蹿出来,一群狼想要咬死谁就能咬死谁,更何况,现在这些狼还是明面上的狼,还有暗中藏着多少狼呢,谁也不知道。”

    蔡汉龙听到这的时候,随即开口“这小兔崽子的城府极深,也是确实不能不防,那个什么,我让你调查的他身边的所有人的死活情况,你调查的怎么样了?现在能确定死亡的有多少人,不能确定死亡的,有多少人?”蔡汉龙看着灰血“就按照我之前给你的名单上面算的那些。”提到这的时候,蔡汉龙还是显得比较严肃认真的。

    “不好查,他做这些事情,滴水不漏,凡骁的事情若不是因为我偶然碰见了,我都不能给你那么多的资料,当初凡骁死的时候,那可是他抱着凡骁尸体哭了那么多天,所有人都看见的啊,他这演戏也演的太好了啊,他妈的糊弄了多少人,后来直到我不小心看见了凡骁以后,我去调查才知道,原来那尸体是豆子的,当初他和巴蛇他们是怎么做到那么逼真的,实在不敢想象,而且你当初去诈他,难道也什么都没有诈出来么”

    “这小子已经长大了,想要诈出来他可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我现在害怕的是杯子那些人如果真的没有死怎么办,这小子什么都不回答,也都不承认,应对的太好。”

    边上的人又不说话了,许久之后,脸叔微微一笑“杯子其实也没啥,就是一个勇夫,现在我最担心的两件事,第一件事,那就是巴蛇手上的几千精锐部队,去哪儿了,王赢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地方,把这些精锐部队藏好,这些人出来的话,吞掉谁都是可以的,只不过不敢随便出现而已,但是不能不妨,第二件事,那就是孙琪展,孙琪展现在是标准的一黑到底,你知道吗,他现在不光收了咱们很多人,还招纳了很多兽殇的下属,旧部,他曾经再兽殇的时候,可是威风八面的也是,他不受任何人的管制,他只帮着王赢,现在他那边的势力越来越大不说,有两只兽殇的老狐狸也露面了,一个是丰志,另一个是江松,这两个人现在也在孙琪展的身边,开始帮着孙琪展了,这个江松是个老狐狸,丰志也是一个硬汉,这点人都是当初让咱们很头疼的人啊,而且他们还带过去不少人,如果孙琪展按照这个程度发展下去,到时候咱们麻烦可真大了,反正他自己没事,大不了意思,拉一个算一个的主儿,现在主要的还是花着咱们的钱,养着他自己的人,这样下去的话,这个事情可不好玩,灵鹫这个孙子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动作了,也不实际了,不过也是,现在这情况,他肯定没有啥动作,他搞什么动作的话,那孙琪展上去就吞了他,只要咱们指出来了,孙琪展做样子也是要管的,可是孙琪展现在确实是发展的越来越强悍了,这可不是好事情。”

    “咱们现在手上的人都清的差不多了,如果孙琪展反过来咬咱们的话,那总不能上来就动底牌吧,最要紧的,那就是王赢,这小崽子,不知道还憋着什么屁。”

    “没关系的,我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放心,天塌下来了,我扛着。”蔡汉龙从边上十分的平静“如果我连这么个小兔崽子,都对付不了的话,那我算是白活了。”

    “像你这种想法的人不少,我也看着你这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真祝你成功,大象和苏苏那边你最好也好好看一下,蔡汉龙,我不想陪着你再玩火了。”

    蔡汉龙说到这的时候,边上的灰血也跟着开口了“没错,大家都不想再玩火了,王赢这个想小兔崽子,做事情越来越稳,越来越让人看不到底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会议结束之后,蔡汉龙自己离开了房间,并没有和脸叔灰血他们再一起,脸叔他们要出去吃点东西,蔡汉龙没有跟着他们,大概几分钟以后,蔡汉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坐在房间里面,看着自己床头边上摆放着的一个的信封,他顺手就把信封给扯开了,他拿着信封,盯着信封里面的内容,一字一句的,他的脸色很是难看,片刻之后,蔡汉龙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夏雨!”他这一声叫完,就在房间的阴暗处,一个很清脆的女声“咯咯咯!你叫我做什么?”很快,一个短发女子翩翩起舞,她皮肤白皙,樱桃小嘴,浓眉大眼的,一身红色的短裙,露着白皙的大腿,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再原地翩翩起舞,她的身体已经足够柔软了,跳舞的样子也是非常的好看,再房间里面这灯光下面,简直美的过分,估计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这样一个女子,或许都会心动的吧,再看边上的蔡汉龙,眼神透彻入清水,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反而片刻之后,脸上还闪过了一丝不耐烦“把你这一套给我收起来,我现在也没有时间没有心情看你的这些,我就问你,现在是谁惯得你毛病,惯到你现在出入自由,连一个招呼都不和我打了?怎么着,你成型了,是么?现在可以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哎呦,哎呦,我的龙哥哥,你这是要干啥啊,你看看你你看看你,真是的,这么大的火气干啥,人家来这里,不是也是因为觉得你最近日子不太好过么?而且也是确实是得到了一些消息嘛,所以就过来找你了,再说了,我不找你,我找谁啊。”夏雨嗲嗲的声音,围在蔡汉龙的身边,绕来绕去的,整个人一股子妩媚的表情。

    蔡汉龙冷笑了一声,自己从边上点着了一支烟“灰血这个小子最近越来越不安分了啊”

    “他一直也没有安分过吧?谁让人家有本事有能力的,有本事有能力的人,哪儿有几个能安安分分的啊,也就是我夏雨这么安分,然后呢,您老还老觉得我这不好那不好。”

    “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发出来这种嗲嗲的声音?”蔡汉龙的脸上这一下又闪过了一丝愤怒的表情,甚至于有些厌恶,这些都被边上的夏雨看出来了,她盯着蔡汉龙,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显得严肃正经了不少,夏雨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如果女人保养的好,那还真的不好从面容当中看出来什么。

    也是看着夏雨这一下正经了,蔡汉龙的脸上的表情才稍有缓和“有宁孩的下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