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47章 :渡劫

第147章 :渡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沉的。

    苏竹漪怀疑她元婴期的雷劫要到了,她本是耽溺于这场情爱之中的,这会儿听到轰隆隆的雷声,她登时有些心慌意乱,又好似海上小舟一般起伏不定,只能牢牢地攀着那根滚烫的救命浮木,手抓得很紧,心里头却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她勉强打起精神,用手去推秦江澜。

    秦江澜依旧压着她,并没有将她松开,更没有离开那曲折温暖幽径。

    “雷劫,秦江澜,雷劫!”她身上灵气开始不稳定了,灵气汹涌起来,一点一点儿漫上她的身体,偏偏那情潮也没褪去,让她身子绵软无力,精神却高度亢奋,手明明是在推秦江澜,推着推着又抠紧爪子抓住,指甲都在他身上抓出了血痕,而她更是很想放声尖叫。

    “啊!”她很紧张,身子和灵魂都在战栗,在□□和即将到来的雷劫双重刺激下,苏竹漪身子再也撑不住,彻底软了下来,眼前好似有白光闪过,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身体好像浸泡在了热热的温泉当中,好似浸泡在温泉里的花瓣,被那热气彻底晕湿,浸泡得更加柔软,将花瓣里的颜色都给浸泡得透了出来。

    她脸颊绯红,白玉一般的肌肤也红艳艳的像是全身都抹了胭脂披了红霞,肌肤上还起了一层薄汗,有汗珠顺着额头滚落,被秦江澜直接吻了去。

    苏竹漪完全软了下来,她环在秦江澜腰上的腿都没力气了,人也完全站不稳。

    外面雷声越来越急,她打起精神,想推开秦江澜。

    身下稍稍用力,想将他排挤出去,却不料他倒吸一口凉气,随后冲撞得更加用力,好似一柄剑,以她的身体为战场,将她都劈裂成了两半。

    “秦老狗!”她嗓子都沙哑了。

    秦江澜身子重重压下,他没有继续动弹,而是将头埋在她颈窝,轻轻蹭了两下,又抿着她嘴唇道:“不怕。”

    “我替你挡。”

    混蛋!

    雷劫要是那么好挡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渡劫失败!

    若是有人帮忙,雷劫的威力会更大一些。

    更何况,苏竹漪如今的雷劫,本身就不是一般的雷劫,若是一般的元婴期雷劫,她对自己有信心得很,毕竟上辈子都已经渡过了一次,然而现在她是重生者,是天道不容的异类,她的雷劫来得突然,威力自然也超乎寻常。

    “你他妈滚远点儿,别连累我!”苏竹漪在储物法宝里东摸西摸,第一时间掏出了替身草人。秦江澜静止不动了,她的意识也就渐渐回笼,这会儿冲秦江澜大声吼,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害怕他的存在使得雷劫威力增加,还是因为他想要阻挡雷劫。

    只是苏竹漪话音落下,就看到一道闪电轰的一声落下,她立刻运转灵气支撑起灵气屏障,与此同时招出了剑祖宗,手一抬,打算以剑相抗。

    姗姗来迟的剑祖宗瞄了一眼还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剑身上青光莫名闪了闪。

    剑祖宗:“……”

    而这时,秦江澜的松风剑已经飞出,跟那闪电相撞。

    轰隆一声巨响,苏竹漪感觉到巨大的震荡在松风剑和闪电撞击的地方炸开,好似形成了一个漩涡往外蔓延,她没感觉到多大的压力,却发现身上的秦江澜身子微微一颤。

    兴许是秦江澜替她阻挡雷劫,惹怒了头顶上那片天,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第二道第三道雷电转瞬落下,松风剑挥剑去斩,剑身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犹如狂龙呼啸。

    第四道天雷落下。

    秦江澜收了松风剑。

    他知道,继续用剑去挡,松风剑都会折断。

    他灵气运转到极致,在身上形成了一个防御结界,再一次挡住了雷劫。

    轰隆一声,第五道、第六道、第七道闪电同时劈下,连续三道神雷打在了秦江澜的防御结界之上,那结界受到了一次比一次强的冲击,结界上布满裂纹,最终彻底消失。也就在结界被击破的瞬间,第八道神雷转瞬而至,穿透了瀑布水帘,打在了秦江澜的后背上。

    水滴飞溅,再次将他们两个人淋得湿透。

    那剑都无法劈开的山石被雷劈得碎石滚落,大量石头从高处落下,砸在了秦江澜的身上。

    秦江澜把她护在身子底下。

    不论是天空劈下的闪电,还是头顶滚落的山石,都没有碰到苏竹漪。

    那一刻,他好像给她撑起了一片天空。

    替她遮风挡雨。

    免她颠沛流离,让她有枝可依。

    苏竹漪的手环到了秦江澜的后背上,她手有些发抖,心口也闷得慌,她颤抖着摸了一下他的后背。

    摸到了满手的鲜血。

    秦江澜如今是很厉害。比他上辈子更厉害,还在转生池里经历了一回,肉身被淬炼,实力强大得惊人,也真是因为实力强大,才会让元婴期的雷劫变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外面漆黑一片。

    瀑布都好似被雷电拦腰斩断,不再有水花飞溅。那浓如墨,粘稠压抑的墨色里,唯有身上的人眼睛是明亮的,像是两颗耀眼的星辰,让苏竹漪在这巨大的危机之下,也觉得心安。

    下一刻,最后一道神雷出现。

    没有雷声,没有雨声,只有紫金色的点芒把黑暗撕裂,将周围照得亮如白昼。

    像是有一团火从天空坠落,笼罩在她头顶上空。

    而她,照例被他死死压在身下。

    一只手蒙上了她的眼睛。掌心的温度,让她心安。

    苏竹漪好似什么都看不见了,神识也受到了限制,她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心也渐渐沉寂下来。

    她意识渐渐模糊,仿佛沉入一个漆黑的梦境牢笼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竹漪睁开眼。

    她发现自己倒在一片荒漠之中。头顶上是热辣辣的太阳,烤得她身体脱水,头晕目眩。

    这是哪儿?

