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4章 :喜欢

第114章 :喜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打算把我永远封印在这里,与这些恶心的黄白之物相伴……”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你发现没?”

    “他怕我死了。”

    “哈哈哈哈啊哈……”

    张恩宁不能说话也不能动,身体被禁锢,元神都被完全镇压,他被从头到脚闷在粪池里,日夜饱受煎熬。

    只是他跟老树契合,乃是神魂认主的关系。而老树的生命力顽强,它的根须可以慢慢的穿透一切封印汲取营养,也能给主人以微弱的支持。

    此时的张恩宁有了微弱神识,他的识海像是清晨树叶上的露珠,眨眼就能被阳光蒸发掉一样。

    “为什么?”

    为什么上天如此待他!

    为什么?

    他想保护娘亲,可娘依旧死于非命。

    他想报仇,苦心积虑步步为营,一点一点的谋划设伏短短十年就强大起来,眼看就要成功,却又撞上了小师父,最终功亏一篑。

    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他想强大起来,他想改变处境,他想一雪前耻,然而他在那青河面前,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他被禁锢在这恶心的封印里头,浑身力气好似跟那些污浊混在了一起,生气被蛆虫吸食了一样,可他逃不出去,也死不了。

    “神树啊,他怕我死掉,我死了,他可能会疯魔,哈哈哈哈哈哈。”

    “你帮我,帮我死掉好不好?”既然他都看不到生路了,不如死得果断一些,至少,他的死,能让那青河也生不如死!你们怕我死了,用我来分担戾气,我偏偏不让你们称心如意!”

    “他最近不在,你帮我……”

    “老树,你帮我……”

    他神情狰狞,几近疯魔,眼未睁开,眸中竟有血泪溢出。

    老树也是被封印的,它也不能动,但这粪坑对它来说,还有不少的养分,它偷偷长出了新的根须,它稍稍能动了。根须原本是想扎破封印,一丁点儿就好,这个它擅长,它以前就从山河之灵的封印里伸根进去,从而得到了灵气,变的跟其他树苗与众不同。

    现在,它的根须缠在张恩宁身上,扎入了他体内,静悄悄的,静悄悄的,满足他的心愿。

    ……

    苏竹漪不眠不休地赶回了古剑派,回到落雪峰的那一瞬间,她一刻不停地冲到了洛樱的房间。

    哗啦一声推开房门,床上空无一人。屋子里插着一束梅花,那花却不鲜艳,应该是好几天前的了。

    洛樱不在房内。她身体神识都虚弱无比,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此时不在,苏竹漪更是心慌意乱。她一颗心噗通噗通乱跳,紧紧攥着的手心里全是汗。

    苏竹漪想用神识去看,然而她本就是重伤赶路,元神虚弱无比,灵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此番精力不济,用神识去看都力不从心,正忧心忡忡之时,就听到洛樱的声音响起,“怎么伤成这样?”

    洛樱穿着一袭白衣站在房门口,她人很单薄削瘦,单手抱着一个四方形的木匣子,那匣子看着好似很沉,她抱得很吃力,额头上都是汗,这会儿看到苏竹漪,她把匣子放下,快步走到她跟前,从袖中掏出个玉瓶子,拿了一粒丹药递给苏竹漪,道:“你神识耗尽,这是高阶凝神丹,能让你舒服一些。”

    修士元神耗尽的话,头会很疼的,这一点儿洛樱深有体会。

    “师父。”苏竹漪接过丹药直接吞了,她看洛樱好似的确是老样子,不过能够清醒起床拿东西,想来还有所好转,心头石头稍稍落地,又想起青河,便有些着急地问,“师父你知道师兄最近去哪儿了吗?”

    洛樱摇头,“我昨日才醒,并不曾见到他。”

    洛樱元神很虚弱,神识很多时候连周围都无法感应,精神好一点儿的时候,也就能看个门外。以往她每次醒来,青河都会在窗外,她都已经习惯了,而昨日睁眼,她并没有看到青河。她自己慢腾腾地起身,开了窗子,看到屋外白雪,也看到远处青松和红梅,却是没看到曾经那个睁眼便能看见的大徒弟,心中也有过一丝担忧。

    只是面上仍是不显,此番,她站在原地,静静等着苏竹漪说话。

    吞了丹药,苏竹漪精神稍微好一些,而等到神识能用了,她才发现洛樱并非是肉眼所见的老样子。

    她看起来,更虚弱了。好似一阵儿风就能吹倒一样,在青河的控制下,洛樱虽然很难好转,但也不会继续恶化,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她看起来比从前更弱了,难道说,龙泉剑邪剑跟青河的平衡被打破,现在邪剑做了主宰,所以它才会继续索要祭品!

