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2章 :求偶

第112章 :求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山洞里没有人,她身边有一个火堆,把整个山洞都照得亮堂堂的,树枝烧得噼啪作响,火堆外有一圈淡淡的灰色细线,画了个圈,阻止火苗往外延展。

    断剑依旧插在身前不远处的地上,在火光映衬下,那半截剑身都好像挺拔了许多,看着很有安全感。她挣扎起身,先是仔细检查了一遍身体,没有发现不妥才稍微放宽了心,随后又打量了一下四周,苗麝十七和苏晴熏都没在山洞里,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掏出传讯符,苏竹漪发现传讯符还没反应,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为何青河没回复她。

    苏竹漪对青河的事很上心,她想了想,又拿出当初掌门给的传讯符,掌门倒是一下子就联系上了,苏竹漪问了一下,发现青河不在落雪峰,落雪峰也封了山,不过掌门还是能进去,他时不时会去看看洛樱,这几天洛樱还是老样子,吃了多少丹药都不见效,真是叫人忧心。

    “对了,你弄出来的那个画像,那人到底是谁?”掌门语气无奈,“现在宗门上下好多弟子都在参拜,有人来问我拜的是谁,我都不晓得。”

    如果我说那是云霄宗的剑尊,你会不会抽我一耳刮子?

    “就是一个剑道高人啊。”苏竹漪自个儿笑了一下,眼睛眯起来,神情狡黠,“拜了能悟道,掌门我跟你说我剑道修为又有精进了。”

    掌门是不相信苏竹漪满口胡言乱语的,什么叫拜了能悟道?不过听到她说剑道修为精进,掌门还是很高兴,连连夸赞了她几句,“等你回来宗门大比,技压群雄!”

    “别又像上次在云霄宗,剑都不出,这是同门弟子切磋,你剑道高超,有时间的话,就指点一下他们。”

    “拜剑神拜得好。”苏竹漪顺势道。

    “你呀……”掌门又数落了她几句。

    苏竹漪本来就是想问一下青河和洛樱,哪晓得掌门那么啰嗦,拉着她絮絮叨叨了好一阵,苏竹漪索性把自己遇到云霄宗花长老和他们对自己动手的事给掌门提了一嘴,“我用留影符把当时的情况记下来了的。”

    苏竹漪说完还补充了一句。

    她此次出行准备充分,既然是要做好事留侠名,画像符咒没少带,在看到云霄宗的修士时,她留影符就已经用上了。

    “好!等你回来,我们就上云霄宗讨个公道,你现在是否安全,我派人来接你!”掌门段林舒怒气冲冲地道,“我亲自过来!”苏竹漪是现在古剑派最好的苗子,云霄宗的简直欺人太甚!

    “你还是看着师父,她那离不得人。”苏竹漪道,“我暂时还是安全的,我打算联系上师兄。”至于派其他人,掌门若是派那几个长老过来,她反而信不过。

    跟掌门结束了传讯,苏竹漪发现阴影处已经有了人。

    她神识有些疲惫,苗麝十七回来了都没注意。

    “说完了?”

    苗麝十七从阴影中走出来,在苏竹漪火堆对面坐下,随后冷冷瞥她一眼,道:“坐直了。”

    苏竹漪一愣,她因为疲惫,这会儿坐得并不端正,也就斜靠着石壁,身子软趴趴的。

    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根树枝啪的一下抽了过来,打在了苏竹漪的肩,苗麝十七淡淡道:“坐直了,我要引走幽冥蛊。”

    苏竹漪以为还得求他,跟他讲条件,或是弄清楚她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秘密,他才会解蛊,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给她解蛊了。

    “要不缓两天?”等她元神恢复过后再解!

    “缓两天?你已经昏迷了七天,再缓两天,那蛊虫就在你体内成熟,开花结果了。”

    她居然睡了七天!

