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0章 :石化

第150章 :石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霞剑这名字是苏竹漪取的。

    它依靠她的剑意重生,自然也认可了当年苏竹漪取的名字。否则在重生那一刻,它喊一个,吾名祖宗?

    不过看到苏竹漪那碍眼的笑容,剑祖宗忽然觉得,其实叫祖宗还顺耳一点儿。

    它刚刚就该说:“吾名祖宗。”

    不过现在,不是跟苏竹漪贫嘴的时候。

    它重生了,但受苏竹漪修为限制,也不能完全发挥出实力,现在剑光虽然对底下那巨花造成了一些伤害,却并没有伤其根本。

    也就是说,苏竹漪现在根本没有脱险。

    苏竹漪也明白,她只是随口说了一句,精神依旧紧绷,并没有放松,这灵植太强,哪怕断剑重铸了,她也得全力以赴,才能博得一线生机。苏竹漪咬破手指,虚空画符,看到那巨花被高悬在天上的剑祖宗剑气斩伤,她便想趁此机会,设下阵法符咒让它伤上加伤!

    烈焰掌一掌打出,拍在了她刚刚用鲜血绘制的符咒上,瞬间有一片火海涌出,扑向了那巨花。

    就在这时,那朵巨花再次生出了无数藤蔓和根须,与此同时,它的藤蔓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大量粉色小花苞,跟土黄色的难看巨花不同,那些小花朵颜色鲜嫩,粉嫩可人。

    那花苞在短时间内变大,片刻之后就盛开绽放,整个山坳地里出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苏竹漪在看到开花的时候就有了防备,因为她知道那花妖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弄出这么一招,因此立刻给自己罩了防御屏障不说,还拿出了替身草人,并迅速往嘴里塞了颗丹药。

    然而这些依然不够。

    她知道那香气可能有问题,所以在长出花苞的时候就一直提防,可是她的防御屏障根本无法阻挡那气味儿。

    那味道很浓郁,很粘稠,像是甜得腻人,熏得人头脑瞬间昏沉,她甚至看到自己识海的神识变得浑浊,识海不再清澈,反而变成了泥浆一样。

    这花香,不仅让她身体难受,连神识都受到了污染。

    她没办法抵挡那花香。只能在意识还清楚,能控制自己言行的时候拼死一搏,苏竹漪握着剑,打算将罪恶源头巨花斩断,然而她挥剑之时,忽然发现她左手握着的替身草人已经碎了。

    这个替身草人是高阶草人。

    当年青河替她从古剑派拿来的。她原来一直用不上,因为修为不够,而这草人品阶太高。

    她刚刚突破元婴期,因为觉得危险,直接拿出了这个高阶草人。这样的草人,她一共只有两个。然而现在,草人已经碎了。

    苏竹漪身子一个踉跄,她,她识海浑浊,那清澈的湖面变成了淤泥,而淤泥渐渐干涸,好似龟裂的大地。

    差距太大了。

    若是一开始这花就施展出这一招,她压根儿都没法挣扎了。

    苏竹漪身子摇晃几下,手一松,用剑撑住身体才勉强站稳。

    身体受伤还可以咬牙忍住,疼痛都能被她忽略,而元神,识海……

    识海的重创,让她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她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而不远处,那小白蛇身子也变成了青灰色,好似周身长了一层岩石,身体渐渐变成了石头。苏竹漪觉得她可能也要变成石头了,她根本动不了,识海干涸了,手臂上也开始有了淤泥,而那朵花,花上的土黄色也变得暗淡了许多,渐渐有些透明。显然,那巨花施展出这一招,自己也受损严重。

    但是,威力太强了。

    这到底是什么花,苏竹漪从未见过,竟然有如此的能力。它一直长在息壤旁边,所以有了如此强大的神魂攻击力量和控土能力?

    苏竹漪的身子也渐渐僵硬了,白嫩光洁的皮肤变得跟岩石差不多,像是在她身上浇灌了一层泥。

    不仅是她,连她手中刚刚重铸的飞剑,也开始石化。剑祖宗受她修为所限,能够发挥出的威力被削弱了很多,而同样因为有剑灵,剑灵也受到了那巨花的神魂攻击,让它的飞剑剑身,也被渐渐石化。

    若找不到办法破解,她会变成一坨石头,一坨杵着剑的石头?

    就在此时,头顶上有水倒了下来,下雨了么?苏竹漪头都不能抬,神识完全不能用,她觉得那不是下雨,谁家的雨,这么湍急,她像是站在河中的礁石,被奔流不息的河水不断冲刷,耳边还能听到浪花拍打礁石的声音。

    那水清凉灵气浓郁,清洗她的身体,让她的身子都好受了很多,干涸的识海也有了水泽的滋润,得到了些许缓解。

    水花四溅,在空中飞舞,像是把那浓郁的香气都冲刷干净了,味道越来越淡,最终完全消失,只剩下一股泥土的清新味儿。而那巨花,被惊涛骇浪彻底淹没,本来就颜色变浅的花朵如今更加透明。

