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41章 :情浓

第141章 :情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你说话,你听到没?”苏竹漪用修长的手指戳他脸颊,本来用了几分力气的,戳了两下又轻轻碰触,顺着他鼻梁滑下,轻轻按在他唇上。

    苏竹漪心里头是真有双修这个打算。

    又不是没睡过,而且睡了她也不亏。不过现在有正经事要做,秦江澜应该没空搭理她,她就是无聊,看到端坐着的秦江澜就想去逗一逗,这是六百年里养成的习惯,刻在骨子里的趣味儿,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她也懒得去改。

    秦江澜嘴唇微动,忽然抿住了她放在唇边的手指。

    苏竹漪登时愣了。她没想到秦江澜会有回应,准确来说,他的回应是这么的叫人淬不及防。温热的唇瓣轻轻吮着她的手指,他舌尖触碰过的地方,好似有一股战栗顺着那相触之地传到了她的身体,刺激她的神经,又像是有一团火苗在肌肤上点燃,又烫到了她心口上。

    她素来不正经。

    如今秦江澜陡然不正经起来,倒是叫苏竹漪都有些惊讶了。

    她没有抽回手,身子一个利落翻身,从他背后跌到他怀里,仰躺在他膝上,衣服在翻转的同时已经扯开了一些,苏竹漪神色得意地挑了下眉,“就现在?在这里?”

    默默飞行的床板宽松风剑:“……”

    秦江澜有流光镜。

    转生池中上辈子所经历的一切也重新再现,他清楚的记得息壤出现的时间,所以并不急于一时。他眸子清亮,瞳孔里都清晰地映着苏竹漪的身影,还有她脸上略有些得意挑衅的微笑。

    他静静坐着,淡定伸手握住苏竹漪还伸在他唇边的手,在苏竹漪微微惊诧的目光下,他轻轻一拉,同时用丝丝灵气犹如春风一般扶起她纤细的腰肢,就这么一个动作,便已经将仰躺着的苏竹漪拉到了怀里,苏竹漪受了点儿惊讶,本来秦江澜扶得很稳,她兔子似的一动弹反而重心不稳,且那一下靠得太近,秦江澜嘴唇直接碰到了她脸颊上,随着她身子往侧倾,又擦着她的脸颊划过。

    秦江澜捉了她的手,使得苏竹漪没有倒下去,她手腕被人捏着,袖子往后滑落,露出了羊脂玉一般的胳膊,她咯咯笑了两声,手腕微微转圈儿,手指还捏了朵花,“怎么,觉得我的提议不错?”

    只是下一刻,苏竹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秦江澜俯身,他的唇直接压了下来。他手腕用力,将她牢牢箍紧在怀里,同时舌头撬开她的牙齿,在她口中狠狠掠夺起来。

    夕阳西下,天边晚霞漫天,火烧云燃烧了整个天幕,也烧红了苏竹漪的脸。

    她双颊生晕,身子也软绵绵的。

    神识都变得迷迷糊糊的,她的所有感官都消失,唯有嘴唇相接处的灼热,像是热浪一般,一浪一浪的漫过全身,让她身子变得虚弱无力,眼神也迷离了几分。

    苏竹漪的手攀在他脖颈处,忽地伸手一抓,接着她意识稍稍回笼,登时有些气急败坏,她堂堂噬心妖女,居然会被秦江澜亲得头脑空白,她心中不服气,灵气运转,施了个小小的媚术,接着攀在他肩膀上的手往上移,按着了他的后脑勺,往下用了几分力气,与此同时,她又狠狠地一口咬了回去。

    真的是咬的,她咬着他的舌不放,等终于放开了,她又鼓着腮帮子,猛地吹了口气过去。

    秦江澜:“……”

    他轻笑一声,声音沙哑,却出奇的诱惑,让苏竹漪觉得她刚刚的媚术压根儿没到位,竟然被对方这么一声轻笑给破了,勾得她心头发痒,只是就在她又凑过去的时候,秦江澜反而伸手在她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在她额头上都弹出了一个小小的红印子,像是点了一点朱砂。

    她皮糙肉厚的自然不觉得疼,却仍旧捂着额头瞪大眼睛瞅着他,秦江澜伸手一捞,将她打横抱起,接着轻飘飘落地。而此时苏竹漪才发现,松风剑早已不在高空,已经徐徐降落,如今离地不过一丈。

    待秦江澜抱着她落地过后,松风剑立刻消失不见,想来是被秦江澜收起来了?还是它不忍在看,自个儿躲开了?

    落地之后是一片花海。

    秦江澜直接施展了个结界,随后将怀里的苏竹漪轻轻抛开,在抛的那一瞬间,他身上的外袍已经顺势滑落,那黑色衣袍垫在地上,而苏竹漪就正好落在了他的袍子上。

    苏竹漪怎么都没想到秦江澜会突然这样,她起身坐起,头发上还沾了花瓣,乌发之中,原本只有一根简单的簪子,如今有了鲜花点缀,又多了几分娇艳。

    那簪子是秦江澜送她的那根,稍稍注入一缕灵气,便有星星点点的荧光飞舞于发间,好似星辰闪耀在鸦羽一般的发髻当中,只是她大多数时候都很少往簪子里注入灵气,因此平素看起来簪子上就一点点微弱的荧光,看着较为普通。

    他静静凝视着她,随后伸出手,抽走了她发髻上的玉簪,乌发没了束缚犹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又长又顺,在他的衣袍上又铺就了一层,而他的手指穿过那丝丝缕缕的发,轻轻按在苏竹漪的后脑勺上,又将她往怀中一带。

    她靠在他怀里,只觉得心跳忽然就急起来了,噗通噗通噗通,好似疾风骤雨从天而降,哗啦啦地一下子就又密又急。

    秦江澜……

    来真的啊?

