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177】愤怒的白煞

【1177】愤怒的白煞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我听说,还有什么催眠的方式,可以让他彻底忘记自己的以前,是有这说法吗?”

    “那都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忘记自己的以前的,他现在这个情况,其实我觉得就是一个最好的情况,他也记不起来,只要别让他接触以前的人,以前的事情,就挺好了,我知道你再担心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背景,但是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这小子的本事,比你想的要大,而且要大的多的多,他不是走社会的,他有不少朋友,生意都是合法的,关于他的事情,关于他的传说,也很多,很有本事的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儿,但是对待自己的兄弟朋友没的说,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问题,那就是他结婚了,还有一个妻子,妻子应该还怀孕了,还有孩子,现在应该都快要出生了,这里面的事情太多,我也没有办法一下都说出来,你听懂了吗?”

    所有人都知道,王道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更别提是自己的女儿了,他更得护着了,这么费心费力的吧王赢救过来了,这么长时间,最主要,他的女儿的这些付出,所有人也是都看在眼里的,现在如果让程程知道这些,没准她都受不了。

    王道能不发愁就怪了,刘宇这一下也不吭声了,片刻之后,王道随即开口“给他换张脸没问题吧?趁着他养身体的这段时间,给他换一张脸。”

    “换脸肯定是没问题,但是他身上的纹身,伤痕,也是那么明显,也没办法啊!”

    “植皮,把他身上的皮都换了,我听说过,是有这样的一种植皮的手术的,可以么?”

    “不可以的,植皮手术必须是用自己身上的皮,他身上从哪儿去割皮,而且他身上的纹身也是肯定洗不掉的,别人的皮到他身上会有排斥反应的,会出大问题的。”

    刘宇再一次的打消了王道的念头,这一下王道是真的有些郁闷了,他揉着自己的脑袋“那你说怎么办,我绝对不能让他想起来他的以前,我现在没的选了!我女儿这么长时间,连这个大门都没有出过,你也都看见了,我女儿对她这么好,她要是想起来他的以前了怎么办?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方式,必须想办法,让他永久的失忆!”

    “大哥,你这不是为难我呢吗?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程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我没有办法啊,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是一个大夫,我不会魔法啊!”

    刘宇这一下从边上也着急了,书房的里面气氛也很压抑,之前一直是为了王赢醒不过来发愁,现在的情况是王赢醒过来了,但是王道又害怕王赢想起来自己之前的事情。

    越想越头疼,越想越头疼,慢慢的,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坚决,一丝阴狠浮现……

    悔城,终究是一个让孙琪展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的城市,悔城说是城,其实也不算是城,以前是一个县,后来从县,变成了市,悔城是一个海边城市,海边风景很好,只不过十一月的天,海边也没有什么人了,再悔城的海边,有一个别墅小区,小区的入住率很低,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烧透了半边的天空,好像再预示着种种不平凡,也在预示着,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这个别墅小区,其实就是给一些有钱人,平时休闲度假的时候,夏天过来居住的,一到冬天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人来了,小区也是空旷,小区看门的大爷,每天都闲的不行,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小区里面来了好多好多的车辆,好多好多的人,有个人甚至给了他一叠钞票,让他回去睡觉,他看见这么多的钞票,也不管别的了,自己转身就回到了值班室,呼呼大睡,昨天晚上就熬了一夜了,但是睡觉前,他还是看见了,周围好多好多的车辆,好多好多的人,来来回回的,甚至于把整个别墅小区都给围死了,守卫也是密不透风,这些人看着就是社会人,然后,他好像还看见了枪。

    想到这,他连忙摇了摇头,还是什么都不想了,自己踏踏实实的,不多管闲事,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吧,就在小区的一幢别墅内部,这里周围站着的都是满满的人呢,防卫也是真的密不透风,一看就知道,是有重要人物再这里了。

    》!最新*_章Kt节☆上…4

    就在这幢别墅的餐厅内部,一个男子端坐在饭桌的正中央,面前摆放着一份牛排,他大口大口的吃着牛排,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再他的对面,是一个中年女子,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再房间外,整个别墅内部,到处都是来回走动的人,而且再别墅内部走动的人,手上都拿着武器,清一色的冲锋枪,一个一个来回巡逻,大家都带着耳机,再别墅的房顶,也站着不少人,不停的巡视周围的情况,都带着耳机。

