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504】所有棋子

【1504】所有棋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者胡子拉碴的,王赢一听这个,随即笑了起来“怎么着,还搞得和审判一样啊,你们是什么玩意啊,就审判老子?王赢这一下有些着急,他使劲挣脱了一下,没挣脱开”

    “王赢,现在你面前的这个张台子上面的所有人,都是因为你而失去性命的人,今天我们把你叫来,是要给我们麻雀馆的这些子弟一个交代的,你今天,在劫难逃!”

    “你开玩笑呢,我王赢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杀过人,我一直是奉公守法的,你别乱说,怎么着,那他们遥世界的追杀我,然后自己死了,也他妈的怪我啊!”

    王赢从那些灵牌里面看见了李杨的名字“你真是够开玩笑的,他妈的李杨,李杨的死和老子有鸡毛的关系,是他们要杀胡一林的时候,被胡一林干掉的,关老子什么事情,那么多人老子都不认识,上来也都往老子头上扔吗,关老子什么事!”

    “你还不承认!这些人哪个的死不是因为你而起?别管最后的凶手是不是你,都是因为你造成的,你认或者不认,已经没有必要了!”老者显得十分的愤怒,霸道,而且根本的是一点道理也不讲,王赢也是急眼了“放你妈的屁!”

    他还想要继续说呢,边上另外一个长老跟着冷笑了起来,笑声里面带着残酷“你狡辩也没有用,别管什么原因,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今天我们就要血祭你,给大家报仇,给他们一个交代,也给我们自己一个交代,王赢,你准备受死吧!!”

    说完之后,这个老者突然之间从边上伸手一示意,很快,身后一个男子出现了,男子手上端着一个脸盆,走到了王赢边上的时候,这个男子端着脸盆,照着王赢的脑袋上面就一点一点的浇了下去,这都是鲜血,而且是狗血,味道难闻急了,王赢从边上挣扎了两下,并没有挣扎开,王赢就被按着跪在地上,这一身的狗血,边上再次的出现了两个巫师一样打扮的人,这两个人从王赢的边上转来转去的,手上拿着一些阴间的纸钱,不停的再房间里面撒来撒去的,很多纸钱都落在了王赢的身上。

    他们前前后后持续了得有十多分钟,两个巫师打扮的人这才离开,这个时候,一个男子走到了王赢的身后,手上拿着一只注射器,照着王赢的脖颈处就注射了下去,这一只注射器之后,王赢的身体瘫软的倒在了地上,身后几个由成龙带来的下属,也都退到了黑暗之中,由成龙站在原地,手上拿着七彩匕首,他的对面,依旧是麻雀馆的大长老,他盯着王赢,看着倒在地上的王赢,嘴角闪过一丝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个时候,大长老看了眼边上的由成龙,随即继续说道“按照规矩,我再给你最后一句话的机会,说吧,只有一句话,我让你死的明白,别再上来。”

    王赢躺在地上,看着对面的长老“我的孩子再哪儿。”王赢到底还是最关心这个问题。

    大长老这个时候从边上的笑了起来“我们这些日子一直再找庞先生,因为他欠我们一些东西,所以我们想要找到他,和他聊聊,然后我们到底是找到了他,和他聊的时候,他把这个视频给了我们,和我们说,这个视频,能让我们抓到你,作为交换,放了他”

    BCz

    “视频就是这么来的,这一下知道了吗?”大长老说完,冲着边上的由成龙点了点头。

    “你还没告诉我,我的孩子再哪儿,我没有问视频再哪儿,我是问我的孩子再哪儿!”

    “我说了,让你去找庞先生,视频他给我们的,那孩子自然也在他的手里面,你问我也没用的,我们不知道。”大长老微微一笑“行了,你可以瞑目了。”

    “我瞑目不了,你骗我,我的孩子在哪儿。”王赢又重复了一句,大长老叹了口气,从边上摇了摇头,随即冲着由成龙示意了一下,由成龙点了点头,把手举起来。

    身后由成龙带来的几个下属,这个时候也走到了王赢的边上,几个人从地上,把王赢的上衣就给脱了,把王赢整个人的身体也给翻身翻过来了,站在由成龙的边上,看着由成龙,片刻之后,由成龙从边上把匕首也给举了起来,盯着地上的王赢。

    王赢躺在地上,看着对面的大长老,这时候,王赢却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开口“我就知道,孩子肯定再那个老不死的手上,我就知道,这老不死的因为金刚堡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的,另外,大长老,说实话,这狗血的味道,确实是不好闻啊。”王赢说到这的时候,随即也冷笑了起来。

    大长老也是江湖中人,这一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他猛的一抬头,把目光看向了由成龙,再由成龙的身后,刚刚那四个一身黑衣的身影,全都抬头了,借着烛光的闪现,凡骁,鬼无才,胡一林,周少,四个人的面容出现再了他们的面前……

    夜幕渐渐降临了,在一家高端酒店的总统套房,王赢泡在浴池里面,正在疯狂的搓着自己的身体,他一边搓,一边使劲把浴液往自己的身上倒,一脸愤怒的表情。

    很快,浴室的大门被推开了,范赏靠在门口的位置,他盯着王赢“看见了吧,我一早就说过,他们元老会手上肯定没有孩子,你还不信,非要用这种方式试探,好了吧?”

