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27章 :情哥哥

第127章 :情哥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是重生者,她会受到很多磨难,特别是在渡劫的时候,虽然不至于被天道瞬间抹杀,但她的路比别人要艰难得多。

    即便她顺顺利利地活了下去,在上辈子她死的那个时间点,她再次死亡的可能性很大,就跟青河洛樱一样,无论她如何努力,结果变化也很微小,若不是秦江澜掌控了流光镜,从镜子里头出来,现在青河洛樱应该都没了。

    她所做的一切,至多是让洛樱的元神在剑心石里头多呆几天,而这个,苏竹漪都不清楚,上辈子洛樱有没有元神聚在剑心石里,毕竟这些,她没有地方去了解。

    而现在,他们真的拥有希望了。

    苏竹漪对现在的流光镜很好奇。

    她想看看。

    “我一直以为流光镜是我的本命法宝。”她皱眉,“当初我的本命法宝,是……”说自己本命法宝是把小锄头实在有点儿难以启齿,她想了想,“是别的东西,结果心神联系断了,我以为被流光镜取代了。”

    毕竟本命法宝很难替换,她的小锄头既然已经认主了,想要更改是要找材料布阵还有找高人护法才能取代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没了心神联系了呢?

    秦江澜掏出了流光镜。

    那镜子其实只有巴掌大小,背面是青铜色,像是长满了墨绿色的青苔,正面却光洁明亮,犹如清澈水面,能将人的面容清晰映照其中。流光镜是流沙河幻化而成的,所以背面是海藻淤泥,正面是清澈河面了。

    “你本命法宝太弱了。流光镜在你体内,带你重生,感应到它,它出现的时候引出震荡和天罚,你本命法宝太弱会被切断联系也是情理之中。”

    “我能拿到手里看看吗?”苏竹漪见秦江澜没有阻止,伸出手,轻轻地碰触了一下流光镜的镜面。

    冰冰凉凉的,手指像是浸在了凉水里一样。

    苏竹漪神识再次注入了流光镜,却没想到,她居然还能看到里头的情形,神识探入其中,苏竹漪直接发现了青河。

    青河……

    他可真是了不得。

    他进去之后,以他为中心,方圆千里的范围都跟正常的天地间无疑,因为那些怨气煞气也化作生气流逝,成为支撑流光镜世界运行的根基,因此青河神色还算平静,并没有之前那么癫狂。只是他面沉如水,看着脸色实在不好。

    “师妹?”

    青河感觉到了一缕熟悉的气息,他抬头,冷冷看着天空,道:“你男人呢?”

    苏竹漪一愣,什么我男人?

    “那个自称是你男人的秦江澜让我自主献祭进入了流光镜,他说师父也能在这里生活……”说到这里,青河脸色阴郁,他阴沉沉地道:“师父呢?”

    哟,秦老狗你自称我男人啊?

    “哦,我问问。”苏竹漪收回神识,斜睨秦江澜,问他,“嘿,臭不要脸的,我师父真的可以在里头生活吗?还是你撒谎骗青河的?”

    身子一歪,她呵气如兰,“你什么时候是我男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说实在的,青河呆在流光镜里确实要好一些。他在外头很容易失控,但在里头,看着还好。而且既然如今流光镜在秦江澜的掌控下了,青河也会失去记忆了,这样的话,他呆在里头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他就是个为师父而活的情种而已,呆在哪里都一样,当然,前提是有洛樱才行。

    如果她当时是清醒的,或许也会选择把青河先诓进镜子里头去。

    秦江澜没回答苏竹漪的话,只是点点头,“可以在流光镜里生活。”他伸手,冲苏竹漪讨要剑心石,“剑心石。”

    苏竹漪眼珠一转,身子往后一靠,手撑在身侧,头离他远了一些,又起了点儿调丨戏的心思,“在我身上,你自己来取。”

    秦江澜:“……”

    他手微抬,指尖溢出一点儿亮光,微动了下嘴皮。

    苏竹漪没听到他发出任何声音,却瞬间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

    他居然给她下了定身咒。

    手伸到她腰间,轻而易举地将剑心石给取了出来,秦江澜淡淡瞥她一眼,“你不喜欢我,何必出言引诱。”

    “我不喜欢你,你怎么还跟青河说是我男人?”她挑衅道。

    “他信任你。我得取信于他。”他神色淡然,语气平静。

    这么说,倒是合乎情理。

    “你以前不是骂我妖女。”苏竹漪挑眉轻笑一声,“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还没习惯我的引诱?”

    她微舔嘴唇,“再说了,你这么俊腰力又好,谁不喜欢啊?”

    他就坐在她身前不远处,苏竹漪很想抬脚,脚尖儿在他身上撩一撩,就像是在望天树上的时候一样,然而,她被下了定身咒,压根儿动不了。

    “腰好就受人喜欢吗?”小骷髅站起来,扭了两下腰,“小姐姐,我腰好不好?”

    秦江澜:“……”

    在小孩子面前,她也不知道害羞。

    苏竹漪笑了一下,道:“悟儿,你小叔叔欺负我,我不能动了。快来帮我解开?”悟儿是山河之灵,灵气冲刷过来,她就能恢复自由。

    孰料小骷髅摇摇头,“我也动不了了。”

    苏竹漪:“……”

    你动不了你怎么站起来扭腰的,头怎么摇的!