    那花瓣像是一层薄薄的丝绸,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流水卷走撕裂了。

    秦江澜在昏睡中醒来,他抛出了流光镜。

    之前抵抗雷劫的时候,他没有拿出流光镜来阻挡,毕竟流光镜里的轮回道还未建成,如今它还算是天道不容的产物,拿出流光镜不是抵挡雷劫,而是吸引更大的雷劫。

    但现在,他必须也只能用流光镜来对付这灵植。

    那水是流沙河里的水,是时光长久沉淀下来的水。静止时是晶莹透亮的镜面,移动是就是湍湍流淌的河。

    天河从高空坠落,将整个山坳彻底淹没,将那巨大的花淹没在了水中。在那巨花被重创的时候,秦江澜出剑了。

    他手中没有剑。

    松风剑在之前对抗雷劫的时候受了一点儿损伤,剑身上出现裂纹,需要好好养着。

    但他心里有剑。

    秦江澜的剑道出神入化,哪怕手中无剑,也能挥出惊天剑意。

    他一剑劈出,剑气没入水中,那被流沙河的水镇压的巨花在之前为了施展出秘术就耗费了大量灵气,再被流沙河镇压,如今又遇上了那惊天一剑,它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悲鸣,随后,整朵被被分裂成了两半。

    大片大片的花瓣犹如被揉皱了腐蚀了的破绸子,被水都浸泡得融化了。苏竹漪看到秦江澜随后手一挥,那流动的液体渐渐凝固,紧接着,倒流回了空中,在空中形成了一面古朴圆镜。

    与河水一起消失的,还有那朵厉害的花。

    苏竹漪还看到秦江澜朝她走了过来。

    他步伐缓慢,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轻声道:“没事了。”只是下一刻,苏竹漪看到秦江澜倒在了她肩膀上,幸得她现在身体僵硬,大半个身子像是覆盖了一层泥,宛如石雕,所以站得很稳,没有被秦江澜撞倒。

    然她没有恢复,手也无法弹起,都没办法去扶他一下。

    现在怎么办?她浑身上下也就脑袋能动,身子好似石化成了一座雕塑,神识在刚刚那清凉的河水冲刷下稍微恢复了一点儿,却依旧干涸,也没办法操控神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倒下,却无能为力。

    那山坳处一片狼藉,巨花被连根拔起完全消失,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和坑中乱七八糟的根须。

    周遭的灵植大都损毁,还有一些动物浮尸。而这附近因为隐蔽和巨花的存在,倒没有什么有高阶灵兽,也正因为此,现在的苏竹漪倒不担心会被灵兽趁火打劫,暂时来看,她没有生命危险。

    但是她现在差不多是坨石头,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

    秦江澜本来被雷劈成了重伤,还没恢复,又驱动了流光镜,现在再次陷入昏迷,他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苏竹漪身上,但苏竹漪并不觉得沉,但她担心秦江澜会摔下去。

    现在怎么办呢?

    不远处,小白蛇也是个僵硬的小白蛇。

    这寂静的山坳里没有什么活气,到处都死气沉沉的。

    太阳下山,月亮升起。

    夜风吹过,在山坳中回旋,发出了呜呜的风声,像是有谁在低声呜咽。

    她在山坳里站了一天。

    第二天,第三天……

    整整三天过去,她身体的石化并没有缓解多少,神识倒是稍微恢复了一点儿,能够分出一小缕往外延伸,却也只能探索周围三丈内的距离。

    “现在怎么办?”她总不会一直站在这里,当一块抱夫石吧?

    “秦江澜。”

    秦江澜还是在昏睡,叫也叫不答应。

    “剑祖宗。”

    剑祖宗的身子也石化了,还跟她的手被固定在了一起。

    剑祖宗剑灵也挺虚弱的,它低低应了一声,说:“你动了,我也就能动了。”

    “你不能动?”

    “你是我主人!剑是由人掌控。”

    苏竹漪:“我发现那巨花虽然死了,但它对我们造成的伤害依旧存在,并且,这石化还在继续。难道那香气是一种毒?若无法解毒的话,我最终会变成雕塑?”

    她原本脑袋是能动的,现在觉得脖子都转不动了。神识在恢复,身体却是越变越坏。

    形势十分危急。

    太阳东升西落,转眼又是几天过去。

    苏竹漪觉得她只剩下一双眼睛能动了。这还是她一直坚持把神识化实,将微弱的神识变成小刀,一点儿一点儿在切那些石屑的情况下,稍稍延缓了一下石化。

    她被困在原地,心情越来越沉重。

    就在这时,身后的岩山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紧接着,那座看起来巍峨的大山从中间分开,直接形成了一个大峡谷。一个大约一丈高的小巨人从峡谷底下飞奔而过,他跑得很快,眨眼就飞到了苏竹漪身边。

    “小姐姐,你怎么样了?”

    “小叔叔,你没事吧?”小骷髅眼眶红红地看着苏竹漪,他一手抱起秦江澜扛在肩上,一手捞起苏竹漪夹在腋下,把两个人抱起来后,这才着急地往回走,走了几步,看到地上还有一条石头蛇,他夹着苏竹漪弯腰下去捡起来,把石头蛇踹在了衣服兜里。

    悟儿,从转生池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