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49章 :重铸

第149章 :重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息壤直接滑进了她肚子。

    苏竹漪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那息壤乃是远古时代盘古开天辟地之时就出现的神物,跟流光镜、建木之树、盘古族人属于同一个时代的,肯定是有灵智的,而且灵智不会低,它钻进她嘴里,多半是故意的!

    为什么呢,因为她身上有盘古族人甚至流光镜的气息,所以息壤会选择躲到她身体里?这团小泥巴只是不断生出土壤,不断提供生气,生生不息,擅长钻地逃跑并没有什么攻击能力,所以它是为了不落到了巨花手里,才选择了她么?

    苏竹漪心头喊了两声那小泥巴,只可惜她神识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就好似当年流光镜在她身体里,然而她也感觉不到流光镜一样,现在,她也感觉不到小泥巴到底在哪儿。

    只是苏竹漪觉得自己腹部凉凉的,像是喝了一大口凉水。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感受了。

    苏竹漪原本在那朵巨大的花面前还能勉强动一下,现在,那巨花反应过来,所有根须缠在了她身上,将她捆得结结实实,紧接着把她倒吊起来,拼命抖动,难不成是想把她吞下去的息壤给抖出来。

    苏竹漪打了两下干呕,然除了吐了点儿酸水,啥东西没有。继续抖,肚子里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苏竹漪咳出的就是鲜血,而不仅仅是水了。

    修士大都突破炼气期后就会直接辟谷。

    苏竹漪也早就不吃普通食物了,而有灵气的东西,譬如说灵丹进入体内,是晕开融化后直接进入经脉,根本不会进入肚腹肠胃之中。

    她被剧烈抖动,头顶上的玉簪都从发髻里滚落,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微弱的星光在闪烁,而她也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了。

    巨花伸出了无数的根须,大量根须捆在她身上,把她缠得很紧。

    有很多根须已经妄图从她口中钻入,她身上用来护体的灵气屏障已经岌岌可危。

    她咬了一下舌尖,把舌尖咬破后才打起精神传音喝道:“息壤现在在我身体里,你若乱来,我立刻将它毁掉。”

    却没想到,那朵花并没有被吓到。

    它甚至直接说话了。

    不是神识交流,而是发出了古怪的人声,像是刚刚学会说话,吐字不标准还十分刺耳。但也能完整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我可以把你埋在地下。”

    “我可以将根须扎根进你的身体吸收养分。”

    那巨大的花冠微微抖动,随后竟发出了类似人类的笑声,还是个女人的声音,“哈哈哈,谢谢你帮我抓了息壤。”末了,它还转了一下花盘,“我,我还可以用你的身体。”

    是了,它可以用她的身体。

    她身上有外头盘古族人的气息,它做灵植的时候为了移动斩断自己扎根进土壤里的根须,每一次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但如果它占有了一具合适的身体呢?

    她是盘古族人,肉身坚硬,比外头那岩石都差不了多少。它的身子侵入她的身子,小心控制的话,她还能承受得住。想到这里,它兴奋起来,花冠都开始微微晃动,显得十分高兴。

    它住进她的身体里,也就相当于跟息壤生活在了一起。

    那它万年来的目标岂不就达成了?

    那人就是装了息壤的花瓶儿,它以后,可以长在花瓶里。

    它越想越兴奋,身子一点一点儿的缩小,随后用根须抽打苏竹漪身上的灵气屏障,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苏竹漪身上的灵气屏障再也支撑不住,直接破碎了。

    灵气屏障消失,根须便能真正触碰到苏竹漪的身体,无数根须伸到了她嘴边,打算撬开苏竹漪的嘴,一点一点儿地往内侵入,苏竹漪浑身僵硬不能动弹,她拼命咬紧牙关,然而根本无济于事。

    也就在这时,剑祖宗自动护主,青色剑光化作无数道,斩向了那些密密麻麻的根须。

    五行之中,金克木。

    苏竹漪修为进阶后,断剑又变成了一些,如今只缺了一寸剑尖儿,它斩向根须的时候威力不小,将许多根须都斩断了,对那灵植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坏,也彻底惹恼了那巨花。

    它的花冠猛扑过来,竟是直接将断剑都吞到了花冠当中。苏竹漪心中大急,传音喊道:“剑祖宗!”

