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42章 :生死比斗

第142章 :生死比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如今神识很强,她听到了云霄宗修士的对话,但实际上,他们还隔了很远一段距离,正在小心翼翼地靠近,生怕惊扰了守护仙草的灵兽。

    苏竹漪仔细看了一下周围,才在结界外头看到了一条蛇。那蛇不过拇指粗细,脑袋上还长了个花冠子,立在花丛里就跟朵花儿似的,难怪一开始她没注意。感受到灵蛇身上的气息,苏竹漪发现那灵蛇也是元婴后期实力,只不过这会儿正躲在花丛里发抖,显然是对他们有所畏惧……

    他们都是转生池里出来的,身上有盘古一族的气息,而远古秘境之中,所有生灵对盘古一族都天生畏惧,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才使得那灵蛇如此惊恐害怕,却又没舍得离开,想来是舍不得那朵素心花了。

    苏竹漪把那压坏了的素心花给连根拔了出来。这种仙草,哪怕是压坏了也能用,最多药效打点儿折扣,她伸手出去,将那压坏的素心花丢到了灵蛇面前,那灵蛇先是愣住,随后花冠子张开,本来只有铜钱大小一朵花,绽放那一刹那犹如血盆大口似的,直接将素心花连花带根一口吞了。

    随后那灵蛇趴在地上,身子上出现一缕一缕白光,许久之后,它褪掉了一层花里胡哨的蛇皮,身上长了一层透明的白鳞,僵在那里不动了,头上花冠也变得跟素心花有些类似,还有七片花瓣,乍眼一看,就跟一株仙品素心花差不多了。

    她如今实力不俗,东浮上宗连斩两个元婴期,要杀云霄宗的花长老并不困难,而这次采药一共就过来了两个修士,领路的金丹期弟子和花长老,她要取他们的性命不难。

    苏竹漪瞥了身侧秦江澜一眼,唯一要提防的,反而是这个刚刚她睡过的男人。毕竟他曾是云霄宗师尊,原本跟那花长老关系不错。

    花长老他们小心谨慎,但前行的速度并不算慢,眨眼又靠近了一些。

    苏竹漪抬手,虚空一抓,手中已经握住了剑祖宗。紧接着,她隐匿身形纵身一跃,飞出结界之外,身子犹如飞燕一般轻盈,几个起落,就已经飘然行至花长老他们身前。

    她不会跟人废话。

    花宜宁先是比武时对她下狠手,之后又请血罗门死士暗杀她,在南疆还想把她养成美人蛊,千方百计要杀她,苏竹漪是别人打她一巴掌,她都能把对方千刀万剐的性子,花家父女积怨太深,她杀一万次都不为过,杀了还要毁尸,毁尸了还要把元神抓起来,弄到流光镜里鞭打折磨的那种……

    她就这么想的,脑子里还瞬间涌出了花样百出的折磨人手段,上辈子在血罗门里经历了太多,如今一想起来,还颇有些兴奋,实在是这辈子太压抑天性,她重活这一回,也就幼年时利用了几个凡人,竟然都没做过多少恶事,反而,反而还一路行侠仗义,救过不少人。

    苏竹漪直接一剑挥出,青光斩向花长老。

    花长老好歹是元婴期,虽然没有提前察觉危险,在剑光陡至的瞬间,他身上灵气暴涨,且身上斗篷飞出,在空中变大,犹如一面战旗迎风展开,被风一吹,旗帜又变大几分,旗帜挡下那一剑,旗缝处还有一点儿寒光闪现,竟是藏着一柄又细又长的飞剑。

    花长老香附剑折断,如今换的剑比香附品阶更高,这次来秘境也是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带了大量的灵器法宝在身上,皆不是凡品。其中这面战天旗既能防守又能攻击,威力极为不俗。

    “谁!”他挥旗挡剑的同时也出手攻击,孰料那旗帜竟刺啦一声被破开,剑光已至眼前,他双目金光闪现,周身灵气屏障也运转到极致,硬生生受此一击后身子倒飞出去,翻滚三丈后才险险停住,落地的那一瞬间,他取出一颗丹药,飞快塞入口中。

    “是你。”那剑势和剑光花长老都极为熟悉,在看见苏竹漪的时候,他就明白,此时不能善了,唯有与她一战到底,拼个你死我活。然现在的她实力进展极大,这一剑之威,他都差点儿抵挡不住。

    花长老可以立刻叫人过来。

    云霄宗的修士有不少距离此地不远。

    但他堂堂云霄宗长老,遇见年纪轻轻的后生晚辈只能求助他人?脸面何存,更何况,这事是他做得不地道,此前恩怨,皆因他们而起。

    “苏竹漪。”他咬碎了口中丹药,“你我之间恩怨太深,不如立下誓言,比武论生死,此前恩怨以命抵消,不再牵连他人。”他顿了一下,深吸口气,道:“若我陨落,实在是我技不如人,云霄宗弟子不得为我寻仇。反之亦然,云林,你做个见证。”花长老侧头看向旁边一脸紧张的年轻弟子,淡淡道。

