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11章 :寿蛊

第111章 :寿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苗麝十七坐在地上,他此时已经恢复了许多,吃肉的时候动作依旧优雅。

    只是他优雅地吐出了一截白森森的骨头,分明是截人类修士手指骨。那骨头上一点儿肉丝都没剩下,被他啃得干干净净,修士的骨骼都很白净光滑,那骨头就跟玉做的一样,被他吐了出来,落到苏晴熏头侧,擦着她的脸颊划过。

    苏晴熏眼神本就有些涣散了,但她强打起精神,没有彻底昏过去,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睫上挂着泪珠子,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苗麝十七,然在他吐出手指骨,擦着她的脸颊过去的时候,苏晴熏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昏死过去。

    苗麝十七像是没看见苏竹漪一般,他抬手将身后的灵兽肉拖拽过来,端坐地上慢慢吃了起来,不多时,就把一整只灵兽啃成了骨架子,随后他起身,径直朝前走。

    苗蛊寨的长老和他那几个手下也都死了。

    长老还没被啃光,还剩了几只蛊虫在他体内钻来钻去,就见苗麝十七往前走了两步,将那歪倒的玉瓶捡起来,随后手指轻搓两下,指尖有点儿淡黄色的灰,与此同时,苏竹漪还闻到了一股清香气。

    苏竹漪突然想到,苗麝十七控蛊用的是香和埙,他跟这女尸有什么关系呢?

    就见蛊虫纷纷从那尸体里钻出来,自己飞进了玉瓶里,紧接着,苗麝十七又走到了女尸旁边,他静站片刻,忽地转身,冲苏竹漪招了下手。

    “过来!”

    想干嘛?苏竹漪登时警惕,但她面上不显,只是人站着没动。她现在体弱,本来剑阵受的伤没养好,后来又被云霄宗那老头打了,若不是替身草人她命都没了,还被蛊虫入体,她也只是草草疗伤,现在如果苗麝十七要对她动手,她胜算不大。

    苗麝十七见她没动也没说什么,突然出掌,在地上打出一个大坑,接着才道:“把人放进去,埋了。”

    你他妈自己不碰?那女尸现在就好似只有一张皮了,苏竹漪虽然不怕,也会觉得很恶心啊。

    “我爹和我娘。”他转头,用一双黑得有些可怖的眼睛看着苏竹漪,那眼睛里瞳孔好似成了竖线,且黑眼仁很大,显得眼白很少,让让你心悸。

    他一眨眼,再睁眼时,眼睛又恢复如常了。

    明明只有一具女尸,为何他说是他爹和娘?

    他将手举起来,“我脏。你能通过我娘的剑阵,品性应该不算差。”

    剑法阳刚,正直不屈,才能破那阴柔煞气的剑阵。所以这样的剑修难找,却没想到,她做到了。

    苏竹漪:“……”

    她能破阵,没准是因为剑祖宗的缘故了,虽然她剑术的确增强了,但说到底还是飞剑厉害,否则的话,指不定能不能斩断那竹子呢。主要是她对自己的品行太了解了,哪怕最近在行侠仗义做好事,也是被逼无奈,实际上,她觉得做坏人爽快多了。

    杀人利索!

    救人麻烦!

    神识扫过那具女尸,没发现有什么不妥,苏竹漪想了想,用灵气将自己裹了一层,接着依旧用了捉蛊虫的手段,以手画符避免蛊虫侵入,这才走过去,双手将女尸抱起放入坑中。上辈子没听苗麝十七提过他爹和娘,但既然是爹娘,既然他会觉得自己手脏,想来对爹和娘是充满敬畏的,所以苏竹漪的动作也很虔诚,她小心翼翼地将女尸放进坑里,想了想,还从储物法宝里掏了掏,掏出了一枝梅。

    小骷髅以前总喜欢在她房间里放花,每天都放,每天都换,上次他走了之后房间里的花就没人换了,苏竹漪自己懒得弄,也懒得扔,直接把花塞到了储物法宝里,如今拿出来倒依旧没有枯萎,仍是一枝开得正艳的梅。

    等把人埋好,苗麝十七道:“回山洞。”

    他转身就走,在经过苏晴熏身边的时候,苗麝十七将苏晴熏提起来,像是抓了个破布娃娃一样,就那么拎在手里。

    “你打算把她……”

    不杀她,还救走?