    不停的有人再汇报周围的情况,别墅餐厅内部,男子吃着牛排,从边上伸手一指红酒“好好的品尝一下这瓶红酒,这是我从法国的酒庄,带回来的,很好喝。”

    女子摇了摇头“戒酒了,滴酒不沾。”女子虽然明显的上了年龄,但是至少看起来,还是有几分姿色的,白皙的皮肤,女子的言行举止,很是稳重,眉宇之中,透漏着一丝煞气,让人觉得也很不舒服,两个人吃饭,喝酒,聊天,说着有的没的。

    对面的男子很帅气,长相也很普通,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特殊,但是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大名鼎鼎的盛会第一话事人,如果他走在人群之中,任何一个见到他的人,除非是认识他,否则的话,是绝对不会把这个人,与当今大名鼎鼎的盛会第一话事人,联想到一起去的,但是既然能做话事人,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白煞,最近忙什么呢,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怪想念你的。”男子微微一笑,说起话来,还是那么的具有绅士风度,而且说话都非常的温柔,与他的身份,反差极大。

    “能干嘛,带孩子呗,天天和孩子吃喝玩乐的,挺好的,享受人生,享受生活呢。”

    “怎么这么大岁数,想起来带孩子了,你堂堂盛会的白煞,天天从家里面带孩子,那岂不是太可惜了啊,真是的,对了,我给孩子送去的长命锁和护身符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但是我觉得,孩子更喜欢的,应该是他的爸爸。”黑煞也是话里有话,估计整个盛会,不算元老会的人,也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噎自己的当家老大了,显然黑煞所指就是孩子的父亲,是因为他,才被人害死的。

    男子从边上摇了摇头“你这么说还是不对的,黑煞的死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把这个事情怪在我的头上,你能不能别这样固执了?”

    “哦?那是谁让我和我老公去给鬼岛谈判的,如果不是去给鬼岛谈判,能被人盯上吗?我老公的事情和鬼岛就没有关系吗?有没有你心里面比谁都清楚,只不过你们需要鬼岛的帮助,为了利益,你们也不愿意继续追查下去就完事了,都不是傻子。”

    “提到鬼岛的话,那我还想问问你,是谁吃着吃着饭,就差点动手杀人的,让你是去谈判的,还是让你去杀人,和人打架的?人家好好的就会阴害你吗?再说了,那个事情不是鬼岛的人做的,和鬼岛的人没有关系,我和你解释过很多次了,也让你自己去查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的固执,是不是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吃个饭?”

    “你要是想心平气和吃饭的话,你就不应该约我过来和你一起吃饭,曈昽,你摸着你的良心,你好好的想,我们夫妻对你如何?不管是当初的对付蛮牛,还是后来的铁面,再后来的疯兔,我们夫妻对你算不算是仁至义尽了?我问你,算不算?”

    曈昽这一下不吭声了,他低着头,沉默了片刻“那我对你们差了吗?换句话说说,除了你白煞,现在这个盛会,还有人敢用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吗?这样噎我吗?我就是单纯的想和你吃个饭,想和你聊聊天,你用得着开口闭口的噎愣我么?”

    “我噎愣你是你自找的,你自己竟做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我告诉你吧,也就是你,我不管你现在的地位多高,但是你记着,你的一切都是兄弟们给你打下来的,是兄弟们一个一个的用命,把你撑起来的,做人不能忘本,曈昽,你找我过来,我不用脑袋都能想清楚,你这是又有事用我了,否则的话,按照你的性格,你不会理我的。”

    “让我过来,还不让我带着孩子,怎么着,留着孩子制约我呢?我说你犯得着这样么”

    白煞字字针对,句句相逼,曈昽从边上一声不吭,就看着白煞,随即白煞突然之间就来气了,从边上一把就把杯子给推到了地上“咔嚓!”的就是一声,杯子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有本事你把老娘一起弄死算了,从这装几把什么王八犊子!”

    白煞愤怒的冲着曈昽就叫骂了起来,女人本来就是反复无常的怪物,随即她“咣!”的一声,猛的一拍桌子“来啊!”她吼了起来,他这一吼,对面的曈昽更不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