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074】毒蚁死了

【1074】毒蚁死了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不让我吃这一口的话,那也行,把我们之前该结算的结算一下,这个事情我就也不参与了。”毒蚁这话是明显的一副自己已经拿捏好主意的架势,没的商量了。

    其实再毒蚁来之前,也就把该想的都想好了,这些年,乌克托占了他们太多太多的便宜了,他都不吭声,能忍的都忍了,其实对于乌克托的种种事情,行为,他早都已经忍到极限了,王赢这个事情,其实只是他一个爆发的梗,之前已经有过很多年的日积月累,仇恨都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这长年累月的,两伙人直接的事情多了。

    也正是因为王赢这个是,让毒蚁对于乌克托的忍耐也到了极限,毕竟自己还有那么多下属看着呢,我毒蚁也不是好欺负的人,给我整急眼了,爱谁谁,就是干!

    但是毒蚁这个说话的方式,也是激怒了乌克托,乌克托从边上抬头,瞅着毒蚁,咬牙切齿的“毒蚁,你这是活腻歪了,敢和老子如此的说话,是么?”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每个人心里面都藏着一个魔鬼,当被人踩过了底线,他就会跑出来,什么事都敢做,所以,对人对事,千万不要做得太绝,给别人留条活路,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王赢这口肉,要么大家,一起吃,要么,谁都别想吃!”

    …lU

    说完之后,毒蚁从边上站了起来“在下告辞了!”说完,他转身就走,秋天跟在了毒蚁的身后,也离开了,毒蚁这边刚一走,边的乌克托一下就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看着毒蚁的背影,他也是急眼了,麦扣这个时候从边上过来了,他看着乌克托。

    “这个毒蚁越来越过分了,当初若不是咱们扶持他,他哪儿有现在,现在真是混大了,敢这么和咱们说好了,司令,您一句话,我带人就去把他解决了!”

    平心而论,其实这事情也是真的不能怪毒蚁,确实说句良心话,这乌克托太贪心了,而且这些年占的毒蚁的好处也是太多了,早晚都是给毒蚁整急眼,这是正常的。

    而且王赢这个事情,本来开始的时候就送到毒蚁嘴边的肉,现在莫名其妙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了,毒蚁肯定也是咽不下这口气,也是正常的,乌克托听着麦扣说这些,不能和毒蚁发火,都和麦扣发上了“你是猪脑子吗?让毒蚁死在咱们军营,你这是让他那几个疯狗兄弟,过来和咱们玩命吗?闭嘴!王赢他们到哪儿了!”

    乌克托从边上问了一句,麦扣这一下里那么低下了头“大概还有两个多小时左右吧,王赢现在还在办理出院手续,酒菜我都准备好了,就是毒蚁那边?”

    “没事,这也不是毒蚁第一次和我吵了,他吵他的,咱们做咱们的,这口肉,我还就是不给他吃了,你保护好王赢,至少再赌场建成以后,保护好他,其实这也是好事,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把两个人都叫上,毒蚁肯定不会给王赢好脸色看,这样一来,到时候赌场成了,王赢出点什么事,咱们还是最大的受益者,然后事情还能推给毒蚁。”

    说到这的时候,乌克托也是阴险的笑了起来“照顾好我这小兄弟,他可是咱们大财主”

    麦扣从边上赶忙点头,赶忙就离开了,乌克托还是有些生气,想着毒蚁刚从的样子自己又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你们几只小老鼠,我就让你们再得瑟几天,老子早晚把你们都收拾了,我倒要看看,看看你们还能再猖狂多久!!……”

    毒蚁的暂时居住的地方,是乌克托军营的最核心地带,也是守卫最严密的地带,和乌克托自己居住的地方,不过二十米的距离,毒蚁一脸愤怒的回到了房间里面,他坐在床上,边上的秋天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从边上冲着毒蚁伸出来了大拇指。

    那意思是毒蚁今天做的真好,完全的压制住了乌克托,毒蚁也没有那么多想法,从边上平静的开口“是他们做事情太过分了,如果这次我在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他们一定还会更加的变本加厉的,想占便宜没有够,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让!”