    “有用。”他低头瞄了苏晴熏一眼,“被那么多蛊虫啃噬都不死,元神坚韧,适合养蛊。”

    他竟是打算用苏晴熏来养蛊?

    苏竹漪神色一动。

    上辈子……

    上辈子苗麝十七是不是曾经也打算用她来养蛊!

    或者说,她上辈子身体里就有蛊虫?毕竟苗麝十七已经回了苗蛊寨,苗蛊寨与世隔绝,他此前说过他不会出来了,那他怎么知道她死了出问题了呢,除非,除非他在她身体里留下线索?

    她其实已经不太记得当时相处的一些细节了,却也觉得,她跟苏晴熏也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都是从血罗门出来的,通过不断的厮杀才活出来的人,自然意志坚韧,而她也的确被蛊虫咬过没死,在南疆混,遇到蛊虫是很平常的事。

    “怎么,想杀我?”见苏竹漪静默不动,苗麝十七冷冷道。

    “她是血罗门的杀手,杀了那么多人,与我也有些仇怨……不过既然你要养蛊,那就随便你吧。”找到一个合适的蛊母并不容易,苗麝十七要带苏晴熏走,她要他杀掉苏晴熏也不容易,不过……

    苏竹漪还是想试试,毕竟上辈子,苗麝十七爱过她?可能吧……

    本来苏竹漪对自己还挺有信心的,然而一想到蛊母,她又觉得,苗麝十七上辈子跟她接触恐怕也不是很单纯,没准,就打算把她当蛊母来养,但这些都已经无法查证了,只能是她的猜测。

    “我觉得还是杀了比较好。”苏竹漪提议道。

    “呵呵。”苗麝十七冷笑一声,眼角余光斜睨苏竹漪一眼,手指微动。

    苏竹漪:“……”

    她深吸口气,“我跟云霄宗的人结了梁子,就不在外头乱晃了,我会通知我宗门前辈来接我,十七郎后会有期。”

    既然如此,就不跟他玩了。苏竹漪现在伤得重,打算暂时找个地方养伤,先前不想叫师兄过来帮忙,如今叫师兄过来接人,倒是没多大问题。她身上还有阵盘,以师兄的速度,她撑个两日就行了。

    至于云霄宗,倒是不惧,那花长老丢了自己门下弟子跑了,这次的事情,她倒是不怕他们爆出来,只是她现在暴露了位置,怕血罗门的死士找上来。

    “后会有期?”苗麝十七转过身,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苏竹漪一眼,“你身上中的蛊不打算解了?”

    苏竹漪登时愣了,我身上有蛊虫?

    她一直小心翼翼,还是沾了蛊虫?

    “那件鲛鳞袍在你身上吧?那衣服上有幽冥蛊。如今蛊虫已经进入你体内,若不除去……”他没继续往下说了。

    幽冥蛊,无色无味无形。这种蛊一般寄生在物品上,年岁越长,蛊虫越厉害,因此幽冥蛊又叫时光蛊,它进入人体内后会蛰伏一段时间,等人发现身体不妥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

    它会吞噬人的寿元,让人快速老去,红颜化枯骨。

    看到苏竹漪神色异常,苗麝十七呵呵笑了两声,“看来你也知道幽冥蛊。”

    “幽冥蛊,只有长生蛊,也就是寿蛊可解。”苗麝十七声音陡然低了几分,“父亲给我留的蛊虫里,就有一只寿蛊。”

    是的,苗麝十七身上有寿蛊。这一点儿,苏竹漪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这蛟鳞袍上辈子是秦江澜所得,秦江澜跟苗麝十七一起破的剑阵,一起去拿的他爹娘传承?只可惜秦江澜已经不记得往事了,否则的话,还能问上一问。

    幽冥蛊无色无形无味,苏竹漪此时神识在体内游走了一圈,也没注意到蛊虫的存在,但她知道幽冥蛊的厉害之处,若当真被她发现了,那她也就离死不远了。

    苗麝十七手伸出来,上面出现了一只长满褶子的灰褐色蛊虫。他手指一捏那蛊虫肚子,蛊虫就发出了犹如蝉鸣一样的叫声,而下一刻,苏竹漪发现她身体内也发出了虫鸣声,像是在回应那蝉鸣一样。

    她身上果然有时光蛊!

