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962】第一杀器

【962】第一杀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肯定要出来啊,都这个时候了,我要是还不露面,那不是就没有我的戏份了吗?”说到这的时候,男子突然之间起身,很是大气的,冲着阿叻伸手“阿叻,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蛇蝎,是跟着星芒干的,咱们是一家子人,别客气,别客气,至于张士圣,你肯定也认识,是你手下的五个大护法之一,但是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我蛇蝎的把兄弟,好多年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被安排出去执行任务了,你知道的,组织内部的事情很多的。”蛇蝎显得很大气,像是老朋友一样,一边给阿叻介绍,一边冲着阿叻伸手,阿叻其实刚看见蛇蝎的时候,他也不是很慌的,他知道这个人不简单,但是当他听见蛇蝎介绍的时候,阿叻是真的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

    他把目光直接就看向了边上的岩石,岩石叼着烟,冲着阿叻笑了笑“叻哥,这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他叫蛇蝎,和咱们不同门,但是都是一个组织的,认识一下吧。”

    阿布托这个时候猛的一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岩石,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岩石居然是个叛徒,居然这么多年,一直是卧底再阿叻身边的人,他咬牙切齿的,伸手指着岩石“我说怎么所有的善主府上都出事了,只有你的府上没有事情!原来是这样!”

    “不,我的府上也是有事情的,没看我来的时候,身上还满是鲜血的吗?那刚处理完”

    岩石一边说,一边平静的开口“处理了一些不愿意和我一起共事的人,攒了好多年了,这一下都处理完了,叻哥,应该还有几个地刺的人,我也给一起收拾了。”

    “地刺在你手上。”阿叻从边上开口“地刺和山锤他们都没有交集的,所有的善主,他只和你一个人有交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老实人,但是没想到,你是内奸,好样的啊,张士圣,你藏得够深的,这么多年,用命来换我的信任,你就不怕之前做那些事情的时候,自己的命,就真的丢掉了吗?”

    “当然怕了,但是出来混的,怕有什么用啊,你说是不是?我不为了你去拼命,玩命,我哪儿能让你信任我,是不是,再说了,我可不是什么内奸,我本来就是盛会的人,和你一模一样,都是盛会的人,盛会这么多年的传统你可能不清楚,每个舵主身边,都会有跟着舵主一起起家的,然后实际上,确是盛会第一话事人直接委任的人。”

    “当然了,这些人还有个更响亮一点的名号,那就是所谓的审查者,我就是审查者,是当初被第一话事人,分到贡嘎啦身边的审查者,而且,每个舵主身边,还有一个影组的人,这影组的人,是直接元老会认命的,知道吗,是负责藏这个舵主的情况的。”

    “你居然是审查者,岩石,你对得起这么多年这些兄弟吗?你吃里扒外!”阿布托从边上显然是急眼了,岩石是内鬼的事情,让他真的无法接受,岩石的事情,对比与刚从塔布兔他们给他们的刺激来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阿叻从边上一瞬间,气的整个人有些身体颤抖,但是他再尽力的调整,好一会儿的功夫,阿叻也点了点头“好啊,好啊,真的没有想到,能拿脑袋替我挡枪子的兄弟,和我阿叻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居然是盛会的审查者,好好,真好!”阿叻一边说,一边伸手指了指岩石“你好好看看,你座位的抽屉里面是什么。”阿叻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边上的岩石,他们的桌子下面都是有小抽屉的。

    而且每次开会,每个人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岩石每次都是坐在那个位置的,岩石一听阿叻这么说,他随即把抽屉打开,抽屉里面是一个小盒子,很精致的小盒子,他下意识的打开小盒子,盒子里是一块玉坠,这玉坠岩石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阿叻随身携带的,岩石很多年前一直就喜欢阿叻这个玉坠,哥俩因为这个玉坠,已经琢磨了好久了,岩石一直想要把这个玉坠给琢磨走,自己要了,可是阿叻也喜欢,就不给他。

    哥俩因为这个事情,老闹着玩了,现在岩石没有想到,这个玉坠就出现再了这里,他再盯着玉坠,抬头看了眼掀开盒子里面,是阿叻故意雕刻的,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兄弟,生日快乐。”就是这几个字,让岩石内心一惊,他到底没有掉眼泪,但是内心却是也是分压抑的,阿叻也是看见了他们看着这些东西,冲着岩石伸手“给我。”

    今天正好就是岩石的生日,张士圣盯着这个盒子,看了好半天,他们彼此之间,也是太过于熟悉了,他甚至都知道阿叻要做什么了,他犹豫了一下,看着这个玉坠,就像是再看着他最后一眼一样,他把盒子盖上,把盒子给阿叻扔了过去。

