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22章 :公主抱

第122章 :公主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秦江澜灵气滋养,轻揉乱抚了一通,苏竹漪觉得腰上的伤好多了。

    脸也有点儿红,不是以前刻意伪装的害羞,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反应,她脸皮那么厚,会害羞?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那手揉了腰伤,又落在她手臂上,顺着胳膊一路移上去,她衣服破破烂烂,那冰凉的掌心就贴着她的手腕一路往上,最后轻按在她肩头。

    她肩上的布料早就坏了,没有遮挡,外伤也已经复原,看着白嫩光滑,像是抚着绫罗绸缎一样。

    苏竹漪心头呵呵笑了两声,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干裂的嘴唇,笑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

    她一只手被他反拧着,能动的手又被他另外一只手压着肩,即便如此,她还是用手指轻轻扯他衣角,“可是我还有事呢。”

    秦江澜入魔都入得与众不同,并没有冲天的怨气和煞气,但身上多了死气,他也是冷的,但冷得跟青河完全不同。

    他是死物的冷,就像是流光镜里死寂的真灵界。

    苏竹漪知道他以前是喜欢她的,现在也应该是喜欢的吧?只是好歹是入魔了,这喜欢跟愿意不愿意为她做事是两码事,就好像原来在望天树上,他实际也喜欢她,可是也不会答应她的要求,不会放她离开。

    她现在更琢磨不透秦江澜的心思了。入魔跟魔修是不一样的,入魔的人情绪不稳定容易被怨气煞气影响成为毫无神智只知杀戮的兵器,而他没有这些煞气血腥气的话,难道会直接变成死物?或者说他现在已经是个死物了?

    苏竹漪觉得她已经完全搞不懂现在秦江澜的状态了。

    她都说了好几句话了,他到现在还没吭过一声。

    苏竹漪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瞟到了飞在他身侧的镜子,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眼睛浮肿,登时脸色一变,她一直觉得自己生得美,哪怕落魄狼狈也不掩姿容,然而……

    她其实是想多了。

    正想整理一下仪表,就听他道:“知道情蛊吗?”

    “当然,中蛊之人会爱上下蛊人。”她嗤笑一声,“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没给你下过蛊。”

    老子还用得着下蛊?

    “你中了情蛊,忘了?”秦江澜并没有掩饰什么,他凝神看着苏竹漪,问。

    苏竹漪一愣,“怎么可能!我对蛊虫很有研究,特别是情蛊,绝对不会被下蛊了都不知道。”上辈子因为苗麝十七最后说的那句话,她到处去找情蛊的讯息,也对情蛊了解十分透彻,苗麝十七那妖蛟身上倒是有情蛊,但那只是虫卵,还是小白点儿,要成长到可以控制金丹后期修为的她,起码还得养十年。难道说,除了苗麝十七,还有别人也养出了情蛊?

    况且关键问题是,我没爱上谁啊?她知道秦江澜喜欢自己,因此这句话都只是在心头说的。

    我只爱自己。她想。

    “如果是虫卵呢?”秦江澜手按在她肩头,轻轻揉捏了几下,直到这时,苏竹漪才觉得他掌心有了一点儿温度。

    “虫卵?”

    “情蛊要成熟一是蛊母要厉害,如果蛊母强了,虫卵也会更强,但情蛊以情为食,就是人类的强烈情感为食物,所以要让一个情蛊成熟,那中蛊者也得是个多情之人,如果是虫卵的话,还得要那人极度虚弱,才能让虫卵有可乘之机。”苏竹漪笑笑,“你觉得我像?”

    秦江澜松了那只擒着她手臂的手,随后将手掌轻轻覆盖在她眼睛上,轻言细语地问:“为什么哭?”

    秦江澜说话的声音大都平静无波,那样温和的声音,让苏竹漪都有些错愕,好似有一片洁白的羽毛,落入了湖心,泛起了极为浅淡的微波。

    丝丝清凉涌入双眼,好似清风拂过,冰雪淡敷,让她难受的眼睛舒服了许多。

    为什么哭?

    因为难过,因为绝望?

