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870】到底怎么回事

【1870】到底怎么回事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赢有些无奈,他知道,现在问孙琪展什么也是真的没有用了,他肯定也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大嘴的电话打过来了,王赢没在和孙琪展交流,从边上就把电话接通了,电话接通的时候,大嘴从边上平静的开口“银子,说实话,我看着照片上面的男子,仔细看了看,如果你不告诉我他是你的父母的话,我还真的不敢认,我见他的时候年龄太小,而且只有那一面,可是让我好好的回忆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和你说,第一点,那天是深夜,而且下着大雨,黑煞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受伤了,脸上都是血迹,所以我不能确定是这个男子,不光是我,连周少也不能确定就是这个男子,但是我确实是看着那天晚上的那个男子很是眼熟,但是眼熟的方式有很多。”

    “可能是我们再很早以前,从什么地方见过,所以眼熟,也可能是我当警察的时候,没有进夜幕的时候,从什么地方调查过案件资料,或者是和某个人相似,但是就是仅仅是眼熟而已,别的我都不能保证,而且那个时候我压根没有吧你的父母,那么老实的一对儿普通的老百姓,和盛会的黑白双煞扯到一起去,我压根也没有想那么多知道吗?你现在和我说让我确定当时的情况,这么多年了,我真的确定不了。”

    “但是我内心深处还是很愿意相信当时我们动手干掉的黑煞,与你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关系的,那种可以产生熟悉的方式有很多,哪怕是都是一模一样的打扮,身高差不多,也可能会有熟悉感,不是吗?而且熟悉的感觉还可能是我觉得那个人和我身边的某个认识的人很相像,仅此而已,那你就没有认错过人么,我是真的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的父亲没有死的话,银子,我和你说,这么多,兄弟心里面的劫,终于解开了。”

    ('O正ts版rE首9发(4

    电话两侧再次全都陷入了沉默,王赢不说话了,大嘴也不说话了,王赢知道,大嘴说的没错,自己父母当时见大嘴他们的时候,那一对儿老百姓的样子,而且也只见过那一次,那他们变成盛会的黑白双煞,自己都会很陌生,更别提大嘴他们了。

    现在的情况给他也是弄的复杂了,他看着自己手上的照片,好一会儿的功夫,他把照片收了起来,不管如何,如果王赢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被蔡汉龙利用,也希望大嘴和孙琪展干掉的黑白双煞并不是他的父母,他的父母还活着,还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么,而且现在的这个情况,也不允许王赢再思考什么别的事情了。巴蛇从边上也过来了,或许也是知道蔡汉龙离开了,他站在王赢的边上,看着王赢。

    “怎么了,这个老狐狸,又来捣什么乱来了?”他看着王赢,看着他眼圈“你哭了?”

    王赢从边上点了点头“咱们哥俩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让凡骁金蝉脱壳的事漏出来破绽了,豆子白死了,我抓着豆子,把他藏了这么多年,其实就是为了到时候用他的尸体来洗掉凡骁,现在不光灵鹫他们知道凡骁他们没死了,就连蔡汉龙他们也知道了,我现在是被夹在中间了。”王赢笑了起来“而且,刚才蔡汉龙来的时候,把我的母亲带来了,十几年了,我再一次的看见了我的母亲,我的父母都没有死,他们也都活着,不过并不是咱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蔡汉龙肯定是摸到了一些什么线索,知道了一些什么,但是很多事情还想要诈我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但是我最不想让他只的凡骁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了,那他也就不用藏着了。”王赢说到这,从边上拨通了一个电话,巴蛇从头到脚听着王赢的话,当他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

    巴蛇顿了一下,他看着王赢,整个人都蒙了,一脸的惊愕,王赢随即说道“蔡汉龙知道灵鹫和我一起再演戏,也知道灵鹫想要把我打进盛会内部,关键时刻捅他们一刀,然后蔡汉龙还在故意的把我往里面放,他把我往里面放,不是为了让我到时候能捅他自己一刀,是想要我反过来最后捅灵鹫身后的大旗一刀,他们的目光已经放在了两个对峙这么多年的团伙最高层上了,然后显然,我的父母是人质,现在最他妈可笑的时候大嘴和孙琪展两个人都没有办法确认,当初干掉的黑白双煞,就是我的父母,我能理解他们不敢确认,可是我觉得蔡汉龙一定会使诈的,太纠结了,反正我现在也赌不起,我只能现在相信他,我也相信我的父母一定还活着,这是我的希望,也最后一定会实现的。”王赢说到这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那种自信的神彩。