    苏竹漪忍不住地舔了一下唇,她只是觉得自己突然有点儿口干舌燥来着,莫名兴奋和期待,却又有一点儿紧张,能涨修为是好事,然而如今她重生一回,身子也变了,算是头一回了吧?

    她发丝散乱,头发上有细碎的花瓣,白玉一样的脸颊上生了两坨红晕,嘴唇之前被狠狠的吮过,现在微微红肿,红艳艳的像是在唇上也抹了一层甜腻的口脂,这么伸舌一舔,又媚又诱惑,像是在做无声的邀请,请君采撷。

    秦江澜吻着她的唇,缓缓压下。

    斜阳沉入山涧,天地间便灰蒙蒙一片,她的玉簪落在一旁,因为天色暗了,簪子上萤火虫一般闪耀的光芒就多了一些,星星点点的光绕着它们飞舞,本是靠近了她,却又好似被动静惊得四处飞舞起来。

    衣衫四处散落,盖在了娇艳的花丛之上,而她抑制不住自己,发出了一声叠一声的娇喘,细语如娇莺。

    柳腰浅摆,花心轻折,嫩蕊娇香任蝶采,粉汗如珠,白玉生红,如鱼得水情正浓。一场厮杀掠夺,她处在下风,眨眼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了。

    苏竹漪想要翻身,却是有心无力,渐渐沉溺其中,等到这热潮一波接一波的涌过去,她迷蒙地睁眼,看着身上压着的人,只觉得有哪里不对。

    到底哪儿不对呢?

    下一刻,她猛地醒悟过来,“秦江澜!”

    “嗯!”他低头轻啄了一下她的额头,手不老实,还覆在她胸口,掬着那柔软白嫩,舍不得放开那玉脂暗香。

    “我刚刚忘记运转心法了。”苏竹漪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大好的机会,她居然忘了。

    你那么卖力干什么!苏竹漪心头烦,提脚就欲踹过去。不只是烦自己忘了,也烦她会被男色祸了心神,明明情蛊还没消,她对他也没有多深的感情,但身体却无比契合,仿佛还残留着六百年前的记忆,让她沉醉其中。

    这还是不爱。

    若真爱了,她岂不是会被他吃得死死的?

    明明,她明明只爱自己的。可现在,她有些恐慌了,她害怕哪一天,会把秦江澜看得比自己重。他可以为了让她重活一次,以身祭祀流光镜,苏竹漪觉得别人为他付出理所当然,然而她没办法接受自己也愿意为了他人而一再退让。

    因此,现在的苏竹漪神色不愉,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了。她一脚踹出,脚下用了力道,然这一脚踢出却被秦江澜伸手捉住,还扯着她的脚往下一拉。

    “别气。”他再次将她压下,手上用了点儿力气,将她的腿别开一些,接着看似十分虔诚自责着道:“这次我配合你修炼。”

    苏竹漪:“……”

    秦老狗!

    她想反驳,却被堵住了嘴。骂人的话没说出口,在她心中转了千百遍,却再也没有出口的机会。那深深一吻,让她都快窒息了,而之后,灵气随着两人紧密贴合处徐徐运转,一股暖流涌入她四肢百骸,让她通体舒泰,再次沉醉其中。

    不知不觉,皓月悬空。

    苏竹漪把衣服一件一件穿起来,直接用手指梳发。虽没有突破金丹期大圆满,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快要触到那个瓶颈了,这元婴期的雷劫,却是不知道何时会至,想来她不会等太久。

    她想让自己表现得淡定一点儿,比如说,吃干抹净后翻脸不认人,毕竟,之前的交锋,她是彻底输了,几乎没占过主导地位,想当年……

    想当年可是她控制节奏来着。

    因此,此时的苏竹漪板着脸穿好衣服,接着道:“继续赶路?”

    秦江澜没说话。他衣衫披在身上,却没有穿好,襟口大开。

    他身材很好。

    衣服底下的肌肉紧实有力。

    站在那肩宽腰细,看着就让人舒服,也让苏竹漪腿发软。她当年开地领口,剪开裙子在他眼皮底下晃,如今真是风水轮流转,这死不要脸的居然不穿好衣服,没脸没皮地撩拨她。

    哼!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江澜!

    也就在这时,结界外忽然有人声出现。

    “这一片是月光草,素心花就隐藏在月光草当中,很难被发现。”

    “素心花是高阶灵草,若是花瓣能有七瓣,便能成为仙品,而这样的仙品灵草,必有高阶灵兽守护,你看到月光草的地方是在这附近?”

    “正是。”

    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云霄宗的人。走在前面,正小心翼翼朝这附近靠近的还是她老熟人,云霄宗的花长老。

    苏竹漪对灵草也有些研究,素心花品阶极高,仙品素心花能炼仙丹,对修士好处极大,花宜宁当时飞剑被斩断,剑道受了重创几乎入魔,若是没死现在也跟个废人差不多,若是能得到素心花,她或许还有机会恢复,然而,苏竹漪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素心花?

    有高阶灵兽守护的素心花?

    她神识一扫,在一片压死了的花丛里看到了一株折断了的白色透明花朵,登时无语地扯了扯嘴角……

    天当被,地当床,压死仙草一颗,灵草无数,他们这一战,实在是……

    让人不忍直视啊。

    呵呵,花长老,你女儿想要的仙品药草,被我压死了呢……

    至于守护仙草的灵兽?

    在哪儿,没看到。

    被困在结界之外瑟瑟发抖的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