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6章 :燃寿

第116章 :燃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河好似已经不认得掌门了。

    他眼睛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人。

    将掌门吞噬过后,青河毫无停顿地继续往前,眨眼已至窗外。

    他浑身煞气腾腾,身上沾了很多血迹,背后黑气聚集成剑。剑影之中,还能看到被杀修士元神虚影,苏竹漪甚至好似看到了挣扎的黑气之中,有掌门的身影,还有,一些曾经见过的同门……

    不知不觉,眼睛里已经有了泪光。

    龙泉剑屠戮生灵并不会直接把人元神彻底诛杀,当初炼制之时,那铸剑师就让亲人投入熔炉祭剑,所以它剑成之后也是收割祭品一般,把元神收入剑中产生怨气,最后跟龙泉剑里的怨气合为一体,不分彼此不断壮大。那些新吸收的元神并不是立刻消失,然而他们,也不再是从前那个人了。

    看着青河身上的狰狞黑影,苏竹漪一颗心噗通噗通地跳,她的心脏好似要从身体里蹦出来,屋外的风声,雷雨声,古剑派的钟声都变得微不可闻,唯有她自己的心跳声嘭嘭作响,好似下一刻血管和心脏都会爆掉一样。

    仅仅是那怨煞之气,就像是要吃人一般。她害怕,她惶恐,然而那一瞬间,苏竹漪明白,她怕的不是死。

    她从前最怕死,为了活命不择手段,然而现在,她怕的是命运无法逆转,怕的是洛樱和青河走上了从前的路。

    她怕,怕得心都绷紧,握剑的手都隐隐颤抖。

    天色越来越暗了,阴云滚滚,遮蔽了所有光线,苏竹漪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阴暗的落雪峰,哪怕是夜里,落雪峰也是有光的,然而现在,那些积雪都好似蒙上了一层灰,窗外灰蒙蒙一片。

    人形黑气青河站在窗边,他在窗外停了下来,就好像以前很多次那样,站在窗外看着屋内的风景,只不过那时候窗户其实是关着的,而洛樱也大都在沉睡。

    苏竹漪无法透过黑气看到青河的神情,但她知道,青河现在肯定在痛苦挣扎,他想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他想压制住龙泉剑。

    苏竹漪灵气不断注入断剑之中,青色剑光将苏竹漪周围的的那一片区域照得蒙蒙亮,她灵气源源不断地注入断剑,脑门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

    这世上谁能敌得过龙泉剑?

    掌门不能,洛樱不能,从前的小骷髅也只能稍稍压制他,而现在的小骷髅或许会稍微厉害一些,然而他不在身边!就连最强时候的秦江澜,恐怕都不能,唯一能够压制住龙泉剑的,只有青河。上一辈子,青河不也选择跟龙泉剑一起消失在天地间,而没有继续杀戮么?

    苏竹漪现在只能希望青河还能找回神智,还能压制住那柄凶剑。

    “青河,师父她很难受。”苏竹漪微微侧身,扛着那煞气的威压,勉强挤出了一丝声音。

    按理说,苏竹漪现在正对龙泉剑的邪气,她本身就是个嗜杀的性子,此番应该容易迷失神智才对,但苏竹漪手握着断剑,眼神清明,她没觉得自己内心涌起了杀意,她只是想守护。

    守护身后的洛樱。

    甚至于,守护那被龙泉剑控制的青河。

    忽然间,一声闷雷炸响,金色闪电从天而降,好似将天幕都撕裂了一样,这代表什么?是天道在说,不管怎样挣扎,这命运也不可更改么?

    她手紧紧握着断剑剑柄,指节已泛白。

    也就在这时,窗外的黑影,动了。

    哐当一声响,木屋的门窗轰然倒塌,狂风吹了进来,还夹杂着浓郁的血腥气,让苏竹漪都睁不开眼,地上碎裂的花瓶也在眨眼之间被狂风绞成了粉末,而那支梅花,早已不见踪影。

    待她再次睁眼之时,就看到青河脚步僵硬地踩着倒地的房门走了进来。

    他身后黑气再次凝聚成剑,那剑直接将房顶也掀开,一剑劈成两半后没有停下,朝着苏竹漪的方向斩了过来。

    苏竹漪拔剑,墨青色剑光斩向那黑气凝聚的巨剑,在于黑气交锋的那一瞬间,无数惨嚎猛地撞入她脑海之中,苏竹漪觉得仿佛被一双双手拖拽住,无数张嘴在啃噬她的身体和元神,自己好似跌入了地狱里,被恶鬼蚕食一般。

    那些被龙泉剑杀死的生灵冤魂缠住了她,要将她一起拽入龙泉邪剑当中!

    手腕一翻,断剑在手中旋转,墨青色剑光将周围的黑气稍稍逼开一些,然而眨眼又再次涌上来,剑光犹如风中烛火,好似随时都会被扑灭。

    逐心咒内的松风剑气再次出现,正是那道剑气,将黑气劈开一道裂缝,然下一刻,松风剑气也被吞噬,龙泉剑一声长啸,犹如万人同哭,仅仅是那声音,就形成了一波海浪,以龙泉剑为圆心震荡开,好似方圆百里都受其波及,正对着她的苏竹漪更是不能幸免,巨大的力量将她直接弹飞。

    轰的一声响,苏竹漪被撞到了床边,她头重重撞到床弦上,霎时间头破血流,本来她的伤势就没有恢复,吃了师父给的丹药才休息了不到一个时辰,现在更是伤上加伤,连站起来都有些费力。

    勉强撑着床边站起来,苏竹漪手心感觉到温热,她转头,就看到师父手臂流出来的鲜血好似将整张床都染红了,她静静躺在血泊之中,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脸上已经没有了痛苦的神情,她左手放在心口,轻轻搁在心口的剑心石上。

    师父……

    “青河,你醒醒!”

