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384】躺着不少人

【1384】躺着不少人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赢“哎呦!”了就是一声“我草拟吗的!”王赢叫骂了一句,随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个男子照着王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暴揍,下手是真的够狠的,而且不仅狠,还很快,很准,王赢虽然说不是什么有着武林绝学的人,但是毕竟也是再江湖上面混了这么多年了,不能说很能打,但是绝对也算不上是什么弱不禁风吧,但是王赢再这个男子的进攻面前,居然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这一顿被暴揍,男子越打越狠,越打越狠,也是打的王赢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王赢都快被打迷糊了,这个时候一个女子跑了过来,到了男子的边上,一拉他“错了,错了,不是他,是那边那个男子。”

    i:最h$新l#章M节g=上y

    王赢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酸痛,看着这一对儿男女,无缘无故的被这么暴揍了一顿,想想他都生气,这个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在这个男子发现自己打错了之后,居然还没有收手的意思,王赢也是真的被打的不轻,起都起不来了,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痛,男子听见打错了之后,顿了一下,抬头看着边上的女子“你说啥?打错了?”

    “是啊,打错了,打错了,行了,别打了!”女子从边上都有些着急了,听着女子这么说,王赢本来以为男子要道歉呢,结果男子从边上跟着开口“反正打都打错了,没事,一次性打爽了算了!”说完之后,男子照着王赢的脑袋上就是一脚。

    王赢的脑袋“咣!”的就是一下磕到了地上,随即男子照着王赢又开始招呼,而且是越下手越狠,越打越疼的那种,王赢是真的没有还手的力气,而且周围还有不少围观的人了,可以说是那个女子救了王赢,他使劲才把这个男子给拉开了。

    王赢躺在地上足足躺了五六分钟没有缓过劲儿来了,这要是看见哪个仇人了,王赢非得憋屈死,这都是什么事儿啊,王赢想想就压抑,但是一直从这里躺着也是明显的不行啊,他是咬牙从地上爬起来的,看着周围的人,打他的人也早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王赢是一肚子的愤怒,但是现在也没有地方发去,只能认了,还不能太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他赶忙走,一瘸一拐的扶着边上的男子就离开了。

    次日深夜,夜幕渐渐的降临了,王赢坐在房间里面,看着镜子里面,鼻青脸肿的自己,要多郁闷,就有多么的郁闷,下午的事情,想起来还愤怒呢,也是看了好一会儿,实在是没辙了,浑身剩下到了这个时候还很疼痛,也只能忍着了,他还是躺下了。

    想要找到打自己的人肯定是没戏了,王赢也是心大,困了,还是得睡觉,也是有些疲惫了,这些天一直再钻研这个城市的事情,那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难得的今天晚上什么都不用考虑,所以王赢躺下之后,几乎没有三分钟,就发出来了轻微的鼾声,蛮牛没有再房间里面,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王赢这边睡的正香的时候。

    再他所藏身的这幢屋子的大门口,房间的大门,已经悄悄的被人打开了,一点生硬都没有发出,随后,脸叔的身影随即出现,就在脸叔的身后,还跟着不少人。

    脸叔缓缓的进了房间,房间里面鸦雀无声,后面胡一林的两个鬼魂,皱着眉头,还有不少别人,前前后后十多个人都进了这个小房子,客厅里面顿时之间显得有些拥挤。

    脸叔一行人看着墙壁上面,王赢画的那些关系图,那些关系网,随即他带头,轻轻的到了里面的一个卧室,他推开了卧室大门,王赢躺在里屋的床上。

    潘斌这个时候从外面也进来了,他站在脸叔的身后,冲着脸叔笑了笑,脸叔很满意的看了眼潘斌,王赢这个时候还在熟睡,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随即脸叔冲着边上的人伸手示意了一下,很快,外面的人都退出去了。

    脸叔就这么看着王赢睡觉,王赢睡的还是真的挺香的,丝毫不知道脸叔已经坐在他的边上,脸叔足足等了得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他也是真的耐得下心来,就这么等着王赢,王赢是让尿憋醒的,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边上坐着一个人。

    他差点就下意识的吼出来了的,但是他给控制住了,整个人表现的十分的平静,脸叔看见王赢睁开眼睛,自己打了个哈欠“好久不见,终于睡醒了,看着你睡着的样子,我都有些不忍心吵醒你了,王赢。”脸叔嘴角微微上扬。

    王赢这个时候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房间外面,大门被推开了,潘斌也出现在了门口,王赢看着潘斌,又看了看脸叔,随即,王赢冲着潘斌伸出来了大拇指。

    潘斌脸色这一瞬间还是非常纠结的,他叹了口气,低下了头“对不起,银子……”

    入夜了,依旧是再牛城,在一个十分昏暗的地下室内,地下室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铁笼子,王赢手上带着手铐,被关在铁笼子里面,脸叔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这一次,脸叔并未殴打王赢,只是翘着二郎腿“小兔崽子,你的胆子是真的够大地方,什么阴损招数也都用的出来是吧,连老子的家人都敢惦记,我脸叔纵横社会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敢对老子的家人动手的人,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吧?”

