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9章 :不爱

第119章 :不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骷髅冲了过去,他这次有控制力道,心头也害怕再把人撞粉碎了,因此只想着把人撞飞就好,哪晓得这么一撞过去,人没飞,他自己倒一屁股蹲儿坐地上了。

    那魔修的武器是柄大刀,刀背上有七个铁环,每一个铁环上都挂着一个拇指大小的骷髅头。

    煞气腾腾地一刀劈下,小骷髅没事,但他的帽子却被劈裂了,露出了一个骷髅头来,那魔修稍稍一愣,随后哈哈笑了两声,“原来古剑派跟咱们是同道中人嘛,既然这样,那我等下也手下留情,有愿意加入我魔门的,都饶你们不死!”

    小骷髅露了脸,他发现周围的古剑派弟子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就连易涟长老也满脸错愕,神色古怪。

    他身上缠了丝线,脸上却依旧是骨头架子,这会儿眼眶子里火面微微转动,忽听一个女声道:“骷髅,鬼鬼物!”

    他们都怕他,他感觉得到。

    他也怕自己,刚刚他都撞死了人。

    小骷髅浑身一颤。

    眼看那些魔修冲进来冲乱了剑阵,小骷髅心慌意乱地用灵气把古剑派的弟子包裹起来,这古剑落雪峰外古剑派的弟子有数千人,整个宗门有大部分的退到了落雪峰上,其余诸峰也有长老带着各自弟子阻挡,但人最多的还是落雪峰,魔修最多的也是这里。

    小骷髅设下防御屏障后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回头求助地看向苏竹漪,却见小姐姐躺在地上,脸色惨白。

    “小姐姐!”

    苏竹漪身子很虚弱,腰上一道剑伤,险些把她也劈成了两段。

    此前形势紧张,她都忘了痛,现在小骷髅回来,苏竹漪才稍稍松了口气。但她依然放心不下,不知道青河现在怎么样了,他抱着师父的尸骨去了哪儿?

    小骷髅给她的灵气让她舒服了一些,勉强挣扎着坐起来,靠在那房屋废墟中的床弦上,虽然床也被青河弄破了,但借力靠着好歹也舒服一些,她坐下后打坐调息,也用灵气去滋养伤口,她检查身上伤势的时候,看到右边手腕上有一道深深的红线。

    霎时间,一脸雪白。

    那血线不是单纯的一条线,在她手腕横纹上,以手神木穴为起点,弯弯曲曲地往上蜿蜒,蜷曲盘结,状若虬龙,一直到了右边肩头,肩头有一个黄点,像是点的一点儿花蕊。她此前右手险些被捏碎,肩膀都差点儿被削了,疼得都麻木了,压根没注意到,自己手上有这样的异常。

    等她注意到了,却已经晚了。

    苗麝十七!

    苏竹漪懂蛊虫。

    她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哪怕现在斩断右臂也无济于事,那蛊早就中在她身上,不是蛊虫只是个小小的虫卵,她在南疆受伤的时候就已经中下了,而之后她一路赶回来,根本没时间休息,也没机会休息,现在伤上加上,她心神绷紧根本没精力去关注别的,于是那只蛊虫在她虚弱至极的时候偷偷成长起来,被小骷髅最后的灵气一滋养,直接成熟了。

    现在苏竹漪还看不出那是什么蛊虫,她咬着牙画符,想把蛊虫控制,如今蛊虫成熟要驱除体内很难,她只能争取将它圈定在一个位置,不让它在她全身游走。

    左手手指溢血,灵气和血水一起在右肩上画符,然符咒画了一半,苏竹漪彻底懵了。

    鹅黄色的小黄点儿像是花蕊,有一个东西藏在她体内,一点一点儿吐出花蕊。

    花蕊边缓缓长出花瓣。

    红的花瓣,像是桃心,一片一片的绕着花蕊展开,她脑子轰的炸开,五指成爪,指尖朝那花瓣剜去,把那一块肉硬生生地挖下来,然而下一刻,在伤口旁边,又开出了一朵花……

    情花。

    情蛊。

    在那花朵滴下泪珠的瞬间,她就会彻底爱上下蛊之人。

    苗麝十七,竟然给她下了这么一只蛊虫,就是蛟龙身上养的那些情蛊。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花纹之中,有了星点儿水汽,好似一颗泪珠要滴落下来。

    “悟儿,悟儿!”

    小骷髅看到小姐姐神情痛苦,也顾不得许多又哒哒哒地跑了回去,“小姐姐你怎么了!”

    “灵气,灵气,用灵气裹住那朵花,捏碎它。”

    她已经没办法了,只能伸出左手攥住小骷髅,“挖出来,捏碎它。”

    “我……”小骷髅感觉到那里好似有个虫子,他以前连蚂蚁都不愿踩死。

    “快点儿!”苏竹漪猛地用力,惊得小骷髅眼泪直接掉下来了,他立刻用所剩不多的灵气裹住小姐姐肩膀,并用灵气去抓那只虫子,却发现他抓不到,灵气一碰,那虫子就缩小了……

    “虫子哭了!”

