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617】扑了上去

【1617】扑了上去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么多这么多的人,因为这个事情而死掉,这么多这么多的人,因为这个事情而受到伤害,我现在是真的后悔了。”说到这的时候,巴莎的眼圈红了,她顺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整个人一脸的压抑,王赢听着巴莎说这些的时候,自己都蒙了。

    “他们,他们,他们没有强暴过你?”王赢看着巴莎,巴莎从边上点了点头,可是现在说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什么都晚了,王赢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看着哭泣后悔自责的巴莎,金毛也围在了巴莎的边上,很是乖巧,王赢搂住了巴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巴莎倒在王赢怀里面的时候,哭了。

    王赢就这么搂着巴莎,巴莎一边摇头,一边开口“这些事情压在我心里面好久好久了,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但是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后悔了,我后悔了。”巴莎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痛苦的表情。

    王赢就这么抱着巴莎,再门口的位置,巴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他靠在门边上,一言不发,又看着王赢,又看着巴莎,许久之后,他摇了摇头,转头的时候,一个男子已经走到了巴蛇的边上“少爷,将军有事情,叫你过去……”

    勃生是缅甸一所重要的港口城市,是缅甸的西南门户,是历史悠久的大米贸易中心,再勃生,有一家大型的私有企业造船厂,这家船厂是近些年兴起的造船场,生意一直不错,造船厂的老板叫烷北,烷北除了是这个大型的造船厂的老板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是鬼岛的鬼神的心腹,而且是属于绝对心腹的那种。

    现在就在烷北的办公室内,门口的位置,站着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然后,再办公室内部,烷北和一个穿着一身军装的面子,面对面的站在一起,这个穿着军装的男子是缅甸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留着一处小胡子,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狠,这个时候,男子一边喝茶,一边嘴角也是挂着笑容“烷北,听说你这边客户刚给你结款啊?”

    小胡子名字叫库兹啦,是疯子的下属,也是真的巧,不知道库兹啦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这边一个大客户,刚刚给烷北结款了,库兹啦就找上门来了,而且现在库兹啦不是自己来的,他来的时候,身边还带来了一个年轻人,烷北知道库兹啦既然找上来了,那这种事情,肯定就是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也没有隐瞒什么,从边上点头“确实就是这样的,近期就会把财政上报,然后交上去的!”烷北从边上笑了笑。

    “哦,这样啊,那个什么,你把这个财政的事情,交给他去做吧,以后他负责你这里的财务!”库兹啦从边上伸手,指了指他带来的那个人,这个财务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交给一个陌生人来做呢,烷北从边上低着头,犹豫了一下“这个,库先生,这个事情,这样一来,是不是有些不符合规定啊,这个人是?”

    “你别管是谁了,我来,就是代表疯子来的,如果你愿意给疯子这个面子,那以后这里的财务就给他管,如果你不愿意给疯子的面子的话,那没关系啊。”

    库兹啦笑了笑,两手一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眼神当中,却充满了威胁的味道,烷北眯着眼,处理事情也是圆滑,他从边上微微一笑“你看,疯子的面子,一定要给,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敢不给疯子将军的面子啊,是不是?但是毕竟这么大一家公司,财务这么重要的位置更换交接,还是需要时间的,你说是不是?多多少少给点时间。”

    库兹啦一听,微微一笑“好啊,给你一天的时间,你带着他去交接。”烷北一听这个,有些着急了,刚想开口呢,库兹啦从边上继续说道“如果你觉得一天不够,那我来弄”

    烷北点了点头,笑了笑“那好,一切按照疯子将军的意思办。”说完之后,烷北从边上起身,告别了库兹啦,自己转身就出了办公室,离开办公室之后,烷北的脸色就变了,他有些愤怒的看了眼门口的位置,然后转身就进了侧面的一个房间,他进了房间之后,看着房间里面坐着正在喝茶的一个人,脸色当即就变了“鬼神!”

    就在烷北还想说话的时候,坐在那里的鬼神冲着烷北伸手示意了一下“来要股权的?”

    “没有,他过来要把财务那边的人换了,换成他的人,不要再用咱们的人了,这疯子,而且就给我一天的时间,必须把所有的交界办好,他们外面带来了不少人呢。”

    “太过分了!”鬼神“咣!”的一声就拍了一把边上的桌子,他一下就站了起来,气喘吁吁的“他这几天已经让他的人前后占了两个公司的大股份了,这一下居然还伸手伸向了你这里,这一次知道强占股份不行了,居然直接来要更换财务!”

