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1章 :大白熊

第151章 :大白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石雕苏竹漪和石化小白蛇被小骷髅带回了转生谷。

    小骷髅现在已经不是小骷髅了,他长了肉。苏竹漪和秦江澜是肉身进入转生池里的,他们是活的,有身体,所以在转身池里只是淬炼了肉身,依旧原原本本的出来。

    但小骷髅他不一样。

    他是死物。

    当初是因为即将成为山河之灵的元神无处可依,自然而然的回到了本来就属于他的尸骨上,而转生池里转生的本来就是盘古巨人的元神,小骷髅进去之后元神从那个无法继续成长的骨头架子里出来,在里头浸泡沉浮,从转身莲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拥有了新的肉身。

    大约是死的时候是小孩子的缘故,他现在也是个小巨人,不仅是个子比真正的巨人矮小的多,相貌也完全是个小孩子。

    就是个子高了,差不多快有苏竹漪两个高了。但在巨人里头依旧是小个子,不过就是这个子,已经让其他的盘古族人喜极而泣了。因为苏竹漪那个石雕像是弯腰撑着剑,因此悟儿现在比苏竹漪就高了太多,他盘腿坐在苏竹漪面前,手上握着个石头蛇。

    这石头小白蛇太小了,悟儿一般都直接揣兜里,也不用特意摆放。

    “小姐姐,他们说那山谷内的花有毒,没办法解毒,但那花已经死了,你会慢慢恢复的。”小骷髅声音没有盘四季他们那么粗犷,依旧很清脆悦耳,是甜甜糯糯的童音。他有了肉身很高兴,迫不及待地想跟小姐姐分享,问小姐姐现在的他好不好看,哪晓得小姐姐变成了这个样子,悟儿担心死了,也就懂事的没有再问了。

    等小姐姐恢复了,他再问。

    不知道小姐姐眼里,他现在还可不可爱呢?

    “就是暂时会保持这个石雕样子,一点儿一点儿的慢慢恢复。”小骷髅又道,“你别害怕。会好的。”

    “恩,我又不怕。”

    说慢慢恢复,其实也不是很慢,苏竹漪原本只有一双眼睛还能动,如今脸部也能抽动了,石化的部分在一点一点儿缩小,照着这个速度的话,大概三五个月的时间,她就能解脱。

    悟儿皮肤白,容貌俊俏,他在盘古族内备受宠爱,因为是重塑的肉身,出来的时候是光洁溜溜的,衣服都是盘古族人准备的。

    他现在外头裹了个皮裘,顺滑的白色长毛裹了一身,还戴了兜帽,苏竹漪觉得面前好像蹲了一只蠢萌的大白熊。

    她以后都得仰头看他了?

    以前一直不长个儿,一长就长这么大,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苏竹漪白天被摆在转生谷灵气最浓郁的大树底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里藏了个息壤的缘故,苏竹漪觉得那些树啊藤的都特别喜欢亲近她,之前悟儿不住身边的时候,就有藤蔓缠在了她身上,因此之后悟儿就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了,免得她被植物给围起来。

    夜里的时候悟儿就会把苏竹漪搬回房间去。

    这个房间是他跟盘古族人一起修的,他们力大无穷在山壁上掏个坑简直轻而易举,然后做木门,木床,只是一天的功夫就把洞府修好,盘古族人弄这些东西觉得有趣,什么都往房间里塞,对他们来说,做这么小小的床啊椅子的,就跟做模具玩儿似的,一个个都积极得很。因此苏竹漪他们的房间很大很宽敞,里头的东西也一应俱全,住的话应该是十分舒适的。

    然她是个石雕,不能动,摆在房间里就跟个装饰差不多。

    床上的秦江澜也还在昏迷,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大白熊悟儿晚上是不会呆房间的,他白天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晒太阳,晚上要跟盘古族人学东西,所以,他就把苏竹漪和秦江澜放在了一块儿,房间里还有结界,那些灵植钻不进来。而小姐姐有小叔叔陪着,小姐姐又能看着小叔叔,这样一来,他才能放心出去修炼啊。

    悟儿也是心大,他直接把她摆在了秦江澜床头边,秦江澜若是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个雕像竖在面前,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受到惊吓。

    这天夜里,苏竹漪又杵着“拐杖”站在秦江澜的床头。

    她住的洞府在山上,挖的是个圆形拱门,木门右上还开了个小窗,两扇窗户都开着,但挂了一层帘子,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没给外界灵植钻进来的机会。但即便如此,外头的山壁上也爬满了绿色藤蔓,就跟长了满墙的爬山虎似的。

    那帘子不是布料,而是转生池里那莲花的花瓣,白里透着粉,在月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正是因为这扇小窗,没有点灯的房间里才有月色清辉,使得室内仿佛蒙了一层雪白的纱。