    “那个什么,让我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我累了。”毒蚁和秋天打了一个招呼,秋天点了点头,随即离开,毒蚁自己靠在了椅子上面,长出了一口气,随即,自己也是满头的汗水,他身后的衣服都给湿透了,要知道,刚从和乌克托的谈话,也是真的挺耗费精力的,要是说他一点忌惮都没有那都是装的,内心压力也是极大的,如果乌克托突然之间翻脸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和乌克托拼了,这一来,这些年所有的积攒也就白搭了,毕竟乌克托是缅店的军阀啊,自己是毒贩,而且是臭名昭著的毒贩,乌克托有一万种高大上的理由对付自己。

    当着秋天的面儿,也不好意思展现出来,所以他只能扛着,看着乌克托一出去,他这才放松下来,整个人都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力气,手心出汗,他靠在边上,就在这个时候,边上一个声音传出“闹了半天给自己吓成这个样子了,刚从还装的挺像。”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毒蚁一跳,毒蚁猛然之间转头,发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他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身后的这个人……

    王赢他们再接近黄昏的时候,才到达了山上,再乌克托的营帐内部,摆上了一桌子丰富的酒席,大家说说笑笑的,李韫和王赢两个人坐在一起,就和亲兄弟一样。

    乌克托对王赢也是十分的客气,王赢这次过来,又给乌克托带来了一块名表,乌克托也是笑纳了,大家再聊天的时候,迟迟不见毒蚁到来,乌克托看了眼边上的秋天。

    秋天也是说毒蚁说了不让打扰他,但是因为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来,怕是他睡过了,随即秋天让人去叫毒蚁的,这一叫,不要紧,王赢一行人还在营帐内部聊天说笑的时候,突然之间,外面的随从冲进来了“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

    他冲进来的时候,因为重心不稳,整个人直接就栽倒到了地上“不,不,不好了。”

    他整个人一股子惊慌失措的样子,倒在地上,气喘吁吁的指着门口,好半天没有说出来一个字,秋天往上走了一步,上去一脚就踹倒了他的胸口位置“你怎么回事?”

    显然秋天也是觉得这个下属太不给自己长脸了,谁知道,这下属开口“我,我,我刚才去了,敲,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开,后来我着急,就把门给撞开了,门,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进去,进去以后,我,我,我看见,毒,毒蚁,死,死,死了!”

    “什么!”这一下,不光是秋天,边上的乌克托第一个就吼了起来,显然,他是挺希望毒蚁死亡的,但是如果毒蚁死在自己这里的话,那是他绝对不愿意的,肯定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麻烦的,秋天已经冲了出去,房间里面的人也都站起来,奔着门口过去了,很快,一行人到了毒蚁死亡的房间,这个房间是密封的,还是木屋,毒蚁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嘴角的鲜血流出,整个人早就没有了呼吸,秋天过来就摸着毒蚁的脖颈,早就断气儿了,毒蚁瞪着大眼,浑身上下看不出来一点的伤痕,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愣住了,房间里面的气氛,顺间也都变了……

    这一顿饭注定是吃不好了,所有人都没有吃饭,秋天出奇的平静,没有争吵,没有急眼,只是从边上拿起了了电话,打给了毒蚁的大哥,告诉了他们毒蚁的事情。

    乌克托也没有制止,很有经验的,第一时间,就把现场控制住了,而且最大程度的把现场还原,而且通知了专门的技术人员,过来做鉴定,要知道毒蚁是怎么死的。

    而且乌克托直接就把整个军营都给封锁了,一边封锁,禁止任何人进出,一边全面戒备,让所有人搜查军营有没有可疑人口,调集军营的监控视频,也让军营进入了战备状态,连军营里面的坦克装甲车也都全副戒备了,这乌克托也是准备好了,如果毒蚁那几个兄弟过来一下控制不住情绪闹事的话,他就只能和他们鱼死网破了,但是这还真的不是乌克托愿意看到的结果,他现在也很愤怒,整个人的脸沉了下来。

    他不允许任何人进出,然后自己也离开了,王赢和李韫也互相看了一眼,李韫看着躺在地上的毒蚁,嘴角闪过了一丝冷笑“这狗日的,终于遭报应了,活该。”

    “韫哥,这就是毒蚁?”王赢从边上询问了一句,还在装傻,李韫点了点头。

    两个多小时以后,王赢一行人也全都出现再了大厅的内部,不光王赢,还有李韫,还有所有乌克托军营的高官都出现了,乌克托坐在最前面,秋天一行人也都在边上站着。

    也是看着下面的人都齐了,乌克托坐在上面“毒蚁死于三个小时以前,如果按照时间推算,那就是应该刚和我谈完了,离开我这里,回到他的住处十分钟以内发生的事情”

    “根据秋天的描述,他刚进去就被毒蚁给支走了,就留下了毒蚁自己一个人再房间里面,然后毒蚁一直就没有消息了,这期间的所有监控,我都让人调查过,毒蚁的房间大门一直是紧闭的,从她的房间内外,没有出来过任何一个人,也没有进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