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44章 :黄雀

第144章 :黄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秦江澜出来,苏竹漪就知道打不起来了。他们身前是秦江澜一剑斩出的天堑,那剑痕跟她之前划出的一剑完全重合,这等掌控力,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不足为过。

    上辈子苏竹漪知道秦江澜剑法精妙,但她自己不是剑修,所以只觉得厉害体会不到其中精髓,如今,却是明白了她和秦江澜之间的差距。若是剑祖宗在秦江澜手上,只怕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吧。

    秦江澜把苏竹漪纤腰揽着,带着她从云霄宗弟子头上飞过,就在苏竹漪飞起的那一瞬间,一道白光闪现,却是之前那条灵蛇咬住了她的鞋面。

    “当心!”底下有云霄宗的弟子看到了,怕那灵蛇有毒,下意识就挥剑去斩,然下一刻,就有长老出声阻拦,“那灵蛇想要认主,你们不要添乱。”

    人比人气死个人,怎么她年纪轻,长得好看,修为高,剑术强,讨灵兽喜欢不说,身后还有个顶阶强者做靠山……

    有个云霄宗的女弟子终于忍不住嘀咕道:“那个苏竹漪可真是,福运通天,所有的好运气都聚集在她一身了。”

    苏竹漪是美,但她身侧那男子更是俊美强大,让不少女修都忍不住看了又看,“我要有她一丝气运也好啊。”

    “我要有个那么厉害的人护着该多好。”虽说平日里都是刻苦修炼的女剑修,然而此时见了那苏竹漪,心中依旧有了一丝不切实际的念想和期待,她那样的人生,谁不羡慕呢?

    苏竹漪和秦江澜往北边飞了过去。

    那白色透明的小蛇咬着她鞋面,接着又缠在了她脚踝上,像是给她带了个银白色的足环一样。灵蛇吃了素心花进了阶,现在神识能跟苏竹漪交流,也就表露了自己想要跟着她的意思。

    苏竹漪倒是有些好奇,问:“明明他比我强得多,你为何选我不选他?”

    小白蛇便很得意地卷了两下尾巴,“可他听你话啊。”它没说,另外那个强的有点儿叫人害怕,好似身上有一种让人不太喜欢的力量,就好比其他人身上是生机勃勃,而他,却是暮气沉沉。

    苏竹漪却没有养灵蛇的打算,她现在实力强,身边跟个秦江澜比什么灵兽都好用,加上还有转生池里的小骷髅,等他出来不晓得多厉害,她身边有了这么强的两个打手,还要什么小灵蛇啊,这家伙实在要跟,到时候扔在落雪峰看家护院就好。

    秦江澜飞的时候没踩剑。

    他单手揽着苏竹漪盈盈一握的细腰,足尖轻踏,时不时需要踩着落叶树尖儿着力,不借助于法宝的飞行速度倒不慢,只是飞得不平稳,时高时低,在踩到树尖儿的时候,他身子飞纵到高空,高高跃起,衣袍被风吹得鼓起来,好似在夜色下展翅的鹰,苏竹漪被他搂着,自身没有用一点儿灵气,她就像个菟丝花一样缠在他身上。

    在高高飞起的那一刹那,苏竹漪觉得一伸手就能够到天上的月亮似的,她腾出了一只手高高举起,掌心合拢掬了满手夜风。随后她又张开五指,任由夜风穿过指缝。

    没有飞行法宝,没有飞剑的时候,她也自己提气飞过,但那种时候,多半是她很苦没有法宝,又或是法宝被毁,逃命的时候,跟现在的情况自然完全不同。

    更何况,自己飞和被人抱着飞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飞得又高又疾,速度不比松风剑慢,然夜风却不刮脸,一点儿也不觉得冷。说他用结界挡了风吧,却又有一丝凉风吹过来,凉悠悠的叫她舒服得很,她手伸了一会儿又觉得累,主动用双手搂住了秦江澜的腰,且还往他怀里钻。

    头抵在他脖颈处,越埋越深,身子也越贴越紧,苏竹漪还微微低头,她将自己的脚尖踩在了秦江澜的鞋面上,明明在凉风中,她却觉得他的身体越来越热。

    苏竹漪还不怕死的去咬他的喉结,她用舌尖儿轻轻舔了几下,使得秦江澜手上用力,大力将她箍紧。

    他没有继续飞了。

    身子骤然往下坠落,苏竹漪咯咯笑了几声,在即将落地的那一刹那,苏竹漪眼神里也有了一丝讶异。

    咦,不飞了?就这么掉下去,撞到地面上?

