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183】黯然神伤

【1183】黯然神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叫吼的嗓音已经沙哑了,随即整个人昏迷了过去,江松叹了口气,孙琪展再他眼里,其实就还是一个孩子,他冲着后面招呼了一下,后面好几个下属,也连忙过来,把孙琪展从地上给抬了起来,江松又看了眼不远处,自己随即又跟了上去,前后不到十几分钟的样子,江松带着人追到了一处悬崖边上,悬崖侧面就是大海,他冲过去的时候,看着边上的人,皱了皱眉头,一个下属从边上开口“他跳下去了。”说完之后指了指下面至少得有五六十米的海水,海浪不停的敲打在岸边的岩石上面。

    江松从边上点了点头,转头看着自己的下属“快点通知所有人,开快艇到这里来搜人,定位一下,速度……”江松这一下也有些郁闷,他心里面清楚,如果这一次干不掉曈昽的话,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以后再想抓这样的机会,那实在更难了……

    几乎就是当天晚上的时候,在帝都一处四合院内,四个身影坐在这个四合院,一边喝茶,一边聊着天,片刻之后,一个男子放下茶杯“兽殇和盛会的事情,都知道了吧。”

    房间里面雅雀无声了,说话的男子,明显的十分有气势,而且,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人今天请大家过来喝茶,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喝茶,所有人都清楚,这是有事…

    兽殇的人到底没有抓住曈昽,曈昽这次可以说,最近十多年,甚至二十年以来,他最最狼狈,最最亡命的一次,几乎就差一点,自己的命就丢掉了,但是他到底还是跑了。

    可是尽管如此,兽殇这一次带给所有的人,都是震撼,盛会并不是那么的无坚不摧,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曈昽也是差点糟了兽殇的毒手,悔城的事情也是众人皆知,曈昽将近半数的红镖,全都葬身兽殇,兽殇的王牌力量,兽族的哑蛭都亲自带人出现了,与鬼岛的胡一林一伙人纠缠再了一起,也幸亏是胡一林他们的来的及时,否则的话,估计曈昽都没有命逃到山上,就得糟了哑蛭的毒手,哑蛭也确实是个人物,而且兽组,毕竟人多,本来应该再鬼岛进炼狱轮回的胡一林为什么出现再了这里,也没有人知道,但是胡一林毕竟伸手在那摆着,和哑蛭两个人打的不分胜负,天昏地暗,但是盛会毕竟底子厚,就在陈羽他们这边还没有完全战斗结束的时候,盛会大批大批的援军就已经全都到了,不知道那是来了多少车子,海上还有快艇也冲过来了,为了保险起见,陈羽他们全都是战术撤退,毕竟已经对盛会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了,现在盛会这么一来,是明显的按照曈昽的吩咐,要把兽殇一下都吞下的,本来肖九他们还想拼一下,关键时刻,陈羽,江松,他们都选择了撤退,他们拼不起,害怕如果被盛会的人拖住了,这里还是盛会的地头,他们兽殇再被一网打尽了。

    胡一林和哑蛭两个人没有分出来胜负,但是两个人的比试打斗,已经让周围的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了,哑蛭接到命令撤的时候,他也是撤的挺平静的,胡一林并没有派人去追,两个人都是保持着一个度,因为这两伙人如果再打起来,那随便死伤一个,两个人都是不愿意承受的,哑蛭是兽殇最王牌的核心势力,兽组的老大。

    另外一边的胡一林,已经死了那么多活死人了,鬼岛现在的情况也真的禁不起太折腾了,而且胡一林接到的命令就是要拖住兽组的人,救人,他确实是拖住了哑蛭这伙人。

    9…A正z版=首c发

    其实兽组也好,还有麻雀馆的麻雀组也好,都是根据鬼岛的模式,两个组织花费了打量的人力物力,后期组建的,模式和鬼岛差不多,但是规模却小的太多太多了,用来服务元老会,还有第一话事人的,兽殇里面的特种部队,人数是极少的。

    所以不会轻易的出动,没了,就没了,这带来的人,也都是哑蛭的心头肉,他就是负责守好大门,现在也算是完成任务了,没有人从大门冲出去,至于没有追曈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不能乱动,他乱动了,要是让鬼岛的这些人,进了他们兽殇的人群,那就是狼吃羊了,其实他们两伙人,就是一个互相牵制,互相制约的作用。

