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951】西山府事变

【951】西山府事变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即狐狸两手一摊,刘飞阳更直接,直接就招呼人把家伙往自己的车子上面装,这边正装呢,狐狸开口了“钱啊,大哥。”

    “之前银子交代过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话一说完,狐狸直接开口。

    “我操,你这么说我怎么回去交差,妈的!这不是明摆着坑高浪吗,你觉得这样一来,他以后还会和咱们再做生意吗?让王赢给钱啊,我操!这回去怎么交代。”

    “你激动什么,高浪也不是第一次说不王赢打交道了,反正我是没钱啊,你总不能和我要吧,东西我也是得要,王赢说这是救命的家伙,至于钱的事情,你如实禀告吧,再说了,狐狸,咱们才是一伙儿的啊,你和高浪也不是一伙儿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我回去也得交差啊,这么多东西,一毛钱都不给,这要让高浪知道了,不得气死了,不得掀了王赢家的房顶啊,他也不是没钱。”

    “哦,对,这话王赢也说了,他说有钱是有钱,但是不能铺张浪费,不该花的钱,不能瞎花,行,行了,反正你回去随便说就行了,反正他是不给钱。”

    狐狸瞪大了眼睛,琢磨了半天,这才点了点头“我算是服了,那我也不能直接回去就说王赢说不给啊,这不是直接怼高浪呢么,那你说我怎么说啊?”

    “你就说王赢现在没钱,说先欠着,马上就给不就完,高浪要找,让他找王赢要去,这家伙,你放了这么多年高利贷,你收款的时候,那些人是怎么糊弄你的,你随便拿出来点,你就拖吧,没事,要么你就推给孙琪展,反正他们兄弟几个的事情,咱们说不清,咱们管好字就行了,那个什么,饿了吧,咱哥俩找地方喝点酒,吃个夜宵去…”

    山城东西南北,四个善主的府邸,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构造,都是当初阿叻给出钱修的再西山府,猎手的房间内部,他坐在房间里面,把玩着一把手枪,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事情,再他的对面,一个将近两米的男子,坐在一把红木椅子上面,正在练习沏茶,对面的这个人足足得有三百斤,显壮,却不显胖,名字叫大象,也是猎手的老心腹了。

    房间里面灯光昏暗,大象又是沏好了一杯茶,然后递到了猎手的边上“老哥,来尝尝这个,怎么样?这茶是我今天自己从山上摘下来的,没少花钱呢。”

    猎手放下手枪,接过了大象手中的茶杯,自己喝了一口,随即皱了皱眉头“好苦啊。”

    “苦?不可能啊!”大象一边说,一边赶忙自己也喝了一口,他仔细的品尝了好几次,还是抬头“大哥,你是不是味觉出问题了,这么香的茶品,为什么还会苦?”

    “可是我喝着就是苦啊,总不能同一杯茶,你喝着甜,我喝着苦吧。”猎手一边说,一边又拿起来了茶杯,自己又仔细的喝了几口“是你味觉出问题了吧,这茶这么苦”

    “怎么会,是甜的!”大象有些较真,又拿起来喝了一口“不能说甜,这么香的茶,你居然说是苦的!开玩笑!”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这个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随即,又是一个男子进来了,看见这个男子进来,大象来了兴致。

    “天狼,哈哈,你来的正好,快点,过来过来,品尝感受一下,看看这茶,到底是香,还是苦的,我一直觉得是香的,可是大哥一直觉得是苦的,你来尝尝。”

    男子嘴角挂着笑容,坐到了大象的身边,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自己随即品了品,随即点头“这茶很香啊,确实不错,很好的!”天狼从边上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伸出来了大拇指“不错,是真的不错,老哥,这茶多好啊?”

    最RP新a&章节W~上q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好呢,我觉得这个茶叶确实是苦的啊。”猎手一脸的郁闷,自己又端起来了一杯,喝完之后,还是满满的苦涩的感觉“怎么着,莫非是我这出问题?”

    “当然是你这里出问题了!我们二比一,我们都觉得是香的,就你觉得苦,你的问题”

    大象从边上赶忙憨厚的笑了起来,他这边一笑,另外一边的天狼跟着开口“大哥年龄大了,要体谅一下,有些时候,难免会决策错误,没关系,只要及时改正就好了。”

    天狼这话也是明显的话里有话,一听他这么说,大象是什么都没有想啊,但是猎手从边上眉头一皱,随即抬头,看了眼天狼,他产生了一丝警戒,今天晚上一直就感觉怪怪的,直到现在,还是怪怪的感觉“天狼,你这么晚了,跑到这干嘛来了?”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大哥,好几天没看见你了,有些想念你。”天狼从边上笑了。

    “有好几天吗,晚上还一起吃饭了,大家还都喝了点,你是不是傻了!”大象从边上直接拆穿了天狼,照着天狼的脑袋上面就是一巴掌“妈的,过糊涂了啊你!”