    苏竹漪现在修炼是没办法的,她只能炼神,也就是休养元神,她闭上眼睛,将白天在外头随着呼吸而吸收到的天地灵气徐徐运转,在体内旋转一周后汇集到丹田识海,又用那灵气去沁入识海,使得识海逐渐好转,过了没多久,苏竹漪忽然感觉到了一只手轻放在了她脸颊上,轻轻贴着她脸颊,细细摩挲。

    她睁眼,就看到秦江澜已经醒了。

    他坐在床边,外袍随意披在肩上,手贴在她脸上。

    “你醒了?”苏竹漪看见秦江澜,星眸抖然变亮。她语气之中,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欣喜。

    “嗯。”秦江澜点头,“你这毒,只能慢慢恢复。”巨花死了,元神和躯体被他收入了流光镜,如今受他掌控,他自然也就知道苏竹漪中的毒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盘四季他们给我看了,说再等三五个月就会恢复。”她现在嘴下的部分还是石化的,下巴上是正常的肌肤,下巴底下却是岩石一样的,苏竹漪觉得她要是手能动,这会儿只不定要去抠几下。

    “恩。”秦江澜点点头,“我也好多了。”伤得很重,但恢复得也不慢,这几日,他在盘古族里得了不少好东西,床头还点了一盘凝神香,想来也正是如此,他才能醒得这么快。

    手在她下巴上轻轻刮了两下,还真刮下了一点儿粉末,秦江澜便皱眉道:“是不是这样会好得快点儿?”

    他继续轻轻揉了两下,又问:“疼不疼?”

    苏竹漪没觉得疼,她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好一点儿,不过僵硬石化了,若是被按揉的话,或许真能恢复得快一点儿也说不定呢。因此她道:“别刮,万一刮破皮怎么办?”现在是石头雕塑看不出来,万一恢复过后,皮被擦破了甚至剐了她一层皮,那就恶心了。

    “你给我揉揉。”她脸皮厚,这话说得理直气壮,一点儿也不晓得害臊。

    秦江澜轻笑一声,他坐在床边,亲了一下苏竹漪的额头,接着站到床边,将那小窗彻底关上。关上窗户的那一刹那,屋子里就再也没了光线。苏竹漪神识恢复了不少,依然看得见,她看到秦江澜取了颗明珠出来,放在了桌上的小碗里。

    那碗里是悟儿采的果子,旁边是他摘的花。

    在落雪峰,悟儿养成了每天在房间里插花的习惯,现在到了转生谷,他依旧坚持在苏竹漪的房间里放花,而且不是局限于梅花了,各种各样的花都有,而且有个特点,这些花都特别大,花盘跟脸盆儿似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大,对于巨人来说,大概是很小很可爱吧?他的审美已经往巨人那边跑偏了。

    碗里的果子红红绿绿的都有,放了一颗夜明珠进去也不突兀,看着那朦胧的光晕,苏竹漪莫名觉得有点儿馋,也不知是那果子看着好吃,还是面前这个芝兰玉树的人。

    他受伤刚醒,头发还是披散着,发丝略有些凌乱,脸色也还苍白。

    衣衫随意披着,将锁骨都露在外头,在那淡淡的辉光下,整个人少了那种清冷,像是打了一层柔柔的光,把肌肤衬得更加白皙,人也显得有些羸弱,好似,好似能被风吹走。

    好似,能被人压在身上肆意蹂丨躏一样。

    这秦江澜受伤了,反而更诱人了。让她恨不得啃上两口,然而,她动不了。

    啊不对,她嘴还是能动的。

    想什么了,苏竹漪觉得自己脸皮够厚,但这会儿仍是脸颊有些发烫。

    秦江澜见她视线落在碗里,端着碗过来,手里拿了一颗红彤彤的果子,“想吃的话我喂你。”

    “想。”

    苏竹漪点头,心想,“想吃你。”

    奈何身体做不到。

    秦江澜便用灵气将果子再次清洗了一遍,他把果子送到苏竹漪嘴边,苏竹漪便张嘴咬了一口。

    果子很甜,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吃的糖。

    不只是甜,还有灵气涌入体内,让她觉得舒服极了。果子不大,吃了几口就咬掉一半,苏竹漪心思一起,咬着咬着,就咬了秦江澜的手指,还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舔咬,自个儿玩得倒是高兴,眼睛都眯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像是个逗猫的小羽毛似的,而秦江澜,就是那只心痒的猫。

    他神色自若地将手指从她嘴里抽出来,还在她脸颊上擦了口水。

    反正苏竹漪也不能动,只能看着他干瞪眼。

    接着,他将灵气聚集掌心,开始在她身上揉了起来,那是冰凉的坚硬的石头,轻揉起来依旧是石头,哪怕他动作温柔,神情专注,揉的也只是坨石头。

    苏竹漪石化了的身体是没任何感觉的。

    她看着秦江澜在那揉,看得都有些无聊了,兴许是感觉到了苏竹漪的不耐烦,秦江澜又拿了个果子,他用灵气将那果子悬在苏竹漪面前,吊在她嘴边,她想吃的话,直接张嘴就是了。

    苏竹漪:“……”

    忒么的当她是驴呢?