    金的确能克制木,但前提是实力差距不会太大,如今剑祖宗剑身都还未复原,并且还没有剑修掌控,威力能强大到哪儿去,根本不是巨花的对手。

    飞剑被其吞没过后,苏竹漪识海内听得一声剑鸣,她听得那飞剑嗡鸣之声,还有一声熟悉的轻哼,好似脑子里有一根弦被拨动了。

    苏竹漪天璇九剑才练到第三层。

    她平素用的最多的,就是在竹林阵法里学到的那一剑。

    只有一剑。

    一剑破万剑。

    那一剑让她破除剑阵。

    那一剑让她斩杀强敌。

    那一剑让她破开了转生池里出来的荷花,让她重获新生。

    在施展那一剑的时候,她的人和剑一起冲出,宛如达到了人剑合一之境。

    然而她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达到人剑合一。

    她做不到爱剑成痴,不是那种一心扑在剑道上的人,对于她来说,任何武器,都只是一种工具。对敌的工具,自保的工具,她练剑,是因为剑法威力厉害,而曾经,她也爱过一个爱剑的男人。

    她养剑,也是因为剑厉害。

    她对剑祖宗倒也有了一些尊敬,愿意花功夫提升剑道实力使得剑祖宗能够恢复,但归根结底,也是因为她想变强。

    她始终觉得,自己只是想要变强,才会选择在剑祖宗折断得只剩下个剑柄的时候,在落雪峰上日复一日的练剑,练那一招。

    然如今,心弦拨动时,她忽然觉得,剑祖宗不仅是个武器。

    它平时只知道冷哼,大多数时候都高高在上,很不愿意搭理她。

    然它会在她受到伤害时,主动护主。

    被巨花吞噬的那一刹那,那声剑鸣在她脑中响起,是清越的声音,不屈的声音,还有淡淡安抚的声音。

    苏竹漪好似感觉到了剑祖宗。

    感觉到了它的锋利,感觉到了它的不屈,感觉到了它的沧桑,还感觉到了,它对她的隐忍和包容。

    她其实并不是个好剑修。

    不管是秦江澜还是秦川,甚至花宜宁,对飞剑都比她执着得多。但剑祖宗跟她从剑冢里出来,在那之后,也并没有舍弃她。在被巨花吞下的时候,它还在安抚她。

    好似有一缕意识附着在了飞剑之上。

    在那一瞬间,苏竹漪到达了剑修后期才能达到,很多剑修终身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人剑合一。

    真正意义上的神识相通,人剑合一。在担心剑祖宗处境的情况下,苏竹漪身子一闪,竟然通过人剑合一之境,转而脱离了根须束缚,进入了花冠当中。

    在旁边被乱石掩埋躲藏在石头堆里的小白蛇本来全身僵硬不能动弹,身上被威压镇住,也被乱石划伤,早就遍体鳞伤,它一直关注着场中局势,小小的眼珠子都瞪圆了,这会儿再次看傻了眼。

    苏竹漪呢?

    她吞了息壤本来就让它惊讶万分,然后巨花吞了她的剑,接着又吞了她?

    现在怎么办?它艰难扭转头,看到旁边昏迷在阵法结界中的秦江澜,蛇身挣扎,想抵住那威压,从乱石堆里钻出去。

    然而,它似乎做不到。它都很难想象,那刚刚元婴期的苏竹漪,刚刚是如何做到在那巨花的威压之下还能勉强动弹的。

    ……

    也就在这时,它看到那巨花的花瓣剧烈晃动了一下,紧接着,巨花又发出了一声尖叫。就见花瓣上空被斩出了一道缝隙,苏竹漪的剑破得开转生莲,此刻她握着剑祖宗,灵气运转到极致,再次挥出一剑。

    一剑又一剑。

    每一剑都落在同一个点,快若疾风闪电,短短瞬息功夫,她已经斩出了千百剑。

    一剑的威力,对于修炼了万年的巨花来说算不得什么,然而滴水穿石,百寒成冰,那威力在短时间不停聚集,终于,将巨花都破开了一道裂缝。

    也就在那一瞬间,她手中断剑出现了万丈青芒,犹如九天银河从天而降。璀璨星光汇入剑中,苏竹漪握着飞剑,只觉得周身充满了力量,那些光芒将她层层包裹,而她沐浴在滔天剑光之中,觉得自身如剑,剑若流星,剑若惊风,剑若游龙……

    飞剑脱手而出,在空中长啸一声,无数道剑气纷纷落下,犹如洒下了漫天箭雨。

    “吾名青霞。”

    苏竹漪:“……”

    苏竹漪思维一下子跑偏了,剑祖宗你真的叫青霞剑啊?

    剑祖宗:“哼。”

    那不是当初你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