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7章 :混乱

第117章 :混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在落雪峰都很少看到过笑笑。

    小骷髅把它藏得很好。

    用灵气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儿都不露出它的气息来,就怕惹得她不高兴。小骷髅去了秦江澜那边,笑笑就会成天呆在山上,吃什么喝什么,在山上那些厉害的灵兽手底下如何讨生活,苏竹漪一概不知道。

    狗是很有灵性的生物,苏竹漪讨厌狗,笑笑自己也感觉得到,它从来不往苏竹漪面前凑,唯一的一次例外,就是今天。

    就是现在……

    “笑笑……”

    那血还是热的,是烫的,溅在她脸上,溅在她眼睛里,她眼前猩红一片,目光所及的世界,好似一片血色汪洋。

    笑笑进阶了不是普通的灵兽,它的生命力很顽强,竟是呜咽了两声,慢慢地爬到了苏竹漪旁边,将爪子轻轻搭在了她脸上,它爪子上握了一枚灵果,是雪山上的灵果,能补充灵气的。

    它看到苏竹漪没了灵气,还抓了个红果子过来。

    身子都好似被龙泉剑劈成了两断,它爬的时候在地上拖出了一道血痕,疼得爪子收紧,将灵果捏碎,那汁液也溅在苏竹漪脸上,流到了她嘴里,清清凉凉的,还很香甜,让苏竹漪想到了小时候吃的那颗糖,让心都柔软了的甜……

    她想,若是她不死,若是笑笑不死,她以后,大约也不会对它有杀意了。

    只是,还会有以后吗?

    眼泪和鲜血模糊了视线,她看到那团黑气再次走了过来,却没有妄动,而是在她身前停下了。

    笑笑的鲜血溅在了黑气之中,好似让那黑气都收敛了几分。

    传说中狗血也是除煞之物,难道说,笑笑的血有起到了星点作用?

    然片刻后,青河又动了。

    被黑气笼罩的青河僵硬地站在苏竹漪身前,他抬手,手上黑气凝聚成剑,就像是他手中握着一柄龙泉剑一样。他举起龙泉剑,那柄剑剑身上黑气犹如墨汁一般滴下,沾在皮肤上都有刺痛感,仿佛被烈焰灼烧,毒液腐蚀一样,还能听到嗞嗞的声响。

    剑身压下,复又抬起,青河整个人都在发抖,手臂更是颤抖不停。

    他身上黑气稍稍淡了一些,苏竹漪都看见了他的面容,那张脸上青筋毕露,无数怨气充斥在体内,在他身体里流传,显现在脸上,就好像无数根黑色蚯蚓在蠕动一般,他目光泛红,神情痛苦,喉咙里发出咕咕咕的古怪声响,又夹杂着一声接一声的剑吼,就好像青河在跟龙泉剑吵架一样。

    苏竹漪流了很多血,她躺在血泊里,身上唯一的那点儿灵气,来源于笑笑给的灵果。现在青河在抗争,她很想从储物袋里掏出丹药补充一下,却压根动不了,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黑剑距离她只有三寸距离,那墨汁一样的黑气好似涌入了她眼中,也就在这时,青河猛地将剑举起,他的眼睛里,竟也有一滴泪水滚落。

    “师妹……”他艰难地发出声音,手腕一翻,将剑反方向握住,剑尖对准了自己,猛地往下一压。

    黑气凝聚成的剑穿身而过,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际伤害,而苏竹漪瞬间明白,此时青河的意识占据上风,他想跟龙泉剑同归于尽,只是还未找到办法……

    上辈子,上辈子青河魂灯熄灭,龙泉剑也再没有出来兴风作浪,必定是他找到了方法,将龙泉剑封印或者毁灭了。

    “悟儿呢?”青河半跪在地上,手捏住了苏竹漪的手腕,他难得有片刻清醒,此时手上太过用力,直接将苏竹漪的手臂都给捏碎了。

    有悟儿在,他可能会坚持得稍微久一点儿,然而现在,悟儿呢?

    青河抬头,看到床上的师父,喉咙里发出低低呜咽,他松开攥紧苏竹漪的手,大掌抓住床弦,将木床硬生生地掰下一片,顷刻间捏成粉末,而他的手指,也沾上了洛樱的血。

    她心口上的剑心石已经没了什么光亮,受了那震荡从她身上滚落,直接落到了洛樱断臂的位置,就浸在了那血水里。本来只是一块平平无奇拳头大小凹凸不平的石头,此刻就像是一团海棉一样,竟然开始吸收那些鲜血,只是瞬间,石头就变得红彤彤的,像是鸽血石一样晶莹透亮。

    也就在这时,青河身上黑气猛地迸发,将他的身形再次掩盖,只听一个冰冷阴寒的声音道:“我的祭品,你也敢抢!”

