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23章 :打情骂俏

第123章 :打情骂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以为秦江澜会踩着飞剑带她离开。

    没想到的是,他直接打横把她抱在了怀里。一只手还穿过腋下搂着她,离她胸脯好近,偏偏他神色坦然,好似没意识到自己手搁在哪儿。

    秦老狗看起来太高冷镇定,活像当年那正道大能,然苏竹漪清楚明白,他不是望天树上的那个他了,起码那时候的秦江澜,不会主动把她抱怀里啊,还箍得很紧……

    苏竹漪以为秦江澜抱了人会嗖的一下飞到空中,流星一样划过天幕,没想到,他还把怀里的她掂了掂……

    倒是没说话。

    难不成觉得她很重?

    秦江澜心想,“瘦了。”

    望天树上她不爱动,也没多大的范围让她动,被他每天用灵气养着,比现在丰腻一些,现在太瘦,抱着都有些硌手。

    很瘦,很轻,很虚弱,很让人心疼。

    他脸上其实没什么表情,但下意识地把她箍紧了一些,苏竹漪窝在他怀里,只觉得有点儿冷。

    青河他们的冷是气势上的冷,待人冷漠,秦江澜的冷是身体的冷,他自己就是冰凉的,身上没有一点儿体温,苏竹漪心头一跳,她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脸颊贴在他胸上,然后,她连心跳都没感觉到。想要用微弱的神识去看,结果就听到了大量的喧哗声。

    她以为秦江澜会直接离开的,却没想到,他居然把结界都打开了。

    也就是说,他就这么抱着她,直接走到了落雪峰古剑派弟子面前。

    苏竹漪:……

    上辈子你爱我,把我藏树上,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辈子是打算直接昭告天下么?就这么直接抱到了众人面前,你叫宗门里头那些爱慕我的师兄们怎么看?

    你这么厉害,刚刚一剑斩杀那么多魔修,以后谁敢跟你抢女人?

    谁敢跟老子眉来眼去了!嗯?

    苏竹漪心头都想骂娘了。

    落雪峰上人很多,不仅有古剑派的弟子,还有云霄宗、寻道宗、丹鹤门、就连东浮上宗都来了人。率先赶到的都是元婴期以上的长老,也只有他们的速度够快,能够在这么快地时间内催动法宝赶到古剑派救援。

    谁都没想到,这场危机已经落幕,而入侵古剑派的魔修,竟然全部被诛灭。

    现在那些魔修的尸体都被拖了过来,一排一排的摆了过去,九成九都是秦江澜斩的,身上连点儿伤口都没,也正是这出神入化的剑法,引得云霄宗和古剑派的剑修都起了争执,以至于外头闹哄哄地一片。

    “我说,现在不是争执剑法高低的时候吧?”丹鹤门的长老出来打圆场,“古剑派受此危难,这么多弟子受伤,现在跟他们争什么。”

    “看这剑伤,分明是我云霄宗的星辰剑法。”云霄宗来的就是秦川的师父鹤老,他指着一具魔修尸体,“肉眼看不到剑伤,剑若流星闪电,直接斩破了防御屏障斩进眉心击溃元神……”

    他蹲下,用手在那尸体额头一抹,本来尸体额头上毫无伤痕,在他手拂过后才有一个很细小的红点儿,有血珠子沁出来,“这分明就是星辰剑法至高境界!”

    秦江澜自创了松风剑诀的,但他刚刚出来杀人的时候用的是星辰剑法,松风剑诀太直太正,对付别人的攻击的话,松风剑能像是傲雪迎风的松树一样,可挡一切狂风巨浪,但主动杀人的话威力要稍微逊色一些。

    准确来说,松风剑诀主防御,而星辰剑法主攻击。

    “什么云霄宗,分明是我们古剑派的剑尊!”一个古剑派弟子唰地拿出一张画像,指着画像上的秦江澜道:“看到没,这是我们古剑派剑尊,我们弟子人手一张挂在房间里祭拜的,怎么就成你们云霄宗的人了!”

    最初的画像是苏竹漪画的,之后的那些都是用法术临摹的,跟苏竹漪画的一模一样,因为画画的人心中存了爱意,那画上的剑尊俊美无匹,宛如谪仙,气质清冷高贵,只是见着画像,都有一种高山仰止之感。

    云霄宗的都没怀疑这个画像是真是假,他只是争辩道:“这位剑尊施展的是云霄宗的星辰剑法,自然是我云霄宗剑尊……”

    丹鹤门的都无语了,有人道:“天下剑尊行不行?”能眨眼间杀死这么多魔道高手,其中不乏元婴期的凶残魔修,还有一些正道通缉的恶棍,称他为天下剑尊,他们丹鹤门的都服,只怕全天下修士都会心服口服。

    “不行!”