    她是谁?

    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灵气呢?灵气都好似被烤干了?体内只余了一丝灵气,苏竹漪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不敢轻易动用灵气,她打起精神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大约走了十来里路,苏竹漪看到前面有个修士在跟一只沙漠中的灵兽搏斗。

    那男子皮肤黢黑,骨瘦如柴,身上到处是伤。

    那灵兽是只沙蝎,尾巴也断了,甲壳上到处都是剑痕。

    苏竹漪权衡了一下,没有上去帮忙。她等到最后关头,沙蝎和修士都精疲力尽之后,苏竹漪上前,给他们一边补了一剑,接着从人修身上搜出了两颗丹药,把沙蝎的血喝了,又捡了人修的一个储物法宝做水囊装了剩下的血,又用剑祖宗把沙蝎的肉割下来装好,甚至连壳子做成了铠甲一样的衣服,沙漠里的太阳太毒,沙蝎能在沙漠里活着,它的壳子能够有效的隔壁那火辣辣的阳光。

    苏竹漪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活命。

    她收拾好了之后继续上路,然自那以后,苏竹漪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人,一只灵兽。

    那片荒漠里没有一丝杂草,也没有一个活物。

    她在里头孤独的行走,直到灵气彻底耗尽,身上的肉和血都全部喝完。她固执地往着一个方向前行,总觉得不管这沙漠多大,她朝着一个方向前行,一定能走出去,然而最后,她昏倒在了沙漠之中,身子被风沙掩埋,与黄沙合为了一体。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竹漪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

    她一醒来就注意了自己周围的环境,自身的状态,因此哪怕周围都是同样的沙漠,苏竹漪也能察觉到,她又返回了起点。这是什么呢,难道说,她进入了一个阵法?

    这一次,苏竹漪换了一个方向前行,然走了同样的距离,她再次看到了生死搏斗中的沙蝎和人修。苏竹漪皱眉,她依旧没有任何改变,没有帮任何一方,等到两边都精疲力尽时,苏竹漪杀了沙蝎,站在只剩一口气的人修面前,问:“这沙漠里到底有什么古怪?我没看到有阵法,你知道些什么?”

    “你救我,我告诉你。”人修回答道。

    她身上只有微弱的灵气。她自己都随时可能死去。

    把那一丝灵气注入人修体内,他勉强能多撑一会儿,然而,苏竹漪不会那么干。她本打算威胁他,转念想到他本来就要死了,看他那眼神,就知道这么威胁行不通,于是她没吭声,这次没有向上次那么补上一剑,而是静静等他死亡。

    她同样搜出了两粒丹药,依旧按照老样子前行。一路上做下标记,节省体力,这一次,她走得比上次远,却依旧淹没在了黄沙里。

    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

    第五次的时候,那个人修终于忍不住主动说话了。

    “你救我,我们就有两个人,我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比你有经验。”

    “我们互相陪伴,总比你一个人孤独地死在这里好。”

    他不说话,苏竹漪还能等他安静地死掉。

    他说了些废话,苏竹漪又提剑给他补了一下。

    之后又是继续往前,她陷入了一个轮回的怪圈。只是不管转多少次,她的想法都从来没变过。

    活着离开。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她已经不记得了。

    最后,她终于看到了沙漠边缘,看到了绿洲。

    也就在她倒在绿洲里的那一刹那,苏竹漪感觉到有水珠落到唇上,她周身清凉无比,又有一股灼热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竹漪睁开眼,就看到秦江澜逐渐靠近的脸。

    他神色一僵,却没有被抓到的羞窘,反而继续低头,在她唇上一吻,“醒了?”

    “我昏迷了多久?”

    “一息。”

    才一息?也就是说她就是闭了下眼,就进入了梦境。

    而那个梦境里她起码转了几十个轮回。

    苏竹漪此时已经明白了,那梦境其实是渡劫时的心境考验,大约是因为雷劫被秦江澜挡了,她突破修为境界时就有了给心境的考验,好在她目标明确,也算是意志坚定,因此并没有困在梦境里多久。

    如果她选择救了那男子,跟他一起生活,或者说救了沙蝎,跟它一直纵横沙漠,都可能出现不一样的结局。

    可她就是那么坚定,那么坚定的无视陌生生命,那么坚定地依靠自己而活。她会觉得一个自己都濒死的修士,不值得她信赖。

    她或许不会再杀他,等他死亡,却也不愿意浪费自己的灵气去救他。他若是有本事走出沙漠,不会把自己落到那般田地,总之,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苏竹漪更愿意相信自己。

    重活一世,苏竹漪心中或许有了情,但她依旧小心眼儿得很,也就在乎了几个值得在意的人,在其他人面前,她其实依旧是那给冷血的女魔头。

    然而,她喜欢这样的自己。

    她自恋。

    她也自信。

    实际上,不管是哪一辈子,苏竹漪都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

    她思绪回笼,看到秦江澜还欲说话,就看到秦江澜眼皮阖上,身子重重压在了她身上。

    她只昏迷了一息,也就是说,秦江澜刚刚承受了她雷劫的最后一重,那紫金色的电芒撕裂了天空,那从天而降的火流星砸在了他身上!

    “秦江澜!”

    他昏了过去。

    就在昏迷前的那一瞬间,他还在低头吻她。

    一时间,苏竹漪脸色一僵,不知道是哭还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