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36章 :撞了

第136章 :撞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巨人离开转生谷过后,走路就很慢了。

    苏竹漪想起他们当时看到盘四季的时候,盘四季也是一步一步慢腾腾地走的,而且他落脚的地点也是以前的巨人踩过的地方,就是那些湖泊一样的大脚印,也正是这个缘故,才使得巨人每一次落脚都不会有什么伤亡。

    远古秘境的生灵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避开湖泊是它们的本能,或许会有灵兽在湖边喝水,却也会飞快地喝水过后离开,不可能在湖泊里站着或是在水里嬉戏。

    脚印一样的湖泊里连鱼都不长,水草也少,当时她看见了还觉得有些奇怪,因为那湖面清澈干净,除了湖水就没别的生灵了一样,如今,却是完全明白了。

    这些巨人在外界行走还是会注意避开那些生灵的,也就是说,他们并不会故意杀生,就好像他们在路上看到蚂蚁,很多人也不会故意去踩,而是避开,但没看到的时候,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那若是遇到了东浮上宗的修士,盘四季会不会帮她?还是说,他会拦着她呢?

    不过若是东浮上宗的修士看到落单的她,肯定会主动动手。既然这样,苏竹漪笑着道:“四季啊,你出去的时候怎么不隐匿身形呢,要是吓到别的生灵了怎么办?”

    盘四季愣了,“外界的生灵本来绝大多数都看不见我们。”

    见到苏竹漪一脸惊讶道:“实力强的才看得见,我们是同源,所以你能看见,但基本上外头能看见我们的很少。”他顿了一下,“当时我找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周围还有个骨头架子,他好像能看见。”

    小骷髅是养了五千年的山河之灵,哪怕最后没成功,本身实力其实也强得很,当初也能一下子撞过去将古剑派的那个长老撞得粉身碎骨,就是他不会什么攻击手段,所以显得弱了一些。

    “哦。”东浮上宗的修士也就元婴期,他们看不到盘四季。

    想到这里,苏竹漪心头隐隐又兴奋了一些。

    出了转生谷,神识放开到极限,苏竹漪开始搜寻起仇人来。

    ……

    远古秘境里有很多古遗迹。

    其中有一片沼泽地,那周围有很多巨大的石雕,石雕都是人,有的躺着有的坐着,造型各异,远远看过去鬼斧神工磅礴大气,哪怕那些石雕看起来已经很久了,人物轮廓都已经不清晰了,依旧震撼人心。

    古剑派易长老、梅长老和弟子梅如画此时就在一座石雕之下。

    这石雕的人是躺着的,手微微蜷缩,手指对他们来说,就跟三丈高的石柱一样。易涟藏身于一根石柱背后,他脚下有几处阵法,将身后两人也牢牢护住。

    易涟隐匿身形的本事极高。

    他以前为了捕捉灵兽,埋伏在侧一等能等个十几年不被发现,足以说明他在这方面的能力强,然此时,易涟脸色凝重,他透过石柱往外看,目光很冷。

    秦江澜给他们指的这边,路没错,一路过来,他们三人没遇到大的危险,收获还颇丰。

    只是后来运气不好撞上了一头怀孕了的水麒麟,灵兽若是有孕通常都会变得异常凶猛,很多都会疯狂地攻击一切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敌人,易涟对灵兽很有研究,便明白不能跟其动手,哪怕三人被水麒麟打伤都没还手,反而是飞速远离,虽受了伤,倒也没大碍。

    然没想到的是,他们没跑太远,刚刚百里远,就听到了水麒麟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怀孕了的水麒麟被别人杀了。

    出去觅食的公麒麟听到母麒麟惨叫追出来复仇,身上有母麒麟气息的他们三个就被盯上了,这简直是场无妄之灾,只是一个照面,三人都受了重伤,眼看性命不保,关键时刻却不知道那公麒麟又察觉到了什么放弃他们离开了,易涟便带着梅长老和他弟子躲在了石柱背后,依靠石柱的天然阵型布置了隐匿阵法,想暂时躲在这里疗伤。

    他们都受了重伤,想跑也跑不远,一路还会留下气息,反而是躲起来,活命的可能还更大一些,毕竟,只要公的那只追过去看,就会明白凶手另有其人。

    只是易涟他们刚刚呆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看到远处有人过来。

    来的还是东浮上宗的修士,东浮上宗的跟古剑派已经完全撕破了脸,现在古剑派三人都身受重伤,对方若是发现了他们三个,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本来易涟对自己的隐匿阵法还算有信心,只是看到东浮上宗那寻山长老手中抛着玩的青碧色透明珠子的时候,易涟就明白,他们怕是藏不住了。

