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766】这么多钱

【1766】这么多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超这次来开会,总共就带了两个人,这周围至少二十多个人,把两个人按在地上,直接就全都给拷了起来,看着张超他们被铐起来了,边上的欧西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押到刑场,就地正法,给乌克托将军报仇!”周围的人全都跟着一起叫吼着。

    欧西他们根本都不给张超和他的那两个下属说话狡辩的机会,拷上之后,随手又是五花大绑,直接就把这几个人的嘴都给堵死了,欧西随即从边上开口“拉走!”

    边上的下属拖着张超一行三人,直接就到了刑场,再乌克托军营的刑场的时候,这里面已经聚集了大批大批的乌克托这里的将官,士兵,他们把整个广场围的水泄不通的,欧西站在主席台上,就在他的边上,是张超,还有张超身边的两个下属,再欧西的身后,是站着的剩下的四个整个军营里面,资历辈分最高的乌克托下属了。

    欧西他们显然就是要不给张超一点反应的机会,斩草除根,杀了再说,随即就在这个时候,欧西从边上拿起来了话筒“兄弟们,经过我们周密的调查,乌克托将军被杀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我们现在已经把犯人抓过来,预谋不轨的人,正式张超!”

    “张超蛇蝎心肠,将军待他恩重如山,他却栽赃嫁祸李韫,我从这里就问问大家,李韫在军营里面这么多年,你们会相信李韫杀害将军吗?还是让一个跟了他没有多久的人动手,你们相信吗!”欧西第一个吼了起来“反正老子是不相信!”

    “不信,我们不信!”显然,人群之中也早都准备好了内应,有人以叫吼,周围整个广场,带着回音的响彻,所有人都在说“不信,我们不信!”

    “我们现在有充足的证据,事后马上展现给大家!现在,我们要先处死这些犯人!”显然,欧西也知道夜长梦多这句话,这话一说完,他转头看了眼边上的人。

    随即两个下属,直接就把一个张超的下属按倒到了地上,两个人按着他两侧的肩膀,这个人还在拼命地挣扎,但是奈何没有办法,欧西拿起来枪,枪口就对准了这个人,就在刚对准这个张超下属的时候,下面又有人呼喊了起来“杀了他,给将军报仇!”

    “杀了他,给将军报仇!”上上下下很多人都在异口同声,也都在呼喊,下面很多士兵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跟着一起呼喊,欧西上来就扣动了扳机“嘣!”的就是一枪,鲜血溅到了张超的侧脸上,张超也被按着跪在地上,丝毫没有表情。

    再开枪打死张超第一个下属之后,下面所有的人群都欢呼了起来,随着他们的欢呼,欧西把枪口对准了张超第二个下属,眼睛里面也是布满了血丝“为将军报仇!!”他瞪大了眼睛,大吼了起来,一边大吼,一边从边上扣动了扳机,第二个身影倒地。

    yq看#正版章.节上C

    下面的人群已经开始欢呼,开始沸腾了,就在这个时候,欧西走到了张超的面前,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张超,自己嘴角也挂着笑容“张超,准备下地狱吧。”他嘴角挂上了残忍的笑容,下面的人群再次的欢呼了起来,他随即扣动了扳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嘣!”的一声枪响,整个周围都完完全全的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欧西的脑袋,却已经看不见了,周围的人群,所有人脸上都是血迹,都是欧西的,欧西的脑袋被打爆,手上还拿着枪,还是一副要枪毙张超的样子,随着脑袋没有了,他的身体也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周围四个人愣住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侧面一个黑影一下就冲了上来,黑影一手一把匕首,直接就蹿到了身后那四个人其中一个人的面前,上去连续两下子就划开了两个人的脖颈,这个身影如鬼魅般穿梭在主席台上的人群之中,刀光剑影,很多人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脖颈就已经被划开了。

