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560】戒备的神态

【1560】戒备的神态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嘴听到这的时候,点了点头“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我们就这样,你那边去部署强攻的准备,我来陪着他好好的耗着,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面得到什么!”

    赵磊点了点头,大嘴随即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说完,大嘴推开了房间大门,再次的进入到了房间,他看着坐在角落的阿诺,鼻青脸肿的,他看见大嘴进来的时候,嘴角依旧挂着笑容,随即两手一摊,这一刻,那贪生怕死的表情没有了不说,反而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有本事就弄死我,还有什么新鲜的手段,一个一个的全都用上来,反正你们两个也没有啥退路可走了……”

    清晨,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慵懒的伸伸胳膊,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那是一片让人眼前一亮的颜色,清晨的精神振奋,也由此而来,再马城的一个客栈内。

    一男一女,两个人都睁开了眼睛,两个人互相亲吻彼此的嘴唇,显得十分的恩爱,随即两个人缓缓的起身,男子头发挺长的,有些艺术家的感觉,女子皮肤黝黑,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但是身材确实是十分优美,前凸后翘的。

    女子睁开眼睛之后起身走到了窗户边上,感受着阳光沐浴大地,照射到自己的身上,她又饱饱的伸了一个懒腰,她盯着对面的另外一个客栈,光明客栈,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一个身影走到了她的身后,从她的身后,双手环抱住了她的腰,男子亲吻了她的耳垂“看什么呢,别盯着他看了,看来看去,也不过是一幢房子。”

    女子这个时候笑了,转头看着自己的男人,一脸的爱意,他抚摸着男子的面容“那我们过去吧,去找孤光聊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么?孤光这个人还是很轴的,我们要两手准备的,老公。”男子从边上点了点头,两个人手牵手,随即离开。

    这一对儿情侣,男的叫杨松,女的叫胥敬,也是一路找寻线索,找到这里来的,几分钟以后,两个人就出现再了光明客栈的大厅内,孤光刚好在前台,正在查账。

    胥敬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还在低头看账本的孤光边上“老板,住店,我要一间最好的客房。”胥敬的嘴角挂着笑容,片刻之后,孤光抬头,这个时候的孤光,还带着一副眼镜,他听着这个声音就很熟悉,抬头的时候,却看见了对面的胥敬。

    他皱了皱眉头,他和胥敬他们夫妻肯定是认识的,毕竟都是再麻雀馆这个组织效力了这么多年的人,但是两个人之间平时几乎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所以说,胥敬这个时候再自己的边上出现,孤光还是有些诧异的,或许也是看见了孤光一脸诧异的表情。

    、#‘

    胥敬从边上笑了起来“哥,好久不见了,还认识妹妹吗?”这一声哥,叫的还是蛮亲切的,孤光从边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即他也无奈的笑了起来,边上的杨松依旧搂着自己的妻子,看着对面的孤光“挺巧啊,孤光,从这里还能相遇。”

    “确实是够巧的,要是真的巧,那就好了,这得多大的巧?是不是,两位?呵呵呵。”

    孤光也是话里有话,杨松和胥敬也没开口,这个时候的孤光却又想到了王赢之前和他说的那些话,其实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蔡汉龙,李土匪,曈昽他们肯定都会找自己的,这杨松和胥敬两个人都已经来了,那估计剩下的人,离着来找到他这里,也不远了,真是要么都不来,要么,全都来了。

    刚好,这杨松胥敬,与王赢他们来找到自己,前后也没有差了几天的时间。

    孤光冷笑了一声,大家心照不宣,几分钟以后,一行人进入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一个孤光的下属,已经沏好了茶,三个人坐了下来,说说笑笑,说着一些有的没的。

    胥敬和杨松两个人在一起,明显的是胥敬是主事的,杨松不爱说话,大多时候,只是再一边看着,听着,胥敬自己喝了一杯茶,很是尊敬的又给孤光倒了一杯。

    “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就打算一直从这里呆着了吗?”胥敬从边上简单明了。

    “那要么呢,还能做什么?”孤光也笑了起来“整个麻雀馆都没有了,如果我要是你的话,我肯定就不会来找我了,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们的话,麻雀馆不会消失。”

    “我们一早就是蔡汉龙的人,我们承认,从我们来到麻雀馆的那一天,就是为了盛会做事情的,我们而已承认,江湖恩怨,我们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麻雀馆如果说没有了,那就是该着他没有了,我们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任的,毕竟真正叛变麻雀馆的人,是你的干儿子,其实我们和你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你带着你的人离开了,我们带着我们的人离开了,大家压根都没有参与那个事情,你说我说的对吗?哥。”