    那青碧色是珠子是水麒麟的眼珠。麒麟算是瑞兽,麒麟眼据说能增强气运,看清幻象,透过麒麟眼还能看出阵法结界,帮助修士破阵,也就是说,东浮上宗的修士原本可能发现不了他们,但他手里有了麒麟眼,就很有可能发现他的隐匿阵法,到时候就糟糕了。

    东浮上宗进秘境损失了不少的人手,但他们一开始就进了两百余人,此时还剩下了六十余人,其中元婴期以上的包括掌门东临在内的有五个,其他的皆是金丹中期以上。七十余人走得不快,队伍也很整齐,元婴期修士打头和殿后,修为高的在外围,低一些的和伤者在中间,列阵往前,而阵法中心则有一个金丹中期的女修,那女子身材纤细高挑,模样清秀,穿一身碧绿长裙,怀中抱着一只小麒麟。

    “李珊师妹,你运气真好,这只小麒麟居然要你抱。”

    她低着头应了一声,没跟旁边的师兄搭话,察觉到师兄有些不快,她低声道:“它刚睡着,不能惊醒了。”

    “哦。”

    旁边的师兄点头,也没吭声了。

    李珊走得不快,她一直垂着头,看着小麒麟的眸子湿湿的,水润润的眼睛好似刚刚哭过。

    那小麒麟周身环绕一层水雾,它就一般的小猫大,眼睛都没睁开,前爪搭在女修衣服上,软软的爪子勾着她的衣服,将衣服的丝线都勾出了一缕来。女修衣服是件法宝,虽不是灵宝却也是高阶法宝,品质不差,却被刚刚出生的小麒麟爪子抓破了丝,等到这麒麟长大,实力得多强。

    想到刚刚那只公麒麟,她脸色就有些发白。若不是小麒麟在他们手上,整个东浮上宗的修士,都奈何不了那只麒麟。只可惜,他们手里有它的孩子,使得它不敢轻举妄动,最终……

    最终还是陨落了。她下意识抬头,看到队伍前方寻山长老手中的青碧色珠子,那透亮的光芒明明很美,却让她有些恶心难受了。

    东浮……

    依稀记得很多年前,引她入仙门的师姐,她说东浮上宗的在四大修真门派里虽不是最拔尖的,但底蕴也很深厚,她若是入了东浮上宗,修炼资源必不会少,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李珊所在的村子其实离东浮很远,她知道这天地间有修仙的人,却从来没见过。但村头去过镇上的见过世面的村长家里挂了一个女修的画像,他说是古剑派洛樱,曾在镇上诛过恶人,镇上很多人家里都挂着洛樱的画像。

    她偷偷看过,只觉得画上女子就跟神仙似的,只是远远偷看,都想跪下膜拜。

    她也没想过自己有修真资质,只觉得修仙对她来说是遥不可及的,然而某天有仙人路过,说她有资质,且资质还很好,问她愿不愿意修仙。

    被东浮上宗选中自然是光宗耀祖的,当时李珊还没答应,她父母就已经磕头答应了。

    她本打算等修为稍高一些,下山历练的时候将父母皆到东浮附近的仙镇居住,却没想到,十年后她再回乡,发现村子被魔修毁了。

    李珊大病了一场,之后修行的速度就缓了一些,她如今年纪不算小,修为金丹中期,算是中上水平,而她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拜的师父又在前些年陨落了,因此她在宗门里头更说不上话,属于默默无闻只知道埋头修炼的那一类,也就每个月领宗门资源的时候才会出来走动一下,基本跟其他修士都没太多交流。

    若不是东浮上宗这几回损失了不少弟子,这次古秘境探险,她还来不了。

    而这次过来,对她冲击也不小。

    前面那个鬼物,身上的气息很纯净,可是……

    可是他们围攻了那小骷髅,想夺他的仙剑。

    这也就罢了,她能说服自己。毕竟那是个鬼物。但现在,想到那个泣血的母麒麟,想到那只为了孩子而不得不放弃抵抗的麒麟,她心都在颤抖。

    这就是修仙吗?这就是她幼时崇拜的仙人吗?

    这就是她的师门东浮上宗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说,它们只是灵兽,所以生死无所谓?李珊历练时也杀过灵兽,毕竟猎杀灵兽是增强自身实力的一种方法,可为何现在,她这么难受呢。

    麒麟,是很善良的祥瑞灵兽呀。

    也就在这时,她发现前方的长老忽然扬手做了个手势,队伍阵型立刻变幻,成为了攻击阵型。那颗碧绿的珠子在阳光下发出幽幽的光,更是刺得李珊眼珠发红,落了一滴眼泪。那泪珠滴在小麒麟嘴边,它吧唧一下咂了咂嘴,还在她怀里拱了两下。

    他们又发现了什么?

