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719】切入正题

【1719】切入正题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文松看着这两个人,也是手到擒来了,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要活的!”说完之后,他周围七八个人拿着长棍冲着李垚就冲了上去,瞬间就与李垚打斗再了一起,这种形势下,肯定是要活口了,但是让陈文松没曾想到的是这七八个人几乎都近不了李垚的身,前后没有两分钟,倒地了三四个,当然了,李垚也没少挨,但是他像一只凶猛的狮子一样,让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陈文松这一下也火儿了“废物!”

    他叫骂了一句,周围剩下的三四个人这一刻也都冲了上去,李垚冷笑了一声,再次往前一冲,和三四个人打到了一起,很快,连续两个人又被打到到了地上,第三个人下意识的往后退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就摔倒到了地上。

    李垚冷笑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身后一股风,他转头的时候,灰血已经到了他的边上,上来一拳照着他脸上就招呼了上来,李垚看见了,但是都没有来得及躲闪,整个人被灰血一拳抡飞了,重重的砸倒了边上的一颗大树上面,落地之后,灰血过来一个手刀,李垚整个人就晕厥了过去,灰血站在原地。

    看了眼地上的李垚,灰血摇晃了摇晃脖颈“给蔡汉龙打电话个,告诉他,人抓到了。”

    “先给他包扎一下伤口,这么流血,神仙也扛不住,会死人的。”刘子枫从边上看了眼灰血“帮帮忙。”最后这几个字的时候,却有些哀求的成分了。

    其实刘子枫也好,陈文松也罢,灰血也好,这些人私底下的关系其实都不错的,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分为了两个阵营,大家很多事情都是不得以而为之的,刘子枫也从来没有和他们这么说过话,也都知道,他刘子枫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

    灰血叹了口气,自己转身就离开了,陈文松连忙招呼了一下,过来了两个拿着药箱的人,一个给刘子枫包扎,另一个人,再给李垚包扎,刘子枫也是中枪的人。

    他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煞白,整个人的精神状况也不太好,陈文松还在边上看着他。

    毕竟曾经也都是称兄道弟的,陈文松叹了口气,从边上拿出来了一瓶子水,走到了刘子枫的边上,蹲下就把水递给了刘子枫,刘子枫口干舌燥的,喝了两口水之后,盯着陈文松,压低了声音,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见“文松,给兄弟个痛快。”

    刘子枫的意思很明显,现在这个情况,刘子枫回去以后,肯定好不了,生不如死,所以他希望陈文松直接干掉他,陈文松一边给他喝水,一边叹了口气“好几个镖头还都看着呢,这个时候你也不能出事,你出事了,我们都承担不起,忍忍吧,还有龙济。”

    “蔡汉龙他做不了元老会的主的,你我都心知肚明,我这次干掉了这么多镖头还有舵主,元老会血祭我都不会解气的,是兄弟的,就给我一个痛快吧。”

    “机会还有,稳稳。”陈文松从边上眯着眼“看情况,如果真的是生不如死的时候,我会帮你的,现在还有回旋的余地,看看龙济和尚那边怎么办,稳着点。”

    “那他呢?”刘子枫从边上看了眼已经晕厥过去的李垚,陈文松这一下有些无奈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管别人,管好你自己就是了……”

    PZ$J

    太阳高照,烈日当空,一转眼的功夫,已经到了炎热的中午,陈文松灰血一行人,带着李垚和刘子枫,还有身后所有集合好的人,正在往山下行进,陈文松和灰血两个人走在最前面,周围两侧,还有身后,是剩下的舵主,还有镖头,人数众多,大概有百十口子人,灰血和陈文松两个人还在交流,信号时有时无的,整的想和外面好好通个话都很困难,而且这么多人,想要离开这里的话,没有个一两天的路程,也离不开的。

    大汗淋漓的,灰血都已经把上衣脱了,身上都是汗,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烈日“什么几把鬼天气,这么热,这是要热死老子的节奏吗?”

    陈文松也从边上擦着自己额头的汗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下属冲了过来“那边,那边,那边有水源!”听见这个下属这么说话,已经被热的受不了的这一群人,顿时之间全都精神了不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过多久的时候,陈文松大手一挥,所有人都奔着那边过去了,这水源还真的不少,是一个纯天然的瀑布。

    上面是瀑布,下面是一片湖水,十分的清凉,冲到湖水边上的时候,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纵身一跃,跳进了湖水当中,陈文松和灰血两个人站在湖边上,灰血直接一个平躺的架势,就躺进了湖水里面,陈文松把自己的脑袋也直接扎进了湖水当中。

    大口大口的喝水啊,已经什么都管不了了,这么多人,来这里的时候带着的水早都喝完了,大家很聪明的水瓶子都没有扔,都在灌水,陈文松也是从边上下令整休。

    很快,陈文松又从这里灌了一瓶子水,走到了不远处,刘子枫的边上,他递给了刘子枫,刘子枫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很快,又把水递给了边上的李垚,李垚也没少喝。

