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079】自己考虑(六扇门加更)

【1079】自己考虑(六扇门加更)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他更不想与王赢再相处下去了,宁孩答应了他,他才去做的这个事情,这是交换,但是现在他和王赢提这些的时候,王赢却明显的再阻止他,事情一直没有摆明了说,猎手生气也是正常的。

    他也不想和王赢他们打嘴官司,而且他自己也清楚,打嘴官司的话,自己也肯定不是王赢的对手,看着王赢开口闭口满嘴的仁义道德,他觉得有些恶心,但是反过来一想,确实也是这样的,王赢对待朋友是真的没的说,尽管他确实很阴狠,但是所有跟着他在一起的人,确实也是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的,比跟着阿叻的时候,得到的好处,要多的多,谁出来不是为了混钱的。

    但是王赢和阿叻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在于,和阿叻在一起,你能感觉到,你们是兄弟,而且是真正的兄弟,你们是平起平坐的,但是和王赢接触,永远和王赢感觉不到是兄弟的感觉,要么就觉得自己是王赢的下属,要么就觉得自己是王赢利用的对象,总之,和王赢打交道真的很累。

    但是他这个时候,却又想到了贡嘎啦的话,为什么阿叻只能做城主,因为阿叻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太正直,为什么王赢的定位会高,因为王赢这个人什么人都可以利用,什么事情也都做得出来,只要达到目的就好,王赢也是真的义薄云天,但是前提是你不能对他有别的心思,想成事,必须是王赢这种阴狠的笑里藏刀的人,才能成事,阿叻他们那样的,确实不适合再往更大的台面走,但是王赢也是有感情的人,之首他对于自己的兄弟,也是真的好,只不过自己和王赢成不了兄弟了,因为王赢现在这个位置,圈子已经固定了,现在想要和他交心,已经太难太难了。

    就像是一个人再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给他十块钱,你们都是好朋友,都可能交心,他都会感激你,等着他身家千万的时候,你给他十万块钱,他都不会当一回事,你们都交不了心,平台已经不一样了,不在一个平台的人,很难成为朋友,说白了,都是利益,现在王赢的圈子其实挺固定的,只有跟着他一起起家的这些人,才会被他真正的看做自己人。

    当然了,这是猎手自己的看法,其实王赢也是愿意和他们做兄弟的,只不过呢,说不好,总是感觉不对,有些时候,兄弟,不是说做就能做的,猎手和王赢两个人都好半天没有吭声了。

    “当初宁孩答应过我的,说毒蚁这个事情做好了以后,就不会再要求我做的别的事情了。”猎手又重复了一句“所以,现在不管如何,我都要离开,谁也不能阻止我。”

    “没有人阻止你,那你既然已经自己考虑好了,那你还和我说什么,山城也不是我的。”王赢笑了“你的腿长在你自己的身上,所以你想怎么样就在怎么样就好了,我绝对不做任何的干涉的。”

    对于王赢的承诺,猎手显然也是不相信的“那你这个意思,就算是答应我了,我们算是达成一致了。”

    王赢摇了摇头“首先,那是宁孩答应你的,不是我答应你的,其次,腿长在你的身上,没有人可以限制你的自由,你愿意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们也管不着,你想走,也不用和我商量的,你走就是了。”

    “但是我想问一句,如果你走的话,那么你还算不算是我王赢的人?还是与我就撇清关系了?”

    “这个问题很重要么?是不是与你撇清关系了,就是死路一条了?”猎手对王赢有些嘲讽,王赢自然也听出来了他嘲讽的语气,他从边上摇了摇头“我就说过,你对于我是有误会的,你虽然不信,但是我还是要给你说清楚了,首先,我王赢不会做对不起自己兄弟的事情,我希望如果你离开的话,我们也能保持长期的朋友关系,因为我需要你的专业技能素养,或许再什么时候,我还会有用到你的地方,如果到了那个时候,还是希望你能站出来帮我一把,当然了,我不会让你白做的,钱我会给你的。”

    “我不想有命拿钱没命花钱,既然是退了,那就是彻底退了,我不想在于你们扯上任何的关系了,我问你一句心里话,王赢,你还打算把阿叻从金刚堡里面救出来吗?”

    王赢是真的不想与猎手解释了,他从边上平静的开口“我和金刚不是朋友,和阿叻才是朋友,和金刚,是被迫的合作,所以我一定会搞跨金刚,也一定会救阿叻!”