    龙泉剑再次成为主导,黑气凝聚成剑,朝那剑心石斩了过去,苏竹漪心中不停地呼喊断剑,“剑祖宗,剑祖宗……”

    断剑:“……”

    龙泉剑比现在的它强。

    它好不容易长出的一截剑身,刚刚两剑对撞,都使得它剑身上布满裂纹,飞剑要握在主人手中才能实现更强的威力,它以前镇压飞剑,也是因为它是剑冢里头最早最强的那一个,然龙泉剑自诞生之日起就换了无数主人,最后被封印,这样的剑永远都不会进入剑冢,它们要么被封印,要么被毁灭,不会进入剑冢之中,所以,只要它没有彻底重生,对龙泉剑就不会有太大压制……

    断剑:“叫我有用?”

    没用。

    它遗忘了从前,只记得自己在剑冢里呆了千年万年千万年,看着一柄有一柄剑出现在那片坟墓当中,看着一批一批的人进来,把别的剑选走。

    它只是一柄断剑,一直没人选它,当然,它也瞧不上那些人。

    等到哪天它突然想出去了,就发现,它已经靠近了剑河,已经变得锈迹斑斑,已经快要跟里头有些等不到主人的剑一样,坠落入剑河当中,跟万千残剑融为一体。

    哪怕它是剑祖宗,剑冢里的第一柄剑,也逃不掉这样的宿命。

    它是剑祖宗,有它自己的骄傲,没有人看上它,它也不会主动去引诱人。直到某一天,它被人捡了起来,它想,这应该就是命中注定了,既然如此,那就随她出去吧,表面很镇定,其实断剑心里头很高兴,它表达自己高兴的方式,大概就是哼了。

    捡它的人实力弱。

    捡它的人还不爱练剑。

    捡它的人压根儿不像个剑修。

    只是她一点一点地在改变,剑意贴近人心,所以她的变化,它才是感触最深的那一个。

    看着苏竹漪拼命挣扎想要爬起来,断剑猛地飞入高空,剑身嗡鸣作响,那声音响彻云霄,好似阵阵雷鸣,又引得整个古剑派弟子的飞剑齐鸣,无数道雪亮的剑光冲上天空,汇集在了一起,而断剑的身体布满裂纹,像是被无数道剑气给撑破了一样。

    剑气犹如一道青龙撞向了青河,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大松树射来了一大片松针,绿色的剑意跟青色剑意合在一起,将龙泉剑上的黑气刺穿,而青河脚步踉跄,他挥剑的动作被阻拦,随后手上的黑剑消失,整个人身子一歪,跪倒在洛樱床前。

    在他跪倒的那一刻,头顶上的断剑从高空坠落,啪嗒一声落地,剑身碎裂,只余了剑柄和三寸长的剑身……

    “剑祖宗……”

    断剑:“要是能活下来,就好好练剑。”

    说完之后,剑光彻底消失,那剑柄上又变得锈迹斑斑,比当初在剑冢里看到的时候更加残破,好似从地上那起来,那断剑就会化成粉末一样。

    青河的手握住了洛樱。

    他的手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苏竹漪此时才发现,床上的师父已经没有了半点儿气息,她血都好似流干了,浑身冰凉,俨然已经没了生气。

    死了?

    死了?

    苏竹漪直接懵了,她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她嘴唇翕动,一丝儿声音都发不出来。耳边听到青河的怒吼,他将洛樱的身体紧紧抱住,又哭又笑,几近疯魔。

    他将洛樱抱到怀里,站起来,转身欲走,脚步经过苏竹漪的时候,青河停顿一下,道了一声,“保重。”

    他身后是零散的黑气,张牙舞爪地漂浮在那里,虽然被剑祖宗的剑气割得七零八落,没有此前那么嚣张狰狞,却像是在嘲讽她一般,让她心如刀绞。

    洛樱依旧死了。

    青河抱着洛樱的尸体离开,然后,他会找到跟封印龙泉剑的方法,自己身死道消。

    苏竹漪手指微微动弹,她拼尽力气伸手,抓住了青河的裤脚。

    “师兄……”

    “不要死……”