    哑蛭他们的人,本来就是要在趁乱的时候,再最关键的时候,给曈昽一下子的,就是没有机会而已,所以哑蛭他们撤的时候,胡一林他们也没有追,都不愿意把对方惹急眼了,但是后面陈羽他们逃跑的时候,还是真挺狼狈的,盛会调集人的速度快的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甚至于快到江松他们都没有原路下山,害怕下山之后,再被盛会的人给堵截住,也幸亏是晚上,盛会的人也不敢轻易的上山,要是白天的话,那不定还会发生多少事情呢,他们也是连夜离开了这里,他们之前也就研究过这里的地形,陈羽他们就是从海上跑的,而且从海上的时候,还和盛会的人发生了大规模的枪战,也是真的是运气好,盛会的围堵也让本来占尽优势的兽殇,没少吃亏,尤其是最后关头,陈羽他们几个金刚的那一艘快艇被打爆了,也就是他们反应快,提前跳海被边上的下属给玩命救了回来,他们十几艘快艇,前后不差五分钟,冲出去了盛会的包围圈,如果再晚五分钟的话,可以保证,这十几艘快艇的人,就全都得葬身大海。

    还好,运气不错,一击不中之后,全都逃出来了,但是同样的事情,换成兽殇,或者麻雀馆,他们肯定都是没有办法做到的,这么快的反围拢,可见盛会确实强悍。

    三炮就这么走了,悔城终究是孙琪展一辈子的伤心之地,三炮这么离开之后,龙王也走了,龙王是自己突然之间就消失的,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孙琪展知道,龙王是原谅不了自己,当初若不是自己的愤怒与任性,不是自己的这脾气,自己这性格,自己不冲出去,不面对危险,三炮他们就不会冲出去救自己,三炮也就不会出事。

    龙王再三炮走了之后,觉得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他和孙琪展两个人守在三炮的墓碑边上,守了整整一个星期,随即龙王就这样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他没有和孙琪展说过一个字,狐狸都不知道龙王的事情,现在还和猎手两个人,再AO市,狼腾集团的赌场,再AO市已经掀起来了一股新的风浪。

    孙琪展再三炮的事情之后,整个人也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他边上的极少开口说话,极少与人沟通交流,心更狠了,下手更肆无忌惮了,他给人的感觉,似乎把每一天,都当成自己最后一天来过一样,但是孙琪展也因为这一天的事情,真正的进入了几个金刚的圈子,孙琪展是救了陈羽的,是陈羽的救命恩人,所以这事情之后,陈羽他们这一行人,对待孙琪展的态度,和之前也是明显的不一样了,而且孙琪展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们都是想要做第一话事人的,孙琪展是只想杀曈昽的,这是最关键的。

    不想着和他们争第一话事人的位置,那就是朋友,丰志是捡了一条命,是真的捡了一条命,至于给丰志捡命的人,是侯成,侯成也是孙琪展的人,所以丰志的恩情,也算在了孙琪展的身上,肖九他们更不用说了,其实也挺巧的,如果那天侯成没有和孙琪展他们再混乱之中打散,跟在孙琪展他们身边的话,或许三炮就不会有事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侯成对于他们兄弟这些人,也是太过于了解了,他从来没有劝过现在这个样子的孙琪展,因为他知道,他也劝不了。

    他每天就守在孙琪展的身边,他看着这个变得沉默寡言的孙琪展,与原先那个嚣张跋扈,张扬阳光的大男孩,差了实在是太多太多,简直判若两人,人再很多时候,都会因为一件事,或者一个人,改变自己的一生,孙琪展,现在就是这样种情况。

    他平时沉默不语,再有事情的时候,总是第一个冲出去,冲在最前面,他嗜血,有些时候变得变态的有些可怕,侯成就每天跟在他的身边,他发现孙琪展偶尔用枪塞进自己的喉咙,然后咬着枪口,呼呼的傻笑,他很担心,可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刘越专门来看过孙琪展,但是没有用,甚至于连孩子,都没有办法改变孙琪展那冷酷的眼神,刘越跟了孙琪展这么多年,从小到大,他也太了解孙琪展了,她说“她这个坎儿过不去了,除非银子还在。”提到银子的时候,她也是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