    胥敬也没有把话说死,但是说的确实也是没错,孤光从边上叹了口气,没在说话,胥敬跟着开口“我们找你挺不容易的,这么长时间了,还好,终于找到了,孤光,我们这次来,也是带着诚意来的,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呆着,只是权宜之计,总不能一直再这里生活的是不是,而且我们这里有可靠的消息,哑蛭和曈昽他们手上的红镖,已经联合到了一起,正在找你,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瓜分吞掉麻雀馆的人,江湖上面的人都知道你的为人,所以他们绝对不会任由你这么待下去的,范赏也是曈昽和李土匪两个人给杀掉的,整个江湖的人,都知道你和范赏的关系,那可是你的干儿子,所以你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所以他们肯定也是会提前下手的。”

    “那吞麻雀馆地盘的,除了李土匪和曈昽,就没有蔡汉龙了,是么?”孤光从边上笑了起来“他们两伙人不会任由我这样从这里生活下去,那蔡汉龙就允许的,是么?”

    “绝对可以的,我已经和蔡汉龙达成共识了,我们不希望与您以及您的人发生任何的冲突,我们愿意与您和平共处,而且,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蔡汉龙愿意给您和您的人提供更加安全的保障,以及更好的福利,我们愿意为你提供一个舵主的位置顶替贡嘎啦,有现成的地盘给您掌管,然后咱们还可以做朋友,这样多好,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说,现在所有的势力里面,也只有我们盛会是最强大的势力,麻雀馆已经没有了,兽殇和曈昽两个人乌合之众,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的,未来的走势一定是我们的!”

    “而且我们朝中有人,和我们在一起,这才是最最明智的决定,哥,别犹豫了吧,如果你觉得我们给的条件不够,你还可以提,我们可以把你,还有你手下的每个人的卡上,都装上八位数的存款,而且给你们绝对的自主权利,这待遇,别人给不到的。”

    孤光听到这的时候,从边上笑了“现在这情况看来,是你们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我孤光肯定不会和李土匪与曈昽在一起了,所以都想拉我入伙,然后都想用他们对于我的威胁来让我入伙,其实说白了,麻雀馆变成这样,你们所有人都有责任,我也有责任,但是我和你们唯一的不同,那就是你们想要是毁了,吞了,分了麻雀馆,我只是想让麻雀馆易主,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不同,我要留根,胥敬,我欠你个恩情,所以今天我和你把话放这了,我孤光是一个什么人,你比谁都清楚,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你,是别人的话,我发誓他没有机会和我聊天聊到现在的,你们他妈亲手瓜分了麻雀馆,然后我孤光再带着我的人投奔蔡汉龙,我丢不起那个人,我欠你那个恩情,我会还给你,但是你想让我加入盛会,那免了吧,我孤光再麻雀组这么多年,和盛会这么深的仇,我宁可死,也不会加入盛会的,不要多想了,而且,我对于你们盛会太了解了。”

    孤光再次的笑了起来“你们是就两个人来的么?”孤光这话一说完,胥敬也不吭声了,他和边上的杨松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孤光这也是看到了事情的本质。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危机四伏了,孤光简单的思索了一下“其实如果我要是你的话,我肯定就不会自己过来试图说服我了,正江湖人都知道我孤光是什么人,不是么”

    胥敬一看也是和孤光没的谈了,从边上两手一摊“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咯,哥,好歹蹭再一个门下呆过,我祝你好运,然后,我们的组织随时欢迎你,为您敞开大门。”

    胥敬说完之后,和杨松互相对视了一下,两个人转身就要走,结果就再他们刚刚打开房间大门的时候,几个身影已经堵在了门口,打头的那个人,居然是王赢。

    一头白发的王赢这个时候已经全然没有了听孤光说黑白双煞死讯时候的那个哀伤的表情了,他自己调节情绪的本事也是真的够快的,他冲着杨松和胥敬笑了起来,完完全全的都是一副再自己地盘的样子“我说两位,你们打算去哪儿啊?”

    “王赢!”胥敬下意识的叫吼了一声,心里面也是暗道不好,他又看了眼边上的杨松,杨松的眼神也警戒了起来,现在江湖上面,对于王赢,要是说没有忌惮,那都是不可能的,胥敬是真的没有想到,王赢居然也在这里,随即他转头看了眼边上的孤光“你怎么和他在一起,这种卑鄙阴险的小人,你居然和他在一起?”

    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谨慎,杨松顺手把胥敬护再了自己的身后,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王赢一行人“孤光,你是什么意思?你已经和王赢走到一起去了?你可真会挑人,那么多光明大道你不选,偏偏给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黄泉路!”

    “看给你们俩吓的。”王赢从边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怎么样,老光子,我厉害吧,这就是威信,看见这一对儿亡命鸳鸯看见我以后这戒备的神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