    剑心石,剑心石还在,这一次跟从前不同,刚刚龙泉剑不是说剑心石抢祭品么,师父的元神,师父的元神或许在剑心石当中。她紧紧攥着青河的裤脚,想要说话,然而嘴巴张着,声音沙哑,断断续续地都说不出完整的话,青河稍稍用力,就挣开了,他转头看了苏竹漪一眼,“从此以后,你就是落雪峰的主人。”

    师父死了,落雪峰就由弟子继承,他走了,就剩下小师妹了。

    他抱着洛樱的肉身离开,却在这时,几道人影冲上了落雪峰,本以为是前来阻挠的同门,却没想到,古剑派的弟子竟被逼到退至落雪峰上。

    魔修!

    古剑派果然有奸细通风报信,这么快,就有魔修趁机围攻,并已杀上了落雪峰,待看到东浮上宗的人佩带了改变容貌的法宝潜藏在魔道当中,青河登时明白,东浮上宗跟魔道勾结了。他此时元神强大无比,那人虽然佩带了高阶灵宝掩饰身份,青河依旧认出他来。

    东浮上宗!东浮上宗跟古剑派积怨已久,恐怕早就有心下手,这一次,让他们等到了绝佳的机会。

    看到那些人,青河心头涌起杀人的念头,身后黑气登时暴涨一倍有余,然黑气发狂的那一瞬间,他手臂一紧,将洛樱的尸身抱得更紧了一些,好似要嵌在自己怀里一样。

    他不能再杀人了。

    铜钟敲响,云霄宗和修真大派的弟子都会赶过来救援,他不疯魔,古剑派的弟子退至古剑之上,尚还能抵挡一阵,最不济,在几位长老的帮助下,还有人能逃出去……

    若是他继续开杀戒,他恐怕没有机会清醒,没有机会清醒,他会不分敌我,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小师妹,同门,所有人……

    这样,他们就连一丝生机都没有了。

    他不能失去意识,他还想毁灭龙泉剑。

    所以,必须保持清醒。抱着怀里的尸身,青河看了一眼那些人,抬手一剑,斩于那些魔修面前,斩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越界者,死!”

    却没想到,劈出这一剑之后,青河只觉得煞气冲天,意识又有片刻模糊。

    “难怪古剑派修士的修为高啊,三百岁的修士能一剑劈裂仙器,原来都是修炼的邪法,这下子,走火入魔了?”

    “这小子身上煞气这么浓,跟你一比,我都觉得我是正道大能了呢。”一个女修咯咯笑道。“不若入了我魔门,让你做左护法!”

    青河语气森然:“滚!”

    “我越界了,你待如何?”其中一个魔道大能冷哼一声,抬手抓了一名弟子,直接丢过了青河所划的界限,青河一剑劈出,将那魔修胳膊斩断,本不想置人于死地,震慑一下其他人,但又不能暴露他不敢伤人,于是他挥剑斩了四肢,却没想到,黑气瞬间沁人那人体内,顷刻间就吞噬了他的性命。

    青河身形顿时模糊,他又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啊!”

    “那魔头若是继续杀人就会失控,所以他不敢杀人。”一个声音高叫道。

    “不能耽搁了,趁那些正道门派还没过来,将古剑派连根拔起!”

    刀剑相交,鲜血飞溅,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让人几欲作呕。

    青河按捺不住心中杀意,他只能长啸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否则的话,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

    兴许是那果子的缘故,苏竹漪觉得自己有了一丝力气,她从储物袋里掏了一颗丹药,颤抖着塞进了嘴里。

    丹药在嘴里化开,灵气缓缓在体内游走,替她止血疗伤,让她痛苦稍微减轻了一点儿。

    苏竹漪听到外头有厮杀声,有刀剑声,有魔道打上门来了?来得如此巧?

    “小骷髅,你还有多久才能过来!”微弱的神识投入流光镜,就听小骷髅道:“小姐姐我身子都开始透明了呢……”

    然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冲了过来,大声道:“剑心石呢?”

    那声音里饱含威压,让本就虚弱不堪的苏竹漪元神震荡,好不容易聚集起来投入流光镜的神识又被震散,识海再次枯竭。

    “青河把剑心石拿走了?”来人愤怒地叫道,却在看到床上那颗奇怪的石头后稍稍一愣,那是剑心石?他见过剑心石,床上的石头一点儿也不像剑心石。

    到底是不是呢?

    “原来是你。”苏竹漪看着来人,咬牙切齿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