    其实如今古剑派实力大跌,他就算是杀了苏竹漪,也不担心古剑派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因此这个条件,其实是他的诚意,也表明了他有自知之明。

    他身上有伤,胜算不高,而眼前的女修,实力进步得惊人,不远处的花丛中还静立了一个人影,那人的实力,更是让他心悸。仅仅一个苏竹漪,他就已经无法抵挡了,更何况,还有个强者在一侧虎视眈眈。

    刚刚苏竹漪那一剑,他就知道,今天哪怕自己有再多的法宝,恐怕也支撑不住。他没把握坚持到云霄宗弟子赶来,同样,他还想保住旁边的云林。而他这么说,就是让云霄宗不能因着这次的事情找古剑派麻烦,算是给苏竹漪一个承诺,她可以放心地杀他,云霄宗不会因此来对付她,只希望他死过后,苏竹漪也不要再去找花宜宁的麻烦了。

    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苏竹漪摸不清楚秦江澜的心思,她这会儿担心的就是秦江澜会不会出手干涉,既然花老头自己这么说了,秦江澜想阻止都没理由,因此她点头,“好。”

    说罢,欺身上前,无影无踪步施展开,身形变得鬼魅无比。

    花长老的身影站在原地,他服用丹药后须发皆白,脸上都起了褶皱。人心是矛盾的,虽是觉得自己无法脱身了,但总归还是放不下剑道已毁的女儿,在刚刚那一瞬间服下了丹药,短时间内提升了修为。他负手而立,站在原地,本来握在手中的飞剑落地,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满身裂纹的断剑。

    那剑断得比苏竹漪的剑祖宗还厉害,好似被炼器师强行拼凑在了一起,依旧还是个半截,上面裂纹无数,一碰就会再次碎裂一般。那是花长老的香附,当年爱妻所炼。

    秦江澜远远站着,看着他手中香附,眸色微黯。

    他记得那柄剑。他上辈子在得到松风剑之前,用的剑就是花长老妻子所铸,陪伴了他近百年。当年,他们还想撮合他跟花长老的女儿结为道侣。

    原本秦江澜是不记得花宜宁的,对她没多大印象,隐约记得人名,样子都有些模糊。但他掌控了流光镜且转生池里转了一圈,从前的生活便再经历了一遍,自然也都完全想了起来,只是没想到,苏竹漪跟他们有这么深的仇怨。

    如今的花长老,不是苏竹漪的对手。

    他眉头深锁,站在原地,一时没有动静。而远处,苏竹漪和花长老已经战到了一处。

    不过短短几个回合,苏竹漪就已经完全占据上风,她一掌拍出,直接打在了花长老天庭盖上,烈焰掌焚烧之下,花长老满头白发都烧焦,头上也有鲜血流出,满脸血污。

    “花长老!”旁边的云霄宗弟子惊呼出声,想要上前扶他,然花长老手举平,示意他不要靠近。

    他看着苏竹漪道:“没想到,你已经如此厉害了。古剑派落雪峰的修士,个个都这般惊人,老朽佩服。”说完,他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手颤巍巍地捂着自己伤口,道:“剑道造诣之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身上最重的伤自然不是那一记烈焰掌,而是胸口的剑伤。花长老说话的时候再也支撑不住,单膝跪地,一手撑着断剑才没有彻底倒下,他此时脸色惨白,满脸血污,看着苏竹漪目露乞求,“宜宁是我没教好她,把她宠坏了,但她,她修为尽失,剑道已毁,还请小友,放她一条生路……”

    眼前的女子仗剑而立,浑身上下气势惊人,若她成长起来,怕是能一剑惊天下,花长老甚至觉得,哪怕是云霄宗,都拦不住她了。

    她站在那里,就犹如一柄指天的利剑。

    花长老眼神涣散,不停地咳血,他看着苏竹漪,目中透着丝丝祈盼。

    苏竹漪知道他不行了。临死之前这些人通常都有诸多要求,然而放过花宜宁,她没那么大度。苏竹漪往前踏一步,威压直接施展,本就油尽灯枯的花长老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歪倒,支撑他的香附剑也在那一刹那完全碎裂,他倒在地上,手中只握了一截剑柄,哪怕陨落,眼睛也没有阖上。

    身后,秦江澜祭出流光镜,默默将花长老元神收入流光镜中。

    旁边云林冲到了花长老身前,愤怒地怒视苏竹漪,“同为正道同门,你竟然下此毒手!”

    苏竹漪斜睨他一眼,冷笑道:“生死比斗,不懂?”

    云林面色一滞,抱着花长老的尸体离开,他没走多远,便有一群修士踏剑而来,剑光犹如流星闪耀,快速接近花海。

    花长老死了,魂灯自然熄灭。他在云霄宗地位极高,乃长老之一,因此便有云霄宗修士追踪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云林,花长老怎会陨落?”

    人未至,声已到,云霄宗掌门大喝一声,其声隆隆,犹如雷鸣。

    哟,云霄宗进来的修士基本都来了,连秦川都在呢。她侧头,冲身后阴影中的秦江澜浅浅一笑。

    秦江澜,这次我跟你师门起了冲突,你,会如何做呢,我很好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