    师兄出问题了?

    “师父你能联系上师兄吗?”苏竹漪定了定神,继续问。

    洛樱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张传讯符。

    使用传讯符要注入神识,她如今神识微弱,都无法凝聚一缕神识注入传讯符中,尝试了几下,洛樱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滚,人也有些站不稳了,苏竹漪连忙制止了她,并将她扶回了房间的床上。

    坐在床上,洛樱揉了揉太阳穴,接着又道:“竹漪,你把我放在门口的匣子拿过来。”

    苏竹漪心头有些慌,但她还是直接施展擒拿术把木匣子抓了过来。

    洛樱缓了口气,她闭眼休息了片刻后,睁开眼睛把木匣子打开,就见里头放的只是拳头大小一块石头,那石头是青绿色,左边颜色为青色,右边为绿,从左到右,颜色渐浅。

    “竹漪,这是剑心石。”

    相传古剑派的老祖宗游历到落雪峰的时候发现了一块天外奇石,奇石的样子好像一柄利剑,他在奇石旁边练剑,百年时间就自创了天璇九剑,下山后诛妖邪斩魔道,名动天下。待他中年时又返回落雪峰闭关,此后才在这里开山立派,创建了古剑派。

    “那时候的落雪峰不在天上。”

    “是先祖将其挪到了古剑上,又用阵法使得古剑一直悬空,使得落雪峰位于其余诸峰之上。”

    “我们脚下的这古剑,其实就是先祖当年遇到的那奇石。这剑心石,反而是他的剑,他的剑没有进入剑冢,也没传给后人,他将剑意封印在这里头,像是一颗心脏一样。”

    “天璇九剑其实是寒霜剑意,我们私下揣测……”说到这里,洛樱还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垂目道:“揣测先祖其实是受了情伤才会一个人跑到落雪峰这样冰天雪地的地方来,所以他陨落之后,留下剑意帮助后人感悟,也告诉我们,心中没有小情小爱,唯有大爱的人,才能将天璇九剑九重都完全练成。”

    “落雪峰并不是每一任弟子都需要把感情封印。”她看着苏竹漪,脸上竟有了一丝很略有些僵硬的笑意,“我幼时就是个剑痴,每天捧着剑不愿放手,眼里看不到除了剑以外的东西,所以我师父才让我封印了情感,也就是你们以为的将心祭祀剑心石。”

    她将那坨石头拿出来,握在手里,“你看它是石头,其实,它原本是剑。”

    说到这里,洛樱低低咳嗽了一声,“我大概支持不了多久了。”

    “我很高兴,在我年幼时,曾把心祭给了剑心石。”她看向苏竹漪,“你说最后,我到底是被剑心石吞没,还是被龙泉剑吞没呢?”

    洛樱轻轻握着那石头,“若是让我选,我肯定选它了。”

    她这次睡觉做了个梦,梦到了幼时的那些事,梦到了师父,还梦到了徒弟。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想留在剑心石里,哪怕元神湮灭,意识消散,她也始终在古剑派,她的剑意也在剑心石中,在落雪峰,就好像,一直陪在两个徒弟身边一样。

    她会跟以往落雪峰的前辈一样,留下剑意,让后人能够早日养出剑心,感悟剑意。

    所以,洛樱这次醒来过后,强撑着起身,去取了剑心石过来。

    她把剑心石拿过来,就是希望离它近一些,在她撑不住的时候,能离剑心石近一点儿,没准,她就入了剑心石也说不定。不过那时候,她其实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洛樱躺在床上,她将剑心石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说了这么多话,她已经有些累了,眼皮无意识地阖上,然眨了两下后,她又强打起精神睁开眼。

    她问:“竹漪,你师兄……”

    “青河他是不是收服了龙泉剑?”

    “我最近总是很想亲近他。”

    洛樱对青河有了莫名的亲近和依赖,每一次看见他都有些很异样的心思,她明明没什么感情波动的,然而现在,洛樱觉得自己有些古怪了。

    她苏醒的时间不多,剩下的时间可能也不多了。她自己心里清楚。

    沉睡的时候,她总能梦到他。

    清醒的时候,她总是很想见到他。

    是因为,他身上有龙泉剑吗?她元神太弱,什么都感应不到,但是大家都说,青河突然变得,很厉害,很厉害了。

    比曾经的她还厉害!

    就见小徒弟没骨头似的席地而坐,依偎在她身边,还抱着她的手臂,笑眯眯地说,“什么呀,难道不是因为师父很喜欢师兄吗?”

    “胡说八道。”洛樱轻叱。

    因为喜欢,所以才想亲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