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868】城府太深

【1868】城府太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赢这最后被灵鹫逼迫的没有办法了,只能和灵鹫和做,演戏想蒙蔡汉龙,结果这最后蔡汉龙没有蒙倒不说,又给他们两个来了这么一出,这一下是又把王赢夹在中间了,他甚至于还看见了自己的母亲,他是真的蒙了,现在整个人都是极其的迷茫,什么都让蔡汉龙说了,什么都让他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都没有谱儿了。

    如果不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兹当有一点选择的话,王赢都绝对不会和他们提,现在情况到了这,他自己也是有些迷茫了,所以必须要把这个事情搞清楚了。

    电话里面再次的沉默了,大嘴也是觉得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王赢也是一样,好一会儿的功夫,王赢叹了口气,简单明了,还是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就在刚刚,我看见了我的母亲,然后,从我母亲口中得到的情况,我父亲,现在也还在人世,然后,他们两个人还都在盛会的控制之中,是我亲眼看见的,我现在迷茫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大嘴从电话那边下意识的开口“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大嘴的声音之中,都带着一丝的颤抖,显然的事情,关于黑白双煞的事情,这么久了,再大嘴的心里面一直都是一个坎儿,如果现在的黑白双煞,不是王赢的父母的话,那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极好的消息,毕竟对于大嘴来说,他这一辈子就这么几个兄弟,所以与黑白双煞的这个事情,他自然也是十分的压抑的,大嘴还是有些激动“快,快,你再说一次!你看见你的父母了是吗?你妈妈没有死,是吗?那你爸爸也没事,对吗?”

    王赢跟着说道“就在刚刚,我看见了我的母亲,然后,从我母亲的口中,得到了我的父亲的情况,我知道他们现在还在人世,而且,还全都在盛会的控制之中。”王赢再一次的重复了一句,这句话重复完,大嘴好半天没有吭声,后面说话的时候,语调依旧是有些颤抖的“银,银子,你,确定,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大嘴充满了不可置信,听着大嘴这么说,王赢从电话里面也是简单明了“你确定你当初杀的人是黑煞吗?”

    “肯定是黑煞,百分之一百的是黑煞。”大嘴从电话里面直接了当的开口“这个没错。”

    “盛会每一届话事人都有黑白双煞,而且盛会的黑白双煞不是一组了,你能确定你的当初杀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吗?事情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咱们两个人也不能总是逃避了,这种感觉我也受够了,我今天要吧这个事情弄明白。”

    ,Lf

    当听见王赢这么说的时候,大嘴从边上这一下也有点蒙了,他眯着眼,思考了好一会儿“银子,那你,那你刚刚是见到了你的父母了,是吗,那证明当初我和琪展都没有杀害过你的父母了,是吗?是吗?”大嘴说话的口气有些激动了。

    王赢一听大嘴这么说,有些无奈“我问你呢,你到底能不能确认,你怎么又说我了。”

    大嘴这一下也不吭声了“说实话,银子,这么长时间了,这么多年我是真的一直再逃避也子啊躲避这件事情,这点事情一直都是我不愿意去碰触不愿意去想的,我一直也是以为自己真的杀害了你的父母但是如果按照你现在说的话,我真的要好好的想一想了,从头到脚的好好回忆一下,那是我再夜幕执行的第一次任务,也是最后一次任务,任务就是要打掉那个时候风头正盛的鬼岛,与已经遭遇重大困难的盛会的合作,结果我们是被利用了,但是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想到,鬼岛和盛会内部还有这么多利用,我我们最后横扫整缅甸酒店,我的几个同事都死掉了,我那会已经处于很崩溃的状态了,大晚上的,还下着雨,很多人都受伤了,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但是我把枪口对准了黑煞的时候,我确实是觉得这个人很熟悉,而且不是一般的熟悉,我肯定从哪儿见过这个人,可是我那个时候压根没有敢把你的父母与黑白双煞往一起去放,根本不敢想,但是后来因为时间越来越久,我也听说过一些风吹草动,说你的父母可能和盛会有关系,但是那个时候我一直不敢往那边想,也不愿意往那边去想,我一直也在逃避,都过去那么久了,所以你现在要我说,是不是当初就是枪杀了黑煞,我真的没法说,我不确定啊。但是盛会的黑煞,肯定是被我干掉了,但是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说你看见你的父母了,只要你看见你的父母了,那我当初射杀的肯定就不是你的父亲了啊,那一切就都够了啊,别的还有什么可纠结的,是不是,是不是?”大嘴也是着急了。

    “没错,我刚才确实是亲眼看见了我的母亲,而且也从我的母亲口中得知了我父亲的消息,但是我的母亲是和蔡汉龙一起来的,蔡汉龙来诈我,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很关键的消息,所以带着我母亲来,然后,拿我母亲也是作为了一种和谈判的手段。”

    “那就是了啊,那说明这当初的一切都是不成立的,我当初杀害的不是你父亲,孙琪展杀害的也不是你母亲,都是盛会的黑白双煞,与你的父母没有关系啊!”

