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3章 :前夕

第113章 :前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只蛊虫在紫色烟雾中飞舞缠绵,偶尔还会找个地方停下,翅膀扇动得哗哗哗地响。

    断剑:“……”

    那两只蛊虫实力都不低,剑祖宗现在是个断剑,剑气还弱,它能轻松镇压飞剑,镇压蛊虫却要差得多,也怕蛊虫再次返回苏竹漪体内,那只幽冥蛊无影无形,且能轻易穿透一切防御,苏竹漪现在身子那么弱,根本防不住。

    所以感觉到苏竹漪有些担忧的眼神,剑祖宗默默忍了。

    断剑:“等出去了,把我浸在灵泉里,多撒点儿花瓣……”

    第一次听剑祖宗说这么长的话,苏竹漪有点儿受宠若惊。

    她此时却不敢放松,仍是死死地盯着蛊虫和苗麝十七的一举一动。

    明明有只虫子从体内飞出,她皮肤上却一点儿伤口都没。等到那幽冥蛊离开过后,她的身体也就没此前那么燥热难耐了,此前就好像是中了淫丨毒合欢散,那种滋味,实在有些不舒服,身子软绵绵的不说,脑子还不清醒,眼前老浮现出当年与秦江澜在一起的情景,对她集中精神极为不利,若不是秦江澜在流光镜里,能被她神识好一阵摸,只怕现在她都快控制不住了。

    不过好在现在虫子飞出,那些异样感也随之消失了。

    苗麝十七依旧还在吹埙控蛊,苏竹漪用神识牢牢锁定着他和蛊虫,没有丝毫松懈。又等了整整一个时辰,那只白蝶张开双翅形成了一个合围的姿势,随后苗麝十七体内那只肉蛊又钻了出来,肉蛊恢复了不少,表面虽还有点儿坑坑洼洼的,但比上次见到不知道好了多少,那肉蛊把寿蛊和幽冥蛊都包了起来,随后蛊虫一点一点儿缩小,变成了一个小白点儿后又回到了苗麝十七身上,它没有钻回苗麝十七的身体里,而是落在了他银箍中间金蝉的红宝石眼睛上。

    等肉蛊返回,苗麝十七将埙放下,目视苏竹漪:“好了。”

    苏竹漪心头松了口气。

    分出的那缕神识仍是扒拉在秦江澜身上舍不得走,但她最终没有受两只蛊虫交欢的影响,苗麝十七这一手真是玩得溜,若是她意志力差些,怕就要中了招,自己巴巴地缠着他索欢了。

    就算只是肌肤接触,贴脸亲两下,苏竹漪都不敢想,像这种蛊师,浑身都可能有蛊,不肌肤接触还好,若真亲密接触,怎么都防不住。上辈子她有心学蛊术,对苗麝十七很好,两人一起在南疆出生入死,她也时不时烤肉讨好他,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却也是不敢跟他有任何肌肤之亲的。

    苏竹漪在别的人面前会穿得很魅惑很美艳,上辈子跟苗麝十七相处的那段岁月,应该是她穿得最保守的时候了,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压根儿不敢露出脸以外的地方。像在秦江澜面前那般穿着薄纱晃来晃去的情况,完全没有发生过。所以她那时候勾引他还很累,要让他觉得她喜欢他,却又不敢把自己的身体暴露出来,基本上,所有的勾引都用眼神和声音了,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微微哑着声音喊十七郎……

    她后来抛个媚眼都能让男人看呆,估计就是这时候锻炼出来的……

    其实此前好多事她都忘了,如今随着接触再次浮现眼前,苏竹漪觉得,那时候的她才一百多岁算起来也是弱小,苗麝十七应该算是她早期一个靠山了吧。

    她有野心。

    她更怕死。

    尸山血海里走过来的人特别惜命,她虽然很想学蛊术,却还是觉得命最重要。她对他好,表现出一幅很喜欢他的样子,然而最后,苗麝十七说她其实不爱他,然后他就回了苗蛊寨,再也没出来。

    她在苗麝十七那学了一些蛊术,会用手埙控蛊,但苗麝十七一直没把他们苗蛊寨秘而不传的养蛊术教给她,以至于后来,苏竹漪虽然会控蛊防蛊,自己却是始终不会养蛊的,蛊虫用得好多厉害啊,让人防不胜防,可惜,她一直不会养。所以,上辈子,她内心其实是不喜欢这个人的。

    因为她觉得自己费尽心思,却没得到想要的。

    现在她也不喜欢。

    因为他没有杀苏晴熏。

    ……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那件鲛鳞袍是男人穿的。”苗麝十七看着苏竹漪,淡淡道。

    莫非想抢法宝?

