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3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建木之树当时被雷劈了。

    苏竹漪并不确定那棵树到底死了么,她当时直接昏了过去,依稀记得昏迷之前,那大片大片的火光冲天而起,像是一团红色的蘑菇云。但建木之树是天地初开时就出现的神木,是沟通上界与下界的桥梁,应该不会那么轻易陨落。

    最坏的结果,应该是灵智受损,成为一棵没有意识的树木,却依然能起到连接天地的作用。如果是那样的话,它的枝桠对息壤应该也能起到作用。

    去找建木之树之前,苏竹漪他们先回了一趟古剑派,打算在古剑派呆上一段时间后再过去,小骷髅现在长肉了不用藏着了,要见见人,他想跟其他人接触,但他如今个头儿虽大,却依旧害羞胆小,明明想交朋友又奶娃娃一样的黏着苏竹漪,因此秦江澜和苏竹漪就想在古剑派呆上几天,让小骷髅能够跟其他人相处。

    毕竟现在也不急于一时,而当时那里属于时空交错的混沌空间,他们要去也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例如高阶替身草人,苏竹漪是打算备上一些的。

    刚回去的时候,落雪峰上的大黄狗都认不出小骷髅了。

    它很好奇地围着小骷髅转圈,等到小骷髅一开口,用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唤它的时候,它兴奋得呜呜叫,只是叫了几声后又扭过头小心翼翼地看着苏竹漪,见苏竹漪似乎没有生气,没有沉下脸,才欢快地摇着尾巴,又讨好地叫了好几声。

    秦江澜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看到苏竹漪倚在门边,看小骷髅逗狗玩儿。

    落雪峰的冰天雪地里,她披着红色的大氅,双手拢在袖中,斜斜靠着,眉若远山,肌肤晒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像是雪中绽放的小红梅,点缀雪山枝头,艳了岁月春秋。

    她没有不高兴。

    曾经那个见狗就杀的狗见愁,如今也能静静地看着一人一狗嬉戏,甚至,嘴角还噙着浅笑。

    其实就在他以身祭镜的时候,他询问她的时候,他都以为,重生过后的她,会真的如同她自己亲口所说的那样,依旧做个杀人如麻的魔。

    然事实却是,她变了。

    如此可见,上一辈子的她,经历了多少痛苦可怕之事,遇到了多少心狠手辣之人。

    的确,在最初的时候,她也是那个愿意把生的机会让给别人的孩子。

    所以,哪怕在后来她作恶多端,他依旧不愿杀她。哪怕最后被天下人追杀,他也冒着天下之大不讳,救了她,藏了她。

    苏竹漪看着小骷髅和大黄狗,以及地上那解冻了半截,倒栽葱头插在雪地里尾巴乱摇的小白蛇,而秦江澜则静静看着她。兴许是他视线太灼人,苏竹漪有所感应,转头,习惯性地抽出手撩了一下头发,问:“看什么看?没看过美人?”

    秦江澜微微颔首,面不改色地淡定回答:“看过了,只是看不够。”不知何时开始,他的眼中就只看得到苏竹漪一个人。

    昨日里,苏竹漪还问过他苏晴熏。

    苏晴熏是他的徒弟。

    他也悉心教导了数百年。

    事实上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对苏晴熏是有师徒情谊的,哪怕重生一次,并不再是师徒,他也不能把苏晴熏完全当做一个陌生人,但实际上,在听苏竹漪说起苏晴熏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甚至觉得,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因为祭祀流光镜换一个重生,是为了苏竹漪所以,他的生命里只剩下她,他的眼里只看得见她了么?

    虽然秦江澜乐于这样的改变,但心里偶尔会有一丝疑惑,只是转念想到如今所求,正是他一直向往的,也是他的执念,更是他上辈子未曾勘破也不想去渡的劫难,他也就释然了。

    就这么看着她,只看着她,也挺好。

    就算天天看,他也看不够。

    苏竹漪:“……”

    这家伙脸皮越来越厚,都快撩不动了啊。

    “等会儿有弟子过来了。”秦江澜嘴角一勾,转移了话题。

    “恩,剑尊大人好好教他们剑法,没准要不了多久咱古剑派就能取代云霄宗,成为天下第一剑道门派呢。”苏竹漪说话的时候眉毛扬起,眼神戏谑。

    秦江澜笑笑不说话,看向苏竹漪眼神柔和了几分。

    见秦江澜不为所动,苏竹漪也就怂了下肩,自个儿唤出剑祖宗开始练剑,而秦江澜,则叫上了悟儿一直往前走,到了古剑派落雪峰的边缘,也就是古剑剑尖儿处。

    这次古秘境之行,古剑派收获颇丰,有不少宝物灵草,他们打算拿出部分放到器峰的藏宝楼,由弟子们用宗门贡献兑换。

    此前古剑派遭受了不小的打击,为了鼓励弟子提升士气,他们还打算举行一次宗门剑道比试,将秘境之中得到的三样高阶灵宝拿出来做奖赏,一时间,古剑派上下都在认真修炼备战,而秦江澜这位被古剑派弟子焚香祭拜的神秘剑尊,在某天机缘巧合之下指点了一位对他万分崇拜随身携带画像香烛弟子松尚之过后,隔三差五就有弟子上门请教,结果初一十五清晨,秦江澜就在古剑派落雪峰上讲道,成了古剑派名副其实的剑道大能。

    这期间,小骷髅也一直参与其中,他学了一门变化术,能将身子缩小一些,看起来就跟古剑派最年幼的那两个弟子差不多大,他也跟大家一起学剑,如今跟其他弟子相处得不错,时不时还会跟人比剑,只不过,他一直压制了修为的。

    否则的话,不用出剑,他那威压就能直接把其他弟子给压趴下。

    在秦江澜讲道的时候,苏竹漪就自个儿练剑,她这几天也抽空炼制了一些高阶替身草人,以备不时之需,没准去流沙河找建木之树的时候用得上。

    她还找丹如云要了一些丹药,丹如云说要好好准备送她一份大礼,苏竹漪就一直等着,估摸着也就最近几天丹鹤门的礼物要上门了。

    果不其然,就在她练剑的时候,落雪峰飞来了一只仙鹤。

    那仙鹤落在了苏竹漪前面不远处的雪地里,单脚站立后,优雅地伸了下翅膀,接着脖子一转,低头往雪地里一啄。

    苏竹漪:“……”

    那不是虫子,那是小白蛇的尾巴……

    “汪!”大黄狗已经把小白蛇当成了朋友,这会儿看到自己小伙伴被抓登时朝仙鹤扑了过去,惊得那仙鹤都掉了几片羽毛,一时间鸡飞狗跳,苏竹漪把狗喊住,冲了仙鹤招了招手,将丹如云给她的玉牌掏出来扬了扬,“鹤君,在这里。”

    仙鹤便气鼓鼓地扇着翅膀飞到了苏竹漪面前,口吐人言道:“小姐派我过来送礼。”它翅膀打开,翅膀底下有一片异色羽毛,苏竹漪便将那根羽毛挑出,将羽毛柄插在了玉牌上的小孔洞当中。

    羽毛内的储物空间阵法这才得以解开,苏竹漪神识一扫,就看到里头有好几个丹药瓶,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翠绿色药瓶,足足有上百之多。

    看来她当时做出的决断是无比正确的。

    她自己也会炼丹。但结交一个厉害的炼丹师,还是要省事许多。有了这么多高阶丹药补充,她在外历练也要安全得多。

    现在丹药也准备好了,小骷髅也跟弟子们相处得不错,她跟秦江澜,随时都可以出发去流沙河寻找建木之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