    猎手看着王赢说的这么的干脆,从边上点了点头,双手抱拳“那我在此就谢过你了,别的不说了,如果救阿叻的时候,需要我的帮助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而且,只要阿叻没事,我猎手就欠你个人情,我下次还是会帮你做一件事,只要你开口,我就一定会给你去做的。”

    王赢听着猎手说这些,叹了口气“看来你是心意已决了,那就算了,随你就是了。”

    “那我谢谢你了!”猎手这句话倒也是实话,他从边上“那我敬你一杯。”

    王赢笑了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你还是误会我了,这就是我们成为不了朋友的原因。”王赢从边上也把酒杯举了起来,两个人刚要饮酒的时候,房间大门被推开了。

    “那个什么,猎手,我问你个问题,你挺想过安分的日子的,是吧?”说这句话的是贡嘎啦,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王赢和猎手,转头也都看向了贡嘎啦,贡嘎啦是猎手的老上级了。看见贡嘎啦出现了,猎手从边上皱了皱眉头,还是对贡嘎啦挺客气的“是的,我确实是想安分下来。”

    “那按照你刚才的话的意思,就是要和小王赢撇清关系了,那好,既然这样,我给你说过事情。”贡嘎啦从边上简单明了“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们都是府主,是府主的话,那就全都盛会的人,你们所有人进盛会的时候,都是一份投名状,那你想过没有,你们这么长时间了,都已经算是背叛盛会了,为什么这个投名状,一直没有搞出来呢?还是所,日子过的久了,你不记得这个投名状了?”

    贡嘎啦这一句话,说的王赢和猎手两个人都皱起来了眉头,而且这句话也算是点醒了猎手了,猎手早都把投名状的事情,给忘到一边去了,是真的给忘记了,现在贡嘎啦这一说,他才想起来。

    贡嘎啦从边上继续说道“你走了这么多年江湖路,手上多少鲜血,多少仇人,我就不吭声了,这个圈子是你想入就入,想离开就离开的吗?如果不是王赢顶着,你觉得你现在还能从这呆着?你的通缉令早就上了网上了,不光是你,你们所有人都这样的,是王赢手上有东西,再制约盛会,让盛会不敢随意的把投名状的事情搞出去,如果你现在要离开王赢了,那王赢还要不要继续保着你了?”

    王赢一听贡嘎啦这么说,猛的一转头“你说什么呢你,别这么说话!”王赢刚要继续开口呢,贡嘎啦冲着王赢就说道“你最好给我闭嘴,这里面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贡嘎啦这个疯癫和尚,才不会管王赢。

    随即他继续说道“他们只是暂时不敢搞你,是因为他们知道,你是王赢的人,如果你不是王赢的人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忌惮呢?你也这么大年龄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你觉得你能扛得住盛会的骚扰么?盛会会允许你这样一个曾经盛会的人,现在自己一个人,不服从盛会里面的分配安排,闲置在家?”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你要么皈依盛会,要么背叛盛会,皈依盛会,你退不出这个圈子,你还得去别的地方为盛会做事情,如果你不皈依盛会,你背叛盛会的话,那盛会就会对付你。”

    “现在是你不仅背叛盛会,还不想和我们在一起,那我问你,王赢还不要不要给你提供保护了?给你的家人提供保护了,到时候盛会的人找上门来,你能应付的了么?他们不是不会找你,是暂时还没有腾开手,你对于他们来说档次太低,但是不代表他们就一辈子不会找你了,迟早会找上来的。”

    ,永~久免@!费看小!}说/

    “我说的这些你都清楚,所以说你想退,你做梦吧,不信你就试试,你离开了我们的保护,你试试。”

    “你看看盛会会不会搞你,再说了,王赢和宁孩本来就是两码事,宁孩是个什么玩意,卑鄙阴险狡诈,王赢和他比起来,对兄弟这一块,最起码义薄云天多了,你和宁孩谈,不代表和王赢谈,再王赢的思维意识里面,你帮王赢做了毒蚁的事情,是因为你是他的人,是他的兄弟,而且作为兄弟,你帮了他,他也帮了你。”贡嘎啦这一个帮字里面,还有不少含义,甚至包括于钱,还有帮他们压制住盛会的投名状,以及还要承担起后面盛会追责的时候,一道强有力的保护伞。

    贡嘎啦说的也是实话“那我当你是兄弟,你也得当我是兄弟啊,总不能我当你是亲哥,你当我是表弟,是不是?”贡嘎啦这一番话,也算是彻底的说的猎手没有了办法,猎手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愣是没有开口,他就看着贡嘎啦,又看着王赢,他发现,他对于眼前这个孩子,自己甚至没有任何抵抗的办法“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要走就走,没有人拦着你,腿再你身上,但是你自己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