    高空坠落,或许会受伤也说不定。不过,她却不怎么担心,果然,下一刻秦江澜脚下踩上了松风剑,松风剑载着他们再次飞上高空,而这一次,就不再是起起落落的飞行,而是飞得十分平稳了。

    落到松风剑上,苏竹漪就没了逗乐的兴致,她松了环住秦江澜的双手,自己坐到一旁修炼,将之前双修得来的好处巩固,至于被她撩起火来的秦江澜,她才懒得管好么。

    反正难受的不会是她。

    而他,也不会强迫她什么。

    苏竹漪坐下过后,秦江澜也坐了下来,在松风剑飞过一颗大树的时候,他伸手摘了一片翠绿的叶子,用灵气轻轻一抚,他把叶子拿到嘴边吹奏起来。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苏竹漪,看着她的同时,吹奏起嘴边的树叶。

    回想起此前花海里的欢悦,秦江澜只觉意犹未尽,他目光落在她脸上,视线扫过她如玉的脸庞,挺翘的鼻梁,嫣红的唇,又顺着下巴一路往下,扫过锁骨,好似穿透了那身衣裳,看到了里面雪白滑腻的肌肤。

    就好似流光镜里,她乐此不彼地用神识一遍一遍轻抚他全身一样,此时的秦江澜,目光也在她身上流连,思绪,早已回到了不久之前,就好像他唇边含着的不是叶子,而是吮着她的手指一样,她的滑腻和甘甜仿佛还停留在他指尖,让他沉浸其中,目色渐黯。

    想得深了,那吹出来的曲声缠绵悱恻,爱意浓浓,撩动人的心弦。

    像是被蜜糖糊住了心,蒙上了眼,只剩下满满的甜腻,不是酒,却甜得醉人。

    ……

    “什么声音?”

    地面,山坳处,有七八人埋伏在一处,他们都找了个地方藏身,有的躲在青石后,有的藏在大树后背,也有的直接趴在草丛里,这会儿神识都锁定着凹地处水洼里的一株碧色药草,准确的来说,正盯着那药草上的花苞看。

    听得那缠绵曲声,丹如云忍不住抬头看天,她觉得那曲子里有浓烈炙热,痴缠旖旎的爱,那一瞬间,让她感动得眼睛里都有了泪。

    “别胡思乱想!”身边同门师姐米月轻喝一声,“凤翎花要开了。”

    丹鹤门的修士紧随苏竹漪他们进了远古秘境,只是进来之后,就没见到他们人,在路上他们也遇到了不少危险,最重要的是丹如云跟两个同门与丹鹤门的修士走散了,他们三人好似闯入了一片仙境,这里头树木茂盛,灵气充裕,中品药草遍地都是,高阶药草也不少,且年份都很足,就像是进了一片巨大的药田一样,对于他们丹鹤门的修士来说,撞见这么多草药,简直是天大的机缘了。

    而最让他们惊喜的是,他们还看到了凤翎花。

    凤翎花乃修真人士心中至宝,揉碎了加上雪叶草、绿枯藤等药草炼制成渡厄丹,服用便可以大大的提升修为,若是遇上了修炼瓶颈,服用了渡厄丹能直接提升修为境界,就是说一个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或许资质不够终身无法提升到金丹期修为,但服用了渡厄丹,就能直接进阶金丹期,连金丹雷劫都能免了。

    只不过这种丹药服用过后,想要再突破元婴就是痴心妄想,且倚靠药力提升的金丹期修士,战斗起来会比自己突破的修士要弱上一些,但修为境界提升,寿元就会增加,实力也会增加,总的来说,自然是好处大于坏处,不仅是金丹,就连元婴期,品阶高的渡厄丹也能提升。而渡厄丹的品阶高低,不仅跟修士的炼丹水平有关,还跟凤翎花的花瓣长度有关系。