    “你先别着急,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再不想面对,也得面对了,蔡汉龙这个人诡计多端,反复无常,当初说的一本正经的时候,说你们害死了我的父母,也是说的一本正经,现在又把我的父母搬出来,拿出来做筹码,这又是他做出来的事情,他这种人,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特别没底懂吗,我是开心又害怕,我开心是我打心里面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我害怕,我是真的害怕蔡汉龙在坑我,我和我的父母已经十几年没见了,如果他们是在盛会,还是安然无恙的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看着自己的孩子这十几年经历了这么多,能活到现在也是真的命大,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选择帮助蔡汉龙来问我鬼神的事情,来给蔡汉龙做人质呢,说实话,我刚才看见我母亲的时候,整个人的所有心理防线一瞬间就全都崩溃了,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么的棋盘这份亲情,期盼我的父母生还的希望,我觉得就像是做梦一样,那一刻我真的没有任何的防备了,我觉得那真真切切的就丢失我的母亲,我能感觉到她的关心,她的爱,真的,没有一点点做作,发自内心的。”

    “可是你觉得她对于你的爱,关心,一切的一切,都是很真诚的,可是对于她做出来的事情,那么帮着蔡汉龙的态度,又是和现实情况有些相反的是吗?就是你还是感觉出来了,她有一些不对劲儿,是这个意思吧?但是她毕竟是你的母亲啊,银子!你自己的母亲,你自己能没有感觉吗?还需要别的理由吗?”大嘴也有些迷茫了。

    “我和我的父母已经十几年没见了,我上一秒对于他们的印象,还是再他们失踪之前,我过生日的那一天,科娃去找到他们的时候,那一幕,那个时候我做梦也不会把我的父母和黑白双煞联系起来的,这么多年了,我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而且说实话,我对于他们也是越来越不了解了,我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我的,毕竟我那个时候还小,人的亲情是一个很致命的弱点,蔡汉龙这种人是很可能做出来这样一种事情的,他知道我对于我父母的感情,也知道我想要见到我父母的这种情怀,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他让我见到了我的父母,也是再制约我,他对于我太了解了,而且我对于我父母黑白双煞的那一面更是一无所知,而且,他对付我的父母,再黑白双煞那一面会更加的了解,你说,他蔡汉龙有没有本事,利用他庞大的资源人脉,找一个与我母亲身材外贸差不多的女人,然后再经过特殊的训练,然后这个是拿出来吗?说实话,刚才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女人,我真的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那是我的母亲,血缘关系啊,可是我害怕这里面蔡汉龙再给我使诈,她为什么要帮着蔡汉龙问那些事情呢?我相信,如果按照蔡汉龙的本事,他要是想训练一个女人,而且他对于我还是这么的了解,我觉得,他完全有能力训练出来一个和我母亲一模一样的女人,他知道我最在意什么,但是说实话,再我的父母面前我也是真的没有抵抗力,我甚至于连冷静思考的办法都没有,他们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那是我的父母,你理解的,对吧?”

    “银子,难道你就真的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不希望你的父母就还活着吗?”

    “我当然希望他们活着!百分之一百的希望他们活着,希望他们好好的,但是我的希望,愿望,不能成为蔡汉龙利用我的工具,我害怕他最后真的坑我,怎么办?这种事情他也不是做不出来,也不会是第一次做了,难道你不清楚吗?而且我母亲见了我以后,很着急自己离开,也是很快就离开了,好像害怕不想和我多呆一会儿一样,是不是因为呆的多了,可能会露馅儿呢,或者如何呢?我都要崩溃了知道吗?”

    大嘴被王赢这一句话,也给噎的不吭声了,好一会儿的功夫的,大嘴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不能真的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情埋没理智,哪怕是在坏的结果,那也总比一个假的真相要好,蔡汉龙他们这群人确实城府太深了,一定要注意,他们这些人的嘴里面的话,是真的不能信,也不能不信,太可怕的人了,我相信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