    随后他伸手捂了眼睛,“小叔叔说小姐姐犯错了,要打屁股,让我不要看。”手指露出点儿缝隙,露出眼眶子里头绿幽幽的两簇小火苗。

    “带笑笑去山上。”秦江澜看着小骷髅道。

    “喔,好的。”虽然很想继续看,但小骷髅还是懂事的点点头,笑笑现在还不能走路,他伸出双手用灵气把笑笑托起来,像是把笑笑抱在了怀里一样。

    “你不是更喜欢我吗?”苏竹漪发现,小骷髅居然不听她话了,她昏睡的这段时间,秦江澜给他灌了啥*汤?

    “我腰不好,我要去山上练腰。”小骷髅回答道。说罢,他一步三回头地上了山……

    秦江澜跟小骷髅刚刚肯定神识传音了!

    不知道他俩说了什么,她神识比他们弱,压根听不到。

    苏竹漪深吸口气,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来来,给我解开,我还想看看流光镜怎么帮助师父呢。”

    就见秦江澜将剑心石放在了镜面上,随后那镜面化为水面,剑心石直接融入了水中,跟石头落入一模一样,直接沉入水底,眨眼消失不见。

    “把神识投进来。”

    不用他说,苏竹漪也知道要用神识去镜子里看。

    她看见镜子里本身就藏着师父的肉身,而剑心石落到师父的肉身上,刚好落在她心窝处,在那里停滞不动。

    “然后?”

    “等!”秦江澜淡淡道:“让青河过去,等她醒来。”

    “然后?”

    “然后你把神识撤出来,否则青河该劈你了。”秦江澜很难得的讲了句笑话,然苏竹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

    就见青河已经瞬移到了洛樱旁边,他蹲下身,在洛樱额头上落下一吻。

    随后身后黑气凝聚成剑,重重插丨入地面,他没抬头,手轻轻拂在洛樱脸颊上,眼神温柔,声音却很冷,道:“师妹还想偷看多久?”

    苏竹漪:“……”

    那声音冰冷,她那缕神识都好像被冻僵了一样。

    嘁,谁他妈想看了。她经验不知道比青河丰富多少,只知道可怜巴巴坐在师父门口的傻子。若她是青河,早八百年就把师父给拿下了。

    被青河的神识威压震了一下,苏竹漪觉得有点儿头疼,结果就感觉到一双手按在了她太阳穴上,轻轻揉捏,还有安神的咒语在耳边轻响,那声音低沉醇厚,略有些沙哑,让苏竹漪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她想,上辈子是她在秦江澜旁边,整日撩拨他。

    如今,倒像是反过来了一样。

    “嗌?你撩就撩,你别把我定身啊,不然我怎么配合你啊……”

    她其实是不介意跟秦江澜双修的,毕竟她跟合欢宗的有些交情,会点儿采阳补阴的法诀,得好处的肯定是她,至于秦江澜所说的不喜欢,不喜欢又如何,喜欢不喜欢对她来说,压根儿不重要。

    更何况,她不觉得喜欢,却也不讨厌他了。

    她甚至觉得,她曾经喜欢过。

    所以他才会一直出现在她梦中,与她肌肤相亲,旖旎缠绵。

    秦江澜没回答她的话,而是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论脸皮厚,他是比不过苏竹漪的,跟她说这些,他迟早会落到下风,不如转移她注意。

    苏竹漪便道:“养好伤,好好修行,好好练剑。”

    洛樱和青河如果能在流光镜里生活,那她心中大石也算落了地。她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云霄宗的那两个是一定要揭穿的,她身上还留着当时的留影石,掌门还说要替她出头,却没想到,转眼间他人没了。东浮上宗的人她也不想放过,屡次挑衅,这次魔道大举进攻古剑派,跟东浮上宗的人脱不了关系。

    把这些人通通杀了,把元神拘在流光镜里,让他们死了都不消停,天天受苦,最后投入畜生道!

    流光镜的轮回道还未成功,苏竹漪就已经想着用这镜子来作威作福了。

    不过要报仇,还是得好好修行好好练剑才行,剑祖宗都只剩下个剑柄了,她得把剑祖宗养回来。至于报仇为何不喊秦江澜,她倒是觉得让秦江澜一个云霄宗的剑尊,去对付云霄宗的修士肯定是不现实的。

    “恩,我教你。”

    “教我什么?”

    “练剑。”他起身,虚空一抓,松风剑已在手中。

    “咦,我还以为这棵松树是松风剑呢。”苏竹漪纳闷道,实在之前没怎么注意,松风剑一直化为松树立在屋门口前头,她就以为这松树是松风剑了。

    松风剑:“……”

    糟心事不提行不行?

    “秦老狗,你教我练剑,总得把定身咒给我解了啊?”苏竹漪喊道。

    “叫我什么?”他收剑,气势清冷。

    苏竹漪眼珠一转,嗲声道:“情哥哥?”

    秦江澜沉默不语。

    心情颇有些微妙。她明明忘了情,依旧在时刻挑逗他。

    他的心就攥在妖女的手心里一样,时紧时松,七上八下。

    “还是跟小骷髅一样,叫你秦叔叔啊?”

    秦江澜:“……”

    他收敛心神,朝虚空刺出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