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25章 :阎王

第125章 :阎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流光镜射出耀眼的光,然也仅仅是一道光而已。

    那光芒照耀下,青河都觉得有些刺目,他甚至艰难地转过头,瞥了秦江澜一眼。那双眼睛里充满痛苦,还有黑气在眼中环绕,就像在眼中形成了漩涡一样。

    “滚。”一声怒吼过后,青河终于发出了人声。

    他意识模糊,身上已经被戳了几个窟窿,黑气顺着白骨钉溢出,好似身体里漏气了一样。也有丝丝污血夹杂其中,缓缓地浸在了骨头里。

    青河的肉身跟龙泉剑合二为一。所以他虽然是人形剑,但依然有血肉,只不过跟正常人完全不同。他其实这些年一直有想过,若是有哪天克制不住了会如何,也想过跟龙泉剑同归于尽,因此早早做了一些准备,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突然。

    然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青河发现,他想要毁掉龙泉剑真的很难。

    哪怕他是铸剑师的后人。

    他依然会控制不住自己,害死师父、残杀同门。现在,想要钉死自己,都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那一瞬间,他甚至想,没必要坚持下去了。

    天下大乱跟他有什么关系?

    反正,师父都死了。

    他被龙泉凶剑取代,成为只知道杀戮的兵器,血洗天下又如何?

    反正,师父都没了。

    虽然有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青河视线落在面前洛樱尸身之上,精力好似又集中了一些,“你所守护的,我不想毁灭。”

    洛樱,我只能尽力了。不是师父,只是洛樱。

    没有辈分的阻隔,她只是洛樱,他心中挚爱。

    手上用力,将骨头钉子一点一点儿地往下压,剧痛让他身子颤抖,握着骨钉的手抖动不停,喉咙里也发出阵阵嘶吼,他侧头看向秦江澜,见他还未离开,又挤出一丝声音,依然只有一个字,“滚。”

    他认识这个人,是师妹的心上人。她门口的松树上挂了他的画像,底下还立着块碑。这个人身上也有诡异之处,并不像活人,但他也看不透他,只是在他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时候,他也不想伤他。

    毕竟他已经没了洛樱,并不希望苏竹漪也没了这个男人。他没有跟心爱的人相守,他希望她可以。

    “洛樱元神并没有彻底消散。”秦江澜将镜子握到手中,“她现在元神虚弱,寄居在剑心石当中。”

    剑心石在苏竹漪身上。不过秦江澜用灵气屏障将苏竹漪笼罩起来,这里怨煞气太浓,血腥气也重,他不想影响到她,况且,若是有活人的生气进来,龙泉剑意识肯定会增强,那这青河就更控制不住了。

    所以他并没有让苏竹漪露面。

    剑心石传承的是剑意和意志,也有历代先辈的元神残念,但那并不是真的有人的元神在里头,只是一缕意识一道剑气而已。人陨落之后,元神就会消散天地间,除非是炼制成魂器,但即便炼制成了魂器,也只是减缓了消散的速度,最终依旧会消失……

    像是师父那么虚弱的元神,一旦陨落,必将消散得无影无踪,融入剑心石里的,恐怕只有一缕残念了,连意识都不是。

    但刚刚他说,洛樱的元神在剑心石里?

    “在剑心石里,也是会消散的,只是速度会慢一些。”秦江澜顿了一下,“但有一处地方,元神不但不会消失,还会缓缓增强。”

    “哪里?”

    “死城。”他目光幽冷,“流光镜里的真灵界。”

    他曾心如死灰,却又几近疯魔。体内的生气在那一瞬间疯狂涌出,滋养真灵界里的死灵,他意识好似脱离身体,看到远方城池里的人动了起来,以他的生气为养分,在城中生活,他几乎变得跟他们一样了。

    让死灵都意识到自己死了,从而产生怨气,使得流光镜被冲天的怨气主宰,使之成为魔器,从而断了它想要成为道器的路,也就能够认主,认主之后,才能随意掌控流光镜,离开流光镜。这是那个已经消失了的真仙界残魂,这么告诉他的。

    然秦江澜明白,真灵界的万千死灵个个修为高深,实力强大,真的成了魔器,那冲天的怨气能直接把他给吞噬殆尽,让他毫无意识,变得跟失控的龙泉剑差不多,那时候的流光镜就跟龙泉剑性质一样了,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流光镜比龙泉镜更强。

    同样,流光镜一心想要成为道器,它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成为魔器呢,若是真的会成为魔器,早在吞噬真灵界的时候,它就完全能够成为魔器了,偏偏流光镜把真灵界的生灵禁锢,说他们是死了,但他们完全不知情,能够通过吸食他的生气而从新活着。

    千年万年过去,这些人都还存在,元神不曾消失,还能存活在流光镜里。

    它其实已经快成为道器了,但并非是通过岁月回溯,更改命运。哪怕回到过去,依旧在天道当中挣扎,如何才能算做真正的更改命运?让好人变成坏人,活着的人死了,死了的人活着?在历史上很重要的人不能被更改,否则会被天打雷劈?