    “我这是为你好,你看,这一次之后,你把他们藏的更隐秘了,更不好找了,也是幸亏是我这种心地善良的人做的,如果碰见白俊杰哪有的人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话,我想后果一定不堪设想,是不是的,脸叔。”王赢也是话里有话。

    “你给我闭嘴!”脸叔打断了王赢,从边上伸手一指他“这次是我们的地头,我们的地盘,我不想和你说太多的废话,把百官行述给我交出来,我给你条生路。”

    “生路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不是你给的。”王赢笑呵呵的开口“别人没有资格给我生路,我也不需要别人给我的生路。”王赢伸了个懒腰,戏虐的看着脸叔。

    “你真是茅坑里面的尸体,又臭又硬。”脸叔说到这的时候,从边上看了眼王赢“不过没关系,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优点,最大的有点就是耐心好,我陪你玩玩玩。”

    说完之后,脸叔从边上起身“那个什么,你好好准备一下,以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呢。”

    脸叔自己起身离开了,房间的灯光昏黄,他靠在牢房边上,一言不发,瞪着眼睛,也不知道再思考什么,前前后后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地下室的大门突然之间被打开了。

    两个带着面具,把自己全身包裹在黑暗之中的男子出现了,王赢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呢,两个男子手上拿着带着消声器的武器,冲着笼子外面的锁头“嘣,嘣!”的就是两下,锁头直接就被打开了,王赢的手铐也被打开了,两个人也不和王赢说话,一拉王赢,拉着王赢就往出走,再门口的位置,又有两个穿着黑衣的男子。

    地上躺着五六个已经晕厥过去的人,王赢跟在这几个人的身后,转身就往出走。

    另外一边,再一处高档别墅内部,脸叔,胡一林,林德一行人,坐在房间里面,大家都打着哈欠,手上玩着扑克,边上还摆放着不少现金,中间的位置也堆着不少钱了,脸叔从边上把自己的手表摘下来,往桌子上面一扔“我还不信了,我还能老输。”

    胡一林这个时候微微一笑“开牌!”他把自己的手表也拿下来了,这一桌子的钱,两块表都拿上去了,两个人开牌一开,胡一林AK8的同花,脸叔AK7的同花,胡一林“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把就把自己面前的所有的钱都搂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脸叔,我又赢了,今天晚上的运气实在是爆棚啊,哈哈!”他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把脸叔的手表拿起来,自己还上下打量着手表,很是喜欢。

    彭辉林德几个人都叼着烟,看着这边的胡一林“这整的,一晚上都让你赢了啊,这你还能老赢啊,真是新鲜了,这么好的运气,怎么,你是不是手上有活儿啊。”

    “有活儿的话还和你们几个玩啥啊。”胡一林嘴角挂着笑容“还玩不玩了啊脸叔?”

    脸叔没有丝毫的生气,从边上微微一笑,整个人的语调话锋都变了“胡一林,你是不是觉得,你已经赢了?”脸叔这话,是明显的话里有话,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

    “要么呢?”胡一林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这么多金钱,还有脸叔刚才刚刚摘下来的手表“不是我赢了,难道是你赢了么?这种东西是要讲究运气的,赌场无父子,你也不能用你的辈分来压着我,不允许我赢吧,对不对?”

    胡一林也是话里有话,脸叔冲着胡一林“嘿嘿”一笑“是吧,我觉得也是这样的,你赢了,不过你赢得是一时,而且,做人吧,肯定是有赢就有输的,谁能老赢的,是不是?更何况,你眼前的赢,未必就是赢。”脸叔“嘿嘿”一笑。

    听着脸叔这么一说,胡一林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当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他转头看了眼边上,彭辉一行人的目光也都盯向了他,胡一林简单的思索了一下,随即,他靠在了椅子上面,自己敲着手指,气定神若的哼唧起来了小曲儿。

    “你这话说的还是真没错,你眼前的赢,也未必就是赢,是不是的,脸叔?”

    再牛城的郊区,一处荒郊野岭,这里面停着十几辆车子,周围躺着好多好多的尸体,车子上面到处都是子弹打过的痕迹,除了这些痕迹以外,还有好几辆车子,全都被打爆了,燃烧着熊熊大火,周围的地上躺着物流局尸体,所有人脸上的面具都被打开了。

    王赢站在不远处,额头也有血迹,身后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在那个废弃的工厂的地下室,就是囚禁关押王赢的地方,再废弃的工厂门口,还躺着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