    “坚持一下吧。”陈文松看着受伤的刘子枫和李垚“再有一天半,差不多能出山了,出去以后,所有的条件都会好不少,再带你们去正经的医院,好好包扎一下。”

    “我觉得我们不用你带我们去医院了。”刘子枫从边上两手一摊,听着刘子枫这么说,边上的陈文松也感觉着有些不对劲儿,他转头的时候,就在他们身后两侧的位置,大批大批的人群出现了,第一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就是光着膀子,满身汗水,带着大金链子的虫丑,虫丑长的是真的丑,又凶又丑的,再另外一侧,阿涛啊,痞子,强盗,这些人也都出现了,四个人,四个方向,四个位置,他们出现之后,也是什么都没有管,大家也都是渴急眼,热急眼了的人,虫丑伸手一招呼。

    身后大批大批的人,和陈文松他们的人一样,也全都跳进了湖水里面,大家都热的不行了,从边上就开始洗澡,大口大口的喝水,这一刻,所有人都和朋友一样,虫丑这个大胖子,一下就跳进了湖水里面,溅起来了周围无数的水花。

    陈文松坐在刘子枫的边上,看着这里里外外的人,灰血也坐在台子边上,什么都不说,看着这周围的人群,刘子枫这个时候笑了起来“你觉得只有你们再我的身边能安插卧底,能知道我们的位置,那你们带来这么多人,我们就找不到你们的位置啊。”

    刘子枫这话说的倒也实在,陈文松从边上点了点头,靠在边上,给自己点着了烟,递给了刘子枫一支,递给了李垚一支,最后扔给了灰血一支,他靠在边上,知道,这一下,是真的不好过去了,虫丑他们带来的人,比起来刘子枫他们的人,少点有限,但是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绝对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也就是一支烟的功夫,虫丑从湖水里面爬出来了,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他摇晃着自己肥硕的脑袋,走到了陈文松的边上,像是和老朋友打招呼一样“陈医生,好久不见啊,你看看我这大肚腩,有的治没!”

    虫丑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陈文松看着虫丑这个样子,好像又想起来了他们很久很久以前,这是一个梗,一个只有他们兄弟几个人知道的梗“你这肚腩还想治啊,我劝你别治了,以后给人家做代孕最合适了,还能赚点外快。”

    “哈哈哈哈哈!”周围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陈文松依旧像是递给老朋友烟一样,递给了虫丑一支,转身又扔给了那边的阿涛一支,其实现在这些人,站在这里的这些人,才是一拨人,才是他们批次之间,相互认可的一群人,像虫丑他们走了之后,新提起来的那些舵主,陈文松是打心里面看不起他们的,所以他们关系不近也是正常的。

    至于那些镖头,那就更不用说了,阿涛也过来了,几个人抽烟,聊天,叙旧,说着很多以前的事情,时不时的就全都哈哈大笑,气氛也是十分的融洽。

    强盗和痞子两个人也是从边上坐着,和灰血一样,看着这几个盛会曾经的舵主聊天,叙旧,再湖水中间的,也有不少人,大家彼此之间肯定都是有防备的,所以湖水这个时候其实也已经被分成了两部分,双反的人呢,各占一半儿。

    几个人聊天说笑,片刻之后,虫丑从边上开口“那个什么,陈医生,我兄弟的伤势的问题,就不劳烦你了,你还是管好你手下的这些人吧,刘子枫,我还是带走了。”

    “别闹了,你把人都带走了,你让我回去怎么交差啊,你这是真的想让我下岗啊你!兄弟这么多年,你不要这么坑我吧,好不好啊,大肚腩!”陈文松也笑了。

    “你还知道兄弟这么多年呢,那你把他们俩送回去,那不是就把自己的兄弟往断头台上送呢么,你这个人这么多年不是我说你,一直就是表里不一,和我这称兄道弟的,怎么着,我就是你的兄弟了,刘子枫就不是你的兄弟了啊?”

    “就是,你这样真没意思。”阿涛从边上也开口了“陈医生,你可还欠我不少钱呢。”

    “他妈的,十年前借你五块钱买了个冰棍到现在了,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情了你!”这一下陈文松也是想到了十年前的事情,两个人出去玩,陈文松没带钱,想吃冰棍了,就找阿涛拿了五块钱,这一下阿涛算是记住了,这个梗,他也是叨叨到了现在。

    陈文松这么一说的时候,周围的人“哈哈哈!”的又全都笑了起来,大家都笑的很开心,好像都想起来了很多以前的过往,他们彼此之间也是互相认可的,他们是在同一个平台的人,就这样笑了好一会儿,灰血从边上开口“行了,都简单直接点吧,切入正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