    苏竹漪双手握紧断剑,直接挥剑斩向了那腾腾黑气,“师父快撑不住了!”

    那黑气幻化成手,直接将苏竹漪猛地攥紧,好似要将她直接捏碎一样。她将剑横在身前,微弱的剑光拼命抵挡黑气的侵蚀,一旦剑光彻底被吞噬,苏竹漪也会变得跟掌门一样,被黑气淹没,成为龙泉剑里的冤魂。

    青河走到了床边,他静静站在洛樱床前。

    身上的怨气嘶吼着,咆哮着,黑气汹涌而下,朝着洛樱一点儿一点儿蔓延,那具虚弱的身子,渐渐淹没在了黑气当中……

    这是他的祭品。

    主动献祭的祭品……

    就在黑气覆盖上剑心石的那一刻,剑心石猛地发出一道耀眼的光华,随后,一道剑光从剑心石里头涌了出来,将黑气都直接割裂了,苏竹漪先是一愣,随后明白那里头的剑气到底是什么。

    就好像秦江澜逐心咒里头留下的松风剑气一样,这剑心石里,也有落雪峰历代传人留下的剑意和剑气。

    雪亮的剑意一道接一道的从剑心石内涌出来,不知为何,苏竹漪仿佛还看到了一个个淡淡的人影,她拜在洛樱门下的时候,青河也带她去看过落雪峰历代传人,拜过那些牌位,只是当时她并不用心,随意扫了几眼,青河也没放在心上,因为他眼里只是洛樱,对落雪峰的其他前辈都不屑一顾,甚至,他还很憎恨那个让洛樱祭了心的师祖。

    洛樱房间里就有师祖的画像,苏竹漪眼神涣散,她被黑气紧紧束缚,手都有些无力,快要握不住断剑了。

    可她看到了那惊鸿剑光,看到了剑光里,师祖的容颜。

    那些剑光从剑心石内涌出,一道接一道,剑意犹如流星闪电,犹如霜雪连天,将黑暗都划破,将怨气都割裂,引得古剑剧烈震动,落雪峰都好似出现了雪崩。苏竹漪好似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剑心石的剑气涌出,将落雪峰的封印也打开了吗?

    她神识虚弱,看不见远方到底有些什么,是不是有弟子握着剑,冲到了落雪峰上来。

    来了也无用,她想,千万不要来。

    冰雪连天,撞击龙泉剑,却只是划破了那怨煞气凝聚而成的剑,依旧没有伤及龙泉剑根本,那柄邪剑,仍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只是苏竹漪觉得她身上的压力减小了一些,龙泉剑的怨气也是它的力量,看来怨气被伤,它依然会受到一些影响,眼看剑心石渐渐暗淡,里头的剑气似乎快要消耗光,苏竹漪心头一急,她直接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舌尖血,然后强打起精神,用舌尖画符,牵引天地之力,提升自身修为。

    跟掌门一样的燃寿符。

    “燃五百年寿,求浩然正气,诛十方妖邪!”这个法术就是用寿元和潜力换取一时修为境界和元神大增,也就是透支生命力的一种术法,在正道里头叫碧血青天,在魔道里头叫血祭,法术的效果差不多,但施展时的法咒却是有区别。

    苏竹漪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燃寿诛邪的这一天。

    她也根本没想那么多,好似下意识地就那么做了,毕竟现在在极度虚弱的时候,她连剑都握不住了,只有通过透支生命力的方法,才能有一战之力。

    她还年轻,她寿命还很长。

    头顶的天好似被捅破了一个窟窿,一道阳光从天而降,落在了苏竹漪身上,也落在了她的剑上,断剑青芒大盛,她手持断剑劈开了黑气的束缚,随后以身为剑,连人带剑一同撞向了青河!

    那一瞬间,断剑青芒好似长了几分,仅仅只缺了一点儿剑尖。

    青色剑芒,跟苏竹漪都融合在了一起,一头扎入了黑气当中。

    她好像就是一柄剑。

    跟龙泉剑撞上的那一瞬间,她身子剧痛,好似剑被折断了一般。

    还是差了一点儿啊。

    断剑还未重生,她还无法镇压龙泉……

    穿透那无数怨气哀嚎的一刹那,苏竹漪浑身剧痛,她声音沙哑,低低地喊了一声,“师兄。”

    手中断剑坠落,苏竹漪跌倒在地,她仰面躺着,只觉得身子都好似断做了两截。

    雷声滚滚。

    大雨瓢泼。

    万万没想到,她重活一回的结局,竟然是这样。

    秦江澜……苏竹漪想跟秦江澜说句话,然而她神识都难以凝聚,也就在这时,她听到了狗的狂吠声。

    “汪汪汪!”

    同样是倾盆大雨,同样有呲牙咧嘴的大狗,而这条狗,明明吓得尾巴都夹起来,却仍是挡在了她面前,冲那团黑影狂吠。

    它冲向了青河。

    它呜咽着倒下,滚烫的鲜血溅在了苏竹漪眼睛上。

    她恨狗恨了两辈子。

    而今,血和泪融在了一起。

    “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