    秦江澜曾经也一直是这么以为的,所以他都给苏竹漪下了逐心咒,就怕她一重生就杀了很有名气的苏晴熏,从而引得天罚。

    天罚的确会存在,但那其实都是天道给人的错觉,或许却是有那么一星点儿的原因,但并不是关键。

    每个人都是天道中的一个渺小如尘埃的存在。

    对于它来说,其实,并非没有人不可替代。那一段我们曾生活过的岁月,那一段历史,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然而这天地历经千万年,这么一小段岁月里某个人的更改,当真就是破道了?它会在意么?

    你以为它会在意,然实际上,并不是。

    自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无可取代,实际上,在它的推动下,还会有新的剑道至尊,新的天下第一。

    或许流光镜尝试了无数次岁月回溯,逆天改命都失败了。最后,流光镜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儿,所以,它才将祭品真灵界保存下来,用尽了全部的力量。

    任何生灵,陨落之后,元神都会消散于天地间。

    流光镜想要破道,就是从这里来入手的。

    托苏竹漪的福,秦江澜看过很多凡间的话本子,很多凡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生前若是作恶多端,哪怕活着没有被收拾,死后也会受到严惩,下辈子投胎做畜生,这是很多凡人的信仰,然实际上,死了也就死了,元神消散了,根本没有下辈子一说,根本没有轮回转世一说。

    如果说,真的有阴朝地府出现呢?

    生灵死后,元神不再消失在天地间,而是进入亡者生活的城池,甚至能够转世重生。善者,生活顺遂,恶者,命运坎坷受苦受难。

    这就是流光镜想要的道,可以称之为轮回道。不是打破天道成为道器,而是能够弥补天道不足,跟天道并存。

    秦江澜意识到了这一点儿。

    所以,最后,他离开了流光镜。

    “洛樱可以在死城里生活。”秦江澜看着青河,“你也可以。”

    “趁你还有意识,主动祭祀流光镜,你可以不断为流光镜里的世界提供生气,以你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坚持很久。”

    “我为何要信你?”青河目光阴冷。

    秦江澜淡淡道:“你别无选择。”

    稍稍顿了一下,他语气稍缓,“我是你师妹的男人。”

    青河紧握骨钉的手稍稍松了几分力道,他看向秦江澜身后的镜子,“就这面镜子能制得住龙泉剑?”

    他要主动献祭,他现在就是龙泉剑,也要这镜子吃得下才行。

    “试试便知。”

    “好!”青河没有过多犹豫,他也没有时间犹豫了。

    他跟着秦江澜,一句一句念动献祭的咒语,并将满是污血和被黑气萦绕的手,放在那古朴的镜子上,念咒之时,他浑身疼得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龙泉剑拼命挣扎,就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按在了他肩头。

    冰冷的手,彻骨的寒意。这是秦江澜的手,在身体接触的那一瞬间,青河猛地睁眼,“你!”

    你已经死了吗?他稍稍震惊,却没有精力却管别人了,最后一句念完,青河感觉到那镜面再次迸射出耀眼的光滑,他的身体仿佛被巨力拖拽而那一瞬间,他也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龙泉剑拼命震动,想要挣脱那股巨大的束缚力。只是虽然失去了控制,他的意识反而清醒了,只不过只能看着龙泉剑挣扎,仿佛脱离了那身体束缚,游离在外,冷眼旁观一般。

    是镜子吞噬龙泉剑?

    还是龙泉剑击碎圆镜?看到那镜面都出现了一丝裂纹,他想,龙泉剑那么厉害,镜子必定会失败吧?

    却没想到,下一刻,他身子猛地一沉,仿佛坠入了无尽深渊。

    “洛樱……”

    秦江澜将流光镜握到了手中,那镜面上有一道裂痕,不过片刻之后,裂痕消失了。

    “洛樱也会进去的。”他用手指轻轻摩擦镜面,随后,把洛樱的尸骨也送入镜中,等做完这一切后,秦江澜把流光镜收回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