    李珊心头有些发慌。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啊。”寻山长老灵气注入手中珠子,便有一束碧光投在了前方的石柱群中。

    “你们剑修不是号称宁折不弯的么,怎么现在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藏身这里。”他哈哈笑了两声,“被麒麟打伤的?”

    “真是废物。”

    古剑派跟东浮上宗的仇怨太深,此时,他们根本不打算放过古剑派修士。

    东临往前一步,道:“古剑派身为名门正派却纵容门下弟子豢养鬼物,今日,我们便替天行道!”之前遇到的那个鬼物骷髅,施展的正是天璇九剑。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不管古剑派养没养鬼物,今日,这样的大好时机,他们绝不会放过。

    古剑派如今已经没有几个强者坐镇了,洛樱青河没了,段林舒死了,胡玉死了,等易涟和姓梅的也都死在这里,古剑派大势已去根本不足为惧。

    “被发现了。”易涟原本心存侥幸,然现在被对方发现,他也就只有苦笑一声了。

    “易涟,等下我拦住他们,你带我徒弟走。”梅长老在东临说话的瞬间就直接制住了梅如画,“我能撑一炷香的时间。”

    顿了一下,他道:“争取。”

    拼着元神自爆,也要给他们争取逃命的机会。

    易涟则道:“哪里跑得掉。”说完手中倒出一瓶碧绿液体,直接洒在了梅如画身上,接着用剑劈了个坑,把人给活埋了进去,随后吹一口气,那坑上还长出了一些藤蔓来。

    “刚刚小梅就是昏迷的,他们应该没感应到她的气息,只希望她能躲过一劫。”说完,易涟扬声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你们东浮上宗是烂到根子里去了,杀了瑞兽麒麟不说,现在还要对正道同门动手!”

    “难怪你们的长老抓女子为炉鼎修炼邪功走火入魔,又有长老跟魔道勾结,跟你这样的门派并称正道同门,真是丢脸至极。”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寻山长老手中碧绿珠子往空中一抛,便有一道绿光再次射向石柱中的一处地方,紧接着,他身侧一位擅长阵法的修士弯弓搭箭,朝那隐匿阵法的阵眼射出一箭。

    有麒麟眼在,找到阵眼并不难。

    阵眼一破,隐匿阵法随即消失,重伤的易涟和梅长老暴露于人前,而东临冷声问:“苏竹漪呢?”

    “你们把她藏哪儿了?”

    他最想杀的人只有一个。

    古剑派苏竹漪。

    为东日晨报仇!

    “苏竹漪,在你们后面啊!”易涟肩膀上的金丝雀尖声叫道。

    修士都有神识,压根儿不会转头去看。想用这样的方法争取时机逃命?简直天真,也只能诳诳一些没什么战斗经验的人。

    易涟侧头看了一眼肩头的金丝雀,他其实相当于有两条命,或者,他可以试试肉身自爆,以后跟金丝雀挤挤?

    “废话少说,动手吧!”梅长老手握长剑,厉声道。他一剑挥出,径直插入东浮上宗阵型之中。

    这老梅……

    易涟也提剑就斩,只是挥剑之时,他身边一道黑影飞出,乃是他的灵兽白虎。白虎也是受伤了的,但此时,依旧与他并肩作战。

    ……

    苏竹漪乘着小舟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易涟和梅长老被围攻。

    两人身上都伤得很重,但手中的剑不曾放下。

    怎么打?

    对方有几十人,元婴期也有好几个!真打起来她不占任何优势,除非,除非盘四季愿意出手?斜眼看了一眼盘四季,他压根儿都没注意地下的战斗。

    没时间考虑了。

    苏竹漪将灵气催动到极致,将灵舟的叶柄一摇,转了方向,直接朝东浮上宗的阵型冲撞过去。

    这叶子做成的灵舟乃是仙器,速度太快,且本身是叶片所幻,飞过去的时候无声无息竟没有被提前发觉,最先看到她的,居然是易长老身上那羽毛被血打湿了的金丝雀。

    它大声喊:“苏竹漪,撞,撞,撞,撞了……”

    苏竹漪眉头一皱。

    死鸟,叫什么叫!

    然而她随后发现,明明鸟都叫了,居然没人搭理她。于是,她的灵舟就轰的一声撞了下去。

    也就在撞上的那一瞬间,苏竹漪施展大擒拿术,将易涟和梅长老两人一齐拖上了灵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