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26章 :判官

第126章 :判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江澜是第一个主动献祭给流光镜的人,而他,在生死关头,也理解了流光镜想要走的路。那面镜子已经没有灵智了,它最后为了封印真灵界,几乎消耗了全部的元神力量。

    所以它不会教他做什么,只有当他自己领悟的时候,才触动了流光镜长眠的那缕微弱神识。他掌控了流光镜,但只是暂时的,现在的秦江澜,也并非是流光镜真正的主人。

    他要想办法,帮助流光镜达成所愿。为了流光镜,为了苏竹漪这个天道不容的重生者,为算是为他自己。

    青河是第二个主动祭祀流光镜的。

    流光镜需要的是生机,青河虽然是龙泉剑,煞气冲天,但他毕竟只是跟剑合二为一,他是活的,进去之后能够为流光镜里的世界提供生气,而他实力那么强,可以坚持很长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如今的流光镜在他的掌控之下,青河还不会消散,失去记忆。

    对于被邪剑控制的青河来说,呆在流光镜里比外界好得多。他控制不住的那些力量,反而会成为支撑流光镜里世界的源动力。

    秦江澜收好流光镜,他返回松风剑上,载着还在睡觉的苏竹漪返回了古剑派落雪峰。

    手轻轻抚摸她的发丝,手指穿过乌发,一点一点儿的往下梳,又轻轻给她按着头,让她能够睡得更舒服一些。

    秦江澜坐在她身侧,目光温柔。他都没有驱动松风剑。

    松风剑是仙剑,有剑灵,是可以自己飞的。

    松风剑:“……”

    还好它不是路痴。

    不多时,秦江澜带着苏竹漪回到了古剑派。上辈子他是云霄宗师尊,正道之首,身上承担着一个宗门,甚至整个天下,将苏竹漪的命保下,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这一次,他提醒了从前的师父,却并不想再背负曾经那个身份。

    所以,他回到了古剑派。

    古剑派虽说死了不少人,掌门更是陨落了,但日子总得过下去,回来的时候,伤势较轻的弟子都在忙碌。

    落雪峰是古剑派根基和信仰所在,他们派了人手过来修整,秦江澜带着苏竹漪回来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复原了。

    落雪峰已经打扫干净了,积雪再次变得洁白,那几处房舍也重新搭了起来,还有几个弟子移栽了棵大松树过来,埋在了苏竹漪屋子前那大坑里。

    那棵松树长得十分茂盛,不知道是他们从哪个深山老林里头挖出来的老松,树冠苍翠,比松风剑所幻化的松树都还粗壮一些。

    松风剑:“……”

    ……

    苏竹漪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小骷髅跟秦江澜并排坐在门口,小骷髅旁边趴着笑笑。

    笑笑已经睁眼了,它身子被小骷髅用针和蚕丝线给缝了起来,如今真的长拢了,灵气滋养下,它后腿好似能动了,估计等好得差不多了,就能把线给拆了。

    “落雪峰上那些灵兽,哼,我都不想理他们了。”小骷髅在跟小叔叔告状,“小姐姐被欺负的时候,它们都不出来,就笑笑跑了出来,笑笑还是里头最弱的。”

    “灵兽,特别是高阶灵兽特别敏锐,能够主动避开危险,当时的情况,它们来了也都会死,所以肯定会躲起来,躲得越远越好。”

    小骷髅想得很简单,“可是笑笑出来了呀,它不怕吗?”

    “它也怕,但是它想保护小姐姐,就像你和我一样。”

    “因为想要守护,所以能够战胜恐惧。”他侧头看了小骷髅一眼,“悟儿,笑笑很勇敢。”

    悟儿微微低下头,闷声道:“嗯,我以后也要更勇敢一些。”他用手指戳着地面,“我有能力,但是我没保护好他们。”

    苏竹漪闭着眼睛听,这时候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这么一动,门口一大一小两个都转过头来看她,一个俊美的男子加一颗骷髅头,还有一只吐着舌头转过来摇尾巴,随后面露惊恐把尾巴夹起来的狗,这画面给人的冲击力挺大的,让她稍稍一怔,随后道:“我睡了多久?”

    那狗,她其实并不讨厌了。当然,仅限于笑笑。

    她曾经说过,若是都能活下来,以后一定不讨厌它了,既然现在都活了,她也不能出尔反尔,想到这里,苏竹漪瞄了笑笑一眼,神识相对从前要温和了许多,也顺便看了一眼笑笑的伤,它当时,可是被青河斩成了两段,最后还爬到她跟前,给了她一颗果子的。

    施展了神识去看伤,苏竹漪随即就发现自己精神恢复得很不错,身上的伤也好多了,她当时伤得那么重,可不是三两天就能好的。

    同样,笑笑伤得那么重都能恢复得七七八八,怎么也得有十天半个月吧?

