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5章 :他来了

第115章 :他来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喜欢,所以亲近。

    洛樱轻叱了苏竹漪,但自己内心却有几分迷茫。

    她最近老做梦,梦里重新经历了从前种种,看那个少年的一举一动,就有了从前不一样的感受。

    她以前忽略的,梦里通通清晰明显起来了。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一天一天长大,一点儿一点变强,在她面前的永远都阳光灿烂地笑着,她想,他是笑给她一个人看的。

    她想,他对她有不一样的情感,从前觉得这样的情感简直不可饶恕,如今都要死了,且心里头莫名的受他吸引,想与他亲近,于是一天天松懈下来,反而没那么抗拒了。

    看不到他的时候,还会莫名失落。她知道那种莫名亲近不正常,所以才会问苏竹漪,龙泉剑是不是在青河身上,然而她也想过,龙泉剑连她都无法压制,当年那位大能想尽了办法,不仅牺牲自己,还抓了几个魔道强者,才将龙泉邪剑封印住,青河如何收服得了那柄剑,他若真把剑带了出来,现在早已被龙泉邪剑吞噬神智,四处滥杀无辜了。

    “师父,师兄很爱你。”苏竹漪想了想,仍是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青河只听洛樱的话,他是那柄邪剑的话,洛樱就是束缚着那柄剑的剑鞘。

    他有在狠的心,在利的刃,都因为那剑鞘的束缚包容而敛去锋芒,成为了一柄不杀生的凶剑。

    因为洛樱,他克制自己的杀意。

    因为洛樱,他可以去粪坑里一直呆着。

    在他那里,对洛樱的爱可以压制住龙泉邪剑的杀意,这一点儿,让苏竹漪觉得不可思议。

    姬无心对小骷髅的爱,让一个大魔头甘愿自尽而亡,只求儿子能成为山河之灵,能有机会自由自在地活在天地间,看遍世间风景,无忧无虑无拘无束。

    青河对洛樱的爱,可以使那柄曾让修真界生灵涂炭的杀剑不再作祟。

    秦江澜……

    他也可以因为爱,牺牲自己给她一个重来的机会。

    值得吗?

    苏竹漪一直觉得,不管别人好不好,只要她自己过得恣意逍遥就够了,她如今也挺喜欢秦江澜的,愿意为他去奔波,但她始终觉得,若是要用她自己的命去换秦江澜的命,她肯定毫不犹豫地摇头不答应。

    这明显就是不需要考虑的买卖,谁也没有她自己重要。

    然而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这样的。

    她觉得这些人都傻。

    可现在,看到床上躺着的“傻子”,想到那些触动过她的“傻子”,苏竹漪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眸子里却有了星点儿泪花,心中也有微微酸涩。

    曾经在望天树上,她跟秦江澜说,六百年,我没变,你变了。

    而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开始变了。

    伸手替洛樱掖好被角,苏竹漪坐在地上,静静看着这个好似要消失的人。

    ……

    洛樱阖上眼,她身子削弱,单薄得像个纸片人一样,躺在床上,那张床都好似没有一点儿凹陷,就好像她没重量似的。苏竹漪想起七连山第一次见到洛樱时她的样子,那个眉目如画面容清冷气质高贵的女剑修,英姿煞爽剑若惊鸿,此刻的她,哪有当年半分威风。

    她重生一回,机缘巧合之下,替洛樱挣了十年多的命。

    然而这十年,她一直呆在落雪峰,几乎没有跟外人接触,对外声称洛樱十年前陨落,恐怕大家都会相信,也就是说,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更改。

    眼看洛樱渐渐闭上眼,苏竹漪想了想,将断剑拿出来,放在了洛樱的枕头边。

    她心口上放着剑心石。

    她枕头边挨着剑祖宗。

    “有他们守护你,你肯定不会有事的。”苏竹漪本是在地上坐着的,她没离开房间,背靠着床盘膝坐下,开始打坐调息养伤,并时刻关注传讯符,等待青河联系。

    “秦江澜。”

    “嗯?”

    “谢谢你。”

    小骷髅在流光镜里蹦,“小姐姐,我要回来了。”他感觉得到,自己身子好像又开始消失了,就跟上次一样,不过这个消失是有过程的,第一次的时候小叔叔一直看书,他都不敢提,心头胆怯了许久,而现在倒是挺高兴,又怕自己走了小叔叔没人陪,既高兴又担忧,只能连连叮嘱小姐姐,“我走了,你一定要天天来看小叔叔啊。”

    听说只有小姐姐才能用神识跟小叔叔联系来着。

    “知道啦。”苏竹漪道。

    “每天跟他说话,我带着小本子呢,你把故事讲给他听。”

    手里拿着个小本子,小骷髅冲苏竹漪挥了挥手,他其实不知道苏竹漪在哪儿,反正小姐姐的神识好似经常贴在小叔叔身上,所以直接朝小叔叔挥就好了。

    看着不停朝自己挥舞小手的小骷髅,秦江澜默默地抽了下嘴角,他依旧准备了些礼物,这会儿给悟儿一一装好,等他带出去给她和那些朋友。

    苏竹漪分出神识看他们俩在那忙碌,自己嘴角含笑。

    她看了一会儿又收回神识,聚精会神的养身体,没过多久,忽听一声剑啸。

    苏竹漪猛地睁眼,就看到师父身上的剑心石震动不停,而她的断剑已经直立而起,青芒大盛!