    前后不到几十秒的时间,主席台上七八个身影全都倒在了地上,鲜血瞬间飞溅,同一时间,就在人群当中,突然之间也有十几个身影,直接被人甩了出来,甩出来的时候,脖颈处的鲜血还在往下流,人群之中突然之间也炸开锅了,张超依旧跪在地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杂牌军,很快,有一个温文儒雅的身影出现了,他穿着一身中山装,皮肤白皙,慢慢的走到了主席台的中间位置,刚刚那个一手一把匕首,瞬间屠戮了主席台上面所有人的杀手,很安静的站在这个中山装男子的身后。

    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如果王赢站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叫起来,因为这个男子,正是当初给他的山城,招来了杀身之祸,害的蛮牛也丢了性命的所谓蛮牛的兄弟,晨禹。

    晨禹站在台上面的时候,冲着下面的人笑了起来,整个人也是非常的淡定,他双臂张开“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话,说完我就停下来。”一边说,晨禹说到这的时候,转头看了眼身后的这个下属,这个男子走到了张超的边上,把张超身上的绳索都给割开了,然后把张超的手铐也给打开了,张超自己嘴上的东西他自己扯下来,活动了活动筋骨,看了眼边上的晨禹,脸上闪过了一丝愤怒,但是他并没说话。

    晨禹拿着话筒,整个人淡定自若“我和大家重复一下,乌克托将军已经死了,是被谁害死的,是不是李韫不重要,但是肯定不是张超,至于欧西他们,他们是忌惮张超,所以才想先把张超除掉,以绝后患,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证明是张超做的。”

    “而且张超这么多年,给乌克托将军开疆扩土,自己多少次把自己至于危险之中,从来没有和乌克托将军要过任何赏赐,所有的打下来的地盘,也都分给了这些人,但是这些人,这个时候,却恩将仇报,简直猪狗不如!妄称为人!!”

    晨禹说到这的时候,转头看了眼张超,随即微微一笑“我们都是张超先生的人,我身后的这位朋友,你们刚才也看见了他的动作了,我给大家打一个比方,如果是我们真的要杀害乌克托将军的话,可能会被人发现吗?就凭借着他的身手,可能吗?”

    “肯定是不可能的,欧西他们就是想要先抱团,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张超,然后最后害死了超哥,他们掌控大权,刚才扔出来的那些人,都是他们提前安放在你们中间的托儿,你们好好想想,不管欧西说什么是不是都是他们最先响应的。”

    “所有人都是有脑子的,,他们这种煽动情绪的方式,很恶心的,张超是无辜的。”晨禹看着下面依旧是鸦雀无声,嘴角微微一笑,这个就在他意料之中。

    张超这个时候也看了眼下面,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乌克托这里,几个重要的将领,都没有出现,下面的都是一些小兵小官,他们自己都是没有啥主见的,更别提别的了,到底也是杂牌军,没有正规军那么正规系统的训练过,也没有那么高的服从令,他知道,这些主要将领的失踪,和晨禹一定是有关系的。

    他依旧不吭声,看着晨禹从边上表演,晨禹这个时候从边上继续开口“乌克托将军离开了,我们都表示很难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怀念,追悼,乌克托将军,但是同样的,我们自己以后也要生存下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

    晨禹这个时候,长出了一口气,从边上拍了拍手,片刻之后,就在人群当中,几十个身影,一个一个的出现了,他们两个人抬一个大箱子,两个人抬一个大箱子,前前后后至少抬出来了几十个大箱子,最让人诧异的,是这些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从哪儿进来的,然后,这些箱子又是怎么进来的,这里面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清楚。

    刑场周围的所有大灯,这个时候也全都打开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刑场中间的这一批人,看着这些箱子都抬过来自后,晨禹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很快,周围所有的箱子都被打开了,这些箱子都被打开之后,全都被人周翻再了地上,让所有人眼前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全都是钞票,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钞票,全都出现在了刑场中间的空地处,这里面除了晨禹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这么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