    “一个月。”小骷髅连忙道,“我每天都盼着小姐姐醒过来呢。”

    什么!

    苏竹漪一愣,她一觉睡了一个月?深吸口气,发现房间里燃着安神香,苏竹漪立刻明白自己为何会沉睡那么久了,她心头有些急,“青河呢?”

    青河他怎么样了?

    这时,笑笑看着小骷髅呜了一声,像是在跟他说话一样。

    小骷髅反应过来,立刻用灵气包裹住了笑笑,就怕小姐姐生气,只是看到小姐姐径直出了房门,并没有喝斥笑笑,他才松了口气。

    秦江澜看了一眼苏竹漪,又低头看了一眼身侧位置。

    苏竹漪直接到他旁边坐下,跟他们排了一排。

    秦江澜:“^_^。”

    他脸上没多余的表情,心里头却有一丝丝甜。本来因为她睁眼就问青河的那微微不舒服,也直接淡去了。

    “青河没事。”秦江澜语气平静地道:“他现在在流光镜里。”

    他声音清亮,犹如环玉相叩。

    “啊?”苏竹漪愣住,青河在流光镜里?那他这是死是活?

    秦江澜把流光镜的讯息也简要的给苏竹漪讲了一遍。

    苏竹漪反应快,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也就是说,流光镜想要弄出个轮回道?而这是对天道的补充,所以若是能成功,是会被接纳的,那为何每次流光镜露出来,我就好像是要被雷劈呢?”

    “依靠流光镜重生,的确是逆天而行,所以天道不容。”

    “但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这个。”秦江澜缓缓道。

    苏竹漪也是看过凡间话本子的,她看得比秦江澜还多,这会儿琢磨了两下,“你是说建立轮回道,让元神不会直接消散天地间,然后在流光镜里的世界存活,甚至可以轮回转世?”

    “就如同话本子上的地府一般。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就受惩罚,生前行善积德,死后便能投个好胎?这不是那些可怜巴巴的凡人,被欺压报不了仇想出来安慰自己的么?”

    你做恶了,我奈何不了你,但你死后肯定要在地府里受刑,我一辈子老老实实做好事,哪怕日子过得苦,却也是为来世积福。

    对于苏竹漪这个魔头来说,这样的思想她是不屑一顾的,毕竟她就是那种大奸大恶之辈,若真有这么个轮回道,那她死后,就不得安宁,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

    下辈子真得投入什么畜生道了。

    “然我觉得有存在的必要。”秦江澜伸手指天,“流光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儿,想来天道,其实也是认同的。”

    “那如何判断一个人生前所作所为?”苏竹漪又问。

    “你忘了,流光镜到底是什么?”秦江澜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苏竹漪,眼神还带着一点儿宠溺的味道。

    苏竹漪:“……”

    她莫名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当年望天树上的秦江澜,可是不会给她个好脸色的,他在流光镜里被她用神识摸太多次,现在出来了,就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了吗?

    想到之前做得那分外逼真的梦境,苏竹漪忽然想,若是他配合一点儿,是不是滋味会更加*?

    有点儿想试试怎么办?毕竟他现在看起来这么厉害,若是能双修,得好处的肯定是她。身子一软,不由自主地靠他近一点儿,然贴近之后,苏竹漪却觉得有些冷。

    梦中的他身子烫得灼人,她与他缠绵之时,能感受到他的热,能听到他嘭嘭的心跳,还能摸到热汗。

    那梦境里,她是主动挑丨逗的那一个,却也沉迷其中,享受着那愉悦的滋味,如今,却觉得反差有些大。他现在,到底怎么了?

    她稍稍一怔,动作停了下来,就那么静静靠着他肩膀,听他继续讲了下去。

    流光镜是流沙河幻化而成,存在于天地初开之时,就像是流淌的时光一样,见证了世间万物的生命轨迹,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才能顺着时光逆流而上,重生在了一千年以前。

    所以这个人生前做过什么,对于流光镜来说,其实是一目了然的。

    至于如何去评判……

    秦江澜顿了一下,“所以还得需要判官。”

    “我?”苏竹漪眼神稍暗,她回过神,伸手指了指自己。

    结果秦江澜淡淡瞥了她一眼,随后他一句话都没说,苏竹漪也读懂了他的眼神。

    她真是挺了解他的。

    这会儿指不定心里头有多嫌弃她,就她那德行,去评判一个人的行为,肯定是杀得好,恶得好,就他妈该杀,大杀四方!

    “所以说,如果流光镜真的建立起了轮回道,就算是破道而出,我们的命运也能由自己掌控了?不会时刻被雷劈,不会被天道不容,不会随时都可能被那双手推动着,走向既定的结局。”

    “恩。”秦江澜点头道。

    只要成功了,他就不会是现在这个不死不活不在天道之中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