    “我这不是都是为了你好么?”王赢从边上跟着开口“如果我不出现的话,谁给你抗锅啊,你这个过度的第一话事人,还能做多久啊,真是开玩笑,你怎么不领我的情”

    “庞先生的事情我已经找人打问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但是之前她确实是被我们的人找到过,但是后来被放了,就又消失了,现在人也不知道再哪儿了。”

    王赢提到庞先生的时候,不自然的还是皱起来了眉头“接下来的事情,可是真的有你忙的了,好好和李土匪请教请教经验,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范赏冲着王赢笑了笑,点了点头“你的本事真的够大的,银子,说实话,认识你这么久,我觉得你距离我是越来越远了,我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是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本事,搞定的杨松和胥敬?”范赏这话说完,王赢皱了皱眉头。

    “这两个人是谁,什么杨松胥敬,我不认识,搞定什么?”王赢说完,范赏从边上冷笑了一声,一脸鄙视的看着王赢“至于么你,这么谨慎干啥,都已经这样了,还怕啥”

    “我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杨松胥敬是谁,这种时候我有什么可骗你的啊?真有意思。”

    “你不知道?”范赏眯着眼,随即继续说道“杨松和胥敬是夫妻,麻雀馆的元老会和盛会的元老会有很多共同之处,打个比方,麻雀馆也有暗组和影组,一个负责给元老会直接搜集各种情报,另一个,负责直接保护元老会的安全,除了那些之外,还有元老会的保镖,暗组是暗地里保护元老会的,明面上保护元老会的人就是由成龙了。”

    “由成龙和那两个人一点都不认识,也是我们之前最最忌惮的两个角色,但是没想到这两个人压根就没有露面,而且事发之后,还带走了大部分人,从中间起了不少反作用,那肯定也是跟着咱们一起行动的啊,我们的关系肯定够不到那里去的,只有我和由成龙,我们之前和凡骁他们说的让他们小心,准备玩命,也是为了放着杨松和胥敬,这两个人是真的不简单,杨松的情报机构绝对可以和盛会媲美,至于胥敬,这个女流之辈,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杀手,我觉得胡一林都未必是他的对手,要不是被实在逼的没有办法了,那我绝对不愿意这样做的,这两个人再麻雀馆至关重要,他们手下还有不少人,事发的时候,他们内部也发生了不少动乱,影组和暗组的人都死了不少,内部也发生争执了,这两个人难道不是你处理的吗?”

    “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存在,也压根也没有听你说过,怎么说,这么说咱们这次还真的是挺玄乎的呗?”王赢这一下也坐直了身体,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范赏站在原地,站了好半天,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大嘴“你,你没开玩笑?”

    “都这个时候了,我有什么可跟你开玩笑的,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两个人存在行吗?”

    范赏又从边上盯着王赢,这一次盯了好一会儿的功夫,他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是真玄啊,这两个这么关键的人你居然不知道,我真是服了我,知道多危险吗”

    王赢一看范赏这后怕的表情,就感觉到了这两颗棋子再他们这次的行动之中扮演着多么多么重要的作用了“问题是你也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啊,只是说让我帮你忙,说元老会的人快要收拾你了,你要没路走了,告诉我你这么多年唯一的一个后手就由成龙,你的同母异父的亲表哥,别的你也没有和我说过啊?”

    “我以为你知道呢,你和盛会麻雀馆兽殇斗了那么久,我以为你对于这些都了解呢,再说了,就算是你不知道,那你多少考虑一下再答应我啊,你答应那么痛快干啥!”

    “你妈的,朋友有事求我,我答应帮你答应的痛快了,还不对了是怎么着?”王赢瞪大了眼睛“狗日的范赏,你是不是要疯了!”王赢其实听着刚才范赏这几句话,其实王赢心里面就也有些后怕了,这次是真的错算了最重要的筹码。

    但是范赏说的麻雀馆的暗组和影组发生内杠了是怎么回事,至于由成龙手下的内杠王赢是清楚的,肯定是要由成龙把手下的异己都干掉才可以自己完全掌权,但是看来,那边暗组和影组也是这样的,杨松和胥敬两人把自己手下的异己都清除了,然后把剩下的人带走了,这等于是直接就架空了麻雀馆的元老会手下的所有棋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