    就在这时,秦江澜还拿出了流光镜,“还是无聊的话,就跟你师父他们聊聊天。”

    “息壤在你体内,也得想个办法把它引出来,放到流光镜里。”说这话的时候,秦江澜还顺势揉了揉苏竹漪的小肚子。有息壤的话,问题能解决一半,若能说服盘古族将转生池也收入流光镜,轮回道便算是完善了九成。

    “把我直接收到流光镜里不行吗?”她进去不就代表息壤也进去了。流光镜能自动吸收生气,一旦进去,息壤就藏不住了。

    “不能。既然是轮回道,自然要陨落了才可入内。除非是自主献祭。”

    流光镜里,除了他和青河,其他的都是死灵。就连洛樱,当初也仅仅剩下了一点儿元神。

    “那我也……”苏竹漪脱口而出,然话说了一半却打住了。

    她也自主献祭?不可能吧,她怎么会有那么高尚。

    不行,她怎么能有那样的念头,思及此,苏竹漪目色都暗沉了一些。她有些不爽现在的自己。

    秦江澜不会让苏竹漪自主献祭流光镜的。

    若是流光镜里的轮回道成功了还好,若是失败了,他们都会消散,他不会让苏竹漪卷入其中,否则重活这一回,又有什么意义。

    他手伸到她脸颊上,轻轻捏了一下,她全身都是冷硬的,摸摸光滑软嫩的脸颊,才能让他觉得心安。

    “你师父跟师兄最近关系好像有了一些进展。”

    “哎?”苏竹漪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她神识注入流光镜中,或许是有秦江澜的帮助,她神识刚刚投入进去,恰好就看到青河和洛樱站在红枫树下,洛樱背靠树站着,眉头微颦,而青河面对她站着,一手撑在树干上,像是将洛樱圈在了自己的领域里。

    青河比洛樱高大得多。

    他站在洛樱面前,就挡住了她身前的光。

    洛樱被他整个人笼罩,她眉头颦起,脸上神情不悦,心中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越来越依赖他,愿意亲近他了。

    但洛樱一直觉得,这是因为他是龙泉剑,而她献祭过龙泉剑的缘故,所以,她本能的排斥这份情愫。

    所以她开始避开青河,结果,逼急了的青河就将她堵在了这里。

    他从前尊她敬她,在她面前素来是笑容满面,现在,神情严肃,眸子里仿佛酝酿了一场风暴,这样的他,让她十分陌生,然心底却并不排斥,隐隐还有一丝慌乱。

    “青河,你要做什么,让开。”洛樱故作镇定地冷声喝斥道。

    青河没说话。他猛地俯身下去,在洛樱额上落下一吻。

    偷偷看热闹的苏竹漪:“……”

    亲额头做什么,亲小嘴儿啊,师兄你还是太嫩了,哎,啥时候跟我学几招啊?

    她正期待接下来的重头戏呢,就见青河抬头,冲空中冷冷一瞥,“苏竹漪。”

    咦,被发现了?

    “还看?”青河发出一声不满的冷哼,但眼角的余光扫到洛樱后,嘴角却有笑容一闪而逝。

    洛樱双颊生晕,那白嫩薄透的肌肤下透着嫣红,像是枝头上初绽的梅花。她得知苏竹漪在看,慌乱地低头,脸颊泛红,是因为害羞了。

    那个曾经面无表情的洛樱,她害羞了。

    若是她生气愤怒,是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

    她害羞,说明,她心里其实也有他了,不是师徒情谊,而是男人和女人之前的情感。

    意识到这一点儿,青河显得很开心,他也就不恼苏竹漪偷窥了,而是问:“你好些了没?”

    “那花被我们收拾了。”

    巨大的花朵被古剑派修士的剑气绞碎,遍布了真灵界最大的那条河河畔。

    苏竹漪这才注意到,这镜中世界多了很多花,大片大片的花。

    她想起了从前看过的话本子。

    黄泉路上,彼岸沙华。

    真的,越来越像了呢。

    他们真的能完善轮回道,被天道认可,从而摆脱原本必死的宿命吗?

    她想,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们现在拥有希望,并且,每个人都在为此努力。

    “流光镜里死灵太少了点,要不要我去多杀几个?”

    秦江澜:“……”

    他没说什么,而是用了点儿力气,弹了一下苏竹漪的脑门。

    “哎,我就是随口说说嘛。”她撇嘴,冷哼一声,眼珠子滴溜溜地转,闪烁星光,那张脸在明珠照耀下,美艳动人,顾盼生辉。

    倒也真是随口一说,至少,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轻易屠城,视人命如草芥。

    “嗯,我也是随便弹弹。”手指头又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秦江澜轻笑道。

    他也就能欺负一下不能动的苏竹漪了。

    苏竹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