    渡厄丹作用极大。

    然如今修真界,并没有这丹药。并非没有丹方,而是缺了一味药材。

    早在万年前,凤翎花就已经灭绝,因此渡厄丹也就彻底消失,如今看见了药典上才出现过的凤翎花,丹鹤门的三个弟子简直高兴疯了,然而这凤翎花却不是那么好得的。

    灵花开放之际,会散发浓郁灵气,吸引附近异兽,并且需得吸收三个时辰天地精华才得采摘,提前摘下来的话,那花就不具备药效了。也就是说,他们要守着这花整整三个时辰,跟那些被花香吸引过来的抢夺者对抗。

    不是没想过设结界把这里完全遮掩起来,但药典上说,这花香和散溢的灵气根本遮不住,哪怕是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都无法用结界屏蔽,他们只能希望附近没有凶残的灵兽,不会被它吸引过来。

    结果花还没开,就遇上了寻道宗的四个修士。

    这四人之中,恰好也有个识货的,认出了修真界已经灭绝了的凤翎花。

    他们暂时结了同盟,打算一起守三个时辰,而等到把涌过来的灵兽都打退,谁能摘走凤翎花就各凭本事了。

    说起来,他们四人实力不俗,其中还有个元婴中期的修士,实力比丹鹤门的修士要高上一些,丹如云知道他们合作的话,那凤翎花被他们获得的机会至多只有两成,但寻道宗的炼丹师恐怕没把握炼制渡厄丹,他们到头来还是得找丹鹤门炼丹,所以,这凤翎花只要守下来,丹鹤门就有机会炼丹,就为了这一点儿,他们也必须跟这四人合作。

    “开了……”

    凤翎花花瓣不是往外绽开,它的花瓣像是一根根卷起来,卷成小圆球的羽毛,开花的时候,细长的羽毛就一点儿一点儿舒展开,待到完全绽开,就好似一根凤凰的长翎一般,故因此而得名,现在只是蜷缩的花瓣往外张开一点儿,并不是完全开花,但丹如云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那香味儿让她心旷神怡,都有些忍不住想要从大树背后出去,走到花朵面前了。

    她身子微动,下一刻又心头一抖,这花居然对她有这么大的吸引力,简直能够迷惑人的心神了,难怪,难怪会吸引大量的灵兽过来抢夺。

    现在还没彻底开放就有如此大的诱惑力,等到彻底开花了,丹如云都不知道以她现在的修为,能不能抵挡得住花朵的诱惑,若是迷失神智就惨了。

    她紧张得很,拳头捏紧,心跳犹如擂鼓,而因为紧张,胸口好似有些喘不过气,急剧的呼吸之时,她本来就饱满的胸脯起伏很大,好似要撑破衣服跳出去了一样。

    也就在这时,丹如云听到一个戏谑的声音道:“你趴在草地上做什么?胸不疼?”

    ……

    来人自然是苏竹漪。

    苏竹漪在天上的时候闻到了花香,她脚踝上缠着的小白蛇也蠢蠢欲动,于是她睁开眼,正对上了秦江澜灼热的视线,而她视线下移,也就发现了他还未纾解的欲望。

    “我那么美,你看着都硬了?”红唇轻启,明明是个绝美的人儿,一开口说话,却粗俗得很,然那低俗之中,又有一种瑰丽原始的诱惑。

    她像是给他下了毒。

    无药可解。

    “下面有凤翎花,我们去凑个热闹,到时候你大杀四方,也能降降火气。”苏竹漪起身走到秦江澜面前,伸手勾了他下巴,“下去吧。”

    来了之后,她才发现这里还有丹如云。

    不仅有丹如云,还有丹鹤门俩个弟子以及寻道宗四个修士,不远处么,还藏着一只高阶灵兽,他们这几个居然都没发现。

    这可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哦。

    苏竹漪看着丹如云都觉得累。

    她那么压着自个儿,当真不疼?

    “嘘!”丹如云伸出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要开花了快过来。”

    那边,寻道宗修士也道,“原来是古剑派道友,来得正是时候,等会儿我们一起守护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