    又吵起来了……

    一些人争执不休,一些人照顾伤者,一些人收敛同门,一些人因为死掉的同门暗自垂泪,还有一些人则是去查那些魔修身份了。

    东浮上宗的人心中有鬼,怕隐匿在其中的长老身份暴露,打算设法毁起外貌,毕竟现在是戴了隐匿法宝的暂时看不出问题,只要把容貌毁了,一具没有元神的肉身,在这么多尸骨当中也不起眼。

    他们趁乱过去,然还没靠近,就发现那些争执声突然停止了。

    小木屋的废墟那边走出来一个人。

    古剑派弟子拿出的画像上的人。真人跟画像一样俊美,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俊逸出尘的恰到好处,好似受了上天眷顾,精雕细琢,镌刻他的时候用了十二分精力。相比起来,其他男人都是歪瓜捏枣,上天随意捏的泥巴了。

    他怀里还抱着古剑派的苏竹漪,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一时间,整个落雪峰变得鸦雀无声。

    苏竹漪这会儿都愣了,她还贴在秦江澜的胸膛上,一只手还贴在他心口。

    愣了一瞬后,云霄宗的鹤老大步流星地垮了过来,看都没看苏竹漪一眼,直接朝秦江澜躬身行礼,“这位前辈,请问您刚刚施展的是否是星辰剑法?莫非前辈与我宗门有些渊源?”

    苏竹漪脸埋在他怀里,她倒是不会害臊,但现在这副样子,头发凌乱衣衫褴褛,脸色也那么差,还是别在众目睽睽之下露脸了,有损她形象。她想,鹤老是秦川的师父,也是上辈子秦江澜的师父,原本他们师徒关系是十分和睦的,不过鹤老陨落得挺早,也就两三百年之后吧,秦江澜失去了那么多记忆,应该不记得鹤老了才对。

    却没料到,秦江澜道:“你曾受过剑气反噬,以为经脉恢复了,实则有暗疾在身。”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也很平静,“你修炼的星辰剑法太过刚烈,若是继续冲击下一境界,你暗疾复发,撑不了多久。”

    他说完往一侧迈步,抱着苏竹漪与鹤老擦身而过,却又在走了三步后停下:“珍重。”

    鹤老脸色大变,神情挣扎,犹豫再三后才道:“多谢前辈提点。”

    苏竹漪心嘭嘭跳。

    “流光镜认你为主了,所以你记忆也回来了么?”她传音问。

    “恩。”

    继续往前走,秦江澜双手抱着苏竹漪,压根没拔剑,然身上却出现一道剑气,落在了地上的一具尸体上,随后,那尸体身上落下了一张面具,露出了一张让众人都有些惊讶的脸。

    “东浮上宗!”

    “东浮上宗的修士怎么会混在魔道里头?”

    那东浮上宗的长老脸色大变,“没想到许长老竟然堕落为魔道,此事我们一定会彻查,给诸位一个交代!”

    他负责把人揪出来,至于接下来他们要如何处理,是不是相信东浮上宗,却不是秦江澜此时想管的了。

    小骷髅这会儿已经带着昏迷的笑笑去到了落雪峰的雪山上,秦江澜交待了几句,让小骷髅别乱跑等他们回来,这才抱着苏竹漪离开了古剑派,朝着青河的方向飞了过去。

    他刚刚走了那么一圈儿,流光镜里头又收了几缕还未完全消散的元神。

    而此时,苏竹漪身上那颗石头里头,也有一个元神。

    他知道,那是苏竹漪的师父洛樱。

    元神虚弱未醒,但是并没有彻底消散。

    她一直想让青河洛樱活着,想来,知道她元神未散,她也会高兴一些。只可惜情蛊幼卵以情为食,苏竹漪不仅不爱他了,对青河洛樱的感情也淡薄,她以为他救他们只是因为想逆天而行,却忘了,她只是因为喜欢他们,才会奋不顾身地想要救他们的命。

    “洛樱元神还未消散。”

    苏竹漪道:“这样的话,跟上辈子倒算是有些不同了吧?”却不知道,上辈子洛樱死在禁地底下后,她的元神是被龙泉剑彻底吞噬呢,还是有可能有一丝一缕返回了剑心石呢。

    “等找到青河再说。”

    他抱着她飞的,等飞到看不到古剑派了,苏竹漪伸出双手圈了秦江澜的脖子,“你身上这么冰,我冷。”

    “秦老狗,你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想问个究竟。

    “冷么?”本来冰凉的身体忽然有了暖意,好似身体里燃了一把火一样,的确暖烘烘的。抱着他,就像是抱了个小火炉。

    她这几天经历了太多,神识疲惫,伤得也重,被这么暖烘烘的煨着,她竟然会觉得有些犯困,太累了,好想休息,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了,但苏竹漪努力睁眼,想坚持一下。

    “睡吧。”秦江澜柔声道。她燃了五百年寿元,强行提升了自己修为,如今身体受到反噬……

    不过她原本骨龄只有十几岁,他们之间差距挺大,如今,倒是稍稍接近了那么一丁点儿了?

    “不能睡。”苏竹漪喃喃道:“还没看到青河。”

    她眼睛都眯着了,声音近似呓语。

    青河……

    她对青河,着实与众不同。

    想到青河,秦江澜眉尖蹙起,随后轻吹了一口气。

    苏竹漪闭了眼,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怕她睡得不舒服,这才唤出了松风剑。

    “变宽一点儿。”

    松风剑:“……”

    松风剑变得又长又宽,能当床睡觉了。秦江澜将苏竹漪放到松风剑床上,他想了想,笔直跪坐着,让苏竹漪枕在了他腿上。

    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张脸,一点一点儿地在她脸上游走,轻轻描眉,拂过唇线,指尖流连,就像是在流光镜中,她用神识摸索他全身一下。他所求的,无非就是能够再次碰触到她,能够在她身边。

    不让她一个人,去与那天道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