    苏竹漪眼皮一跳。

    手一伸,断剑入手,她神色凛然,一脸严肃地问,“怎么了?”

    断剑:“他来了。”

    谁?

    床上,洛樱陡然呻丨吟了一声……

    就见洛樱生命力极速流逝,她躺在床上,面色痛苦至极,身子都蜷缩起来,断臂处竟有鲜血流出,将衣袖都染得猩红湿透!

    出大事了!

    难道说,青河的意志已经被压制,以至于龙泉邪剑开始发疯了么?

    也就在此时,苏竹漪听到哐哐哐三声巨响,那是古剑派的铜钟,门派遇到重大事件时铜钟才会敲响,现在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来了,他来了?龙泉剑来了!

    苏竹漪灵气注入断剑之中,随后反手舞了个剑花,直接将断剑重重插入地面,青芒剑意涌出,犹如海浪一样涌开,而在断剑刺入地面的那一刹那,断剑发出一声长啸,不是从前的冷哼,而是犹如龙鸣一般的啸声,那声音与古剑派的钟声合鸣,让床上的洛樱痛苦的脸色都有所收敛,也使得苏竹漪的心稍稍镇定下来。

    有师父在,青河一定会压住住那柄邪剑的。

    她信他!

    外头变天了,乌云密布,狂风呼啸。

    呜呜的风声好似把落雪峰的梅树都绞断了,轰隆隆的雷声将铜钟的声音也掩盖,苏竹漪神识探出,只感觉外界一片阴沉沉的,就好像,就好像在七连山的封印底下,神识受到了限制一样。

    她没有出去看个究竟。

    她只是守在洛樱床前,手撑着断剑,将灵气不断注入断剑之中。

    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哐当”一声响,屋子里的窗户被狂风吹开,放在桌上的花瓶直接被打翻,花瓶从桌上落下摔得粉碎,里面那支本来就不鲜艳的红梅,眨眼间枯萎,又瞬间变成了黑灰。

    风不可能推开这里的窗户。

    风不可能直接把红梅的生机全部吸收,让它瞬间枯萎……

    苏竹漪猛地抬头看向窗外,她看到一团人形的黑气,从远处缓缓过来,而在他踏上古剑的那一刻,苏竹漪发现整个古剑都在颤抖,就好像发生了地动一样。

    她都险些站不住了!看着那逐渐靠近,所过之处,本来洁白的霜雪都变得污浊,红梅树瞬间枯萎。

    “青河……”

    他的意志被邪剑吞噬?如今,那是一柄行走的龙泉凶剑?

    片刻后苏竹漪发现又一个人上了落雪峰,待看清那浑身是血的人,苏竹漪猛地惊呼出声,“掌门!”

    掌门段林舒浑身是血,断了右臂,他左手持剑,口中吐出一口血沫喷在剑上,随后虚空画符,又燃了寿元换得浩然正气,冲前方再次费力斩出一剑……

    这个黑影,是青河。

    他轻易地进了古剑派,都没有引动古剑派的护山大阵。

    他一路杀了过来,门中弟子死了近百,伤得更多。

    他还冲上了落雪峰。

    此前东浮上宗前来质问了两次,他一直以为镇压了邪器的是洛樱不是青河,然而现在他才明白,当年东浮上宗和素月宗的修士并没有说假话。

    一直都是青河,一直都是青河啊……

    然现在,为时已晚,青河现在的状态,很明显是被凶物所控制,他周身煞气,根本没了任何神智,已经对同门痛下杀手,残害了数百同门性命了。

    不管怎样,他必须将青河制住,否则的话,整个古剑派都会遭他屠戮!

    “燃五百年寿,求浩然正气,诛十方妖邪!”他本来浑身是血,喊出这句话时周身光芒大盛,头顶上的阴云都好像破开了一道口子,有一道阳光笼罩在他头顶,让他看起来威风凛凛,宛如神祗。

    惊鸿剑光飞出,化为银龙冲向了“青河”。

    然而“青河”身上猛地腾起一团黑雾,那雾气凝结成剑,直接当空斩下……

    好似千万人齐齐哭嚎,怨气冲天,将那束阳光瞬间淹没,也将光影之中的段林舒,彻底蚕食。

    苏竹漪浑身冰凉,她好似失去了声音,嗓子也哑了,一句话都没喊出来。

    上辈子,青河杀人的时候她年纪不大,还趁乱灭了个小门派,让青河背了黑锅。她只知道,四大门派去追杀青河,都没有成功,反而死伤惨重。至于到底死了谁伤了谁,苏竹漪并不清楚,毕竟那时候,她还是修真界底层的小喽啰。

    然而她猛地想起来,后来,古剑派的掌门不姓段。

    段林舒,他死在了青河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