    王赢微微一笑,两手一摊“现在是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给我时间,让我先处理你的事情,然后再让我慢慢的考虑,他现在手上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和鬼神有关的急事,他很着急的去处理了,鬼神的死讯,他从我这里利用我母亲的事情也确认了,我能感觉到,确认鬼神的死讯,才是他这次来找我的主要目的,别的都是次要的,大象和苏苏两个人手上还有人,如果咱们用的话,能用上,之前咱们设计的,对付这一百多个鬼魂,如何让他们消失,让大象和苏苏消失的路子,不能用了。”

    王赢笑了起来,也是一脸的无奈“我也不敢用了啊,我的爸妈还在人家手里面呢啊,他说的没错,再我做出来不可挽回的事情之前,他来找到我,阻止我,这确实是给我一个机会,我这么多年,这么努力,我觉得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都搞定了,到头来,原来一直还是人家棋盘里面的棋子,有意思啊,有意思。”

    巴蛇从边上也是一脸的压抑,他盯着王赢,几次想说话,也都沉默了,哥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片刻之后,王赢摇了摇头,几分钟以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王赢和巴蛇的身边,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凡骁,凡骁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变化,他看见王赢的时候,从边上笑了起来“你看,我早就说过,诈死这个事情其实是行不通的,这一下怎么办,是不是要改变计划了。”凡骁说完之后,看了眼边上的巴蛇。

    巴蛇没有说话,这时候,肯定拿主意的人,还是王赢的,王赢简单的思索了一下“你还是先别露面,和阿叻他们都不要露面,等我通知吧,一切先按照老计划来,我们先进亡魂山,不能一直从这呆着,这里还是容易被发现的,还有,那个什么,你觉得蔡汉龙是怎么查到你的?是因为他去八角墓园,才查到了你的消息了吗?”王赢知道,很多事情,还是得问凡骁自己,凡骁从边上眯着眼,简单的思索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口道“蔡汉龙要是真查八角墓园的话,他应该最多能查到梅志康的事情,梅志康本来就是没有死,就是隐姓埋名了,我觉得他连杯子的事情都查不到,至于我这里,我觉得他查不到,但是他说出来这些话,我觉得也不对劲,他刚才和你的交谈我都听见了,他说了一句我也许就在附近,我觉得是他的人发现我了,或者说,我从什么地方漏出来行踪了,被他的人发现了,或者被他发现了。”

    “说实话,我觉得就在刚刚,我藏在这附近的时候,再暗中好像都有人再盯着我,至于盯着我的是谁,我不清楚,我转身追了一段,没有追上,那人伸手很不错,我觉得或许就是蔡汉龙的人,反正蔡汉龙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来这里,一定会带着保镖的,或许刚才的时候,就是被他的保镖发现了吧,蔡汉龙这个人太阴狠了,他最擅长的事情,那就是故弄玄虚了,说什么的都是他,他这样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让咱们永远看不见他最后的底牌,也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掌控了咱们多少情况,但是我觉得他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带着极强的目的性的,就好比这一次的事情,他说白了,其实我们这些人活着或者死了,对他来说都不是主要的,他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么,蔡汉龙这个人,当初说是的人是他,现在说不是的人也是他,和他说话,总是会不经意的被他带他为你设置的那个坑里面去,这一点实在是厉害。”

    王赢和巴蛇两个人叹了口气,随即巴蛇也笑了笑“还是黑白双煞再盛会的位置太高,一些小喽啰都是不知道的,只有蔡汉龙他们这些人才知道,才了解这些,这里面的秘密太多了,算了,别去想了,如果真的想的太复杂的话,那可真是上了他的当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不用藏在暗处了也挺好的。”凡骁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过当初咱们一起费尽万苦演的那出戏算是白演了。”凡骁眯着眼,笑了起来“也可怜了你后面对着豆子的尸体哭了那么多天了。”凡骁说完王赢也撇了撇嘴,没有吭声。

    随即凡骁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行了,你们也得赶紧动身了,少在这个地方呆着,我之前在这里呆着的时候,发现过这边是有巡逻队的,这个巡逻队,应该是持查大营的巡逻队,这地方属于他们,如果你们再不走的话,很容易被巡逻队的人发现的,你们俩现在可是名人,你们现在要么赶紧离开这里,要么就赶紧进山。”

    王赢和巴蛇听见这句话,抬头看了眼凡骁,王赢冲着凡骁点了点头,自己和巴蛇两个人转身就走,凡骁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的功夫,他长出了一口气,身影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