    “因为我拼尽全力想要保住他们的命,想要扭转天命,结果还是无济于事,落樱依旧死了,青河依旧会与龙泉剑一起消失……”那手掌盖在她眼睛上,她脸很小,半张脸都被遮住了,而他的遮挡,让她看不到外界,让她眼前没有一点儿光亮,让她站在一片寂静无声的黑暗之中,耳边,只有自己平静沙哑的声音,“我以为我做了很多,然而事实却是,我什么都没做到……”

    “你对他们有很深的感情。”

    “不,我只是想通过他们对抗天命。我是重生的,那天道其实也想把我抹去,而我,想改变这样的处境。”苏竹漪缓缓道。

    她只是失去了感情,却没有失去记忆。

    她记得自己曾经还想救出秦江澜,救回秦江澜,并且坚定地不让秦川代替他。

    只是她都搞不清楚为何自己会那么做,秦江澜死不死忘不忘,对她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苏竹漪觉得自己此前做的一切都很傻气,都莫名其妙,可她也隐约觉得,那时候她是喜欢秦江澜的,只不过现在不喜欢了而已。

    她有些迷茫,却又下意识地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她用命去爱一个人才不正常,就好像中了蛊。

    她还记得其他的一切,唯独忘了自己中了情蛊。那情蛊,也因为成熟而消失在了她体内,化作了一滴泪珠,再也无影无踪。手腕上的血红色的细线,还有那朵妖娆的花,都不见了,就好像从未存在过。

    “若是中了情蛊呢?”

    “你说我?”苏竹漪稍稍一愣,“下蛊之人催动蛊虫,中蛊之人才会受其控制。”

    秦江澜目光幽冷,他对蛊虫了解得没有苏竹漪多,情蛊也只是略知一二。

    杀了苗麝十七,永远不给他催动蛊虫的机会。

    “不过即使一直没有催动蛊虫,中蛊人也不会爱上别的人,等遇上下蛊人,还是会一见倾心的。”秦江澜屡次三番提情蛊,难道她真中了情蛊不成?

    “当然,若是修为远远强过那蛊虫,也无所谓呀。”她摊手,“情蛊虽然恶心,实用性也不错,但这种对于那种心中有情有爱的人来说是最恶毒的蛊,对其他人来说并不算多可怖,而培养这种蛊虫的人并不多,因此近千年来,都没有情蛊现世。”

    有那份精力,养别的厉害蛊虫多好,费尽心思就是想别人只爱自己,苏竹漪觉得养情蛊的人都脑子有毛病。

    苗麝十七……

    所以她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苗麝十七来着,当然主要原因是他不教她养蛊。

    “那杀了下蛊人呢?”

    苏竹漪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问了这么多,等会能否帮我个小忙?”

    “我去找青河。”秦江澜定定地看着她,没等她开口,径直道。

    很好,很懂事。

    “那不管蛊虫有没有催动,中蛊人就会万念俱灰,自杀身亡,当然,若是修为远远高出下蛊人和当时成熟的那只蛊虫品阶,这些依然是可以抵抗的。”苏竹漪见他答应得爽快,问得又这么仔细,心头倒有点儿不安了。

    所以情蛊虽然存在,却不适用于对方远比自己强的。

    不然的话,上辈子起码有一万个女修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情蛊下在秦江澜身上了。

    苗蛊寨虽然不出世,但那些强者要去求蛊却还是能找到路子的,云霄宗的那姓花的不就去求了美人蛊?只要付得起代价,就能拿到想要的蛊虫,就算是失传的,也不一定没有办法。

    上辈子,曾经爱慕秦江澜的女修可不少。

    问题来了,她真的中情蛊了吗?

    ……

    听到苏竹漪的解释,秦江澜嘴角一勾,他心头的压力要少了许多。

    很好,永远都不让苗麝十七出现在她面前。

    督促她养伤,好好修炼,等到她的修为远远超过苗麝十七和那种成熟的蛊虫,她,她就不会再受那只蛊虫影响,可惜不知道,那只成熟并消失在她体内的蛊虫,到底是什么品阶了。

    “秦江澜……”在秦江澜松手之后,苏竹漪瞬时转身,直接投进了他怀里,把脸贴在他胸膛上,手指还在他胸口画圈,“青河他带走了师父的尸骨,我怕他想到办法跟龙泉剑同归于尽了。”

    “我带你去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儿?”

    秦江澜微微抬头,目视远方。

    怎么可能不知道,那龙泉剑怨气冲天,他都能看到远方那将天幕都遮蔽的黑雾。

    “知道。”

    “我带你去。”

    苏竹漪稍稍松了口气。她有点儿疑惑,当初流光镜在她体内的时候,稍有异动天上就电闪雷鸣的,那是因为她是被流光镜带回来的,天道之外的人,那秦江澜也应该属于天道之外的人,为何他们出来的时候,就只出现了一道闪电,并且,还被他直接给劈开了。

    他的确很厉害,当年就是天下第一。

    难不成,现在还能几近化神?修为高出她太多,她压根感觉不出来了。

    正思索间,双脚突然离地。

    秦江澜竟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他带她去,不是御剑飞行载着她,就这么抱着带过去?

    “松风剑还有点儿不听话。”秦江澜低头,解释了一下。

    松风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