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772】认识孙琪展吗

【1772】认识孙琪展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是绝对不会再给他机会,和他合作了,我看着他就恶心!法办他!不给他退路!让他从监狱里面呆着,咱们一样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撬开他的嘴!”灵鹫说到这的时候“咣!”的就是一声,猛地一拍桌子,看着灵鹫这么坚决的态度,边上的心腹下属点了点头和灵鹫应了一句“那那个女孩子,你看我们是不是要?”

    “放了,那个女孩子是无辜的,给点弥补,这些天你们确信没有伤害过那个女孩子吧?我还是那句话,她掉一根头发了,我就让你们看守的人,掉一块肉!”

    “放心吧,绝对没有,她一直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呢,我们这就找人放他回去,那王赢那边,送回来之后,你还要不要再见一下了,还是就按照之前安排的。”

    “他有什么资本见我?”灵鹫转头看了眼自己的这个心腹下属“他可是个罪犯啊!”显然,灵鹫是绝对不会再相信王赢了,而且,也不会再和王赢提合作的事情了。

    另外一边,澳洲机场,王赢并没有进行任何挣扎,而且目前来说,按照他的情况,他也没有资本挣扎,他是一个很懂法律的人,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现在摆在灵鹫面前的其实也就两条路,第一条路,那就是灵鹫继续找自己,和自己合作,不过按照现在这个架势来看,应该是不太可能了,估计灵鹫也不会信任,让自己卧底蔡汉龙那里了。

    第二个事情,那如果不和自己合作的话,那知道孙琪展下落的人,就只有自己一个,他们肯定会想办法从自己的嘴里面,把孙琪展的下落问出来,现在抓王赢的人,都是警察,那警察就是要讲究法律的,他们指控王赢的罪名,无非就是劫囚的那个罪名,所以就算她自己认罪伏法,最坏的结果,无非也就是蹲几年而已,更何况,他觉得他们也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让自己认罪,他是懂法律的,但是对于灵鹫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能用的动这么多人,王赢现在还是不清楚。

    见惯了大场面的王赢也感觉到了,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好过,随即王赢无奈的笑了笑“怎么,看来灵鹫是不想再和我谈谈合作了啊?也想要直接法办了我啊?”

    “费什么话!”边上的警察应了一句,王赢再N多人严密监视下,直接乘坐包机,当下就被被带回了W市,坐在飞机上面的时候,王赢带着手铐,边上都是警察,一个男子缓缓的走了过来,他走到了王赢的身边,自己当即就坐下来了“你好啊,银子,我叫侯化木,久仰大名,久仰大名!”男子一边说,一边从边上就把自己的手伸出来了。

    王赢看着他伸手,自己笑了笑,也把手伸出来了“灵鹫怎么没来,让你自己来了呢。”

    “谁叫灵鹫啊?”侯化木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王赢听着侯化木这么说,嘴角微微上扬,也不想与他再多说什么言语,侯化木看着王赢不问了继续说道。

    “其实现在咱们还是有机会,和平的解决这次的事情的,只要你告诉我们孙琪展再哪儿,你把孙琪展藏到哪儿了,那我保证,你不会有任何事情,还能保证飞机立刻改变航线,把你送到你想送的任何一个地方,怎么样?条件够宽裕吧?”

    “其实我从来不和人这么谈判的,我是觉得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得太僵,是不是,咱们合作一下吧,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是你说出来的这个消息,告诉我孙琪展再哪儿呢?”

    侯化木说到这的时候,转头看了眼王赢,他盯着王赢,王赢看着他,王赢心里面清楚,这个侯化木,肯定就是灵鹫派来,撬开王赢嘴里面消息的这个人,灵鹫他们到了现在,还是想要通过孙琪展的这个事情,打开盛会的裂痕,王赢知道自己肯定是躲不过去了,所以,不如就让所有的人,都来找自己就好了,反正他王赢混了这么多年,什么血雨腥风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场面,他王赢,也都见过,也是想明白了,下了决心,片刻之后,王赢从边上也笑了起来,重复着侯化木刚才的那句话“谁叫孙琪展啊?”

