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799】不肯放手

【1799】不肯放手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信托基金每个月都会给赵振伟一笔钱,然后一直到他死亡那一天,如果赵振伟没有后代的话,那死亡以后那笔钱就会捐给慈善组织,如果他有后代的话,他的后代再十八岁以后会获得一笔丰厚的遗产,三十岁的时候还会获得一笔丰厚的遗产,这个是按照比例赠予的,这个具体给多少赵振伟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这个法律文件,他妈爸都是立好了的,至于为什么会闹到这一步,也跟赵振伟不结婚有关系。

    反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豪门家里面的事情,也是很多很麻烦的,其实也不是赵振伟不结婚,赵振伟也是那天晚上和王赢再看守所弄了两瓶白酒,赵振伟也是道出了心声,他想结婚,他有自己喜欢的女人,很多年前就有了,那会都可以结婚的,但是他的父母嫌弃人家女孩子家境不好,想方设法的把人家拆散了,女孩子伤心欲绝,自己离开了,赵振伟就再也没有见过,后来赵振伟因为这个事情和家里面吵吵了好久不说,自己就开始和家里面人置气,他们家他爸爸说的算,然后他和他爸爸的关系,从小就不好,他自己也清楚他爸爸甚至于不想和他说话,但是他们还要控制赵振伟的婚姻,比如说他们指着让赵振伟娶谁,赵振伟就得娶谁,不能有任何的反抗情绪,如果胆敢有一点的话,那他就会受到经济制裁什么的,他的父母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他们到底都是要讲究门当户对这个事的,赵振伟也是拗着这股劲儿,反正他赵振伟再水城也是名声响亮,而且身边绝对不缺小姑娘,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哥连着大咖,又有夜总会又有洗浴中心的,赵振伟就是和家里面僵着,不接受家里面安排的婚姻。

    所以时间一久,事情也就是这样了,现在赵振伟有事没事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家族企业里面弄一些缝隙,给这点兄弟们赚钱,就好比之前说的工程需要石头的事情,赚点是点,但是让他开口去求他父亲,他也是坚决不去做的。

    王赢开导过赵振伟,毕竟父亲还是父亲,有总比没有好,以后他会后悔的,可是赵振伟根本不听王赢这个事,王赢也知道,这种事情,解释也是没有用的,但是也是充分的理解了赵振伟的苦恼,但是王赢也很不客气的告诉了赵振伟,你们水城怎么这么多蛀虫,自己平时不务正业,天天喊打喊杀的这样真的好吗?

    结果赵振伟告诉王赢,他承认他们是蛀虫,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从小就是这样的,像和尚他们,从小的生长环境也是这样的,有点出息有点本事的早都离开这个小破地方了,他们这些恋家的人,也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才这样的。

    这一句话给王赢也给干没电了“是啊,我们就是蛀虫,但是我们不欺负人,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也不抢不偷的,就是懒惰,怎么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啊”

    赵振伟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王赢就已经失去了和他继续交谈的心思,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冲着他伸出来了大拇指,都这样了,还能说什么呢,虽然这是一帮蛀虫,但是王赢还是感受到了这群人的实在,或许小地方的人就是这样,民风淳朴。

    王赢也是无奈,从头到脚的总结来总结去,最后还是那三个字来形容这些人“愣头青”

    巴蛇大营,就在离着大营不远的一处很不起眼的小山村内,这个山村四面环山,有山有水,住户也不多,留在这里的大多是一些老年人,但是这里风景秀美,风清气爽,实在是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也没有那些大城市的喧嚣,更像是世外桃源。

    就在小山村边上,最靠近外面一处很不起眼的农房门口,一个男子手上拿着一把斧头,正在劈柴,他光着个膀子,斧头一下一下的往下招呼,汗如雨下,片刻之后,边上的柴火都劈好了,这个时候,边上过来了两个穿着军装的人“巴虎将军!”

    这两个男子从边上敬礼,巴虎点了点头,伸手一指,随即这两个男子就把柴火往边上抱,巴虎自己起身推开了房间的大门,进了房间,房间里面已经摆放好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巴虎进来之后,微微一笑“爸,我把柴都劈完了,还多劈出来好多。”

    “看给你累的,来来,孩子,赶紧坐下,吃点东西。”巴虎的母亲这个时候的打扮也是完完全全的一种农村妇女的打扮,她从边上递给了巴虎毛巾。

    巴虎笑呵呵的接过毛巾,擦了擦自己的汗水,从边上摇了摇头“没事,妈,来,喝酒”巴虎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的手上的酒杯举了起来,与巴扎两个人喝了起来。

    三个人喝酒聊天,房间的气氛也是说不出来的和谐,不一会儿的功夫,一桌子的菜也都被吃的差不多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巴虎自己也是有事没事的就过来看看自己的父母,巴扎也是担心自己的额日子,他从边上开口“最近老太君给你施压还大么?”