    苗麝十七收了蛊虫,转身就走,苏竹漪这下完全不考虑别的了,她连忙跟了上去,狗腿地跟在了苗麝十七身后。

    笑话,时光蛊若是不解,她不出一年就会老得跟老树皮一样,偏偏时光蛊又只有寿蛊可解,寿蛊也是罕有的蛊虫,既然苗麝十七身上有,她只能倚仗他了。

    她在女尸前方不远养了几天伤,还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鲛鳞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只是觉得那瓶子很诡异,而且前方有阵法不敢去碰,等到苗蛊寨的人破了阵引了蛊,她就趁他们不备浑水摸鱼把衣服给抓了出来,哪晓得,居然就中了只幽冥蛊,苏竹漪心头沉甸甸的,不过她跟过去的时候仍旧跟师兄联系了一下,到时候若是苗麝十七整出什么幺蛾子,只能靠师兄压阵了。

    传讯过去,师兄并没联系上,苏竹漪一愣,随后想到,这会儿师兄可能在坑里,她在传讯符里留下一道神识传音,希望师兄能早点听到早点儿儿过来了。

    跟在苗麝十七身后,苏竹漪心神不宁地跟秦江澜对话。

    “秦老狗你记得你的那件鲛鳞袍吧?”

    “恩,仙宝,青华。”刚刚逐心咒又动了,秦江澜很担忧,清凉的眸子里好似都有了浊气,旁边的小骷髅看得紧张,恨不得立刻告诉小姐姐,可小姐姐神识进来了,他又找不到机会说,而看小叔叔眸色清明许多,他心头稍稍松了口气。

    刚刚,小叔叔看着有点儿吓人。他是太担心小姐姐了……

    “你记得怎么来的吗?我拿到了那件袍子,但跟你穿的时候不太一样。”她本想说自己中蛊了,但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还是不说了。

    “不记得。”

    “青华是仙宝,能得到它是好事,它能护你周全。”想到上辈子自己穿的袍子在苏竹漪身上,秦江澜脸上还有了一丝笑意,然下一刻,眉头微蹙。

    那鲛鳞长袍颜色太暗沉,虽然衣袍有淡淡的光晕,但想来苏竹漪还是不会喜欢的,他虽然暂时出不去,但他可以给她炼制一件真正的长裙,这里东西很多,被他亲手炼制过的东西带出去损坏较小,只是现在距离小骷髅离开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想要炼制个很好的法袍时间不够。

    但他现在开始炼制,总有一天,能亲手交给她。

    他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刚刚你们云霄宗的修士找我麻烦,你这个师尊怎么当的!”苏竹漪骂骂咧咧地道:“我要养伤了,你好好反省一下。”神识退出去前,她还轻轻摸了秦江澜一把,等到神识彻底抽离,苏竹漪才觉得自己头疼得快要炸了。

    本就虚弱,强打起精神分出神识与他交流,她都快撑不住了。

    等走到那隐蔽洞内,苏竹漪歪倒在以前习惯的位置,她靠在那里,背抵着一个倾斜的光滑石台,用手揉着自己太阳穴,星眸半掩,很是疲惫。

    “你不怕我?”苗麝十七走到苏竹漪身边,一脚把她踹开,接着把苏晴熏放在了石台上。

    苏竹漪:“……”

    “怕怕怕!十七郎给我个痛快行不行?”

    手一伸,断剑插在身前一尺远的距离,她看着剑祖宗道:“老祖宗,就靠你护主了。”

    因为,她实在撑不住了。