    侯化木一听这个,从边上微微一笑“说实话,我很欣赏你这种不怕死的勇气,你还有时间,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下飞机之前,你如果改变想法了,都可以来找我,如果你没有改变想法的话,那你就需要为你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了,孩子,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侯化木的言语之中充满威胁。

    王赢根本不想和他说话,到W市的时候,从W市下飞机,诸多的媒体记者也都赶到了,而且好多好多的特警,警察,也都严阵以待,这么大的规模,这是生怕王赢给跑了。

    显然,王赢在W市一直都是一个话题人物,狼腾集团,慈善家,各种各样的事情,关于他的传说,也是太多了,侯化木坐在警车上面的时候,给王赢了第二次的机会,让王赢说出来孙琪展再哪儿,但是王赢压根没有给侯化木这个脸,还是那句话回答。

    王赢直接被关进了W市的看守所,暂时的罪名说的通俗点就是妨碍公务罪,说的简单点就是劫囚罪,这个劫死囚,绝对是情节严重,七年以上的刑罚肯定是跑不了了,而且灵鹫这点人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从里到外,从头到脚,给王赢还叠加了不少罪名,反正王赢干的很多事,那要是真的都追究起来的,想要找王赢点什么事情出来,那还是有机会的,最主要的,王赢心里面清楚,这看守所里面的日子,定也不会好过。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王赢靠在看守所的牢房里面,这是一个八人间,里面关押着八个犯人,王赢靠在墙边,很不显眼,眼神当中,显得有些疲惫,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

    看守所的牢房里面,阴暗,潮湿,能关在这里面的人,哪儿有什么良家,一个一个的牛逼的二五八万一样,八个不平,七个不愤儿的,从王赢进来,这些人的目光都都看着王赢,王赢到底也是不想和这些人有什么接触,他的脑子里面很乱。

    他这边还在发呆呢,他的边上就有一个人起身了,他走到了王赢的边上,盯着王赢,伸手一指“我说哥们,新来的啊?混哪个区的啊?”这是一个小地痞流氓打扮模样的人,都这个时候了,也光着一个膀子,身上描龙画凤的,走路一颠一颠,昂首抬头。

    王赢根本不想理他,连和他说话的兴趣都没有,男子显然对于王赢的态度有些生气了,在这里,他是老字号了,没人敢和他这样,他上去用力一拽王赢“老子和你说话呢!”

    本来看守所穿的衣服质量就不怎么地,他这一拽,王赢胸前的衣服扣子都给拽掉了。

    王赢一下子就火儿了,猛然之间一转头,与对面的这个混混小痞子对视了一眼,这个混混小痞子心里面一惊,索性,他也是有些眼力价的人,看着面前的这个白头发的男子,他发自内心的感觉有些可怕,尤其是他因为扯开了王赢的胸口的衣领,也是看见了王赢胸口的明显的纹身,伤痕,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但是毕竟房间里面不少人都看着呢,这个小地痞流氓还是这个号子里面的老大,面子也是要的,尽管他已经有些怂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吭声,冲着王赢伸手示意了一下“小崽子,你给我老实点。”说完之后,他也害怕王赢急眼,自己转身就离开了,王赢压根没有理会他这个茬儿,从边上一言不发,思考着事情。

    房间里面的人也都感受到了这边这个白发男子的不寻常,目光也都集中在了这个白发男子的身上,王赢并不想和任何人交谈,他再看守所里面一呆就呆了三天,全程他几乎一个字,一句话都不说,第四天的时候,刚好赶上户外放松,王赢自己靠在角落,看着再看守所的小广场上面运动的犯人们,许久之后,一个身影走到了王赢的身边。

    这个身影直接蹲了下来,他冲着王赢笑了笑“嗨,银子,你好啊,久仰大名啊!”

    |正;版M首/p发

    王赢上下打量着这个男子,片刻之后,王赢从边上开口了“是灵鹫的人,还是侯化木”

    “嘿嘿!”男子听见王赢这么一说,随即开口“看来您也是早有准备啊,银子哥,我知道您在外面地位不凡,但是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市也不是您曾经的那个W市,所以我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坦白一些挺好的。”

    “如果他们给我这个机会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就坦白了,坦白了我就自由了啊,哈哈,你说对不对,都什么世道了,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可以为了自由做任何事情!机会来之不易啊,银子,希望您还是抓紧机会的好,您要知道,您不是对手的。”

    男子贼眉鼠眼的,看这样子就知道不像是什么好鸟儿,而且他和王赢还不是一个号子里面的人,但是这个人在看守所明显的挺有地位的,他的身边总是跟着一群人,王赢已经不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鼠男了,再他的眼里,这就是一个老鼠一样的男子。

    “我不明白您说这句话的意思。”王赢笑呵呵的看着鼠男“我不是谁的对手啊?”

    “您我都心知肚明的,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说了,那个什么,我也是给人办事的,所以麻烦您行个方便,这样一来,您好过我也好过,大家都不用难做,孙琪展再哪儿?”

    “孙琪展,谁是孙琪展啊?”王赢摇头“我不认识这个人。”王赢简单明了的开口。

    “不认识,你是逗我玩呢吧,哥哥,咱们好好聊天行吗?”男子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你觉得我再和你开玩笑吗?我真的不认识孙琪展。”王赢跟着开口“就算是认识,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很多年以前,他就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