    阿叻打开盒子,把玉坠拿了出来,从边上拿起来水杯,上去一水杯就砸了下去,把这个块宝玉砸的稀碎,连带着水杯都被阿叻一把给砸碎了,从头到脚,一直稳若泰山的阿叻,这个时候终于也稳不住了,水杯的玻璃碎屑,划开了阿叻的手背。

    鲜血从他的手掌缓缓的流出,他的妻子,一直再边上坐着,也是这个时候,看见自己的男人真的动气了,尤其是看见阿叻手上的血迹了,她有些心疼,赶忙从边上拿出来了纸巾,给阿叻擦手上的血迹,一脸的担忧,她很安静,很少交际。

    阿叻看着自己的妻子,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他冲着她摇了摇头“放心,天踏不了。”

    也是看见了自己妻子担心的样子,阿叻整个人平静了不少,他看着自己面前一地的碎屑,平静的开口“张士圣,从这一刻开始,你是你,我是我,如果有机会,你最好杀了我,否在的话,我阿叻什么人你了解,我最痛恨什么你也知道,后果你是懂得。”

    岩石毕竟也是人,和阿叻他们一起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生生死死,但是他也是实在,而且刚才阿叻的这一番行为,也是真的像是针一样,刺进了张士圣的心底。

    他好半天,才平静下来了自己内心的情绪,缓缓的开口“叻哥,你用不着这个样子。”

    “我不是你哥,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兄弟,这么大的官位呢。”阿叻直接嘲讽了起来。

    “我是有感情的,但是我不是吃里扒外,你们把我当兄弟,我岩石一样是把你们当兄弟的,如果说有危难关头,我岩石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你们放弃我自己的性命,其实以前很多次生死之间的时候,我真的想要自己赶紧被干掉,这样一来,也省的后面再面对这样的场景了,让我自己直接自杀的话,我也做不到,后来一点一点的,把这山城打下来了,把这山城拿稳了,我知道,安逸了,本来安逸的时候,我也想挺好的,兄弟们性命都有保障了,我就想着,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咱们也还是兄弟。”

    “但是阿叻你忘记了,你是盛会的人,贡嘎啦也是盛会的人,我们所有人都是盛会的,你打下山城以后,惟贡嘎啦的命是从,是贡嘎啦拉着你,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现在的你,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当盛会的人,面对于盛会的调任令,两次拒绝执行了。”

    “而且你之前甚至准备带人去劫囚,干掉贡嘎啦了,你说你为什么就非要这样?你如果不这样,不和盛会对着干,不摆明了,就一定非要把这山城从盛会独立,这样的话,咱们或许永远不会走到这一天,你说我吃里扒外,阿叻,那你好好想想,到底是谁吃里扒外,谁当初拿着盛会的资本起家,现在自己翅膀硬了,却想要脱离盛会的。”

    “我岩石这么多年的初心,从来没有变过,我一开始就是盛会的审查者,从你们这边刚开始起家的时候,就奉命再你身边了,那会没有想到你真的能拿下来山城,只是知道,贡嘎啦再帮你,所以在你身边,就要有盛会的人,本来那会也没有想到,能一直呆在这里的,但是后来你越做越大,我也就越来越没有办法离开了。”

    “直到你把山城拿稳了,那我算是彻底要在这里了,我一直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也知道,迟早会发生这一天的,山城以前确实不被盛会重视,但现在不同了。”

    现在不同的含义,所有人也都清楚,肯定八成和金刚的介入,是有直线关系的,金刚这一辈子就是活在毒品当中的,制毒,贩毒,都有一套自己的专业的班子,山城这个位置,对于金刚来说,绝对是天然的,作为毒品王国的不二选择,至于他和盛会到底是达成了什么协议,阿叻不清楚,但是多少,肯定还会和这个有关系的。

    “叻哥,别反抗了,今天晚上四个府都反了,史列夫是你手上第一大杀气,蛇蝎他们既然敢这么做,那肯定不会放过他的,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他,史列夫手上有人,但是蛇蝎手上他们有鬼岛,鬼岛的人足够缠住史列夫的人的,不能说能干掉他们,但是至少能让他们没有办法顾忌到你这里,否在的话,这么长时间,你觉得什么能阻挡住史列夫那伙人,一定是很强大的存在了,现在史列夫他们已经被鬼岛的人给困住了,埋伏起来了,一切是等你这里最后的结果了,东南西北四个山府也都沦陷了,东山府的山锤那边早都出事了,现在人都丢了,西山府,南山,也都被踏平了,我的北山不用说,内部的势力我也都清除完了,现在只要是留下的,那都是和我一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