    这样的话是真的不能耽搁了。

    苏竹漪立刻坐直,目光炯炯地盯着苗麝十七。

    她必须得全神贯注,因为她怕在解蛊的时候,苗麝十七又给她下蛊。

    “呵!”苗麝十七嗤笑一声,手腕翻转,指尖出现了一小撮黑灰,他轻碾手指,那黑灰便从他手指上落下,落入了火堆之中,本来明黄色的火光霎时变成了淡淡的紫色,紫气氤氲,又有浅浅清香扑鼻而来,苏竹漪目光如电,在那朦胧的紫气中坐得端正笔直,就好比她身前那柄断剑。

    明艳的脸上笼了紫色的纱,乌发如鸦羽,肌肤晒玉雪,正襟危坐,疏离冷漠。看惯了她不太正经的笑,此番看她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苗麝十七唇间溢出一声轻呵,他拿出御蛊的

    埙,放到唇边吹奏起来。在他吹响石埙之后,苏竹漪就看到那只黑黢黢长满褶子的寿蛊从他耳朵里钻了出来,随后飞到了紫色的烟雾中,转了两圈后落到了断剑上。

    断剑:“……”

    它在断剑上蠕动,身上的老树皮一层一层的剥落,在剥落的时候,还发出一声接一声的蝉鸣,腹部不断鼓起又缩小,叫声也越来越大。

    苏竹漪身子微微一颤。

    她感觉到了。

    她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东西了。

    那个无色无形无影的幽冥蛊,在她身体里钻来钻去,跑到了皮肤底下。苏竹漪感觉到一个滑溜溜的东西从她的头部一路往下,跑掉了她的手腕处,她神识跟过去,明明刚刚捕捉到了蛊虫,眨眼又消失不见。随后,她就感觉到了苗麝十七阴冷的目光射来,苏竹漪登时明白,现在,只能通过寿蛊引诱它出去,否则的话,她根本抓不到它,万万不能心急。

    埙声比从前的要欢快一些,给人一种春意盎然的感觉。

    断剑上老树皮一样的寿蛊一层一层的脱皮,明明很小的一只蛊虫,却跟剥洋葱一样越剥越小,掉落了一层一层的枯皮,它越叫越凄厉,但那声音,却叫苏竹漪有些躁动不安了。

    她是魔道妖女,对身体这样的反应熟悉得很,眸子本就瞪圆了,此时凝神盯着苗麝十七,直接咬破舌尖儿,用舌尖在嘴里缓缓搅动,将血腥气弄得满口都是。与此同时,还注了一缕神识进入流光镜中,冲秦江澜喊,“秦老狗,我想你了。”

    “想得人都空虚了,你念个清心咒让我听听罢?”她身子发热,□□难耐,脑子里不自觉地想起六百年前,望天树上,她双腿缠在他腰腹上,双手抓着他的背。

    身体发热,好似那神识都着了火,苏竹漪投入流光镜的神识缠着秦江澜,贴着秦江澜的身子,轻轻拂过他的身体,贴着他的肌肤磨蹭,好似一丈红绸,将他从头到脚紧紧缠住,红绸覆面,糊住他眉眼,也捂住他心窍,叫他眸色游离起来。

    秦江澜略一定神,随后低低咳嗽一声,念起了清心咒语。

    那声音平静清冽,像是一阵清凉的风吹过她的神识,拂过她的肌肤,也慰过她的心河。

    听得他的声音,那让人躁动不安的蝉鸣也渐渐远离,苏竹漪的耳朵里,就好似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她的身体好似沉在了冰雪里,却一点儿也不冷,就好像积雪压着的青松一样,没有被雪压得折断,反而更显苍翠。

    她的心终于缓缓沉静下来,整个人就好似浸了水的珍珠,光晕越发的纯净耀眼。

    吹埙的苗麝十七,眼皮微抬,目光微闪。

    她端坐在那里,就好似在发光一样。

    他垂下眼,眸色渐深。

    也就在那一刹那,寿蛊褪尽死皮,从断剑上飞出了一只纯白的蝶。

    蝴蝶振翅,引得她体内的幽冥蛊再次现身,苏竹漪觉得手臂一阵刺痛,随后,就看到一道几近透明的光冲向了空中的白蝶。

    这两只蛊虫,在空中合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