    “他们这是威胁啊,如果真的让他们更换了,那以后财务所有走账,还不是他们说怎么就走就怎么走,这样以来,我以后没有办法管人了,他带来的人不会听我的话的。”

    鬼神从边上点了点头“疯子这是真的疯了,他做事情也是越来越过分了,前些日子袭击了巴扎,让巴扎受伤了,已经有很多人警告他了,他都不听,他这一下是越来越过分,他这是打算要把巴扎赶尽杀绝,这巴扎已经怒了,咱们不能参与这个事情,如果再让他这样搞的话,不管他搞不搞得掉巴扎,巴扎最后都会和咱们急眼,会觉得在那么落井下石,所以这一次记着,财务的事情,不能给他更换,听见了吗?拖着他”

    “反正只要你想拖他,那就一定有办法拖住他的,太过分了!太过分了!”鬼神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显得也是很愤怒,烷北没有说话,听着鬼神的话,点了点头“那你不要走了,我害怕到时候如果真的疯子自己亲自来了,我扛不住。”

    “疯子来了不光你扛不住,我也扛不住的,我得赶紧和基科夫他们联系一下,制止他”

    “制止他有用吗?或者说,还是说大家能制止了他?”烷北从边上平静的开口。

    “这已经是他参与干涉的第三家运转经营良好的公司了,他这样搞,你们所有的产业,都会被他搞的完蛋的,他带来的人跟本就是什么都不懂,唯一就是他信任,然后再岗位上什么作用都起不了!他所有的目的,最后都是要把巴扎踢出去!他做事情确实是有些太过分了,之前的账务划分,上一次的,已经就把巴扎的那份拿出来给了他了,他现在还是不干,觉得咱们再中间动手脚,觉得咱们虚报了所有的收入,然后把本来应该给他的直报了一半儿,然后把所有的都给他了,所以才会亲自让信任的人来的。”

    说到这的时候,烷北从边上眯着眼“这样下去,咱们自己从中间,可是一点油水也捞不到了,而且他们老这么搞,他再你们背后持股的事情估计很快也会泄露的,到时候肯定会有别的军阀,或者政府军来找麻烦,会有一些你们的仇人,过来找破坏的,到时候公司再想正常的运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如果当地政府不想让一个公司好的话,那还是很容易做到的,鬼神,现在这个问题,不是小事情了,你总共给我名下放了七个公司,我辛辛苦苦像是养育着一个孩子一样,这么多年,一点一点的养起来,现在养大了,来个人这么霍霍我的孩子,七个已经霍霍了三个,你让我别吭声,那些都是小孩子,是,现在霍霍到船厂了,这样下去,我的生意没法做的,如果船厂这些生意都报漏出去的话,你说不会招来他们仇人的对付,我还能安心赚钱吗?”

    烷北说的倒也是实话,他的情绪已经有些激动了,显然,这种事,也不是他能处理的“而且我这个事情只是一个缩影,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知道你们一起参股投资了多少公司,如果这个疯子一直这么干下去的话,我保证,你们都得赔的血本无归。”

    “之前拿的都是一些小肉,巴扎忍了就忍了,这一次可是大肉了,船厂的这一次的分红,可不是小数目,巴扎还会忍么,到时候别再因为一味的忍让,把巴扎也弄急了,巴扎和疯子还不一样,疯子这个人,是想什么做什么,不考虑后果,巴扎是阴狠,他对一个人有意见不表现出来,如果真的等他翻脸的时候,哥,这事可就麻烦了。”

    "|l

    烷北肯定也是和鬼神的关系不一般,否则也不会知道这么多这么多的内幕消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是真的着急了,害怕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白费了,有些事情,他看的也是很准确的,毕竟也是有本事的人,否则的话鬼神也不能把这么多产业都交给他打理,鬼神对于经商这一块确实是挺麻木的,但是烷北说话的他都听进去了。

    许久许久之后,鬼神长出了一口气“疯子这个人我把控不了,也说不了,这个事情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利益,我再去找基科夫,让基科夫出面,去找疯子。”

    说完之后,鬼神从边上起身“这边你先拖一下,能拖几天,就拖几天,听见了吗?”

    烷北点了点头,送别了鬼神,自己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调整了调整自己的心态,挂着一幅谄媚的笑容,推开了房间门,可是推开房间大门的时候,房间里面却只剩下了他的秘书,烷北看了眼边上身材窈窕的女秘书,女秘书冲叹了口气“一天时间,他走的时候说了,一天搞不定,他什么解释都不听,就一天。”

    “真是狗屁不懂,就算是正常的情况下,一天也搞不定啊,这个白痴!”烷北下意识的叫骂了起来,叫骂过之后,烷北随即抬头,看着肤白貌美的女秘书,女子樱桃小嘴,委婉一笑,烈焰红唇,勾心的样子,烷北顿时之间浴火大旺,一下就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