    天狼不说话了,大象也是觉得有点怪了,猎手更是感觉不妙,好像想到了什么。

    这个时候,他从边上站了起来,他冲着大象笑了笑“你陪着天狼从这里喝点茶,我出去一趟,还有点事要做,几分钟就回来。”说到这,猎手转身就要往出走,他刚路过天狼边上的时候,天狼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猎手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

    随即,他盯着天狼看了一眼“天狼,干嘛呢?这么喜欢我啊,还抓着我的手不放手?”

    “就是,你什么时候爱上老大了,妈的,你的性取向都变了吗。”大象从边上冲着天狼就笑了笑,还在调侃天狼,习惯性的又冲着天狼的脑袋呼啦了一巴掌。

    “够了!”天狼突然之间就叫吼了起来,他这一声叫吼,吓了大象一跳“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成天照着我脑袋拍拍拍的,这么多年了,拍不够吗,狗日的!”

    天狼这一声愤怒,整的大象一下就蒙了,他随即收手“我去,你吃了枪药了啊,干嘛啊这一下整的这么严肃,真是的,吓死我了,我操!”大象还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呢。

    天狼却又抬头看了眼猎手“哥,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聊聊行么?”

    猎手犹豫了一下,这一刻,还是坐下来了,他这一下坐下来,也没有闲着,顺手就摸自己的手机,边上的天狼,就跟早都看出来了一样,跟着说道“别看了没信号的。”

    听见这句话,猎手算是坐实了自己刚才的猜想,他上下打量着天狼“天狼啊,天狼!”

    他从边上伸手指着天狼,叹了几口气,但是到底什么都没有说,随即天狼从边上给猎手倒了一杯茶,他把茶倒给了猎手“哥,其实这么多年,和你跑社会,学会的最多的就是隐忍,我觉得如果单纯的论手段,阿叻他们也都不是你的对手,你看你的西山府,再四个山府里面,是发展的最好,也是最庞大的,手下小弟也是最多的,真为你骄傲,想着当初你刚起家的时候,就咱们几个人的时候,那日子过的是真够艰难的,那会那一个个的社会大哥,早肥,施健洪,魏其勇他们,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都是高不可攀的,可是咱们愣是跟着阿叻,一点一点的开疆扩土,把他们一个一个都给干下去了,那会咱们抢钱,抢人,抢枪,抢毒,到后面的,抢矿,抢工程,一步一步的,仔细的想想,咱们西山府走到现在,一大半儿都是咱们用命拼换着抢来的,是不是?”天狼一边笑,一边开口“你再后面出谋划策,指导全局,我和大象从前面一人带着一股子人,战场争斗,一次一次的,真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可以说,西山府能有今天,真是咱们兄弟几个用命打出来的,你当初说把西山府给我,我都没有要,对吧,哥?”

    “没关系,如果你现在想要的话,我一样可以给你,咱们兄弟之间,我早都说过了,只要你要,我就一定都能给你,只要你开口,我有的,我都给你。”

    “哦,那同样的,我们有的,只要你开口,我们也都会给你,是吧。”天狼笑呵呵的,话里有话,又看了眼边上的大象“是啊,当然是这样的,有问题吗?”

    “咱们兄弟这么多年,同甘苦,共患难,这么长时间了,你有什么可以摆在明面上说,不用这样有一句话没一句话了,这样你累,我也累,大家全都累,有必要吗?”猎手无所谓的笑了起来“都是过命的感情了,没有什么不能放在明面上说了。”

    “哦,所以你就搞我老婆,还是一本正经,义正言辞的搞我老婆,是吗?”天狼这一句话说完,整个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之间就变了,猎手突然之间不吭声了。

    猎手不吭声了,大象从边上倒是急眼了“什么玩意,你老婆?你说的是帆帆吗?”

    “要么你以为还有谁?我只有这一个老婆,我天狼从小到大,也只有过这么一个女人,你以为和你们一样,成天花天酒地的吗?所以我对她更是看重,我想和她过一辈子。”

    天狼说的挺平静的,这话一说完,大象从边上也蒙了,仔细的看着天狼,又看着边上的猎手,看了好一会儿“天狼,你是不是疯了,帆帆和猎手怎么会有关系呢,你他妈的,是不是喝多了,从这说胡话呢!”大象还想继续开口的时候,天狼急眼了。

    “你他妈给我闭嘴!狗日的,我没有问你!”天狼从边上叫吼了起来,大象这一下难得的不吭声了,目光全都在猎手身上,他伸手指着猎手“我他妈的问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