    虫子越来越小,竟好似变成了花中的泪。

    苏竹漪眼睛里也有了泪,她猛地将神识投入了流光镜中。

    识海本是枯竭,在小骷髅之前灵气的帮助下才恢复了那么一丁点儿,此刻,所有神识涌入流光镜,却因为虚弱,依旧没有掀起什么风浪,她神识很微弱,细细的一缕,像是头发丝一样,就那么死死地缠在了秦江澜身上。

    “秦江澜!”

    “秦江澜,秦江澜,秦江澜!”

    一声比一声尖锐,好似凤凰泣血一般。

    此前遇到问题,她只是喊小骷髅,希望小骷髅能快点儿出来,能快点儿过来救人,她不想让秦江澜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她在经历什么,因为,秦江澜不能产生怨气,他在流光镜中,她不想他担心。

    她知道他担心,他一直担心,毕竟他留了逐心咒的,逐心咒一动,松风剑气一出他就感觉得到,知道她又处于险境,所以苏竹漪知道他一直在担心,然而他没办法从流光镜里出来,他帮不了她。

    既然如此,她尽量让自己显得没那么痛苦难过,她不想他因为担心而自责烦恼,产生一些不好的情绪。可是现在,她没有办法了。

    情蛊。

    在她最虚弱的时候成长起来,而她现在,也就只有金丹期修为。

    她会爱上下蛊人。

    中蛊之后,她依然记得秦江澜这个人,可她不会爱他了。

    她了解自己的性子,一个她不爱的人,她不会为他做任何事。

    她不会让宗门弟子参拜他。

    她不会行侠仗义让世人记住他。

    她不仅不会爱他了,她还会什么都不做,让他一个人在死寂的流光镜中失去记忆,最终成为流光镜的一部分。

    或许等她哪天修为进阶实力大涨,能够跟情蛊抗衡,想起流光镜里的秦江澜了,却发现,他已经不在了。

    “秦江澜、秦江澜、秦江澜……”

    她撕心裂肺地喊,好似要将这名字用刀刻在心上。

    “情蛊,秦江澜……”

    苏竹漪没有哭出声,但她已经满脸是泪,她不知道,她从来不知道,其实自己这么害怕失去。

    上一辈子她是不曾明白,不曾拥有,而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却又在顷刻间破灭。

    先是掌门、师父、师兄、笑笑……

    现在又轮到了秦江澜。

    秦江澜!

    神识再也克制不住,那丝线好似紧紧地嵌入了他的身体里,即是火热的,又是冰凉的,明明只是一缕神识,秦江澜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他眼前甚至浮现了她的脸。

    她哭了。

    神识消失,好似琴弦断裂,她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让他的心直接空了。

    流光镜中,陡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他坐在雨中,浑身冰凉。

    泪珠涌出到滴落,其实只是刹那之间。

    明明一念间,心中却好似经历了沧海桑田,曾经刻骨铭心的深情成了蛊虫的养料,她还记得秦江澜,知道那是把她困住的正道大能,可是她已经,不再爱他了。

    肩膀上,那情花中的泪珠滴落,苏竹漪怔怔地坐在地上,她神情有些茫然,随后眨眨眼,看着小骷髅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快去帮忙啊,那些魔修还没走呢!”

    这些人一个都不能留。

    小骷髅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青河又是魔剑,他们也知道了,现在古剑派已经被打成了魔道,苏竹漪心一横,在云霄宗那些正道还没赶过来之前,必须把这些人全部灭口……

    一个都不能留!

    “小姐姐,小叔叔他……”

    “管什么小叔叔,悟儿听话,快去帮忙。”

    她挣扎着爬到洛樱房间背后,将那张小凳一脚踢开,随后把本来就有血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地上。屋后书架打开,出现了一间小屋子,屋子正中间,就挂的洛樱她师父的画像。

    她加入落雪峰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拜见的历代祖先。

    落雪峰人很少,所以即便古剑派传承了这么多年,这小小屋子里的画像都没挂满,牌位也才三排而已。

    她打起精神进去,将画像前面的龙角香炉一掰,龙角被她转了个方向,霎时间,一道银光冲天而起。

    紧接着,整个古剑重重一抖。

    古剑派本身就有个护山大阵,而坐落在古剑上的落雪峰,不仅有密道有禁地,还有一个比古剑派护山大阵还要厉害的结界,只是施展这结界,损耗极大,会使得悬浮于空中的古剑失去依托,不出百年,就会落到地上。

    苏竹漪原本也不知道这些。

    是,是握到剑心石的那一刹那,脑海之中突然多出的讯息。

    结界一出,整个古剑派都笼罩在了结界当中,只是这结界并非是攻击的阵法,却是犹如云雾漫开,雨雪纷纷落下,将整个古剑派藏匿其中。

    神识被隔绝了?

    “怎么,古剑派打算跟我们同归于尽?”

    “哈哈啊哈,你们打算在那灵气壳子里躲多久?”

    “轰,拿出法宝给我使劲地轰,我看那灵气屏障能撑多久!”

    “把其他几峰抓到的弟子都给我带过来,当着他们的面,一个接一个地杀!”

    古剑派,今日必将从修真界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