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20章 :剑尊

第120章 :剑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河上来的时候,古剑派掌门和长老第一时间发现异常,所以他们立刻出手,阻拦那行走的魔煞之气。

    那时候的青河失去神智,对一切阻拦自己靠近祭品的人,都用同一个方法应对。

    斩!一剑斩出,斩出一条血路。

    因此,古剑派那几位强者,大都受伤很重,掌门更是身陨,易涟受伤较轻,于是他刚刚都担任的是剑阵阵眼,承担了大部分的压力。

    宗门交手,靠的就是强者对抗,哪怕现在古剑派还有很多弟子活着,但他们其实并不是那些魔修的对手,一个元婴期,可轻易斩杀成百上千金丹。

    所以现在他们只能防御等待救援。

    然而现在,一些其他峰的弟子被魔道修士抓了过来。

    “听说那姓段的死了?”

    “现在你们谁做主?”手握大刀的魔修用刀尖儿指着易涟,“既然你们缩在里头不出来,那我就一个一个杀过去!”顺手扯过一名女弟子,直接将衣服给撕破了,随后把人往身边那个削瘦一点儿的魔修一扔,“知道你喜欢女人,这个给你。”

    那魔修接都没接,而是目光炯炯地盯着落雪峰上的苏竹漪,咂咂嘴唇道:“我可是瞧见了尤物,那条命给我留着,谁都别跟我抢!”

    ……

    苏竹漪与那边还隔了一段距离,她都感觉到了一道恶心的视线紧紧黏在身上。

    那魔修她都认识,是个□□,元婴中期修为,最爱奸丨淫正道女修,手段极其残忍。

    “小骷髅,想办法拦住他们。”

    “好的,可我灵气不多了,小姐姐。”他可以回到小葫芦里补充灵气,但是时间有点儿来不及了,用灵气束缚住那想要杀人的魔修,小骷髅很着急,心头想,他之前是怎么做到的?

    没谁教他杀人,他也不懂任何修炼方法。

    那时候心中愤怒撞过去,好似火苗膨胀,这才把人给撞碎了,但后面那次,他却没有把人撞碎,要怎么做才能把这些坏人都打跑呢。小骷髅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将逐影剑握在了手里,随后一咬牙,施展出了天璇剑法第一重。

    此前很多弟子看到小骷髅心中是震惊和恐慌的,可现在看到那么丁点儿大的小骷髅在帮他们,还施展出了天璇九剑的时候,大家似乎也没那么害怕了,其中有个小女孩的声音从人群中央传出来,“好厉害的小骷髅!是天璇九剑呢,我都还没学会!”

    这就是上次从凡人村子里带过来的那个小女孩,曾经小骷髅偷偷去看过她,结果她惊醒以为自己做了噩梦,现在看到小骷髅,又道:“哎呀,我梦到过他。”

    “他,他是守护我们的吗?”

    小骷髅本来有些害怕的,他耳朵很灵,神识更强,能听到周围的一切动静,这时候手也不抖了,一剑刺出,就要刺中那魔修之时,有个黑影冲上来一挡,却是个被魔修控制的僵尸,那僵尸替持刀的魔修挡了攻击,虽然被小窟窿一剑扎穿了,但他是僵尸不晓得疼痛,也不闪躲,反而直接一拳打在了小骷髅身上。

    小骷髅的灵气都分给了其他人,自身灵气稀薄得很,这么一拳,直接把他打飞了。倒是没碎,反而是那僵尸的拳头都化作了齑粉。

    “那骷髅有古怪!”

    几个魔道大能沉声道,“他灵气不足了,虽然防御力强,攻击力却很弱,一起杀,看他能顾得上哪边!”

    ……

    另外一边,苏竹漪弯腰捡起了断剑。她现在很虚弱,却不能等死。

    断剑还剩个剑柄和短短的一茬剑,现在想用都用不了,得好好养着才行。她又想到了松风剑,此时手中不能没有武器,苏竹漪打起精神挪到了松树底下,看到秦江澜的石碑,还觉得有些诧异,她原来是不是脑子有坑,给仇人立个碑,还在树上挂个画像?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

    手碰到松风剑的那一刹那,苏竹漪心口募地一疼,随后就发现头顶一声惊雷炸响,下一刻,她心口溢血,好似有人硬生生在她心上挖了块肉,然而即便这样,却也不太疼。

    就是有些空落落的,叫人精神恍惚,识海里神识几乎没有,却依旧微微震动。

    流光镜!

    流光镜陡然飞出她体内,在它冲上高空的那一刹那,一道闪电当空劈下,金色闪电像是上天射出的箭,呼啸而来,箭尾都燃烧出了火焰,在空中留下一道红芒,却在快要落到流光镜身上时,天地间又凭空出现了一道惊天剑气。

    那剑光将整个天幕都劈开了,落雪峰飘的雪花,都被剑气给直接绞碎了。就见一个青衣人影从天而降,他凌空而立,衣袍猎猎翻飞,手虚空一抓,竟是把门口的大松树连根拔起。

    松树本就是松风剑所化,被巨力拖拽后落入黑影手中,眨眼幻化成剑。

    那一剑,劈散了天上闪电。

    那一剑,劈开了天上厚重沉闷的阴云。

    那一剑,惊天动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谁都没想到,这里会突然冒出个人,一剑惊世人。

    松树被连根拔起,松树上挂着的画像晃晃悠悠地落了下来,苏竹漪愣愣地看着那画像,看着画像上那人,又抬头看向天空……

    她低声喃喃,“秦江澜。”

    他手一伸,将那面悬空的宝镜握在手中,随后侧头回眸,看了苏竹漪一眼。

    那是一双暗红色的眼睛。

    目光显得十分妖异。

    他手中的松风剑在颤抖哀鸣,似乎并不想被他握住一样。

    秦江澜?

    他入了魔?

    只是他入魔了身上也没有青河那样的凶煞气和血腥气,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却很冷,冷得好似要把人骨头都冻结成冰。

    他身上干净澄澈犹如霜雪冰河,那古朴的铜镜上却隐隐有黑气溢出,流光镜,它成了魔器?

    然下一刻,忽然有弟子喊道,“是,是那位剑尊!”

    松尚之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日夜祭拜的剑尊会突然出现,他是来拯救古剑派的吗?

    “拜剑尊,剑道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