    “还好了,他一直都是那样,从来没有停过。”巴虎笑了起来“他们那种人,怎么会轻易的停止呢,不过也好,我就全当是自己再锻炼自己了。”巴虎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说的挺心酸的,也是听见了巴虎这句话,巴虎的母亲从边上眼圈一下就红了,毕竟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巴虎看见了自己的母亲这么明显的态度,他皱了皱眉头。

    。ZOz

    他从边上摸了摸自己母亲的手腕,边上的巴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都是我没用。”

    “爸,您别这么说自己了,您当初白手起家,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您和干爹你们两个人当初再缅甸这么多私人武装里面,那是多么的出名啊,谁不知道你们,除了老太君和纳楚狂,谁是你们的对手,谁敢没事招惹你们,混到这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其实说实话,你从小就是我最最敬佩的人,我知道您和干爹两个人走到这一步多么的不容易,也知道你们这一步一步的台阶,踩得有多么的稳,多么的扎实。”

    “可是那也都是过去了,过去的事情,没有用,看现在,看未来吧,其实还是我不好,我当初做事情的方式也是有问题的,我想让你们按照我的轨迹走,一步一步的走,没想到,两个儿子,用这种方式,直接坐了两个将军,你们一下上的太高了,没有走过下面的台阶,未必是什么好事情。”巴扎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那你还是多管管你那个大儿子吧。”这个时候巴虎的母亲有些生气了“什么事情不都是他搞出来的么,如果不是他的话,现在会走到这一步吗?巴扎,不是我说你,你大儿子是儿子,你小儿子就不是你的儿子了吗?”巴虎的母亲又开始了。

    巴扎这个时候一抬头,脸上闪过了一丝愤怒,巴虎的母亲犹豫了一下,没有在开口,巴虎从边上也连忙摇头圆场“妈,和你说过了,你别管这些事情,你也不懂,现在巴虎的日子也不好过,别看老太君这里给了我这么大的压力,但是我和巴蛇不一样,我耐得住性子,巴蛇最近刚把纳楚狂给得罪了,虽然没有我当初得罪老太君得罪的严重,但是纳楚狂也好,老太君也好,其实他们都是一个路子的玩意,现在很多人都知道,纳楚狂对巴蛇有意见了,而且,这些趁风吃屁的人,肯定也都不会让巴蛇舒服的。”

    “真是活该。”巴虎的母亲从边上自己嘀咕了一句,巴扎也没有接巴虎巴蛇的这个话茬儿,只是看着巴虎“反正你一切心里面有点谱儿就行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没事,爸,您放心吧,我肯定是没事的,说实话,我最开始的时候也挺不适应的,但是现在你也看见了,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我一样好好的,门象大营再这么多狗盯着的情况下,还是在稳步不停的发展着,其实我也就没有什么不适应的了,我现在更是想开了,他愿意怎么着怎么着吧,我都认了,我陪着他好好玩。”

    “既然你能这么想的话,那我就放心了,缅甸政局十分复杂,各个军阀之间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实在是太正常了,我也是害怕你上当,我和你说吧,整个缅店,所有私人军阀当中,心最狠的两个人,一个就是老太君,另一个就是纳楚狂,但是这两个人还都是笑里藏刀的人,只要你招惹他们了,他们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的把你搞死的,说实话你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了。”

    巴虎嘴角挂着笑容“但是干爹留给我的大营我一定要把他保护好,而且是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一定会把他保护好的,受点委屈算什么,我知道您再担心什么,您尽管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冲动的,父亲。”巴虎说完之后,双手抱拳。“那个什么,爸,妈,那没啥事我就先回去了,最近也是事情太多,太忙了。”

    巴虎微微一笑,自己也起身了,巴扎和巴虎的母亲两个人也都站起来了,连忙送着巴虎离开了房间,看着巴虎坐着车行驶离开了,巴扎从边上有些愤怒了。

    他伸手一指巴虎的母亲“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以后我和我两个儿子的事情,你最好给我闭嘴,一个字都不要说,听见了吗?如果你在敢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那反正你也不缺钱,你就离开我这里,我自己也能生活,听见了吗?”

    巴虎的母亲看着巴扎也是真的生气了,从边上自己也很愤怒,但是到底没在说话。

    另外一边,坐在车上面的巴虎,眉头紧锁,和刚才再房间里面豁然开朗的无所谓的样子,已经判若两人,驾驶和副驾驶位置上面,都是他的两个心腹,基本上每次过来,都是这两个人跟着巴虎一起过来,现在巴虎的神情,副驾驶的心腹随即开口。

    “将军,是不是又没有什么收获,那个老家伙,还是不肯放手,是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