    苏竹漪咧嘴一笑,“我可以给我男人穿。”

    “你有道侣了?”他的手上依旧握着石埙,脸上没什么表情,手指无意识地多用了两分力道。

    苏竹漪犹豫了一瞬,随后点了点头。

    “呵呵。”苗麝十七又笑了两声,明明面前还有火堆,火光温暖明亮,苏竹漪愣是从那声音里听到了彻骨寒意,她神识瞄到他微微搓动的两根手指,苏竹漪瞳孔一缩,心都绷紧,她了解他得很,苏竹漪知道苗麝十七想杀人了。

    她现在重伤还没复原,而苗麝十七又得了一只,不对,算上那只银色的就是两只蛊虫,他实力大增,她现在想要脱身简直是痴人说梦。苏竹漪眼珠一转,就要开口,“十七郎可不就是我未来道侣?”

    然苗麝十七突然动了一下,让苏竹漪的话都憋在了嘴边,她有些犹疑不定,实在摸不准他此刻心情,不敢贸然乱说话了。

    苗麝十七冷冷瞥了苏竹漪一眼,接着用树枝拨了一下面前的火堆,他拨了几下后把树枝丢进火堆里,随后道:“你走吧。”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的时候。”

    ……

    苏竹漪立刻站起来,拔了断剑就走。

    苗麝十七面露错愕之色,随后垂下眼睫,倏尔一笑。

    他皮肤很白,白得像是敷了粉,火光映衬下才有了一丝活人气,那笑容很深,脸颊上酒窝都出来了,也有一丝血从耳朵边流下,滑到酒窝处荡了荡,又顺着下巴流了下来,滴落在他握着石埙的手背上。

    他的寿蛊其实还未到蜕皮时间。但他刚刚强行吹奏了控蛊曲,配着紫烟使得寿蛊成熟化蝶求偶,将幽冥蛊从苏竹漪的体内引了出来,而寿蛊成熟蜕皮,他的修为就会大跌,刚刚把她吓走了,挺好的。

    苗麝十七靠在了山洞的石台上,他面色显得有些疲惫,身上的气息也逐渐虚弱,片刻之后,修为境界就已跌至金丹,本来他其实还有要事要做,修为跌了对他极为不利,然而也说不出原因,鬼使神差地就救了她。

    闭目休息了一刻钟,苗麝十七手一翻,袖中掉出一点儿粉色粉末,他搓了两下,便有粉色香气出现,随后,不远处有块石头被揭开,一个人缓缓从底下爬了出来。

    那是他以前最喜欢坐的位置。那底下有一具石棺,是他打算用来装蛊母的。

    “主人。”苏晴熏低眉颔首,站在了苗麝十七身边。

    苏晴熏的手已经长出来了。她只穿了件肚兜和白色亵裤,乌发披散,上面没有一点儿装饰。露在外头的肌肤欺霜晒雪,乌发犹如锦缎垂在腰间,从石棺里爬出来后,在香气指引下,苏晴许在苗麝十七的身边跪坐下,小心翼翼地用手里的丝绢替他擦耳朵,接着将唇凑到他耳边,将一只蛊虫引到了自己体内。

    她看起来好似没了意识,犹如一具傀儡。

    苗麝十七不下命令的话,她就坐在那里不动。蛊虫入体会很痛苦,她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眉尖儿蹙起,眸中水光潋滟。

    静默许久,苗麝十七道:“以后别叫我主人了。”

    苏晴熏眼睫一眨,小扇子似的扑扇,像极了此前那寿蛊所画的蝶,蝴蝶振翅,将她身上的幽冥蛊都吸引出来,与寿蛊合为一体。

    眨动间,盈满眼眶的泪珠终于滚落下来,苗麝十七看着那颗晶莹的珠子,想起了此前那颗发光的珍珠,他道:“叫我十七郎。”

    “是,十七郎。”

    ……

    苏竹漪出了山洞立刻离开了云隐山,一刻也没耽误。实际上,她虽然害怕,却也有想过赌一把,既然知道他有寿蛊,寿蛊蜕皮他还会衰弱修为大跌,如今那蛊虫明显就蜕皮了,指不定他就是绷着,一会儿就得现行,但苏竹漪的目标本就不是苗麝十七,她有至关重要的事放在心上,不想再跟他纠缠了。

    将身形又变幻成了秦江澜之后,苏竹漪乘着飞行法宝返回古剑派,她身上丹药多,这会儿就一股脑地吃药补充灵气,催动法宝飞行,路过村寨也没有停下来。

    她跑得快,却也没有大大咧咧地跑,一路小心谨慎地往前飞,然没遇到有人追杀,莫非那云霄宗的花长老自顾不暇,根本没空来管她了?

    那花长老捏碎遁光符之前是被那银色蛊虫吐的丝线咬到了的,她倒是忘记问了,那银色蛊虫是什么蛊。

    苏竹漪以前没遇到过,根本不知道那银蛊到底是什么。

    苗蛊寨的圣蛊为金蝉,难不成,那蛊虫是银蝉蛊?

    反正不关她的事,苏竹漪摇摇头,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当务之急,就是去看看师父和师兄。

    一开始苏竹漪压根不知道她昏迷了七天,而这么久师兄都没联系上,她心头着实担心得很!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